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77 天青水域

力量有不同的獲得途徑,有長期有眼前。究竟是著眼長遠,還是提升即期戰力,始終是兩難選擇。
  
  按照眾生之池那神秘意志的說法,巨犀之角的品階還在東岳劍體之上,將二者融合頗為浪費。但是千夜對東岳已有感情,用它渡過了不知道多少次危機。另一方面,那神秘意志明顯對于生機和靈魂類的事物更加偏愛,看不上東岳這出自大工坊時代的作品也很正常。
  
  況且現在千夜沒有趁手兵器,東岳已經漸漸不能承載他的實力,待到他突破神將之后,恐怕就不得不換武器了。在千夜看來,踏破神將天關前的最后兩級,才是眼前頭等大事。等真成神將,血族血脈的實力也將會大增,那時戰力在手,再弄根巨犀之角也不是難事。
  
  所以盡管有些肉痛,千夜仍是決定融合。
  
  神秘意志也不多費口舌,只是道:“即然如此,那就這么辦吧。不過你這些材料還有些不足,我幫你補齊便是。”
  
  團團水汽托著東岳和巨犀之角浸入海上蓮生所在的小湖,隨即一顆宛如青玉般的蓮蓬漸漸融化,化為一縷青液,覆蓋在巨犀之角上。巨犀之角居然開始軟化,最終變成一團類似于膠質之物,竟自行蠕動著,游向東岳,然后就如把東岳當作自己的巢穴般,附著于上。
  
  這團膠質不斷在東岳劍身內進進出出,也不知道是怎樣找到孔隙的。進入時它是淡青色半透明的膠質,出來時往往會帶著一兩點殘渣。攜帶殘渣的膠體似是失去了活力,沉入湖底,再也不動了。
  
  這個過程,持續了一天一夜。
  
  千夜耐心等待,順便修煉。等到湖中膠質消耗殆盡時,他也恢復了最佳狀態,同時體內所有原力漩渦都滿溢待發,新生的原力無處可去,正繞著余下的三處原點旋轉,只待離開大漩渦后靜修幾日,就可自然突破。
  
  小湖中一陣波動,一片巨大蓮葉托著新生的東岳,飛到千夜面前。
  
  此刻的東岳深色劍體變得稍許纖細,劍鋒更加修長優雅,劍身上多了許多深青色紋路,渾然天成,完全是自然變化,看不出人工斧鑿的痕跡。
  
  如果說以前的東岳是虬髯大漢,那么現下的東岳就有些智勇雙全的智將味道。然而看著東岳那長近兩米的劍鋒,千夜卻有些哭笑不得。這劍鋒實在是有些太長了。
  
  那神秘意志似是知道千夜心中所想,緩緩道:“據我推算,此等長度的劍鋒正適合你們這一類生靈所用,可以更加……嗯,有效的殺戮。”
  
  那神秘意志好不容易才找到有效這個詞來表達語意。
  
  千夜也知道,如此長的劍鋒可是群戰利器,一掃一片。就是將來與強者爭戰,還可以當矛槍使,憑空多出不少變化。只是他基于東岳的諸多劍技武道,要重新錘煉了。
  
  千夜伸手,握住東岳劍柄,輕輕一提,結果手剛剛抬起,就是往下一沉。
  
  他吃了一驚,再加了把力,才將全新的東岳提在手中。新煉就的東岳重量再增,比舊時重了近一倍。如此沉重,哪怕是沒有劍鋒只是揮舞著砸出去,都是威力無窮。
  
  千夜持劍在手,試著輸入原力,只覺格外順暢,劍體上那些天青色紋路一一點亮,隨即透射出朦朦光化,籠罩了身周十余米范圍。青光范圍內,很快就有水汽升騰,同時千夜靈魂中感覺到一絲清涼,連思緒都快了少許。而且在青光之內,千夜感知變得更加細膩,幾是無孔不入,甚至都能滲入地下深處。
  
  “竟是自帶領域?”千夜大為吃驚。
  
  東岳所發出的青光,就與領域無異。稍許嘗試,千夜就發現了兩個領域能力,一是能夠鎮定精神,不容易被本能、欲望沖擊之類的狀態影響。另一個則是強化感知,至少在青光范圍內,其它人休想偷襲。雖然青光范圍不過十余米,但是有所預警,總比沒有要強。
  
  千夜又嘗試著運起自身領域,在大海之力下,青光微微蕩漾,順著海波壓力自然流轉,非便沒有被壓制消失,反而覆蓋的范圍大了些。
  
  這青色領域,居然與千夜自身領域絲毫沒有沖突,還可以重合存在,價值再度提升。
  
  一把自帶領域的劍,按照分類至少都得是八階以上。只要有了這青色領域,東岳就已經是無價之寶。其它能力有或者沒有,都不重要了。
  
  千夜隨手一抖,東岳劍鋒顫動,嗡嗡作響。再試幾下劍招,又在劍鋒上彈了幾記,千夜就知東岳劍體比之前要柔軟很多,然而鋒銳和堅固遠在舊時之上。鋒銳提升得還算少,而堅固則是大幅增強,連暗金血氣都不能捍動分毫。
  
