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286 爰有所思

千夜在居處轉了一圈,毫不客氣地將張玄策帶來的所有東西都據為已有。他拿起幾個時令的新鮮水果,塞給小朱姬,讓她在一邊慢慢啃,然后才打開院門,讓紀瑞進來。
  
  紀瑞在院門外整整站了一個小時,卻絲毫沒有不耐煩的表情,見到千夜就是滿臉堆笑,一副點頭哈腰的樣子。而旁邊的關中流倒是一臉鐵青,看著千夜的目光有些不善了。
  
  千夜已經絲毫不給紀瑞面子,但身為紀瑞的下屬兼老友,一向脾氣硬的關中流卻不顧千夜戰力,實在是擺不出好臉色來。
  
  千夜對于關中流視而不見,只是向紀瑞點了點頭,道:“進來吧。”
  
  關中流也想跟進來,好在紀瑞很知道察言觀色,回頭道:“你回去吧,我和大人要談點事情。”
  
  關中流不情不愿,點頭稱是。
  
  千夜略微皺眉,喝道:“站住!”
  
  關中流停步轉身,道:“怎地?”
  
  千夜打量了一下關中流,冷道:“怎么,這一段時間我們不在,你這是長脾氣了,還是有新靠山了?”
  
  紀瑞大驚,忙過來擋在關中流面前,陪笑道:“老關他最近有點不順,心情不好。大人別和這蠢貨一般見識。”
  
  說話間,紀瑞連推帶送,強行把關中流趕走,轉向千夜時,又換上了一張笑臉。
  
  千夜回到客廳坐定,看著紀瑞。一段時間不見,紀瑞變得白胖了一圈,看來養尊處優,無心修煉。
  
  “紀城主,看來這些時日,你過得不錯。”
  
  紀瑞一顫,勉強笑道:“又沒什么事要我管,只要坐地收點小錢就好,我還有什么可不滿意的?”
  
  千夜點了點頭,道:“那位張公子對你也很滿意啊,相當滿意。連關大統領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聽說,他來了之后你還是城主?”
  
  紀瑞笑得更加勉強,胖臉上開始冒汗,道:“誰都知道我這個城主只是掛個名,大家讓我坐在這個位置上,只不過是覺得我當年發展南青,有些苦勞罷了。現在城里什么事我都不管,關中流那個統領也只是虛名,他現在能統領個啥?不過我府里那百來號守衛而已。”
  
  千夜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
  
  紀瑞漸漸坐立不安,汗水一層層地冒,擦了一遍又一遍,卻怎么都擦不干凈。
  
  好不容易千夜才開口:“紀城主,你好像不太舒服?”
  
  紀瑞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看到你,就渾身發軟。這也不是不舒服,就是,就是被你嚇的。真是奇怪了,過去我就是面對狼王時也沒有這樣過。千夜大人,你是不是在大漩渦內得了什么奇遇,怎么突然變得這么厲害了?”
  
  千夜雙眼微抬,道:“紀城主能在這個位置上穩坐這么多年,果然是會說話的。我還是我,如果說有什么變化,那就是修為又晉了一階,現在是十六級了,比城主你還是低了一級。”
  
  紀瑞立刻大搖其頭,“等級這東西對您來說毫無意義。我就沒見過十六級能一個照面打跑神將的。”
  
  “你來見我,不是為了說這些的吧。“”
  
  “大人,我就是想和您說說張公子……張玄策來南青的事。”
  
  “說吧。”
  
  紀瑞這才得機會擦了把汗,將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一遍。
  
  他剛剛講完,忽然覺得身后有些異樣,盡管千夜在前,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這一回頭,印入眼簾的就是朱姬那張剛有點禍國殃民意思的小臉。
  
  紀瑞只覺得這張臉有些眼熟,剎那間不知怎地靈光一現,就想起了究竟在哪里看到過這張臉。
  
  “是你!”紀瑞一聲慘叫,全身立刻癱軟無力,連同椅子一起翻倒。他滾了幾圈,撞在墻上,這才扶墻坐了起來,指著小朱姬,全身發顫,說不出話來。
  
  他終于想起了小朱姬,想起了她一舉毒殺無數傭兵的過往。此刻在他眼中,朱姬那表情哪里是可愛,分明就是肉食動物看待心愛食物的樣子。他下意識地摸著自己身體,想看看是不是已經中了奇毒,活不多久了。
  
  “朱姬,過來。”千夜喚了一聲。
  
  小家伙不情不愿地來到千夜身后,伏在他背上,輕聲道:“不是很好吃的樣子……”
  
  “果然!”紀瑞心中駭然。
  
  小朱姬又補了一句,“煮了也不好吃,太油膩了。”
  
  千夜頓時一陣頭痛,斥道:“這種話以后不許在人前說。”
  
  紀瑞卻是如蒙大赦,心中狂喜,暗自下定決心,若是活著回去,一定加餐,以后每天吃五頓,爭取一月之內再肥三十斤。
  
  千夜這位爺身邊的,可沒一個善茬!這小姑娘不知是什么來歷,居然還是吃人的。
  
  千夜指了指椅子,道:“城主,坐。你這么怕我和她,是不是做了什么虧心事,所以心虛?”
  
