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97 野性呼喚

千夜和夜瞳之間的關系原本就難以解釋,在突然變得聰明的小朱姬面前就更加無法解釋。他無奈苦笑,試圖蒙混過關,但小家伙怎肯這樣就放過他,盯著猛問,一副窮追猛打到底的架式。
  
  千夜無奈,只得使用最后的殺手锏,要把小家伙轟回到艙里去。
  
  小朱姬這才變得老實,只是看她不斷轉動的眼睛,明顯又在想什么新的招數了。還好她雖然長大了,但是仍然對粘在千夜身邊格外喜歡,甚至比吃兇獸肉都更重要。只要千夜威脅要把她趕開,她就會乖乖聽話。
  
  不過被她這么一鬧,千夜也無法靜心修煉。他索性坐著,想著和夜瞳的事。
  
  這種關系,拖著總不是辦法。他身邊的人,無論宋子寧、趙雨櫻,又或是姬天晴、李狂瀾,雖然都不明說,但或多或少會有暗示。早點決斷,對所有人都好。
  
  可是就這樣和她分開?
  
  難道一定要在朋友兄弟和愛人之間做出選擇?千夜躲在中立之地,其實就是逃避,不想面對兩難的局面。
  
  夜瞳,終是要回歸永夜的。
  
  只要一想到這里,千夜心就會痛得無法呼吸。此次大漩渦深處相見,并不是他的本意,他甚至希望完全沒有過這次會面。在千夜的直覺深處有種恐懼,似乎與她見得越多,就會離最終的分離越近。
  
  圣山是遙遠的夢想,可是分別就在眼前。
  
  掃平了張玄策,壓得天王府低頭,千夜又不知道該做什么了。雖然在拿聽潮城城主名頭的時候,他有相應后續打算,但是只要稍微想一想心頭的那點疼,就任何行動的心思都沒有。
  
  在英靈殿上,冰冷的虛空深處,才是他的歸宿。
  
  這一刻,他深切體會到了指極王當年的心情。而生離和死別,究竟哪個更痛,誰都無從知曉。
  
  英靈殿緩緩游動,飛向虛空深處。千夜想用這種方式,讓任何人都找不到自己。那樣的話,夜瞳自然也就找不到他。
  
  遠古圖騰戰堡,狼王帶著滿身熱騰騰的水汽,從浴室中走出。他接過侍女遞上的浴袍,隨意裹在身上,向著書房走去。一邊走,一邊隨意地問:“最近有什么新消息嗎?”
  
  貼身侍從道:“天王府的人剛剛送來兩封文書。另外,張玄策被放回了天王府,千夜離開南青城,不知去向。”
  
  狼王皺了皺眉,臉上顯出明顯的厭惡,道:“天王府又有文書過來了?”
  
  侍從小心地道:“大酋長,這是兩個月以來第一次有天王府的文書。”
  
  狼王哼了一聲,冷道:“兩個月很久嗎?”
  
  侍從不敢接話,隨著狼王進了書房。書房里早有兩名狼人大將等著,眼巴巴地看著狼王。
  
  狼王臉上更不愉快了,道:“這么一大早的跑到我這來,都是想干什么?我這可沒你們的飯!”
  
  一名將軍道:“大酋長,部落里一堆的事等著你去處理呢。”
  
  “現在又不祭祀先祖,部落里能有多大的事?你看著辦就是了。”
  
  那將軍苦著臉,道:“其它小事我可以看著辦,但是挑選新祭祀這件事,怎么也得您來決斷啊!”
  
  狼王略顯意外,“怎么又要挑新祭祀了?我記得上一個才剛選出來幾個月?有三個月嗎?”
  
  “剛剛三個月。”
  
  “那為什么又要選新人了?”
  
  “他說,在呼喚先祖靈魂的時候,總是會感應到一個強大存在的呼喚,導致他沒有辦法集中精力引導先祖靈魂。為了與那神秘呼喚相抗衡,他在三次召喚儀式中有兩次受創。”
  
  狼王臉色微變,道:“呼喚來自于哪里?是虛空巨獸,血脈源頭的某個先祖,還是別的什么?”
  
  “他也說不清楚,呼喚傳來的方向一片虛無,什么也探索不到。”
  
  狼王臉色終于變了,道:“野性呼喚!”
  
  “大酋長,野性呼喚是什么?”
  
  狼王長出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說:“沒什么。野性呼喚跟我們沒什么關系,不用太在意。”
  
  “那就好。”狼人將軍松了口氣。
  
  狼王笑了笑,道:“我說沒什么關系,是因為我們這點實力,根本參與不到這種事情當中去。每當野性呼喚出現,都是足以改變一個完整大陸局勢的大事,哪里輪得上我們操心?”
  
  狼人將軍小心翼翼地道:“野性呼喚跟我們狼人有關?”
  
  “有關系,但也不都是我們狼人的事。就算會發生什么事,自然有群峰之巔上的那些家伙去擔著,還落不到我們頭上。”
  
  見狼王神態自若,那狼人將軍稍稍放心。
  
  狼王想了想,道:“能夠感應到野性呼喚,那個小家伙也算是很有天賦了。好好照顧他,大祭司的位置就不用換了。這段時間反正也沒什么大事,就不要呼喚先祖靈魂了。”
  
  等狼人將軍應了,狼王又望向另一名將軍,皺眉問:“你又有什么事?”
  
