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283 下手輕些

除了第一次被血霧濺頭時驚呼一聲之外,那年輕人就呆呆看著千夜,只見他連出三拳,將其余三名護衛一一轟碎,年輕人一時之間竟忘記了呼吸。無論那些護衛如何應對,閃避也好,對攻也罷,出刀出劍,甚至掉頭就跑,都逃不過千夜的一拳。無論中拳的部位在哪,整個人都會爆成一團血霧。
  
  等四名原本氣焰滔天的護衛隕落,那年輕人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雖然都是手下人的血,可是看著也著實驚悚。
  
  “啊!!啊啊啊!”那年輕人這是才反應過來,失聲尖叫,一邊尖叫一邊用手拍打身上,想要把那些碎肉鮮血從身上掃落。
  
  一時受驚過度,那年輕人原力不穩,無法凝空,一頭栽了下去。這里離地可是有幾十米,就這么摔下去的話就是戰將也要受傷。
  
  下方一處房屋屋頂突然炸開,一名老者沖天而起。他大手一揮,柔和原力就拖住了那年輕人,將他輕輕放在地上。老者隨即身影一閃,已出現在千夜面前,滿面怒容,喝道:“小小年紀,下手怎么如此狠毒?”
  
  千夜寧定看著老者,道:“能夠有那四個護衛的人,怎么身邊會沒有真正強者保護?只是您老人家定力實在太好,連我都有些意外。”
  
  千夜話中實是譏諷,老者哪里是定力好,完全是沒想到千夜竟能一拳一個,頃刻間就將四大護衛轟爆,讓他根本不及出手救援。驚怒之余,老者其實也有些后怕,若千夜隨便哪一拳轟向那年輕人,此刻空中飄散的血肉就有很大一部分是那年輕人的。
  
  老者臉色鐵青,氣勢不斷攀升,怒極反笑,連聲道:“好,好!你們這些帝國來的人,見過大世面,果然不同凡響!我們這些小地方長大的,也沒什么別的本事,就是會殺人而已!”
  
  千夜卻沒有動手,而是冷笑,道:“既然我能回來,那和我同進大漩渦的人自然都能回來。你敢殺我?就不怕日后帝國大軍殺來,直接掃平你背后那所謂的大勢力嗎?”
  
  老者聽了,臉色微變,冷哼一聲,道:“上次只是特例,才放你們進入東海。這中立之地,可不是你們能夠橫行的地方!”
  
  千夜一聲長笑:“攔著外人的,可是鮮血王座。都自號天王了,可臨到大事,還要躲在鮮血王座那位的身后?你這話說的,就不怕給張不周丟臉嗎?”
  
  老者這一次臉色大變,陣青陣白,怒道:“敢提張天王的名諱,找死!”
  
  他不再和千夜多說,豎掌如刀,一聲沉喝,隔著十余米就是當頭虛斬!一道凌厲刀芒,熾亮如日,直向千夜斬下。
  
  十余米距離,對神將而言已是與貼身肉搏無異。這老者出手如電,一掌斬出,刀芒已到千夜額頭!
  
  就在他以為行將得手之際,千夜身影忽然一陣模糊,已在原地消失。這一記熾亮刀芒就此落空。
  
  虛空閃爍已是千夜成名之技,老者顯然有所準備,一擊落空,感知立刻掃過四面八方。神將感知何等厲害,瞬間方圓數百米范圍就盡在掌握。他隨即發現,千夜就在側方立著,而且距離自己不過三十米。
  
  才三十米!
  
  老者心中冷笑,更是震怒,怒的是千夜竟如此托大,居然敢在自己身邊出現。難道他以為,自己近身戰手段不行?還是覺得自己沒有手段置他于死地?
  
  老者心中殺機浮現,轉頭望向千夜,手中就多了數道刀芒,準備全力撲擊,一舉將千夜格殺。
  
  就在他滿手刀芒將起未起之際,忽然從千夜雙瞳中看到了清晰的自己!
  
  老者身形有了剎那的停澀,如行車中壓過了一個小小的石子。就是這點微不足道的滯澀,忽令他心生警覺。老者剛剛起意逃跑,就見一根淡黑色的光羽破空而至!
  
  “為什么是黑色的,和傳聞不符呀……”老者心中只來得及閃過這個念頭,就眼睜睜地看著那根黑色光羽飄進自己胸膛。
  
  原初之槍也是千夜的招牌殺招,曾經數度重創狼王,在中立之地特別是東海的頂級強者中早就不是秘密。
  
  中了原初之槍,老者一時還沒有驚慌,而是強提原力,想要護住要害,依靠修為強行消耗原初之槍的力量。當年狼王中了一槍還能繼續追殺千夜,在一些人眼中,原初之槍也并沒有那樣恐怖。
  
  老者自恃實力并不比狼王低多少,因此也打算靠著修為硬抗過去。只要給他一線機會,就足以撲殺千夜。他就是想讓千夜知道,神將天關兩邊,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可是隨著生機開始流逝,老者臉色驟然大變,失聲道:“怎會這樣!”
  
