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29 最新計劃

過來,看著。
  
  這就是李后的意思。簡單到極處的四個字,卻讓宋子寧反復琢磨,她究竟想要看到的是什么?再往深想一層,有什么是應該給她看的,又有什么是不該給她看的?
  
  在這場浮陸戰爭中,李后和李家又在其中扮演什么樣的角色?后族和權臣某些階段會是天敵,林帥自大漩渦后在外的消息就稀少起來,他可還安好?這次帝國禁衛軍團出了不少兵力,也就是說,長生王是點了頭的。而帝室成員參戰的比例也很高。右相能把這些完全不是一路人的幾方拉到一起,平衡協調的本領真不錯,不錯得都有點蹊蹺。
  
  千夜和宋子寧這一路,如果他們不來,備選就是高邑。為什么是高邑?千夜說軍部盯著趙閥坑,可換個角度想想,副手備選是當今陛下的成年皇子……而蘭信成實際上給軍備給得十分大方,他又究竟是誰的人?
  
  想著想著,宋了寧就漸漸出神,越想越深入,越想越復雜。正沉思間,他眉心處突然如被一根鋼針刺中,痛得他臉色一白,不由自主的伸手扶額。
  
  宋子寧這才意識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動用了天機術。這也算大多數天機士的壞毛病,完全是不經意的反應。
  
  只是每逢大戰必會天機混亂,既有調兵遣將的如云強者,也有關注大勢的重量級人物,此外少不了形形色色外場勢力暗中角逐,有時候雙方的預言師和天機士互相擾亂,沒點本事沒點準備,哪能輕易動用天機術?
  
  宋子寧稍稍失神,就遭到了反噬,還不知道撞上了何方。他小心收了天機術,然后忽然間就想起了一句老話。
  
  自古天機多早夭。
  
  這句話一方面說的是天機術兇險,另一方面則是隱喻天機士的玩火自焚。但凡天機術修煉有成之人,每逢大事,總是想要參合一下。能夠修煉天機術的本就是聰明人,再手握天機術這種大殺器,讓他們如何能夠甘于寂寞?
  
  此際風云變幻,宋子寧隱約感覺到浮陸也只是冰山一角,這等大局面,李家豈會袖手旁觀?就算他們沒想法,也會有無數勢力找上門去,想方設法也要推著他們做點什么。
  
  這就是真正在玩火了。
  
  宋子寧再次抬起頭時,雙眼平靜無波,沒有絲毫情緒外露。他望向那隨從打扮的那人,問:“那你現在打算在哪里看?我這里,還是去千夜那里?”
  
  隨從笑道:“還有得選啊?那當然是去千夜那了!”
  
  宋子寧點頭,“也對,誰都會想去英靈殿看看的。我這艘戰巡雖然少見,可也沒那么稀罕。”
  
  隨從道:“主要是我聽說,千夜非常好看!”
  
  宋子寧張了張口,皺起眉看向隨從,毋庸置疑這人做了偽裝術,而且是高明到普通強者無法看穿的那種。宋子寧本打算裝個糊涂,不去打草驚蛇,暗中觀察對方來意。誰知這人竟然一副言行無忌的模樣。
  
  “你究竟是誰?”
  
  “現在才想起來問?七少也不像眾人口中的那樣精明呢!”那隨從伸手揉臉,然后身形也開始變化,最后頭發竟也長出少許,化為齊耳短發。轉眼之間,在宋子寧面前就出現了一個身姿嬌小窈窕,美艷不可方物的短發少女。
  
  一見這玄妙到可稱為幻術的偽裝方式,宋子寧已是現出詫異之色,看到對方的臉后,更是大吃一驚,道:“十九公主?!”
  
  少女嫣然一笑,道:“難為你還記得我。”
  
  宋子寧收起浮滑,正色道:“七年前曾在皇家別苑與公主有過一面之緣,不敢或忘。”
  
  “七年前我才十歲,那時樣子和現在差多了,你居然還能認得出來。不過也是,你們這些研究天機術的一個個神神秘秘,說不出有多少手段,看著就讓人心煩。”
  
  宋子寧道:“娘娘和李家可都是天機大宗,十九公主在外人面前,還是要慎言。”
  
  十九哈的一聲,道:“說得好像我們多熟一樣!”
  
