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章九再次合作

“帝國軍部?”宋子寧若有所思,然后道:“請他們在客廳稍候,我馬上就到。”
  
  會客廳中,方戰端正坐著,旁邊還有兩位隨員。不過宋子寧一進門,目光就停在其中一人身上,頓了一頓,招呼道:“蘭大將軍,怎么換這身打扮啊?”
  
  蘭信成轉頭對方戰笑道:“怎樣,我就說瞞不過七少吧?你還不信。”
  
  方戰卻還有些不太服氣,道:“他又不曾見過你,怎么一眼就能認出來?”
  
  宋子寧也不賣關子,笑道:“天機術中有一法門,類似原力洞察,蘭大將軍并未刻意偽裝,如此一來,十六級的原力修為,原力中又有片片鋒銳之意,可不正是他的招牌綿中金針嗎?”
  
  方戰豎起大拇指,道:“在下服了,七少果然眼力非同凡響!平時如果將軍不動原力,我等連將軍的修為都看不出。”
  
  “一點小伎倆,不足掛齒。另外,宋某已經不再是宋閥中人,那個七少的排行不再使用,兩位直接叫我子寧便好。”
  
  “子寧先生,蘭某就不繞彎子了。蘭某此來,一是想要交換千夜將軍手中余下的資源。二是通報一則消息,看看子寧先生可否助一臂之力。”
  
  宋子寧道:“但講無妨。”
  
  “蘭某此次帶來了一艘真正新銳的浮空戰艦,就是前次與千夜將軍約定之物。”
  
  宋子寧倒是不大不小地吃了一驚,“你還真把那東西搞到了手?據我所知,這種型號的戰艦帝國一共也就三艘吧?”
  
  “還有六艘在船廠里,所以將來不會缺。只是眼下,少一艘都有些難辦。”
  
  宋子寧打開折扇,輕搖幾下,道:“少一艘都難辦,但還是拿出來一艘。看來千夜手里那點東西,有人非常想要啊!”
  
  “正是如此。所以帝國這次誠意十足,還請子寧先生多美言幾句,促成此事。”
  
  “這個先放下,你剛剛說的消息,又是什么?”
  
  蘭信成揮手讓另一名隨員出去,壓低了聲音,道:“帝國近期準備對浮陸用兵!”
  
  “浮陸?那里不還僵著嗎?”宋子寧皺眉。當年他也曾親身參與浮陸之戰,經歷了完整的從幾乎占領到全面潰退的過程。
  
  各門閥世家在征戰中表現不一,但公認的一個轉折點,就是千夜叛出帝國那一夜。
  
  在那個悲傷的夜晚,盡管千夜身為血族鐵證如山,軍部似乎沒有做錯什么。可此前有誰知道千夜是血族,在戰場上,他出生入死大家都是看見了的。
  
  近些年帝國和永夜議會數次發起局部戰爭,在那大熔爐般的戰場上,千夜和趙君度宋子寧等人,漸漸磨礪成為可以獨擋一面的人物。而在年輕一代中,千夜更被視為最有希望突破天王至境的人選之一。
  
  私底下,早有這樣的言論在流傳,那就是如果不是軍部多事,也許千夜的血族身份到老都不會被揭破。那樣的話,千夜是血族還是人族又有什么關系?
  
  在直接影響之外,栗風水揭出此事的手法也對各大門閥世家大有觸動。原因只有一個,軍部的手伸得太長了。
  
  趙閥早已在明面上表示得很清楚,千夜是享受燕云趙氏核心嫡系子弟待遇的,為此背書的,不僅僅是數次表態不計一切代價維護的趙君度,而是趙閥真正有話語權的幽國公和承恩公。千夜擊殺栗風水后逃亡,趙閥拉偏架拉得如此明顯,各大門閥世家非但沒有異議,反而都對軍部隱隱表達了不滿。
  
  對千夜這等家族核心嫡系天才進行暗察,可說是觸及到了世家的底線。若趙閥千夜能被查,那其他世家又有哪個能夠幸免?況且軍部的手法實在不入流,居然綁架千夜身邊親密之人,照這種做法,哪會不人人自危?千夜是血統有問題,若換了其他人呢?會被找出什么“證據”?
  