  生機流逝速度之快,遠遠出乎他的意料,有如覆水之勢,轉眼之間一身生機已有近半消失!老者氣息跌落,已經維持不住神將的境界。
  
  而原初之槍的威力,竟還沒有完。
  
  就在此時,千夜手中原力槍槍口中,竟又有一根淡黑光羽凝聚!
  
  老人心膽俱喪,一聲尖叫,身形消失再出現,再消失再出現,如是連續三次閃爍,每次都會在數百米外出現。連續三次后,老者已經在兩公里外,他頭也不回,瞬息遠去,就連那年輕人都顧不得了。
  
  千夜也是意外,愕然片刻,方無奈搖頭,自語道:“竟可以這樣……”
  
  老者身法乍一看,竟與虛空閃爍有幾分相似,三連閃之下,能夠瞬息遠遁數千米,堪稱保命王道。不過他一次閃爍只有幾百米上下,并且必須是三連閃,無論變化還是威力,都與千夜的虛空閃爍不可同日而語。
  
  即便這樣,措手不及之下,千夜還是讓這個被重創的老者逃掉了。千夜還是第一次了解了過往諸多敵人在面對自己時,心中究竟是何等的不甘和無奈了。
  
  老者也是見機極快,一感覺不妙立刻遠遁,根本不給千夜補第二記原初之槍的機會。與其說是應變得快,倒不是說是膽小如鼠,有絲毫危險掉頭就跑。但若不是這樣,第二記原初之槍他根本就躲不過去,多半會直接隕落在千夜手里。
  
  千夜搖了搖頭,放下遺憾,目光在全城掃過。
  
  他這么一看,南青城中眾強者這才從震驚中醒覺,頓時又是一陣雞飛狗跳。有偷偷想溜的,有尋找地方躲藏的,有收斂氣息冒充普通人的。有人色變,有人畏懼,也有人狂喜。
  
  當下就有數人飛身而來,到了千夜面前,施禮道:“大人,您總算回來了。”
  
  千夜望去,這些人都是熟悉的。有暗火的傭兵頭目,也有兩個宋子寧帶過來的執事,一個負責工坊,一個負責商行。不過他們此刻還能行動自如,卻顯得有些不太對,至少說明行動上沒有受到限制,更沒有遭受折磨。
  
  這就很成問題了。
  
  來自寧遠重工、現下負責商行的那名中年男人看出千夜想法,坦然道:“子寧少爺在臨行前,曾經叮囑過我們此行兇險,若是一時回不來,帝國大軍又已撤離,如果南青城出了變故,我等無力相抗,那就暫時投誠。無論是誰搶了南青城,想要讓工坊商行順利運轉,就都得靠我等。”
  
  “原來是子寧的吩咐。”千夜心中頓時釋然。
  
  宋子寧這家伙一向奸滑,無論什么時候都會留下后手。想要算計到他身上的人,多半是腦子和運氣同時出現了問題。
  
  “你們幾個,立刻下去重整暗火,所有外來的人全部拿下,敢于反抗的就地格殺。”千夜淡道。
  
  幾人神色一凜,領命而去。
  
  千夜就這樣在空中凝立。他剛剛轟碎四名高手,更是一個照面就將神將打得落荒而逃,此刻正是聲威最盛之時。只要看到他的身影,就不會有人敢打不應有的主意。
  
  千夜視線余光,突然看到了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輕咦了一聲,拍拍小朱姬,道:“去把他抓過來。”
  
  那人雖然換了身衣服,可原力是改不了的,在千夜真實視野中,猶如指路明燈,哪里逃得掉?
  
  小朱姬一直沒有得到機會打架,這次得了話,頓時一聲歡呼,直接飛撲下去。
  
  千夜吃了一驚,忙道:“下手輕些,別打死了!”
  
  可他這一聲還是來得有些晚,只聽一聲轟鳴,小朱姬已如隕石般砸在地上,震波四散,頓時將身周數十米的房屋盡數推倒。
  
  那人身法倒是靈活,居然在關鍵時刻避開了小朱姬的撲擊,讓她直接撞到地上。然而他緊接著就笑不出來了,小家伙落地的震波極為強烈,將他拋飛出去,狠狠地砸在一堵墻壁上,連穿數道墻壁,這才停了下來。
  
  他雖然修為不低,可是在這般沉重打擊下也是當場吐血,頓時有些萎靡不振。他勉強振作精神,剛想繼續逃跑,小朱姬的聲音就在背后響起:“啊哈,抓到你了。讓你跑,讓你跑!”
  
  她抓到這人的一條腿,將他整個提了起來,隨意地在地上甩來甩去,就像是揮舞著一根人肉短鞭在抽擊大地。沒甩幾下,那人就昏了過去,再也不動了。
  
  小朱姬頓時覺得有些不妙:“啊,這就死了?我,我還沒開始玩呢!”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