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章一攤牌

千夜向前走著,仿佛走在無涯的時間荒野上,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存在本身亦是靜滯,而不知其意義。
  
  直到肩頭被人拍了一下,千夜才驀然驚醒。到了他這個級數,根本不容人悄無聲息地近身。當即想也不想,反手就是一記肘擊。
  
  身后那人似也有所準備,抬臂架住了千夜這一擊。只聽一聲悶響,那人突然就飛了出去。
  
  這一擊,雙方原力轟然對沖,爆裂聲勢卻不如預想。千夜只覺那涌來的原力層層疊疊,變化幾是無窮無盡,每一重變化都會把他的原力分割得更細,轉而加以侵蝕消融。雖然千夜原力精純之極,根本無法侵消,但被分割后,也要各自為戰,威力大減。
  
  只不過千夜這一擊送出去的并非只有原力,還有自身的澎湃力量,雙重疊加,身后那人哪里受得了?縱是原力運用得再精妙無倫,仍被千夜一肘擊飛。
  
  接觸到如此繁復精致的原力操控,千夜立時感覺不對,連忙收回后續攻勢。這還是他第一次親身感受世間繁華,果真自然天成,妙用無窮。
  
  他回身嘆道:“你怎么回事?也不打個招呼。沒傷到吧?”
  
  宋子寧在三步之外輕飄飄落地,苦笑道:“我都喊了你好幾聲,你也不應。我不要緊,要是這樣都被你傷到,那我也不用混了。不過,你下手真重!”
  
  千夜道:“無意的。”
  
  宋子寧仔細看了看千夜,搖頭道:“我本來想問你們之間怎樣了,但是看你的樣子,已經不必問了。”
  
  千夜苦澀一笑,“確實不用問了。不過,我卻有些想不明白。”
  
  “哪里不明白,也許我可以幫你分析分析。”
  
  千夜索性也不走了,環顧四周,找了一處盤膝坐下,將自己與夜瞳最后的談話說了,然后道:“我不明白,新世界究竟是什么,又與我和她之間有何關系?”
  
  宋子寧也在他面前同樣坐下,“我明白了,時間。她說過,是時間,對吧?”
  
  千夜點頭。
  
  宋子寧道:“帝國上層近來也有所謂新世界的傳說。據說新世界中有關于黑暗本源的秘密,而最先感應到的是鮮血長河。可想而知,這樣的世界會令整個永夜都為之瘋狂。近來從永夜那邊傳來的消息也證實,黑暗種族所有巨頭都開始頻繁活動,應該是為開拓新世界作準備。至于夜瞳,雖然我到現在都無法查到她以前的身份,不過你覺得,僅以她目前戰力而言,會不參與到新世界開拓中嗎?”
  
  千夜靜靜聽著。
  
  宋子寧又道:“她一直說要重返圣山,假如新世界真如傳說中那樣藏有黑暗本源乃至鮮血長河的奧秘,想必會是她恢復全部實力的關鍵。在這樣的爭斗中,現在的你還插不上手。這就是時間,你生的晚了十年。”
  
  終于明白了原因,千夜非但不覺釋然,只有更加苦澀。相比努力未果,根本無從努力,才更加悲哀。
  
  宋子寧輕輕拍拍千夜的肩,道:“其實也不是全無希望。”
  
  “啊,怎么說?!”千夜精神一振。
  
  “雖然不知道他們的圣山如何交替,但當今的圣山至尊無一不是族群頂尖人物,想必要登臨圣山,不僅是個人實力,還要有龐大勢力支撐。記得當初為什么我到中立之地,即著手幫你重整暗火,甚至打造艦隊嗎?就是要建立屬于我們自己、立于永夜與帝國之間的勢力。等她從新世界回來,如果我們的勢力發展到一定程度,甚至能夠立國,那時你就能幫得上她了。”
  
  “如果她回來得很快,那怎么辦?”千夜忽然變得患得患失。
  
  宋子寧道:“開拓一個新世界哪有那么快,想尋獲鮮血長河的秘密,更是虛無飄渺的事。黑暗種族號稱長生種,你看他們的代際交替至少是數百年,也許等我們夠資格進入新世界的時候,她都還沒尋回力量。”
  
  千夜精神稍稍提振,問:“那我現在該怎么辦?”
  
  “當然是拼一把!還用我教你嗎?”
  
  斗志慢慢在千夜胸膛中燃燒,原本凄冷的世界似也變得溫暖了許多。是啊,假如她原本就在那虛無飄渺的天際,那么抱怨和痛惜又有何用?那里本來就該是她的世界。應該做的,是努力攀登,與她同列,而不是把她拉下來,一起站在塵埃里。
  
  希望重生,千夜原本冰封的思緒就活躍了很多,然后又想起一事,一把拉過宋子寧,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你老實說,都做了什么,讓她會對你下殺手?!”
  
  宋子寧嘿嘿一笑,道:“她那么厲害,我能做什么?”
  
  他笑得怎么看怎么心虛,千夜既然問出口,當然不會輕易放過他,冷笑一聲,索性將宋子寧一把提離地面,晃了幾下。
  
  千夜搖晃的手勢很有講究,起落間如潮汐起伏,還帶著回旋力量,道道潮汐大力拍得宋子寧頭暈眼花,恨不得把前幾天吃的飯都吐出來。這一手,是太玄兵伐訣的虛空漩渦之力,千夜強大的控制力收斂了殺傷性,可其浩渺之意不減,一個戰將被卷入虛空會有多難受,宋子寧現在的感覺就差不多。
  
  潮汐之力方起,宋子寧就驚覺不好,手舞足蹈地叫道:“放……放手……”
  
  千夜充耳不聞,顯是宋子寧不說,就不打算把他放下來。
  
  “停停!把我放下來,我說,我說!”
  
