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41 激戰中的重逢

天才壹秒住『♂去÷小?→』,您提供精彩小。
  
  森林很安靜,群星之井也很安靜。
  
  血族在旁邊森林中修建了一個營地,默默地休息。安文、艾登則是搭了個魔裔風格的營地。艾登沉默地修建營地,而安文則在空地上寫寫畫畫,不斷計算著什么。白空照來來回回,給艾登打打下手。
  
  魔女依舊不知去向,千夜也不知所蹤。
  
  羅勒暫時離開后,原本應該輪到血族抽取源血,但是在那場驚天動地的爆炸中,愛德華恰好身處爆炸中心,受傷不輕。另外在爆炸之后,群星之井也變得不那么穩定,里面許多星辰都閃爍不定。在這種情況下,其它血族包括暮色都不敢下井,只有等井下穩定,愛德華血氣恢復過來,才能繼續。
  
  許多人還有一層沒有說出來的隱憂,那就是千夜會不會卷土重來?
  
  盡管有魔女坐鎮,也在纏戰中追殺得千夜幾乎沒有還手之力,但是這一戰千夜手段之多,卻是大出眾人意料。
  
  那把七級巔峰的原力槍風煙冷,雖然威力有限,但是它專門打擊領域的特殊能力,卻正好擊中魔女領域的弱點。魔女領域無形無質,范圍大得超乎想象,正因如此,它也是相當脆弱。千夜沒有能力擊垮她的整個領域,但是有風煙冷在手,卻可令她的領域短暫失效,從而從容遠遁。
  
  另外,誰也不知道千夜在遠遁前拋下的那根圓管究竟是什么,怎么威力可以大到這種地步,連血族侯爵都被炸成重傷。若不是愛德華在旁邊出手,替他擋下部分威力,這名侯爵怕是要當場被炸得粉碎。
  
  而愛德華也明顯高估了自己的實力,實際上在爆炸中他自身難保,還想著去救手下。在關鍵時刻,若不是魔女在他身上連下七重護盾,愛德華絕不會僅僅是輕傷。
  
  至于魔女自己是否受了傷,就無人知道。
  
  這圓管究竟是什么?更為關鍵的是,千夜手里究竟有多少這種東西。
  
  誰都知道如此威力的大殺器數量不可能太多,但都不敢說千夜手中就只有一個。假如他還有第二個的話,那么實力稍遜些的強者要是扎堆,那可是取死之道。
  
  現在愛德華就不敢讓手下血族強者都集中在營地里,而是讓他們三兩成組,分散在森林各處。雖然分兵也是大忌,但只要他們能夠稍微抵擋片刻,救援就會到來,總好過被一網打盡。
  
  此刻在森林深處,千夜坐在一株古樹樹冠中,正自休息。剛剛與魔女一戰他消耗極大,要是再不逃恐怕就逃不掉了。逃離之前,他拋出的金屬圓管原本是想要嚇嚇敵人,順便干擾一下井下的羅勒。就連他自己都沒想到,這東西爆炸之后的威力竟是如此恐怖。
  
  不過說來也是合理,這個裝置本就是帝國軍部苦心研制,放在英靈殿啟動引擎中的保險,目的是在緊急關頭徹底炸毀地黽心臟。所以它的威力是比照著重創虛空巨獸的標準而來的,姬天晴也說過,這種東西整個帝國也沒有幾個,普通血族強者哪里受得了?
  
  此刻千夜身在樹頂閉目養神,黑之書正將精血源源不絕地傾倒而出,補充血核消耗。黎明原力方面,好在天孫草場魯老人的藥酒效力還在,汲取到的原力極為精純,只需要稍許凝煉轉化即可。
  
  僅僅小半天的功夫,千夜狀態又已接近巔峰。
  
  他從樹上躍下,抬頭向天空望去。此際已是午后,天色一如往常,并沒有那種朦朦的霧氣感覺,看來魔女的領域還沒有延伸到這里。
  
  千夜辨別了一下方向,又向群星之井潛去。
  
  剛走出不遠,千夜忽然聽到一陣極細微的腳步聲,立刻隱入森林。只見三名血族強者排成一排,正從林中走出,匆匆向著遠離群星之井的方向而去,不知要干什么。
  
  這是由侯爵帶著兩名伯爵的組合,實力強勁,千夜想要擊敗他們怕是也要費番手腳。另外千夜自己也不想在這些邊緣角色身上浪費絕殺,這種威懾,還是要拿來對付魔女或是愛德華這等對手。
  
  略一思忖,千夜就運起血脈潛伏,悄悄從這一隊血族身后追了上去。跟了一段路途后,千夜逐漸接近,突然長身而起,身后光翼盡展,已是將三名血族全部鎖定!
  
