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95 似非明主

“首先,我以一生信譽擔保,張家絕對不會追究此事,到此為止。?y?K?AN?S?H?U?C?OM?”這是張玄策開出的第一個條件。
  
  千夜沒有說話,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
  
  張玄策被看得臉色紅了又白,白了再青,終于忍受不住,清了清嗓子道:“那個,聽潮城駱城主的事,也可以不追究。”
  
  千夜淡淡地說:“駱冰峰之死,張不周也有出力,他謝我還來不及,還要追究?”
  
  “千夜大人,話不是這么說的……”
  
  千夜直接打斷了他,“沒有其它條件了?”
  
  張玄策心中一顫,立時把到了嘴邊的爭辯全部忘記,聲音也拔高些許,急道:“當然有!可以談,還有很多可以談!”
  
  這一次,張玄策去掉僅剩的僥幸后,認認真真地開出了許多條件,其中有土地,有珍稀資源,甚至還包括一個大傭兵團。如果不是從他口中說出來,誰也想不到這個傭兵團幕后的主人居然是張不周。
  
  千夜這次倒是很有耐心,連張玄策中途不知是緊張還是記不清,前后顛倒了兩三次,都沒絲毫不耐煩。直到張玄策停下來,方問:“完了?”
  
  “……完了。”張玄策的臉色又有些許變化,如此豐厚的條件,難道還填不滿千夜的胃口?正當他心里七上八下之際,就聽千夜問:“你覺得,自己真值這么多嗎?”張玄策一口氣堵在喉嚨口,不知道是該往下沉了安心,還是該吐出來嘆氣。
  
  在千夜看來,張玄策許諾的條件,價值比他本人超出十倍不止。除非張玄策有一天真能跨越神將天關,方可回本。可是神將天關,誰敢真的說百分之百能過去?
  
  張玄策卻道是千夜不信這些條件能夠兌現,急忙說:“您放心,這些東西可以先運來,等您點收無誤后,再把我放了不遲。這樣的話,您就不用擔心會被騙了。”
  
  這家伙倒還真是貼心,千夜想了一想,微笑道:“我好象都沒什么理由反對了。”
  
  張玄策頓時長出一口氣,道“您答應了就好。”
  
  “是嗎?我什么時候答應了?”
  
  千夜一句話就把張玄策從天上打落塵埃,他神色發懵,已經不知道該擺出什么表情,憋了一會兒期期艾艾地道:“您,您這是……”
  
  千夜伸出一根手指,道:“我只有一個條件,如果張天王能答應,就立刻放了你。?y?K?AN?S?H?U?C?OM?如果不答應,那就等著給你收尸吧!”
  
  張玄策身體微微一顫,問:“什么條件,您說。”
  
  “我要聽潮城。”
  
  “什么?!”張玄策全身一顫,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要聽潮城。”千夜又重復了一遍。
  
  張玄策全身冰涼,指尖都麻了。他好不容易才壓下震驚與恐懼,道:“天王絕不可能答應的!”
  
  “好,我知道了。”千夜點頭,就沒有絲毫表示了。
  
  張玄策心一橫,咬牙道:“大人!就算天王假裝答應了,把聽潮城城主的位置給了您,那也只是一個頭銜!狼王可就在聽潮城邊上,您覺得能守得住嗎?等我回到府里,天王一翻臉,聽潮城還不是得回到他老人家手里?”
  
  千夜饒有興味地看著他,道:“你倒是很替我著想啊!”
  
  “我還不想死。”張玄策咬牙道,看他表情說得都快哭了。
  
  “好,那就這樣吧,你剛才提到的那些東西,外加聽潮城城主的名頭,就可以了。”
  
  “這,這個……”張玄策不知道還能再說什么好。
  
  聽潮城的城主,這個位置說起來好聽,可實際上卻是個火山口,不是什么人都能坐得住的。比如說駱冰峰,他這個城主當得就穩如泰山,誰也不敢有二心。但若換了千夜過去,說不定不用張不周出手,光是城內勢力的反彈,就能把千夜從城主的位置上掀下去。
  
  就如南青城城主一直是紀瑞,可誰都知道實際上的主人是千夜。這位紀瑞城主大人,也就能管管城主府和自己的私產。
  
  所以如果沒有附加其他駐兵換血、利益重新分配的大動靜,單單一個聽潮城主的名頭,在張玄策看來有和沒有沒什么區別。但既然千夜堅持,那他也不會死命反對。
  
  “我需要張天王親自宣布,承認我聽潮城城主之位。”
  
  這個條件,似乎也不難接受。張玄策想了半天,就答應下來。
  
  既然雙方已經議定,接下來,張玄策就說出了一個在南青城的暗子,通過他可以把消息傳給天王府。
  
  千夜對此并不奇怪,南青城一直以經商為主,城內形形色色,什么樣的人都有,哪方勢力都會在這里安排幾個暗子。就算沒有野心,收集情報,打聽消息也是好的,遞個話更是尋常。
  
  千夜就讓張玄策下去,自然有手下人帶著他去處理各種事務,這種細節無須千夜操心。
  
  待張玄策走后,千夜就站在窗前,看著陰沉的天空,久久不動。
  
  這一站,就是三天三夜。
  
  期間有侍從進來,也有手下聞聲過來相勸,千夜都只是揮揮手,讓他們出去,自己則是一直站著。直到有侍從進來,說天王府的人到了,千夜才哦了一聲,離開站了三天的位置,前往會客廳。
  
  會客廳內,早就坐了數人,張玄策也陪在一旁。等千夜進來,眾人一齊起身行禮。
  
  千夜掃了一眼眾人,道:“那天和玄策一起的老先生沒有來嗎?”
  