  千夜又狠狠搖晃幾下,這才把他放下來。
  
  雙足落地,宋子寧就是一陣干嘔,片刻后才平復過來,臉色一片慘淡。他拍著自己胸口,憤憤然,“千夜,你這已經是刑訊手段了吧?我們就是這么當兄弟的?”
  
  千夜一臉坦然,“不這樣你怎么會說呢?”
  
  宋子寧恨道:“好好,你就這樣對我吧!”
  
  “你想再晃十分鐘嗎?”千夜面無表情。
  
  宋子寧盯著他看了半天,知道千夜是認真的,才嘆了口氣,說:“千夜,你我兄弟一場,我無論作什么,都是為了你好。否則的話,我閑著沒事把寧遠重工搬到中立之地,跑這來造什么浮空艦?我奮斗這么多年,一點積累,都在寧遠重工里了。”
  
  千夜心有感觸,泛起淡淡澀意。
  
  宋子寧肅然道:“有些事,我不想告訴你,你也不會想知道。相信我,不要再問了,按我剛剛說的去做,你還有機會,雖然這機會并不大。如果你一定要追根究底,那就殺了我吧,寧遠重工全部給你。”
  
  千夜怔住,完全沒想到宋子寧會說出這樣決絕的話來。他注視著宋子寧,此刻那張熟悉面孔上的表情卻是完全陌生的。或者說也不陌生,褪去高門子弟的面具,獨屬于黃泉時代的宋子寧。
  
  千夜剎那間想起許許多多往事。他和宋子寧是性情截然不同的兩個人,在黃泉成為搭檔,源于一次普通段考抽簽,不知道是默契,還是出于其它原因,他們都沒意思去拿殺死搭檔的分數,而是選擇了走在死亡刀鋒上,用翻倍的殺戮堅持到考試最后一分鐘。
  
  自此之后,互相扶持,一路走來。即使在千夜飽受血毒折磨,時時刻刻恐懼自己變成沒有理智的怪物時,最信任的也只是宋子寧。那是可以性命交托的兄弟。
  
  從沒想到過,有一天,兩個人會以這種方式攤牌。
  
  千夜輕輕吐出一口氣,道:“我,應該相信你嗎?”
  
  “你決定吧。”宋子寧閉上眼睛,一副引頸就戮的模樣。
  
  千夜默然半晌,苦笑道:“如果不相信你……就這樣吧,我不問了。那么我今后……”
  
  “為你自己而戰!”宋子寧斬釘截鐵。
  
  “走吧,先回南青。”
  
  千夜和宋子寧登上浮空艇,向南青飛去,兩人都有意識地不再觸碰剛才的話題。
  
  在路途中,千夜簡單和宋子寧說了南青城后面的事態發展。
  
  宋子寧聽罷,又是吃驚又是好笑,道:“你居然當了聽潮城主,這個,該怎么說你呢?”
  
  “我現在應該不怕狼王,也不怕張不周派來的任何人。之所以要讓張不周公開承認我是聽潮城主,就是準備好了他日后會反口。”
  
  宋子寧小吃一驚,“你要打擊張不周威望?野心不小啊!”
  
  “野心?”
  
  見千夜不是很明白,宋子寧就道:“你如果不是想取而代之,打擊他的威望干什么?”
  
  再回想千夜剛剛那一肘擊的滋味,宋子寧終于反應過來,“你戰力又提升了?!”
  
  “修為沒變化。”千夜實話實說。
  
  “少廢話,打我一拳看看。”
  
  千夜猶豫了一下,才斟酌著收著些力道,向宋子寧一拳擊去。
  
  一拳即出,宋子寧立時大驚。他在這一拳中,竟然看到了宇宙變遷,世界衍化的感覺!盡管還只是一點皮毛,但這是全新的境界,與一般的武道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這就是道嗎?”宋子寧喃喃自語,手抬到一半,就陷入沉思,竟忘了抵擋。
  
  千夜一驚,急忙收力。然而世界自行衍化,哪是那么容易扭轉的?只要用上了黑之書中世界的意境,就連千夜自己都控制不了成形的招式。
  
  一道混混沌沌的大力,毫無花假地轟在宋子寧身上!
  
  宋子寧如脫線風箏,倒飛出去,在空中狂噴鮮血。然則這口鮮血竟是異向橫生,血珠顆顆毫光四溢,粒粒分明可見。卻是他借這一口血,把攻入體內的原力全部分割封存,再噴了出去。
  
  這即是世間繁華的妙用,雖然也會受傷,卻能將致死攻擊變重傷,重傷變輕傷,算是另一種防御思路。到此境界,宋子寧的身體才終于不那么脆弱了。
  
  “你沒事吧?”千夜搶上去扶住宋子寧,渡了道原力過去。
  
  結果這道原力立刻被宋子寧自身原力層層分割封存,再次化為一口鮮血,噴了出去。
  
  千夜愕然住手,宋子寧擦了擦嘴角血漬,道:“看來你我原力有點水火不容。你以后還是千萬別幫我了,我血也不多。”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