  過去千夜每次戰斗,劍身上覆蓋血焰時間都不敢過久。暗金血氣的血焰實在是過于霸道,特別是侵蝕之力幾乎無可阻擋,即使是東岳,被燒得久了也會出現損毀。
  
  而現在或許是融入了一株海上蓮生的青玉蓮蓬,東岳劍身上隱隱多出一點玉性,將血焰完全格絕在外。
  
  僅以堅固而論,東岳幾乎就達到了帝國「永不損毀」的標準。當然永不損毀的說法有些夸張,把東岳扔到趙閥匠府的萬噸壓機下沖壓,多來幾次,還是會變形的。
  
  拿著新生的東岳,千夜不勝欣喜,當下就將領域命名為“天青水域”,然后就向神秘意志道謝。
  
  那神秘意志淡道:“你也不用謝我,為了造這件東西,用了些額外的材料。你我之間就算是兩清了,下一次如果沒有額外的事情,眾生之池這里不再歡迎你了。”
  
  千夜沒想到神秘意志的態度說變就變,不過對方最后一句話口氣似乎有些其它意思,于是問道:“所謂額外的事情是?”
  
  “比如說,讓你旁邊的這個小家伙在眾生之池生活。”
  
  “這不可能!她不是水生的。”千夜斷然否決。
  
  “想要成為水生還不容易?就算是你,只要自己愿意,我可以令你有空水陸自如行走的能力,甚至就是虛空橫渡,也不算什么,只是需要花些時間而已。”
  
  千夜聞言不由大吃一驚。虛空橫渡可不是什么小神通,那是張伯謙的招牌能力。他恃此技在虛空中來去自如,未晉天王就敢硬闖暮色大陸。若無這項能力,再頂級的強者,在虛空中也會受到或多或少的影響,各種能力均有所下降。
  
  也就是說,在虛空中,就連圣山之巔的那三位至尊,也多半追不上張伯謙,能打能走,青陽王自是立于不敗之地。
  
  這眾生之池中的神秘意志口中,獲得虛空橫渡的能力居然只是件有些麻煩的小事,豈是了得?
  
  不過這個誘惑背后的危險就像虛空巨獸大張在頭顱上方的口,千夜絲毫不明這神秘意志的底細,哪敢輕易把自己身體交出去隨意改造。到時生死全操于人手,怎么得了。
  
  見千夜再次拒絕,那神秘意志也不勉強,一團水霧涌來,將千夜和小朱姬裹了,瞬間送出百里之外。
  
  此刻千夜也沒了探索的心情,辨別一下方向,朝著帝國要塞那邊奔去。他想第一時間知道其他人的下落。
  
  路上仍然有不少游蕩的土著,但沒有了六臂巨人,對千夜都構不成什么阻礙。他能避則避,不能避則一律斬殺,如是數日之后,終于到了帝國要塞的位置。
  
  出現在千夜面前的,哪有什么要塞,就是一片廢墟。
  
  千夜心中一驚,反復確認,終于確定自已所站的地方就是地圖上標注的要塞所在。
  
  他抬頭望向天空,在遠方天際處,隱約可以看到一團繚繞的光芒。那是通往帝國方向的空間通道入口,經過帝國一代代強者反復加固,這條通道幾近于恒定。
  
  但是每穿過通道一次,就會對通道結構造成損害,因此帝國嚴格限定了空間穿梭的權限和次數。畢竟神將以上的強者都各有所司,天王們更是要時時刻刻鎮壓大局,與永夜對峙。可以說沒有哪個人是能夠閑著的,想要出手穩定通道,就得千方百計抽調人力方可。
  
  黑暗種族那邊強者更多,自然有自己專屬的空間通道。他們也沒有興趣來搶帝國的通道,就算搶到了,帝國在通道另一端也是嚴加守衛,黑暗種族的強者從通道中一個個出來,等同送死。
  
  雖然覺得黑暗種族突然下手的可能性不大,但又是什么人把要塞摧毀了?
  
  千夜喚醒小朱姬,讓她等在原地,自己則收斂氣息,向要塞潛行。要塞中可還有他回歸的關鍵呢。
  
  要塞被破壞得很徹底,主樓最上面兩層完全消失,城墻也被推倒了大半。許多地方還嵌著一些兵器。這些兵器做工粗糙,卻十分堅固厚重,顯然是土著留下的武器。那些砍刀戰斧之類的,個個都深深嵌進筑墻的巖石里,可見持有者力量之大。
  
  在要塞中走了一圈,千夜就確定是土著干的。從要塞內的痕跡看,進攻的土著數量多得超乎想象,少說也有數千人。光是留下的屬于四臂武士的武器就有上百件。
  
  在要塞后方的一片空地上,有一處焦黑尸堆。目測至少有數百具尸體,都被堆到了一起,放火焚燒。看那些焦尸體形,全都是土著。
  
  千夜看過要塞外部和周圍,見沒有危險,就進入要塞殘缺的主樓內。主樓大廳結構還算完好,里面各類壁掛掉落,家具倒塌,只有盡頭一張長桌還算完好。此刻在桌面的醒目位置上,放著一封信。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