  天王府眾人頓時有些尷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還是一名老者道:“未道先生身份超脫,行蹤無定,不是我等等閑能夠知道的。”
  
  千夜問起的,自然是當日負責保護張玄策的那位神將。
  
  千夜在主位坐下,似是不經意地問:“那位未先生在天王府內任何職務?”
  
  老者道:“未道先生姓蘇,是天王府客卿,亦是天王多年的好友。未道先生的名諱,倒是不好搞錯。”
  
  千夜微微一笑,點頭應了。
  
  此刻看眾人反應,千夜就知道那蘇未道定是傷勢未愈,否則的話怎么會不現身,想辦法找回顏面?被千夜一個還不是神將的年輕人打得重傷而逃,連天王最看重的侄孫都丟了,一張老臉哪還有半分剩下。
  
  不過晉階后的原始之槍專削生機,被它打中可不是那么容易痊愈的。狼王當年中的還只是普通的原初之槍,也要動用先祖之力才能快速壓下傷勢。
  
  千夜目光掃過眾人,道:“眾位遠道而來,我也就不耽誤時間了。東西可都帶來了?”
  
  “已經運至倉庫,貴方人手正在盤查入庫。”
  
  “那么聽潮城主一事……”
  
  “天王已經認可,并發文各大城市,通報此事。”
  
  “發文拿來我看看。”
  
  千夜的姿態可說頗為無禮,但此時張玄策命在他手,由不得天王府眾人非議。而為首的老者好像早有準備,立時摸出一封文書,雙手捧上。
  
  千夜拿來略讀一遍,文中大意是確認繼駱冰峰之后,千夜為聽潮城城主。行文簡潔,并無其它內容。雖然這種文告字里行間隱隱透著千夜為天王下屬的意思,不過這點小心思,千夜也沒放在心上。
  
  他將文書放在一旁,望向張玄策,道:“看來天王確實看重你。既然許諾的都辦到了,那么從這一刻起,你就可以走了。”
  
  張玄策卻是不動,眼巴巴地看著千夜,道:“大人,那我身上的毒?”
  
  “我只是讓她吹口氣而已,你并沒中毒。”
  
  張玄策頓時拍著胸口,一副如釋重擔的神情,道:“我就知道,可哪敢賭呢?”
  
  千夜笑了笑,這張玄策性格倒還真是有趣。
  
  張玄策急著離去,天王府的老者倒是記得向千夜施禮告別,意味深長地道:“千夜大人,好自為之。”
  
  千夜就像沒有聽出他話中有話,道:“我會的。”
  
  等送走了張玄策和天王府眾人,千夜便召集工坊和傭兵團首腦,宣布自己將會離開一段時間,讓他們按照既定方針行事。
  
  眾人面面相覷,沒想到千夜剛回來沒幾天就又要離開。不過既然千夜已經從大漩渦回來了,那他本身就是無形的震懾,想來不會再有第二個張玄策了。況且沒有張不周這種級數的人物支持,要吃掉中立之地的一座大城還是沒那么容易的。
  
  至于千夜要去哪,去做什么,自然無人敢追問。
  
  在千夜看來,這就算安排好了。他離開會客廳,帶上小朱姬,就直接自暗火總總部升空,一飛沖天,轉眼間就消失在云天之外。
  
  &nbp;外面正在各自忙活的暗火一眾傭兵頭目自是贊嘆千夜大人實是深不可測,光是飛騰之速,就不在神將之下。可是贊嘆完了,卻紛紛感覺不對。千夜大人這是又走了,那南青城中豈不是又沒了坐鎮之人?
  
  回想前不久暗火蓬勃發展的時候,上有宋子寧統籌全局,著眼長遠,一舉奠定了南青城整個大工坊體系的規劃,并以寧遠重工為龍頭,推動各大商行投入重金。下則是姬天晴無處不在,早早就將顯露異心的人下手拔除。這位姬大小姐表面和善,實際上她下手對付的人大多靜悄悄的就沒了消息。若是仔細思量,確實會讓人出一身冷汗。
  
  至于千夜大人……
  
  千夜大人除了出任暗火團長,好象就沒干什么。
  
  這次掃蕩張玄策倒是干脆利落,很是有王霸氣概。只是剛剛穩定局面,怎么突然就又走了?
  
  仔細的想,這位千夜大人,好象并非明主。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