  剎那間的變化,讓血族強者都大驚失色,第一反應全是本能的爆發血氣,保護自己。被原初之槍鎖定的恐懼,哪怕是侯爵也難以冷靜淡定。
  
  就在此刻,千夜身上猛地燃起熊熊血火,暗金血氣的氣息一出,頓時讓兩名伯爵的護體血盾出現陣陣扭曲模糊。侯爵也是臉色大變,感受到暗金血氣的恐怖威壓,一時之間竟然不敢挺身而出,去援救兩位下屬。
  
  無數暗金血線自千夜身上射出,悉數刺入離他最近的一名伯爵體內,伯爵的護體血盾在暗金血線面前就如紙糊的一樣,一穿就透。
  
  千夜探手將這名伯爵拉了過來,如捕獵得手的兇獸,拖著獵物緩緩后退。這名伯爵臉色灰敗,眼中透出絕望,只是偶爾掙扎幾下,也是虛浮無力。
  
  侯爵和另一名幸存的伯爵臉上又是掙扎,又是恐懼,就那么看著千夜拖著同僚,退入森林,自己卻不敢稍動。當千夜身影消失,他們都長出一口氣,暗自慶幸逃過一劫。他們不敢停留,也顧不上暴露行蹤,全速離開。
  
  進入森林,千夜松手將這血族伯爵拋在地上。他此刻已然變成尸體。中了千夜的生機掠奪,又被暗金血氣壓制了自身的血氣力量,這名伯爵空有一身強大戰力,卻連一成都沒能發揮出來,就已隕落。
  
  斬殺這名伯爵后,千夜體內精血再度滿溢,繼續向群星之井潛去。
  
  距離群星之井尚遠,千夜突然感覺到遠方的原力出現陣陣波動,似是有人正在激戰。
  
  在這群星之井周圍,聚集著永夜年輕一代的眾多強者,和他們戰斗的不是帝國強者,就是大漩渦內的兇獸。千夜立刻加速,迅速接近戰場。
  
  才跑出沒多遠,遠方就是一記驚天動地的轟鳴,道道原力波濤滾滾而來,吹得千夜頭發飄起,又再度遠去,席卷遠方,不知會傳出多遠。
  
  這是原力槍的轟鳴,而且至少是八級原力槍。槍聲雖然陌生,但是原力卻是黎明原力。持槍者必是已經陷入絕境,否則不會用出這種類似同歸于盡的手段。
  
  千夜再無保留,速度驟增,轉瞬間已經抵達戰場。
  
  偌大一片戰場中,人影倏忽來去,戰斗在天上、地下、林間。成片的古樹轟鳴著倒下,血氣、魔氣和蛛魔龐大的身影遮蔽天空,時時會有各色的黎明原力扶搖而上,摧毀重重封鎖。但是外圍龐大的血氣已經筑成囚籠,將黎明原力牢牢困在其中。
  
  縱橫飛掠的都是千夜熟悉的身影。激戰一方自不必說,是永夜各強者,外加白空照。而另一方,千夜就更加熟悉了。姬天晴和李狂瀾去而復返,與她們并肩作戰的則是趙雨櫻和魏破天。
  
  永夜一方,血族強者們各各占據要點,在外圍構筑了一道密不可脫的包圍圈。愛德華、安文和暮色、羅勒正在內圈激戰。白空照正在戰場四處游走,偶爾才會出手攻擊。但是她給姬天晴等人造成的麻煩,絲毫不比全力戰斗的愛德華羅勒小。偶爾一擊,哪怕是姬天晴,也會手忙腳亂。
  
  艾登并未參戰,而是在外圍高處,居高臨下,俯瞰著整個戰局。一旦有人從包圍中脫出,就會遭到他的狙殺。
  
  讓千夜最為忌憚的魔女并未出現,她的領域也不見蹤影。但只要她愿意,領域就可悄無聲息地覆蓋全場,任何人,包括千夜,在她的領域內都逃不過她的追殺。更何況,當日她用來與趙君度對決的驚世一擊還沒有用出過。
  
  看到戰場形勢,千夜心中就是一沉。他真正忌憚的一個是魔女,另一個就是白空照。白空照出手極為狠辣,招招直逼要害,而且她的特殊天賦能力似乎也有所展現,被她砍中,傷勢會格外的重。
  
  她每出一刀,都讓人心驚膽戰,一旦被她砍中,恐怕救都救不回來。
  
  千夜再無猶豫,一個虛空閃爍就到了戰場中央,瞬間出現在羅勒身后,東岳勢若山巒,毫不講理地向羅勒蛛軀掃去。
  
  羅勒大吃一驚,一聲怪叫,節足上各掛出一道閃亮蛛絲,整個蛛軀突然向天空升去,堪堪避過這絕殺一擊。東岳劍鋒貼著他的足尖掠過,切下了手指大小的一塊刀鋒。
  
  羅勒又驚又怒,忍不住叫道:“為什么是我?你和那家伙仇不是更大嗎?”
  
  他指的是愛德華,頓時讓這位血族圣子臉色變得很不好看。千夜那一劍著實是嚇到了羅勒,他反應稍稍慢一點,就會被千夜從后將蛛腹給開了。對蛛魔來說這傷勢雖然不致命,卻也相當麻煩。
  
  千夜不理會羅勒,冷冷地向白空照望去。
  
  少女舉著一把斬刀,正躍到半空,想要斬向魏破天。魏破天背對著她,對這一刀毫無所覺,正仗著千重山橫沖直撞。
  
  好在少女感覺到千夜的目光,一轉頭就看到了千夜,頓時全身一顫,直接從空中掉了下來。落地之后,她轉身就逃,連頭也不回。
  
  千夜面無表情,心下卻是長出一口氣,總算是將這小殺星給嚇跑了。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