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十二貴客遠來

千夜仰頭注視著眼前每一根線條都寫滿歲月的宏偉建筑,駐足片刻,然后筆直走向霜雷神殿大門。
  
  前路上不斷出現飄舞的彩帶,都被他隨手揮開,就像在盛大節日里,穿行于裝飾太過繁復的街道。這個過程看起來輕描淡寫,實則步步深淵,若是普通強者,恐怕一揮之后半個手掌就沒了。而在千夜面前,彩帶卻變得溫馴聽話,從不展露內里深藏的獠牙。
  
  一路撥開彩帶,千夜終于來到了霜雷神殿的大門前。
  
  神殿兩扇大門高達數十米,在這樣的巨\/物面前,千夜的存在猶如一只小小螞蟻。大門同樣是用玄冰制造,通體呈深藍色,表面浮雕綿延,仔細看去圖案都有含義,那是眾多神話故事,大致為先民在這片荒蕪世界中掙扎求存,最終建立起宏偉神殿的經過。
  
  在崖頂的這一方小天地中,沒有比玄冰更好的建筑材料了。而那些能夠在這種環境下采冰造殿的先民,放到今日個個都是強者。至少戰將以下,根本沒法在崖頂生存。
  
  正當千夜專注欣賞門上雕刻之時,兩扇巨門忽然無風自動,徐徐打開。從神殿內涌出一道溫暖氣流,透著讓人難以形容的淡淡清香。
  
  “貴客遠來,請進。”
  
  千夜毫不猶豫地邁過門檻,殿門又自行關上。
  
  大殿內沒有任何可見光源,但并不陰暗,四壁、地板乃至穹頂的上古玄冰散發著幽幽光芒,純凈、璀璨、神秘。穹頂高近百米,置身其中,宛若站在遠古巨人的殿堂里,那種空間的恢宏,讓人窒息。
  
  大殿中央,有座巨大的玄冰祭壇,祭壇上方飄浮著一顆冰棱,正自緩緩旋轉。
  
  千夜環視四周,并未看到有人,就走到祭壇前,仰望著那顆冰棱。
  
  “這是先輩們被流放到這個世界之后,鑿下的第一塊冰。自此之后,歷經三百年時光,才將霜雷神殿建成。在這三百年中,有多少先人埋骨神殿之下,已無從知曉。在這個世界里,人死之后很快就湮滅,根本不會留存遺體。這第一塊冰,并非供奉,而只是紀念,紀念先人的犧牲。”
  
  那個清冷剔透的聲音再次出現。這一次千夜的感知沒再犯錯,他轉身朝著一個方向望去,看到一個穿著白袍,有著一頭銀中透藍長發的少年徐徐走來。
  
  少年的外表異常年輕,只有人族十五六歲的模樣,面容精致得宛若最精雕細琢的藝術品,肌膚和嘴唇有若透明。要不是他體內潛藏著山呼海嘯般的恐怖原力,千夜都要誤會他是由玄冰制成的了。
  
  少年伸出手,說:“阿克菲爾,霜雷神殿這一代的主人。卡蘿爾是我姐姐。歡迎你,千夜。”
  
  千夜伸手與阿克菲爾握了握,感覺如同握住一塊最冷的冰,肌膚瞬間就沒了知覺。千夜手上隨即燃起淡淡緋金火焰,晨曦啟明的極致黎明屬性壓下了冰寒,阻止肌體被傷害。
  
  然而緋金火焰并不穩定,忽明忽暗,雖然只淡淡一層,可是消耗極為驚人,千夜能夠清晰感覺到體內原力飛速流失著。意味著在這次對抗中,千夜雖然不落下風,但雙方原力修為差得實在太大,以至晨曦啟明也難以支撐這種消耗。
  
  好在阿克菲爾握了一會,就收回手。他眼中閃著難以分辨含義的光芒,向千夜深深看了一眼,說:“正好是午餐時間,希望我有這個榮幸能夠邀請你與我共進。”
  
  千夜微微一怔,隨即道:“感謝招待,霜雷神殿的午餐,并不是外面能夠享受到的。”
  
  阿克菲爾眉眼一彎,微笑道:“請隨我來。”他帶著千夜穿過側門,沿著長長走廊走到盡頭,進入餐廳。
  
  餐廳同樣大得驚人,至少可以容納數百人同時用餐。中央只擺了一張長桌,兩端各有一把椅子。
  
  阿克菲爾在主位坐下,又請千夜在另一端坐定。兩名身著禮服的老者出現,開始上餐。
  
  他們明顯上了年紀,但是舉止優雅,白發梳理得一絲不茍,行進間如同在水上滑行,沒有絲毫聲息。無論走路,停止,又或是擺放,他們手中托盤上的湯都沒有絲毫蕩漾。
  
  兩個老者都有穩定得驚人的手。這雙手可以用來上餐,更可以用來殺人,在他們高達十七級的原力修為支撐下,瞬間都能變身為最恐怖的殺手。
  
  連兩名侍者的原力等級都比千夜高,阿克菲爾此舉似乎是在有意示威,可仔細想想,又有些不象。
  
  放在千夜面前的湯如同清水,里面飄浮著幾片幽藍的葉子,看上去象茶更多一些。
  
  阿克菲爾的聲音從長桌另一頭飄來,“這道菜是用神殿所藏第一批開采下來的玄冰化水煮成,里面的冰葉是這個陸塊特產,只能在低溫環境下存放。離開了這里,就不會再吃得到了。”
  