  “我的意思是,我也是外人。”
  
  十九擺手道:“不說這些了,反正我要上英靈殿。還有,給我安排一個在千夜身邊的位置。我早聽說了,他比趙君度還要好看,這次難得有機會,怎么都要看個夠本才行!”
  
  這位十九公主越說越是興奮,一副恨不得立刻動身的模樣,眉飛色舞間全然是小女孩就要得到心愛玩具的急切。
  
  宋子寧眉心微蹙,也沒給這位帝女太大面子,直直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宮廷里別說十七歲,七歲就沒有純然的小孩子,這位舉止夸張得實在太假,反而讓人不好找茬。
  
  他腦中迅速把所有宮中知識過了一遍,也沒找出多少關于這位十九公主的信息。印象中,十九公主母族不顯,母親本身在后宮嬪妃里也不過是中等偏下的位置。她自小在明面上就是依附李后的,不知哪次宮廷宴會又傳出修煉上很有天賦,據說后來在皓帝跟前也漸漸有了地位。
  
  沒想到,在浮陸之戰的軍國大事上,李后居然把她給派了過來。后宮不得干政是明晃晃的律例,未被分封的皇子參戰都得走明路,編入正式戰隊,一個帝女跑到前線來,又是何意?
  
  李后一舉一動都無小事,往往寓意極深。她說的每一句話,吩咐的每一件事都得仔細揣摩。
  
  宋子寧越想越頭痛,竟是全無頭緒。現今的大秦皇帝本人就常年在未央宮內深居簡出,很少公開露面,也幾乎沒聽說過他偏愛哪個兒女,于是一群皇子皇女存在感弱得可以,如果沒有煊赫母族,完全讓人想不起來。而十九公主畢竟是帝血,如今時局詭異,宋子寧也不能對她推衍天機。
  
  多想無益,既來之則安之,宋子寧索性撩開手,叫進隨從,命他們準備穿梭用的小舟,自己和十九公主登舟駛向英靈殿。
  
  小舟順利靠上英靈殿,十九公主就象一個進入花園的孩子,看什么都覺得新鮮。
  
  英靈殿既已在人前露面,千夜和宋子寧就又選了一批忠誠可靠的艦員上艦,充實到各個崗位上去。此刻在英靈殿上,各種工匠、炮手、艦員和戰士已經超過千人,但因為英靈殿實在太過巨大,內部看上去依舊十分空曠,空曠得都有些荒涼。
  
  宋子寧來到位于地頭部的指揮區,這里可比戰巡的指揮室大得多了。如今的艦不復最初時的簡陋模樣,參謀區、指揮區、作戰室都有設立,里面已經有一批參謀軍官在忙碌著。這批軍官中的骨干一部分來自于帝國軍部,一部分來自于寧遠重工。
  
  外空艦隊戰對參謀軍官素質要求極高,暗火傭兵那些半路出家的軍官根本無法勝任。
  
  在專用的作戰室內,千夜正站在大地圖前,默默地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標注。地圖分為兩半,一半是最初版的作戰計劃,另一半則是宋子寧推衍到一半的計劃。千夜正以兩份計劃作為對照,潛心研究戰局。
  
  他和宋子寧都是直覺過人的強者,感覺不對勁又全無頭緒,可不是個好兆頭。
  
  宋子寧敲了敲門,等里面應了一聲以后,就帶著十九公主推門而入。千夜回頭,目光在十九公主身上稍作停留,隱隱變得銳利。
  
  十九下意識地感覺到一陣莫名寒意,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宋子寧道:“千夜,這位是當今皇帝陛下的十九公主,受李后娘娘差遣,到我們艦隊觀戰。這是自己人,不可無禮。”
  
  千夜與宋子寧交換了一個眼神,略點了點頭,向十九公主微微躬身,就算致意。宋子寧要在帝國拿個爵位,當然需對帝室至少保持面上尊敬,千夜卻是不同,無須對帝國中人太多客氣。
  