  軍部聆訊趙君度是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先不論其個人戰力、發展潛力和在趙閥中的地位,就憑他是先帝僅有的兩名嫡女之一高邑公主的幼子,放眼各宗室、世族和獨立王公,有幾人比他身份尊貴。軍部都敢打他的主意了,還有不敢動的人嗎?
  
  子嗣是宗族根本,此事一出,即使那幾個暗地里與軍部眉來眼去的世家,也不由得背生寒意。
  
  于是在軍部接手趙君度所屬戰線的短短時間里,世家私軍表現一落千丈。趙閥更是士氣全無,龜縮不出。而各世家則有意無意的,切斷了對軍部直屬軍團的支持和救援,打起了各掃門前雪的主意。
  
  帝國本就勢弱,哪經得住各自為戰,戰局立刻崩潰,一直被打到趙閥核心防線處,才被匆匆回來收拾殘局的趙君度率軍死死頂住。
  
  而地面戰不利,空戰局勢更是危急。各世家遇到的攻勢稍強就將私軍戰艦紛紛后撤,最后只能由帝室的禁衛艦隊頂在前面。私軍可以退,禁軍卻不能退。
  
  連續數場惡戰下來,幾乎得不到什么配合的禁衛艦隊損失慘重。雖然永夜一方的戰損更大,但是黑暗種族的艦隊源源不絕,而帝國禁衛艦隊卻是孤立無援。在折損了近三分之一的戰艦后,禁衛艦隊終于支撐不住,退守到不墜之城上空,將整個浮陸的空域拱手相讓。
  
  外空的慘敗,令整個帝室都為之震怒,皇帝更是大發雷霆。
  
  可震怒歸震怒,帝室對這一局面也是無可奈何。軍部越線在先,但一開始那些小動作的由頭,卻是暗合削藩大計,何況千夜罪證確鑿。另一方面,帝室沒有對世家私軍的直接指揮權,各家自保,又不是第一回了,消極避戰,削弱帝室禁軍,也是各家表達不滿的傳統手段。
  
  以往到了一定程度,會有坐鎮的天王或元帥級人物出面收拾大局,只是這次導\/火\/索起于趙閥雙子星,怕是元帥都壓不住陣腳。然而指極王和青陽王保持沉默,林熙棠又被傳傷勢反復發作,現在都不知道人在北府還在帝都。其余元帥沒有林熙棠的手腕,誰都不想自討沒趣。
  
  說來說去,這就變成了一本糊涂爛帳。最終皇帝怒火無處發泄,只有將禁衛艦隊的指揮官撤職了事。但帝國擅打空戰的就那么幾個人,指揮禁衛艦隊的理國公已是兩大陣營公認最好的指揮之一,無論換了誰,都不會比理國公打得更好。
  
  這樣的局面,在宋子寧看來已經無解,由此才離開浮陸戰場,前往中立之地尋找千夜。
  
  現在蘭信成說帝國又要對浮陸用兵,宋子寧第一個想法就是不可能。但以蘭信成身份和為人,又不會信口胡說,是以宋子寧坐定,覺得不妨聽聽。
  
  蘭信成剛要開口,房門敲響,門外隨從道:“千夜大人回來了。”
  
  宋子寧起身,道:“請千夜大人過來。”
  
  隨后他又對蘭信成道:“不介意千夜一起聽聽吧?”
  
  蘭信成忙道:“怎會?此事原本就需要千夜大人助一臂之力。”
  
  片刻功夫,千夜推門而入,看到房內兩人,微微一怔,隨即微笑道:“你們來的倒快。”
  
  蘭信成和方戰起身相迎,先把交易的意向說了,然后道:“帝國要對浮陸用兵,還請兩位大人相助。”
  
  千夜和宋子寧對望一眼,就道:“這件事倒有些難辦了。實不相瞞,我剛剛將軍部在聽潮城的據點和暗子連根拔了。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合作?”
  
