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1 戀棧不去

吵鬧聲中,有人出身長房的長老仗著和宋子寧多少還留存點情份,湊上來問:“怎么會?青陽王他老人家可是到現在都沒有消息啊?”
  
  這位長老已年過七十,比張伯謙大了差不多二十歲,口口聲聲卻是青陽王他老人家,也不知道張伯謙當面聽見會是什么想法。
  
  不過宋子寧也言盡于此了,今天在場的并非長老會全員,像宋仲行就一次都不曾出現,而且還有許多旁支附庸并無席位,他傳出這個消息只是盡最后人事,至于族內諸人如何應對,那就不是他的事了。
  
  宋子寧淡道:“我已不是宋閥中人,此事不便插手。”
  
  那長老倒是個反應機敏的,微微一愣之下,瞬間福至心靈,叫道:“原來如此!七少做家主,青陽王便不會發難,就和老祖宗在時一樣!”
  
  在場賓客大都心中一凜,他們在聞道莊園留至今日,莫不是所在家族或勢力與宋閥有著千絲萬縷關系,許多人心里都有一本賬。他們可不像宋閥長老那樣遲鈍,或者說是掩耳自欺,青陽王的動向是他們最關注的事情之一,也聽過些傳聞,有過些判斷。
  
  再看看眼前宋閥諸老即將把宋子寧生生趕走,對有些賓客來說算是放下了一件未來可能需要認真應對的事情,可偏偏感覺心情微妙,怎么就連幸災樂禍都不太提得起勁來。
  
  此時宋閥諸長老一多半仍在惶惶不安地交頭接耳,剩下的則默不作聲,或望向他處,或故作凝思,只當沒有聽到這句話。
  
  宋子寧話已說過,毫不關心諸老反應,對千夜道:“我在這邊也沒什么事了,找地方喝酒去,今日不醉不歸!”
  
  “就你那點酒量。”千夜不屑之色溢于言表。
  
  “本少酒色雙絕,哪里差了!”宋子寧頓時發毛。
  
  “想當年黃泉時候……”
  
  一見千夜準備揭當年傷疤,宋子寧趕緊打斷,伸手就抓,恨不得把千夜捏死。
  
  兩人一路笑鬧,飛騰而去,身后留下長長原力尾跡,各有勝景。
  
  千夜緋金輝映,燦若晨曦,這是早就名震帝國的晨曦啟明。而宋子寧身后卻是變幻莫測,從星空到陸塊,再到城市街卷,行人雞狗各行其是,自行演化,栩栩如生。
  
  眾人還從未看過這等景象,只覺摸不著頭腦,又似有些感覺,終于,有人失聲叫道:“這是世間繁華!”
  
  世間繁華與晨曦啟明同為三大頂級黎明原力之一,威力高下難以評說,然而卻是更為罕見,修成條件也是極為苛刻,或者說根本沒有一條必然會大成的通路。
  
  誰都沒有想到,宋子寧居然會修成世間繁華。他的天賦實比眾人以為的更勝一籌,如此看來,說不得也是一個天王有望。
  
  諸大能秘法,越往上越講究心性。由于宋子寧性情問題,對他的資質評價一直有不同聲音,然而如今世間繁華就放在眼前,再多缺陷都妨礙不了他突破神將天關。
  
  他又素來以軍略智謀著稱,天機術造詣高深,只要成就神將,接下國公之位,擔任一閥之主就是順理成章。就算現在宋子寧還未走到如此高度,早幾年上位也不成問題。青陽王的態度,其實很能反應出帝國上層中那些愛惜人才的大人物的態度。
  
  只是前面幾年會走得比較艱辛,但若宋子寧能保持住上升勢頭,到時候,那幾個想升格的上品世家多半會好好權衡一下得失,仍有很大可能謀求共榮,而非取而代之。畢竟帝國閥門的位子從無定數。
  
  如此絕世之才,居然被宋閥眾老掃地出門,實是不可思議。許多賓客心中,就已經在重新盤算和宋閥族內各房的盟議了。畢竟一個盟友太過愚蠢,總不是好事。忍一忍他們也不是不可以,那就多拿過來些利益舒一舒心好了。
  
  而極個別賓客則想到另一件事,難不成宋閥想自行降格,以保核心利益的傳言并非空穴來風?這就不太好評說了,帝國千年歷史,門閥世家降格不稀奇,斬枝干保主支的更多。
  
  不過,宋子寧算是枝干還是主支?
  
  書房窗前,宋仲年憑窗而立,看著漸行漸遠的兩道原力尾跡,向前踏了半步,卻又收了回來。
  
  老管家未免有些心急,道:“老爺,再不追可就來不及了!”
  
