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247 意外來客

天才壹秒住『♂去÷小?→』,您提供精彩小。
  
  安文道:“這個倒也不難。等明天所有人都恢復過來了,讓愛德華下一次群星之井,我就能有足夠多的時間觀察星辰力量的變化,到時候應該能夠找出對我們也有幫助的星辰。”
  
  艾登點頭,生平第一次覺得安文那些雜學似乎也不是全無用處。
  
  安文看看魔女和艾登,忽然說:“我們聚到一起也不容易,或許這是個難得的機會,可以討論一些重要的事。”
  
  艾登微微一怔,沒想到安文會這樣說。這實際上意味著安文已經視他為同一階層的人物,或許在力量層面上他和魔女及安文還有距離,但是地位上已經基本相同,沒有本質差別。
  
  就在不久之前,艾登還是要在家族中為一個繼承人的資格拼死奮斗,現在卻已經能和族中年輕一代的兩位傳奇人物坐在一起,共同議事,想想也覺得不可思議。
  
  安文又向白空照招了招手,將她叫了過來,道:“這是白空照,她……很特殊。雖然是人族,但是也能兼修我族的功法。此前永燃之焰陛下曾經見過她,并且賜下了一件護身寶物。”
  
  魔女哼了一聲,不置可否。艾登則是有些尷尬地笑了笑。當日浮陸之戰,他就遇到過白空照,并且那段經歷并不怎么愉快。當時艾登對她把握戰機的能力有深刻印象。現在安文正式介紹白空照的用意,艾登自然也是清楚的。安文是說,少女已經讓永燃之焰過了眼,任何置疑她身份來歷的想法都不必再有了。
  
  少女有些茫然地站著,似乎不懂他們在談論什么。
  
  安文正色道:“我剛才重新想了一遍,覺得有必要在對待千夜的問題上達成共識。這個人,我們究竟要怎么處理?”
  
  艾登不假思索地道:“當然是殺了。”
  
  “殺。”魔女很干脆。
  
  白空照沒有作聲,安文則是苦笑,道:“你們說的倒是輕松,我們追殺他一天了,現在呢?”
  
  魔女冷冷地道:“你這是在置疑我?剛剛的切蹉,只不過是我大意了,你以為還會有第二次?”
  
  安文此刻倒是心態平和,道:“我當然不會置疑你的戰力,但這里畢竟不是虛空,不是嗎?”
  
  魔女默然。她最具威力的招式要在虛空中方能施展,而大漩渦內的空間結構牢固得讓人絕望,根本無從借力。在這里,千夜憑著比土著還要強悍的身體,反而是如魚得水。
  
  “那現在應該怎么辦?”艾登見魔女沉默,知道該由自己來問這么一句。
  
  安文沉吟片刻,方道:“有兩個方案,一是想辦法和解,甚至結成同盟,共同探索大漩渦,將來也一起探索虛空。另一個方案,則是等我們離開大漩渦后,上報永燃之焰陛下,由親王甚至是陛下親自出手,將他扼殺。”
  
  艾登很是意外,沒想到安文對千夜的評價竟是如此之高,他想了想,問:“有可能和解嗎?”
  
  安文肯定地道:“有!千夜畢竟是血族,又不完全是血族。也就注定了他在人族帝國和血族兩邊都不討好。這種情況下,反而我們才是更好的合作伙伴。另外他非常看重身邊同伴,如果我們以他同伴的安全作為交換條件,想必能夠達成合作。”
  
  艾登點頭,表示認可。幾次打過的交道可以看出,千夜對身邊人格外的在意。
  
  “但是可能性不大,而且永遠都不會達到盟友的程度。”魔女冷冷地道。
  
  安文不置可否,道:“那就要想辦法通知永燃之焰陛下了。我現在可以給陛下傳出一道訊息,但也只有這么一次的機會。訊息傳過去,陛下會想辦法的。”
  
  大漩渦內環境雖然神秘苛酷,但也不可能阻擋得住天王大君級別的絕世強者。只是長久以來,不知為什么,無論永夜還是黎明,都沒有天王大君在大漩渦內久留的紀錄。
  
  艾登神情中隱隱有著羨幕。他很清楚能夠從大漩渦內將消息傳出去的手段有多么珍貴,更重要的是意味著直通大君的地位。
  
  魔女則冷冷地道:“把你的機會留著吧。”
  
  安文有些意外,“你也想要與千夜和解?”
  
  魔女冷笑,“可能嗎?”
  
  “那你想要做什么?”
  
  “我對你的兩個方案都毫無興趣。我只會按照我自己的方法去處理。我會親手去取千夜性命,誰也不許插手!”
  
  安文皺眉,“你的意思是……”
  
  “等我殺了千夜,你再告訴陛下不遲。”
  
  “可是這沒有意義!”
  