  十九公主也不怪千夜禮數不夠,而是雙眼放光,盯著千夜看個不停,看那架勢恨不得撲上去咬一口,至于宋子寧說了什么,她大概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千夜也沒想到帝室貴胄居然這個樣子,對宋子寧以目詢問。宋子寧略蹙了蹙眉,示意不用多理會她。
  
  隨后宋子寧就開始辦正事,將手中的提箱拎起,放到桌面上,按照既定順序打開幾道封印鎖,從里面取出幾頁文件,一一仔細看過,分類交給千夜,然后走到大地圖面前開始加標注。
  
  這幾頁文件是最新的作戰計劃,大框架沒有什么明顯變動,只是按照最近軍情細化和微調了一些具體的內容。里面詳細說明了預定的進攻線路,以及發起登陸戰的時間。同時也提到了相關方向的作戰計劃,包括中路和東路兩路援軍的抵達時間。
  
  千夜細細看過一遍之后,宋子寧已經在地圖上完成了標注。
  
  他點著浮陸另一端的一處小鎮,道:“這里是新的目標,相比之下,離中路軍更近,而距東路軍則有些遠。如果從攻擊難度來看,比原目標要困難一些,但相對的,拿下后更容易組織防御。這個位置距離原目標還不到一百公里,攻占此地,雖然還不能夠完全封鎖永夜聯軍的退路,但以我們外空艦隊的優勢,可以令黑暗種族在撤退時遭受重大損失。”
  
  “唔,還是會有許多黑暗種族撤回去?”千夜皺眉道。
  
  “難道你想把浮陸上所有黑暗種族軍隊全殲不成?那樣的話,恐怕永夜議會要來拼命的吧?”
  
  千夜道:“如果不考慮全殲,那也就是說,這個方案是可行的?”
  
  宋子寧點頭,“相當可行。特別是我們手握英靈殿,到時候黑暗種族想的只會是如何盡可能多的把部隊撤出去,而不是要和我們硬碰硬的決一死戰。否則他們再損失兩艘公爵那個層次的座艦,可就是傷筋動骨了。”
  
  千夜又和宋子寧討論了一會計劃細節。整體而言,新目標更務實,總體風險有所降低,戰果卻不會差多少。永夜艦隊在撤退過程中,完全就如遷移的野牛群,可以隨意組織攻擊。而一心撤走的對手能夠有多少決心殊死抵抗,還很難說。
  
  &nsp;這套方案,應該是戰場總指揮那邊考慮了英靈殿之后做出的修訂,計劃制定者或許沒有林熙棠那種天馬行空般的用兵方式,可也勝在樸實無華,滴水不漏。如果沒有猜錯,當是右相手筆。
  
  看來看去,千夜也找不出可能的陷阱,但是他心里隱隱不對的感覺始終揮之不去。
  
  宋子寧也在沉思,良久之后方道:“這個方案,怎么說呢,或許會有執行層面的問題。戰場情況瞬息萬變,分多路用兵的大型會戰,從來沒有能夠一絲不動執行原計劃的,就連林帥帶兵都做不到。可是我現在大致知道各路部隊的主帥人選后,至少目前暫時看不出問題。”
  
  千夜點頭,“那就按此執行。”
  
  宋子寧想了想,道:“登陸之后,我守地面,你在待在英靈殿上,防御外空。”
  
  “不行。你守英靈殿!”
  
  宋子寧當然不同意,兩人就此爭執起來。
  
  旁邊已經快被兩人忘個干凈的十九公主忽然道:“地面防御不是危險更大嗎?”
  
  宋子寧白了她一眼,這個還用問?以英靈殿的強勢,呆在上面怎么會有事。
  
  十九公主看看千夜,再看看宋子寧,道:“那你們還爭地面的位置,感情真好!”
  
  宋子寧哭笑不得,道:“這也不是爭,而是誰更合適的問題。”
  
  “什么合適?”十九公主一臉迷糊。
  
  宋子寧這才發現,剛剛兩人的討論過程,她根本就沒有在聽,只是一直看著千夜而已。他不由有些意外,難道這位十九公主,真的只是來戰場上走一遭而已?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