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282 鵲巢鳩占

到家了?
  
  “到家不是正好可以繼續睡嗎?”小家伙顯然很不愿意從千夜身上下來,哪怕她現在身體已經長大很多了,可這才幾天功夫,她還是小女孩的心性。
  
  千夜很是耐心,說:“可是我們家里現在有點亂啊,需要清理一下。”
  
  “不是有打掃的人嗎?噢,是要打架嗎?”小家伙一下就有了精神。現在對她來說,生活最有意思的就是三件事,吃、睡和打架。
  
  “是要打架,不過要注意點,不要隨便殺人,在我們自己家里,更不能噴毒,知道了嗎?”
  
  “為什么不能噴毒?打架不噴毒的話,總覺得喉嚨有些癢。”
  
  千夜哭笑不得。小家伙明顯天賦開始覺醒,對于用毒越來越得心應手,本能地就想使用。另外毒液積得多了,似乎也需要傾瀉\/出去。可是小朱姬的毒,可是能令眾生之池中那神秘存在也為之色變的。她這口毒一噴,方圓數里瞬間都成絕地,哪里能用在千夜基業所在的南青城。
  
  “就算是斯圖卡伯爵,也會被她毒死的吧?”千夜想著。
  
  作為小朱姬真正意義上的血緣父親,斯圖卡伯爵惟一拿得出手的就是毒。但他的毒力,修為稍強的人族強者都能硬抗過去,與小朱姬根本就不在同一個層級上。所以宋子寧時常懷疑,小朱姬根本就和斯圖卡沒什么關系,只是不知名的原因被放在孵化室里而已。
  
  反復叮囑了小朱姬不許噴毒,千夜才帶著她,向南青城走去。
  
  南青城仍然是車水馬龍的樣子,城門中不時有載重貨車組成的車隊進出,顯是一片商業繁忙的模樣。可是在千夜眼中,和自己離開時相比,南青城卻是蕭條了許多。而且出入車隊大多是打著商行的旗號,沒有看到暗火的貨車出入。
  
  此刻路上的人和車并不多,城頭守軍隔著很遠就看到了千夜和朱姬。想不注意也不行,千夜攜著朱姬,堂而皇之地走在大道中央。就算是有貨車來了,也得給他讓路。
  
  城頭上此刻負責望的是個老兵,他用力揉了揉眼睛,盯著千夜看了半天,又拿出望遠鏡看了一眼,突然將望遠鏡拋下,叫道:“是千夜!千夜回來了!快,快關城門!鳴鐘!去鳴鐘!”
  
  城頭上瞬間亂成一團,眾人如同受了驚的兔子,四處亂竄。負責鳴鐘的人由于太過慌張,幾次手滑,讓鐘錘掉落。很是花了點功夫,代表著警戒的鐘聲才響起。聲聲鐘聲忽強忽弱,也沒有層次節奏,分明就是敲鐘之人心顫手軟,才敲成這個節奏。
  
  鳴鐘容易,想要關城門,可就要多費些事了。南青城的城門也是采用了蒸汽動力驅動的機械結構,自從宋子寧來了之后,更是大手筆地改成直接由動力塔提供能量。沒有機械助力,這兩道數十噸重的大門,是怎么都關不上,打不開的。
  
  南青城現在是四面通商之地,城內又有暗火傭兵軍,還有眾多強者坐鎮,哪有不開眼的盜匪敢來這里打劫。
  
  但是有動力塔作動力供應,無須強者出蠻力,城門再怎么難關,也不過就是扳幾個開關的事。可是現在警鐘敲了好幾下,前去關城門的軍士已經去了好久,兩扇城門還是全無動靜,未見合攏。
  
  負責守門的軍官此刻已經沖上了城頭,吼道:“怎么回事!到現在了還沒有關門,人都死光了嗎?再遲一刻,等那人打進來,還想要活命嗎?”
  
  這軍官一陣咆哮,城樓上的一群老兵油子卻神情古怪,都沒有動作的跡象。那軍官正要發火,旁邊副官悄悄地拉了拉他的衣袖,小聲道:“大人,這門,真的要關?”
  
  “不關城門,是想找死嗎?”
  
  副官道:“就是因為兄弟們都不想死,所以這門不能關。”
  
  軍官一怔,“為什么?”
  
  副官道:“這城墻城門也就對我們這些人有點用處,真對上了那位主,能攔得住嗎?這城門一關,可就顯出了我們的敵意。那一位,可是殺人不眨眼的。這里不少兄弟當年都參加過那場傭兵大戰,全都被殺寒了膽,所以干脆投降過來的。”
  
  “就是那場死了幾萬人的大戰?”軍官臉色明顯發白。
  
  “沒那么夸張,可也絕對不少。”
  
  “那怎么辦?鐘已經敲了!”軍官這才真的有些慌了。
  
  “敲鐘沒事,關門就不行了。萬一那位想要泄憤,我們這些關門的,可是首當其沖啊!”
  
  軍官終于明白過來,一連聲地下令:“快去通知城里那些老爺們,另外敲鐘,給我死命的敲,一定要讓那些老爺聽見!”
  