  宋仲年凝思不語,直到兩道原力尾跡消失在天際,方道:“現下長老會受重創,聲望大損,局面已非不可控制。我仔細籌謀一番,當能整頓局面。”
  
  老管家心中暗嘆,也不好再勸。
  
  就在這時,一名侍從飛奔而來,慌急道:“家主,大事不好!魯太上長老突然走了,就留了這封信給您。我們都勸不住他!”
  
  宋仲年臉色大變,忙接過信,打開一看,上面就八個大字:戀棧不去,烏煙瘴氣。除此之外,再無只言片語。
  
  宋仲年哼了一聲,心中也隱有怒意。這位太上長老平時不怎么參加長老會,也就罷了。這些天長老會里亂得一塌糊涂,他也不出面。否則的話,有他支持,宋仲年也不至于被擠兌得如此狼狽。
  
  現在宋子寧大鬧一場之后,魯老居然一走了之,再加上留下的信,分明就是對宋仲年不滿。
  
  宋仲年緩道:“慌什么,我宋閥不是還有一位太上長老嗎?魯老在這等危急時刻出走,置我宋閥安危于不顧。如此作為,有何值得挽留之處?枉我宋閥這么多年的供奉,真是所托非人!”
  
  底下人不敢接口。然而魯老在宋閥地位尊崇,所求卻是不多,此次臨去也不取一物。相當于過去這么多年,就是在宋閥費了些吃穿用度,談什么供奉?
  
  宋仲年定了定神,又道:“速速派人,前去救援眾長老。一定要好生為長老們療治傷勢,明白了嗎?”
  
  “是,家主!”侍從和老管家都領命而去。
  
  宋仲年這時才算得了些清靜,心中繼續默默盤算局勢得失。
  
  此時遠方一艘浮空艇自天際橫過,宋仲年見了,卻是一怔,認出這是宋子寧乘坐的浮空艇。浮空艇越飛越高,逐漸消失在天際。
  
  宋仲年嘆一口氣,雙腿仍是沒挪地方。動了浮空艇那就是出行省了,甚至直接離開秦陸,此刻就算是想追,也已經來不及了。
  
  浮空艇上,宋子寧和千夜相對而坐。千夜神態從容,宋子寧卻是心緒低落,把酒杯在掌中轉著,也不入口。
  
  “還是想拿回閥主嗎?”
  
  宋子寧苦笑:“還有什么好想的,不說那些長老,連爺爺都不想我坐那個位子。他直到最后也不出面,我就是個跳梁攪局的小輩,沒有任何用處。”
  
  “你們宋閥的長老們,真是令人嘆服。”千夜想了想,道:“難怪老祖宗在時,聽說有隔代傳位的想法。”
  
  宋子寧也是嘆息,道:“你沒發現我宋閥和其他世族不同嗎?長老會里全是爺爺那一輩人,除了如屠九叔那樣來自庶旁的席位,幾乎沒有中青年。就連宋子承是宋閥對外公布的第一順位繼承人,也只能偶爾旁聽一些小事。隔代傳位?談何容易。”
  
  千夜皺眉道:“尸位素餐,戀棧權勢。就沒有人想革新嗎?”
  
  “宋閥諸事決于長老會合議,一人一票,不分尊卑,即使閥主也一年僅有幾次否決權而已。長老會中嫡系占八成席位,庶旁附庸共分得兩成,這就是先人成規。”
  
  這的確與其他世族長老會議政,家主決議,常設機構循例辦理的方式不同。宋閥長老會召開之頻繁,所議事項之瑣碎,實在罕見。就拿血戰部署、私軍擴編來說,這種家國大事放在哪個家族都屬公議范圍,也免不了黨同伐異、利益平衡,但家主握有最終決策權。否則,當年趙君度就別想進鐵幕了。
  
  千夜奇道:“這合議,難道就是說兩個宋閥長老大于一個神將嗎?”
  
  宋子寧原本心情沉郁,聞言卻忍不住笑出聲來,“是啊,合議投票人人平等。”他轉而嘆道:“究其根本,因我宋閥嫡系血脈,一直子嗣艱難,為了保住主家傳承地位而已。”
  
  千夜怔了怔,沒有說話。在這種制度下,旁系庶支哪怕再有天才出世,到了家族議事的層面,話語權仍被限死在了那個席位上。而嫡系為了塞滿那些位置,就有才具不符者上位。一旦嘗到權力滋味,怕是對著父子兒孫也不舍得放手。
  
  “旁系庶支有點本事多會分家出去,嫡系里拿不到席位的也自謀出路,或者說,嫌那席位分得不夠的,也免不了要在外面置些私產。這些都冠以宋閥之名,實質上的聯系差強人意算是利益同盟。看著倒是花團錦簇。”
  
  “所以革新等如是收他們的錢袋?”
  
  宋子寧低低道:“若是想要徹底革新,恐怕……要殺很多人。”
  
  “長老們這么不怕死?看著不象啊!”
  