  “對我來說,這樣才有意義。”
  
  安文還想再說什么,魔女已經揮手道:“不必再說了,就這么決定。如果你堅持要告訴陛下,那也由得你。”
  
  話是這么說,但艾登和安文都明白,真要那樣做了,怕是和魔女徹底結仇。
  
  群星之井迎來了難得的安靜,愛德華、羅勒等見追不到千夜,都慢慢聚集到群星之井旁,考慮下一步行止。
  
  安文和艾登也到了,魔女并沒有出現,誰也不知道她干什么去了,也沒有人會那么不識趣的去追問。
  
  追殺千夜整整一天了,卻毫無結果。這讓魔女那高不可攀的形象出現了一絲動搖。許多人都在心中暗想,原來她也不是無所不能。
  
  眾人聚齊后,安文道:“現在制取源血仍是第一要務。鑒于羅勒閣下已經出過手,下面就輪到血族了。尊敬的愛德華閣下,是您親自下井呢,還是另有指派?”
  
  眾人的目光都望向愛德華。昨日羅勒功敗垂成,就已經說明了制取源血的難度。血族在場強者雖多,但除了愛德華之外,也就是暮色最有希望成功。羅勒已經說過,制取的源血品質直接和凝煉者的血脈品階有關。那些實力雖高但天賦不夠的強者,就算成功凝煉出源血,價值也是有限。
  
  于情于理,都該是愛德華下井。
  
  愛德華面沉如水,凝立良久,方道:“依我看,還是由羅勒閣下再試一次,或者是艾登閣下先嘗試好了。”
  
  艾登還沒說話,羅勒臉色首先就變了,怒道:“為什么還要我下?”
  
  愛德華面色不變,道:“羅勒閣下已經有豐富的經驗,知道如何在井下處理意外突變。所以我覺得,現在更適合羅勒閣下繼續發揮長處。如若不然,艾登閣下甚至安文殿下愿意下井試試,我也是歡迎之至。”
  
  羅勒可做不到愛德華這樣若無其事,鐵青著臉,咬牙道:“愛德華,你這是想要跟我做對是不是?”
  
  愛德華微微一笑,道:“你想多了。如若你不愿下井,誰也不能強迫你,不是嗎?”
  
  羅勒忽然就明白了,于是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艾登皺眉,向安文望了一眼。安文也是雙眉微鎖。
  
  愛德華的潛臺詞很明白,不解決千夜,他是不會下井的。而缺少了他這個樣本,安文對星辰之力的分析就不可能完成。艾登就是下了井,也是白下。
  
  局勢一時之間陷入僵持,饒是安文智慧如海,卻也解決不了眼前棘手局面。他嘆了口氣,道:“愛德華,或許我們可以談談。”
  
  愛德華笑了笑,道:“我覺得,還是命比較重要。”
  
  話說到這種程度,確實就談不下去了。安文搖了搖頭,道:“那就等吧。”
  
  只有等到魔女那邊有了消息,才能破解眼前的僵局。
  
  一眾永夜強者圍著群星之井,各自靜坐休息,等待著魔女那邊的消息。這里雖然是傳統意義上帝國的地盤,但是現在永夜年輕一代實力遠勝,又是聚焦在一起,自是有恃無恐。在此期間也偶有帝國強者來到群星之井附近,都被外圍警戒的血族強者驅趕,安文等人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永夜強者公然占了群星之井,此舉雖然囂張,但有絕對實力作為后盾,自有囂張的資本。
  
  然而世事變幻,外人看著永夜強者們囂張風光,卻不知他們也是有苦說不出。
  
  魔女追殺千夜,自此再無消息,也不知道她究竟得手了沒有,甚至不確定她是一直在追擊千夜,還是說已經失去了千夜的行蹤,只能隱藏在暗處,等候千夜自投羅網。
  
  有羅勒的教訓在前,在千夜沒有確切消息之前,誰也不敢下井。是以眾多永夜年輕一代的頂級天才匯聚于此,竟是枯坐了一天一夜。
  
  就在眾人的耐心漸漸失去之際,安文突然抬頭,仰望天空,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愛德華和羅勒都是遲了一刻,才紛紛變色。而艾登又要遲了剎那,才有所反應。
  
  愛德華和羅勒的目光都是落在不遠處的地面,那里是一片茵茵綠草,星星點點地散落著點點野花。乍一看上去,這里和帝國或是永夜的風光沒什么區別。只有想要去摘朵花的時候,才會明白這里是大漩渦。如果不用上原力,恐怕除了羅勒之外,其它人想要摘朵花,都要費一番力氣。那細細的花莖,實際上堅韌有如鋼絲。
  
  在星星點點的花叢中,有一朵花正在盛放。它看上去宛如夢幻般的美麗,隨著花瓣的舒展,長的花蕊伸出,周圍的景色也隱隱變幻,似有滾滾波濤自花下流過。
  
  安文、愛德華、羅勒、艾登,這幾名永夜年輕一代最頂級的天才全都站起,一臉駭然!
  
  那正在綻放的,是冥河之花。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