  這樣一來,警鐘響得更急更密,響徹整個南青城,城內頓時一片慌亂,轉眼間就開始有兵馬調動,反應不可謂不快。
  
  但千夜面前的城門,始終是開著的。不光城門沒關,城頭上的守軍也是一個不見,全都縮在墻后或城樓里,壓根不敢露頭。
  
  如此一來,千夜哪還能不知道南青城里出了事?他一聲冷笑,倒還真讓宋子寧那個家伙給說中了。只是看這亂成一團的樣子,似乎城內也不是鐵板一塊,至少想一口吞下南青城的那個家伙,并沒有真正掌控局面。
  
  千夜徐徐升空,凌于城樓之上,居高臨下俯視著整個南青城,道:“我是千夜。現在我已經從大漩渦回來了,這段時間不管發生了什么,那些不該待在這里的家伙,我給你們最后一個機會,立刻自己離開,還能保住性命。”
  
  千夜的聲音并不如何響亮,卻在每個人的耳邊響起,就如他站在旁邊說話一樣。普通人也就是驚嘆,而城內許多強者的臉色卻是大變,甚至不少人都有了畏懼。將聲音傳到全城并不難,難的是在每個地方都是音量如一。如果細細思量,這后面代表的原力操控力著實恐怖。
  
  另外,熟悉千夜的人都知道,他過去并不張揚,甚至很多時候都是隱于眾人之間。過去在南青城,出面主事的一般都是宋子寧和姬天晴。但是他此次回來,行事風格大變,那番話看似寬厚,然而中立之地乃是染血之地,每個人都是亡命之徒,最好的就是面子。就是本來想要偷偷溜走的,聽到千夜這番話,多半也會留下來一戰。若是就這樣走了,以后再也別想抬頭。
  
  有幾人想到此刻在原本暗火總部里住著的那位,心中更是嘆一口氣。
  
  千夜話聲剛落,就響起一個陰冷的聲音:“好大的膽子!你算什么東西,還給我們最后一個機會?”
  
  一道身影從下方飛上天空,與千夜對面而立。這是個三十左右的男人,其實真正面相還很年輕,只是眼圈有些青黑,顯得有些憔悴,看起來遠比真實年紀要老。
  
  又有四道身影從各方飛來,站成一個弧形,將年輕人拱衛在當中。
  
  這四人一到,那年輕人立刻變得張揚起來,先是仰天發出一串狂笑,笑得都有些發喘,然后指著千夜,道:“你,你說,你算是個什么東西,也敢在這放狂言?明著告訴你,這城就是我看上了,我要了,你能怎么樣?啊?說話啊,你能怎么樣?”
  
  年輕人的手都快指到千夜的鼻子上了,千夜仍然不動聲色,淡淡地問:“暗火里那些人,都怎么樣了?”
  
  年輕人不屑地道:“還能怎么樣?大部分都是從了,有幾個關著,還有幾個死硬的直接砍了。嘿,什么第一傭兵團,本少殺了幾個,還不就是降了?不過你這傭兵團練得也不怎么樣,里面就沒幾個長得像樣的,弄得少爺我這段時間虛火上升,還得到城里商行里找樂子。”
  
  千夜絲毫不理會他話里話外的挑釁,又問:“那些直屬暗火的商行和工坊呢?”
  
  年輕人哈哈大笑,道:“連傭兵里都沒幾根硬骨頭,你還指望這些商人和工匠?他們就是狗,誰扔根骨頭就是主人。”
  
  “也就是說,他們都從了你?”
  
  “那是當然,全都發過毒誓的。”年輕人傲然道。
  
  千夜吐了口氣,緊崩的臉終于有些放松,目光在年輕人身后立著的四個人身上一掃,淡淡地道:“這四個就是你的護衛?”
  
  “是又怎樣?用你的狗腦子想想,本少用得起這樣的護衛,會是什么身份……”
  
  他話未說完,就被千夜打斷,“他們弱了點,我來幫你測試一下吧。”
  
  說話間千夜縱身向前,一拳平平無奇地向其中一個生著濃密胡子的大漢擊去。
  
  這一拳拳勢既不快也不兇,就連原力波動也平平無奇,根本談不上武道。那大胡子自已就是擅長拳道體術的,當下一聲獰笑,暴喝一聲,周身雷音轟鳴,一拳挾開山斷河大勢,向著千夜的拳頭轟去!
  
  這一拳快到極處,剎那間就轟在千夜的拳頭上。光是論拳頭大小,大胡子的巨掌就比千夜大上一倍,氣勢更不知比千夜強大多少倍。
  
  圍觀眾人都下意識地張大了口準備驚呼,哪怕千夜手臂被當場打折,都不意外。
  
  雙拳交擊的剎那,大胡子即刻將排山倒海的大力拼命送入千夜體內。然而他的獰笑旋即凝固,那所謂大力在沖入千夜體內,立刻迎頭撞上了整顆拳頭!
  
  所有的所謂大力全部被撞回來,不止如此,拳頭也當頭壓下。那大胡子連慘叫一聲都不及,整個人都爆成漫天血霧。
  
  千夜毫不停留,又向下一個目標輕飄飄的一拳轟出。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