  這兩名狼人是狼王麾下大將,一個負責部落內部事務,另一個則是負責外部事務,其中有很大一塊自然與天王府相關。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狼王只要聽人提起天王府就會大發雷霆。這名狼人將軍知道自己現在不受待見,可也只能硬著頭皮道:“大酋長,天王府給您下了文書,要求立刻回復。現在他們的人還在戰堡里等著呢!”
  
  狼王重重哼了一聲,整個書房都為之一震。
  
  可他怒歸怒,那個狼人將軍硬著頭皮,就是不走。狼王也知道沒有重要大事,天王府的人也不會等著要回復。他勉強壓下火氣,拿起書桌上的兩個封袋,先看看上面的封口,冷笑道:“哼!架子倒挺大,現在天王府底下的這些人,個個都把自己當張不周了。”
  
  這話底下人就不好接口了。如果不是自己職責范圍,那自然怎么痛快怎么說。可現在狼人將軍負責的事務中畢竟有許多和天王府相關,這可不能痛快了事。
  
  狼王先拿起那封公開文書,撕開封口,取出內文一看,臉色立刻變得十分精彩。短短一封文書,他反反復復地看了三遍,這才放下,向兩名狼人將軍望去,道:“這消息你們都知道了?”
  
  “是千夜就任聽潮城主嗎?早就傳開了。”
  
  “我怎么不知道?!”
  
  “您……”
  
  這幾日,狼王根本就沒露過面,消息哪有那么快?
  
  見他們為難表情,狼王大手一揮,道:“行了行了!本座難得輕松幾天,就出了這么一堆事!”
  
  他拿起另一封文書,卻不急著拆開,在書房中踱了幾圈,方道:“說說吧,這千夜究竟是怎么回事?”
  
  兩名將軍互望一眼,你推推我,我捅捅你,最后還是由那負責對外事務的將軍道:“據說千夜以放了張玄策為條件,逼迫天王府許了他這個位置。”
  
  “哦?屬實嗎?”
  
  “應該屬實。”
  
  狼王拍了拍手中的文書,玩味地道:“你們說,這是千夜太過狂妄自信呢,還是張不周也低估了他,才會答應這個條件。”
  
  狼人將軍面面相覷,不知如何回答。
  
  在他們看來,千夜這種做法和找死無異。從張不周那里勒索點財貨也就算了,指縫里漏出的一點東西,天王不見得好意思事后找帳。但索要聽潮城主就是瘋了,城主不過是個名頭而已,什么樣的位置就要什么樣能力,沒有能力的人坐到不該有的位置上,只是早死晚死的區別而已。
  
  狼王這次倒是不煩躁了,很有耐心地等著他們兩個的答案。
  
  負責外部事務的將軍道:“這小子選擇了聽潮城,這,這不是從您嘴里搶肉嗎?”
  
  狼王失笑,搖了搖頭,道:“我以前確實是這么想的,不過在大漩渦通道一事之后,就對聽潮城沒興趣了。有個人來替我擋著,倒也不錯。你呢,是什么看法?”
  
  負責部落事務的將軍因為與自己牽涉不多,所以考慮問題反而可以中立一些。他小心地道:“千夜此人,不可小看。他身邊助力頗多,帝國那邊各大勢力對他也很有回護之意。而且他每每以弱勝強,并從不可能的戰局中成功脫身。這次伸手要聽潮城主的位置,恐怕另有深意。”
  
  狼王聽了,哈哈大笑,道:“以弱勝強,成功脫身,這不就是說的我嗎?”
  
  那將軍很是尷尬,道:“屬下不是這個意思。千夜此次回歸,出手就擊退了蘇末道,而且聽說傷得不輕,到現在還沒有解決。”
  
  這也是個新消息,狼王乍一聽頗為意外,說:“那老東西被打傷了?很好,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哼,一個老不死的,沒什么本事,天天就仗著那點拍馬屁的功夫往上爬。老家伙一天到晚把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八個字掛在嘴上,哼!”
  
  兩名狼人將軍都有怒容。他們在天王府中沒少受類似的氣,之所以對轄區內人族格外苛刻,也有類似原因。
  
  狼王這時才拆開第二封文書,邊拆邊說:“我大致已經猜到這里面說什么了。”
  
  他抽出文書掃了一眼,就扔給兩名將軍。
  
  文書上要求狼王伺機而動,尋找機會直接干掉千夜,但是切不可把聲勢搞得太大。
  
  兩名將軍對前面很理解,驗證了他們之前對天王府那邊態度的猜想,但是后面那句話卻是不太明白。
  
  狼王淡道:“張不周自己承認的城主,轉頭就找人殺了,說出去總是不好聽。”
  
  兩名狼人將軍這才了然,但是不明白的東西就更多了。
  
  狼王凝思片刻,緩道:“千夜這是想要打擊張不周的聲望啊!他到底想干什么?”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