  “拿慣了,占慣了,見利亡命之人從來不少。”宋子寧低頭看了看雙手,突然嗤笑一聲,“我倒不怕沾血親的血,但是有人怕,怕得不得了。”
  
  “那你就看著他們拆了宋閥?”
  
  “我已經放了話,雖然肯定會有人鋌而走險,但也會有人給我個面子,少了些外面扯火打劫的人,家族公產總能保存個十之六七。青陽王殿下發難之后,宋閥毫無意外會降格掉入世家行列。經此一難,但愿高陵宋氏后任家主能知恥而后勇,好好整頓門風。”
  
  “后任家主?哪一個?”千夜不覺得宋閥上下幾代中有什么杰出人才,能把宋閥帶出困境。
  
  “總會有人的。”宋子寧語聲低沉,“帝國千年以降,世族興衰就像日升日落般尋常。有支系被連根拔起,保住主干重抽新芽,也有斬斷主干,旁系深埋土壤,尋隙再現生機。”
  
  看樣子宋子寧也不看好宋閥前途,千夜聽得心中也沉甸甸地,問道:“接下來你怎么辦?”
  
  說到這個,宋子寧就伸了個懶腰,整個人放松下來,道:“我啊,當然是去中立之地,好好經營我們的地盤。等我把暗火整頓好了,再造個屬于我們自己的艦隊,就能去墉陸打個落腳點,慢慢發展。”
  
  墉陸和永夜有些類似,位置偏僻,資源貧乏,地形格外復雜,而且天災不斷。墉陸對于帝國和永夜而言,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雙方都不愿意在此處投入重兵,但也不肯放棄。
  
  于是帝國在此地半明半暗地扶持了不少人族小國,永夜也經常有流放或是失勢的部落會到此地來謀一塊生存空間。
  
  相比之下,墉陸的環境并不象中立之地那樣苛刻,普通人也能勉強生存,只是壽命會有所縮短。
  
  宋子寧這是打算在墉陸上占據一方,立地稱王了。
  
  “墉陸?中立之地不行嗎?我們至少還有北陸。”
  
  宋子寧搖頭,“中立之地環境太過嚴酷,北陸其實也對普通人生存不利,想要長久發展,大量作為基石的人口相當重要。而且最關鍵的一點,就是中立之地有鮮血王座。而墉陸有個上位神將到頭了。”
  
  天王大君自然看不上墉陸,只要不影響陣營平衡的大局,哪怕把它占了一半也不會有人理會。可是在中立之地發展過快,隨時會引來鮮血王座的干涉。即使是張不周,號稱不怕鮮血王座,真正的直屬領地也沒有多少。
  
  千夜知道宋子寧軍略厲害,就道:“好,聽你的。”
  
  此時浮空艇已經離開了秦陸,升入虛空,向著中立之地飛去。
  
  “在東海邊緣停一下。”千夜忽然道。
  
  “為什么?”
  
  “我……還是想去看看夜瞳。”
  
  宋子寧點頭,“原來如此,你是該去看看她。這樣吧,先到南青城,把我放下之后,你再去見她。”
  
  “這不是繞了一圈嗎?”千夜有些奇怪。
  
  宋子寧臉色顯得有些不自然,道:“這個,沒什么,我在南青城有點急事要辦。”
  
  這句謊話實在有失水準,連千夜都能一眼看出是借口。宋子寧無奈之下,只得道:“她大概是不愿意看到我的,所以我還是不要見她的好。”
  
  “她怎么會不愿意看到你?”千夜更加奇怪了。當年夜瞳和宋子寧關系也算不錯,若無他的謀劃,夜瞳第一次離開永夜就沒有那么容易。
  
  宋子寧只是道:“后來我是很反對你再繼續下去的。”
  
  千夜愣了一愣這才意會,“這個她怎么會知道?”
  
  宋子寧搖頭,“她現在神通廣大,說不定就會知道。”
  
  千夜雖然還有些不解,但宋子寧就是不肯見夜瞳。不過繞去南青不太現實,浮空艇根本沒帶那么多燃料,就近也沒安全的補給點。況且千夜走前剛從張不周那里弄到聽潮城主的名頭,誰知道在陌生城市降落會不會出點什么問題。最后只得讓浮空艇停得遠些,然后由千夜獨自去見夜瞳。
  
  眼見東海在望,宋子寧才像是想起來,問:“你這次見她,又是為何?”
  
  千夜默然片刻,說:“就只是想要看看她而已。”
  
  宋子寧點頭,表示明白。
  
  浮空艇來到東海邊緣,徐徐下落,停在了外緣地帶。宋子寧將千夜送下飛艇,道:“我就在這里等你吧,早點回來。”
  
  不知為什么,千夜總覺得宋子寧有些古怪,不過以為是他剛剛經歷宋閥一場鬧劇,心情尚未平復,也就沒有多問。
  
  千夜轉身,剛向陸塊邊緣走去,心中忽生警兆,本能地就回身向宋子寧撲去。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