  蘭信成卻不怒反笑道:“兩碼事,兩碼事,軍部在中立之地的落子,全是右相一系勢力。千夜將軍將之拔除,我想有些大人非但不會怪罪,反而會暗暗感到高興。哪怕是老王爺,也只會不聞不問。畢竟將軍您才是在最關鍵處幫了他老人家的人。”
  
  “這么說,我反而是做對了?”千夜略帶譏諷。
  
  蘭信成絲毫沒有動氣,笑吟吟地道:“當然,在如今形勢下,時機還是恰到好處。您與右相一系結怨已深,假若不將您害死,怕是難以壓得住下面人的反彈。但既然是坑害,就不能明著動手,也不能在大事件時動手。比如眼前這件,就是舉國之大事,有誰敢對您下手?”
  
  千夜揚了揚眉,旁邊宋子寧則是臉色變得似笑非笑。
  
  和蘭信成再扯下去,顯然沒有什么意義,千夜坐定之后,向兩人伸手讓了讓座,道:“先說說是怎么回事。”
  
  “帝國希望您和子寧大人能夠率領艦隊出擊,擊潰永夜艦隊一側防線,迂回浮陸側后,配合正面進擊的大軍直搗黃龍,一舉將黑暗種族逐出浮陸!”
  
  說話間,蘭信成拿出一份計劃書,遞了過來。文件袋的封口處是個異常精巧的機關設計,一個個齒輪細若發絲。
  
  宋子寧很熟悉這樣的設計,此種加密手段比一般巖心玉書更可靠,機械裝置同時也是特種印鑒,獨特材質和高技術要求杜絕了偽造,而機械裝置是一次性的,一旦鎖死,就不能再打開,只能暴力破解,也防止有強者以超限原力讀取內容。用來傳遞書面文件,幾乎沒有被半途偷拆的可能。
  
  宋子寧伸手擰開機械鎖扣,抽出里面的文件,仔細閱讀。
  
  這是一份精心擬定的作戰計劃,環環相扣,精巧之余又是大氣磅礴,看得宋子寧也不由得迸住了呼吸。
  
  千夜對軍略也是略知一二,在旁邊看了,也覺得地圖上那幾道代表突擊路線的箭頭變得沉甸甸的,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宋子寧反復看了數遍,方道:“大家手筆!”
  
  蘭信成道:“能得子寧先生一聲贊譽,也是難得了。”
  
  宋子寧正色道:“蘭將軍這話就不對了,我這并非贊譽,而是欽佩!能夠擬出這份計劃的人,水準絕對在我之上,就算再過十年,我也不敢說能夠達到此人今日之水準。放眼帝國,這樣的人應該不超過一手之數。”
  
  蘭信成微微一驚,贊道:“子寧先生果然好眼力!實不相瞞,這份計劃,出自林熙棠林帥之手。”
  
  “林帥?!”宋子寧和千夜臉色微變,這份計劃的份量和剛剛又不相同。
  
  宋子寧和千夜將整份計劃再次重讀一遍。說實話,他們之前看時,有個共同想法,那就是計劃雖好,但對執行力的要求也極高。不說宋子寧,就連千夜都發現了幾個關鍵節點極為冒險,需要在實施前細細磨合及協商。但若這份計劃出自林熙棠之手,那就意味著必然另有布置或后手。
  
  即使如此,宋子寧也還是神色頗為凝重。計劃上有一條做了特別標識的細細紅線,先是在外空有一場戰斗,隨后繞過戰場,直插浮陸另一端黑暗種族的大本營。這條紅線,就是千夜和宋子寧的進軍路線。
  
  宋子寧忽然抬頭,問:“林帥現在處境如何?”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