  紀瑞一驚,忙道:“大人,我可是什么都說了。現在……我連修煉前程都不打算要了,還有什么可心虛的。”
  
  說到最后,紀瑞聲音已經有了一些苦澀。
  
  千夜沉吟了一會,道:“這次事情我大致已經知道了。你先回去吧,等我弄清楚了整件事,再做決定。”
  
  “是,大人。”紀瑞躬身退出小院,快步而去。看得出來,這里他一點也不想多待。
  
  紀瑞離開之后,千夜就靜靜坐著,不說也不動,又深深陷入了自己的世界當中。
  
  小朱姬卻是一刻都閑不住,整個院落里上竄下跳,轉眼間就找不到任何新鮮的東西,又來到千夜面前,攀到了他的身上,使勁地拱。
  
  她現在是什么力氣,雖然在撒嬌,可也不是隨便什么人都受得了的。以千夜的體質,也隱隱感覺有些疼痛。如果換個普通強者來,大概肋骨都會被拱碎幾根。
  
  千夜終于注意到小朱姬的異常,問:“你怎么了?”
  
  “癢,全身都癢,骨頭發酸,想……想打架,噴毒也行。”小朱姬張著口,呼呼喘氣。
  
  她這么喘氣,千夜也有些心驚。他把小家伙舉到眼前,仔細看了半天,又問了幾句,才弄明白原委。
  
  原來還是六臂巨人的心臟實在太補,迅速讓小家伙越過了十年的成長期。現在她從沉睡中醒來,每時每刻都在生長身體,就這樣也無法發泄過剩的精力。按照蛛魔的天性,這時就是獵食和廝殺的季節。同一窩的小蛛魔,乃至這一季出生的小蛛魔,都會在遼闊天地中開始獵食。他們的敵人不僅有兇獸和其它黑暗種族,也包括同一季的同族。
  
  在極度血腥的廝殺中,只有最強壯的蛛魔才會活下來,并且有機會覺醒強大的智慧。雖然蛛魔在逐漸走入文明后,已經能夠控制同族間的殘殺,但是幾萬年形成的天性本能還在。
  
  小朱姬這個時候,就開始有暴力傾向。不過絕大多數蛛魔在這個時候多半被本能控制著,而小家伙已經有相當的智慧了。她一邊在千夜身上拱,一邊開始思考。
  
  “想什么呢?”千夜問。也無怪他會問,小朱姬思考得太過專心,連用腦袋拱千夜都是漫不經心的。
  
  “爸爸,你應該去打仗了。”
  
  “哦,打誰?”千夜饒有興味地問。
  
  “那些搶了你東西的人啊!他們看起來不弱的樣子,打起來一定很過癮。”
  
  “為什么要打仗呢?”
  
  “因為去打仗,我就可以打架了,還可以噴毒。”小家伙一不小心就被套出了實話。
  
  千夜又是哭笑不得。這小家伙實在有點太聰明了,為了自己能夠有架打,有地方噴毒,居然挑撥自己發動報復戰爭,也不知道是跟誰學的。其它蛛魔在這個時候,會的只是偷跑出去靠本能廝殺吧?
  
  千夜拍拍她的頭,道:“再等幾天,會有架打的。”
  
  小朱姬嘟起了嘴,不情愿地道:“好吧,我等。”
  
  千夜點頭,又陷入了沉思。
  
  天色漸晚,屋子里也陰暗了起來。小朱姬東張西望,最后還是自己去點了燈。蛛魔感知發達,黑暗對他們原本沒有影響。不過小朱姬是跟著宋子寧、千夜長大的,早就習慣了有燈火的日子。
  
  她跑到千夜面前,雙手托腮,盯著千夜猛看。
  
  如是看了一會,千夜終于有所察覺,道:“又怎么了?”
  
  “爸爸,你怎么了?”小家伙反問。
  
  “我?我沒事啊。”千夜有些莫明其妙。
  
  “你變了好多,就是,就是……”小朱姬努力想要找詞匯形容,可是她長大得太快,詞匯還很匱乏。
  
  認真想了半天,小朱姬才找到了合適的詞,“你總是在走神。”
  
  “走神?”
  
  “是啊!好多人當著面和你說話,可是你也不理會他們。直到過了好久,你才會知道他們是在和你說話。嗯,這些家伙覺得你是在輕視他們,心里都有了敵意。”
  
  千夜看著小朱姬,眼中閃過異色,“你能感覺到他們心中的敵意?”
  
  小家伙用力點頭,“很明顯。”
  
  自斬殺張玄策四名護衛、一擊重創神將老者后,南青城里任何人見了千夜都是恭恭敬敬,心里有想法也會藏得好好的,哪敢讓人看出分毫敵意?然而小家伙卻能感知到這一點,天賦能力就有點恐怖了。
  
  “好吧,我在想事情。”
  
  “想什么?是在想阿姨嗎?”
  
  “……是啊。”
  
  “想阿姨的話,就去找她說話啊。”
  
  千夜沉默,然后輕聲道:“現在去……她已經走了吧。”
  
  “阿姨什么時候回來呢?”
  
  “……不知道。”
  
  PS:6月計劃完成一半,給自己點個贊。大結局的大綱還在修改中,大家想來個驚喜呢?還是驚嚇?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