  說罷,他拿起冰制湯匙,先喝了一口。
  
  千夜也有樣學樣,喝了一口清水似的湯,連同一片冰葉一起吞了下去。
  
  湯沒有任何味道,但是一入腹部,恐怖的冰寒力量卻是瞬間爆發,幾乎將千夜由內而外凍僵。
  
  千夜的身體立刻本能地有所反應,血核全力脈動,全身各處的血液瞬間熊熊燃燒起來,全力鎮壓著入侵的冰寒力量。
  
  千夜端坐不動,忽然悶哼一聲,從鼻孔中噴出兩道長長血火。
  
  他臉色陣紅陣白,反復數次,才算平息。旁邊侍立的兩名老者收回注視他的目光,同時平復了微微有異的臉色,再看不出半點心事。
  
  千夜抬起頭,沒有說話,只靜靜看著阿克菲爾,目光中隱隱有藍意涌動。
  
  阿克菲爾微微一笑,帶著幾分少年般的清朗和頑皮,“這個湯開始時有些霸道,只要抗過去,就會大有收獲。先祖留下的玄冰用一點就少一點,而冰葉現在庫存不到十片了。如果不是貴客,我才不會拿出來呢!”
  
  千夜一張口,吐出一團白氣,隨后全身一震,鼻孔中又忍不住噴出兩團小火。
  
  反正連火都噴過,千夜也不再掩飾身體情況,壓下余寒,方道:“這湯確實有點霸道,如果抗不過去會怎么樣?”
  
  阿克菲爾單手支頜,笑瞇瞇地說:“這么明顯的問題,不是聰明人應該問的。抗不過去就會變成冰雕,冰葉本身也可以說是一種劇毒。只不過這么珍貴的東西,從來不是拿來殺人的。反正,你如果抗不過去,只能說姐姐看錯了人。”
  
  千夜哼了一聲,不置可否,又盛了一勺湯,一口吞下,然后閉目不語。
  
  這一次總算沒有噴火,不過頭發無風自起,等到他睜眼時,射出兩道長長光焰。
  
  千夜徐徐吐出一縷白氣,贊道:“好喝!”
  
  僅僅是兩勺湯,就將他的原力向前推進了一大步,對于千夜與眾不同的原力積累需求可謂彌足珍貴。此刻他第八處原力漩渦幾近凝成,等整碗湯喝完,恐怕就要突破了。
  
  確如阿克菲爾所說,這湯只要抗得住,就會有大收獲。
  
  然而這抗得住三字,談何容易。湯中蘊含的冰寒原力極為精純,又是在腹內發作,想將之鎮壓煉化,不僅原力修為要高,對原力品質要求也是極高。千夜身具晨曦啟明,正好克制,才能夠從容煉化。換了其他人在此,比如說帝國幾個僅僅是勉強踏破天關,此生再難寸進的神將,一碗湯下肚怕也會被凍成冰雕。
  
  這道湯就是主菜,其余水果點心什么的雖然也很罕見,但就不算什么了。
  
  好不容易一頓飯吃完,旁邊計時的原力日晷已指向黃昏時分。主要在那道湯上花了大半功夫,一口下去總得醞釀片刻,方能消化。隨著冰寒原力的積累,千夜更是越喝越慢,到后來一小口就要消化半個小時。
  
  阿卡菲爾沒有絲毫心急表示,十分從容地作陪,千夜喝一口他就跟一口,然后安靜等著千夜消化吸收。直到這頓飯吃完,他才點頭,“能夠喝下這碗湯,算你過了第一道考驗吧!跟我來。”
  
  對這種不聲不響就招呼上來的考驗,千夜實在不能說很高興。阿卡菲爾卻不管他心情如何,起身走出餐廳,在門口等千夜走過來的時候,還笑了一笑,就像個惡作劇得逞的孩子。
  
  不管怎么說,千夜得到的是實打實的好處,也沒必要矯情,他略頓了頓,就快步跟上。兩人沿著螺旋樓梯一路向下,一直走到深入地底之處。在這里,阿卡菲爾推開大門,帶著千夜走進另一間殿堂。
  
  殿堂雖然不如大殿雄偉,但十米的高度也相當有氣勢。大殿內擺放著數組雕像,個個栩栩如生,若不是通體都是玄冰材質,晶瑩剔透,沒有雜質,真要讓人懷疑這些雕像是不是由真人凍成的。
  
  阿卡菲爾來到數量最多的一組雕像群前,望著那數十尊姿態神情各異的雕像,說:“這些都是第一代先祖中的英雄,他們與難以想象的惡劣環境以及危險敵人戰斗,以生命為代價,才鑿下了第一塊玄冰,為霜雷神殿放下第一塊基石。”
  
  他隨后來到第二組雕像前。這組雕像的數量就少了很多,只有十幾個,他們的氣勢看上去不如前一組強橫,武器裝具倒是要精良一些。
  
  阿卡菲爾沉默片刻,說:“這是第二代先祖中的英雄。他們的數量少,是因為經過十幾年的開拓,大半先祖都喪生于這個冰霜世界里。奪走他們生命的不止是嚴寒和兇獸,還有……饑餓。這片土地上沒有足夠的食物,養不活那么多先祖,那時食物的主要來源是生活在陸塊邊緣和虛空中的兇獸。”
  
  千夜知道,在陸塊邊緣也會有兇獸生存,這些兇獸能夠短暫在虛空活動,格外兇猛,雖然比不上虛空巨獸,但也比普通陸行獸強得太多,根本不是一般戰將能夠應對的。如果霜雷神殿的先祖們依靠捕獵這些兇獸為食,可想而知,要付出怎樣的代價。
  
  “那些兇獸很狡滑,輕易不會踏足陸地。為了把它們引誘下來,先祖們每次狩獵都要選出一人,來當作誘餌。”
  
  千夜心中一凜,少年的聲音依然清澈平靜,卻無法抹去半分已經浸透歲月的血腥。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