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37 再定八方

在狼人和蛛魔聯軍的沖擊下,外圍防線本就搖搖欲墜,借著激戰和夜色的掩護,無數小毒蛛更是給傭兵們造成極大的傷亡。第一道防線轉眼間千瘡百孔。
  
  防線陣地上空又射出一排照明彈,飽含黎明原力的光芒對于細小蜘蛛來說也是宛若天敵般的存在,小蜘蛛身上即刻冒起青煙,它們吱吱叫著,很快就在光芒中灼燒到肢體蜷曲。
  
  成片的小蜘蛛被烤死,第一線的傭兵終于松了口氣。
  
  “撤退!撤到第二道防線去!”軍官們用最大的音量叫著。
  
  幸存的傭兵們借助照明彈存續的短暫時間,以最快速度逃向第二道防線。黑暗戰士則被血腥和焦灼味道激起兇性,那些強悍的不顧視線模糊,咆哮著窮追不舍。
  
  原本沉寂的第二道防線突然亮起一片片原力光芒,原力彈呼嘯著射向沖在最前的黑暗戰士們。重炮則再次轟鳴,如雨的炮彈自天而降,砸在原本第一道防線內。
  
  這一次黑暗種族大多數強者都來不及攔截,眼睜睜地看著炮彈落地,爆炸,烈焰與沖擊波轉眼間就吞沒了前方的黑暗戰士。
  
  重炮的火力遮斷殘忍而有效,甚至將一些來不及逃出轟擊范圍的傭兵一起炸死在第一道防線上。那些沖在最前的黑暗戰士自然逃不過炮火覆蓋,被爆炸淹沒。
  
  第一線幸存的傭兵借此時機,成功撤退到第二道防線內。如潮水般的黑暗戰士則在短暫的空白后,咆哮著沖向第二道防線。
  
  這一次,彈雨不光從戰壕中射出,還從兩側和防線后方一些建筑殘骸中射出。守軍火力不光密集不少,還形成許多交叉火網,一下子讓黑暗戰士的傷亡大增。
  
  遠處觀戰的狼人侯爵雙眼微瞇,而獵鬃已經忍不住跳了起來,叫道:“怎么有這么多人!”
  
  光從火力來看,第二道防線布置的兵力竟是第一道防線的一倍!這種兵力布置簡直有違常識,然而效果極佳,令本以為勝利在望的黑暗種族部隊遭受痛擊,其中有些犧牲純粹是料敵不及造成的。
  
  狼人侯爵緩緩地說:“看來城里絕不是只有三四千人。恐怕這一次,普拉特大人要碰個硬釘子了。”
  
  “他們怎么可能運過來那么多人?”
  
  狼人侯爵沒有回答,目光落在黑暗軍陣中央的那頭高大蛛魔身上。
  
  在第二道防線猛烈火力的轟擊下,它那龐大身軀也顯得前進艱難。
  
  此刻在大后方一艘浮空懸停的戰艦上,一身暗青色華服的蛛魔副公爵普拉特剛剛聽完手下的匯報,不悅道:“怎么可能?人族就那點人,又是在我們背后登陸,哪可能有一萬人!你們這些廢物,都是瞎的嗎?”
  
  匯報的蛛魔子爵欲言又止,不敢多說。
  
  普拉特哼了一聲,大步走到甲板,立于船頭,向前方望去。他窮盡目力,隱約可以看到戰場戰況。
  
  有英靈殿在,他的座艦可不敢貿然出現,連大公級座艙都被英靈殿連續干掉兩艘,他那一艘副公爵的座艦,那還不是送死嗎?
  
  所以普拉特現在換乘了一艘高速驅逐艦當作座艦。這艘戰艦可不敢自低空進入戰區,只能遠遠看著。
  
  普拉特立于船頭觀察了好一會,第二道防線處的戰斗之激烈,著實令他有些意外。
  
  片刻之后,他臉色一肅,道:“人族不可能有那么多人,他們應該是把主力都放在第二道防線上,想要誤導我們。哼,我普拉特怎么可能會上他的當?命令,繼續加強進攻!”
  
  “大人,前線部隊的傷亡好像有點大。”
  
  “蠢貨!炮灰又不值錢,到那些下層大陸上隨便抓抓,還不是要多少就有多少?如果不能在半天內把白城打下來,羅密爾公爵的主力部隊就要到了。我可不想把功勞讓給那頭老吸血鬼!”
  
  狼人子爵道:“是,大人!我馬上去傳令!”
  
  狼人子爵離開后不久,前線的攻勢就明顯加強,看著人族防線上越來越多的火光,普拉特滿意地點了點頭。
  
  黑暗戰陣中央,那頭極為高大的蛛魔終于接近了人族防線。他從烈火與硝煙中踏出,滿身都掛著極厚重的鋼甲,一路上如雨般的子彈,只在鋼甲上留下大小不一的彈坑,鋼甲沒有覆蓋到的地方,才會有一些無足輕重的小傷。
  
  蛛魔右手握著一把三管旋轉原力槍,每個槍口都粗得可以塞得下拳頭。這架重達一噸的原力槍,在他手中輕得仿佛小孩子的玩具。
  
  旋轉的槍口指向哪里,哪里就會被轟得猛烈爆炸,左近的人族戰士被炸得飛起,處于爆炸中心的則是尸骸無存,其余障礙生生在視野中削平。
  
  蛛魔左手則拎著一把型如門板的大砍刀,方而寬的刀刃如同鍘刀,足以將戰車居中斬為兩半。
  
  “集中火力,干掉那個大家伙!”一名傭兵將軍歇斯底里地叫著,同時舉起手炮,一團紅光從炮口噴出。
  
  炮彈正正好好地轟在蛛魔的胸腹之間,綻放成一團碩大火球。然而火光過后,那頭蛛魔僅僅是裸露在外的肌膚被烤焦一層,戰力絲毫不受影響。
  
  經此一擊,它兇性大發,一個高躍沖過數十米,落在傭兵將軍面前,方刃巨鍘當頭斬下!
  
  傭兵將軍臉現絕望,只能舉起手炮抵抗。抵抗自然是徒勞,方刃巨鍘將他連炮帶人斬成兩半。
  
  這名傭兵將軍就是第二道防線的指揮官,在他戰死之后,蛛魔更是兇性四溢,用力捶著胸膛,以壓倒重炮轟鳴的吼聲咆哮道:“我是嘉德伯爵麥德羅斯,誰敢來與我一戰!?”
  
  他的吼聲在戰場上回蕩,所有傭兵的臉上都不同程度地寫著恐懼與絕望。而黑暗戰士則是士氣大振,奮勇沖殺。
  
  就在這時,麥德羅斯視野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人,一個看起并不如何高大,還有些瘦弱的身影。乍看的感覺,這個身影就是他一向最討厭的血族。
  
  怎么會有血族出現在人族的防線內?
  
  麥得羅斯被戰意燃燒的大腦反應有些遲鈍,他剛要思索這個問題,突然發現那個身影不知如何,竟已到了面前!
  
  看到當頭斬落的重劍,麥德羅斯不假思索,直接舉起方刃巨鍘刀迎了上去。可他沒有想到,對面這個看起來還沒有他一道蛛腿粗的家伙,竟敢和他硬碰硬!
  
  重劍和方刃巨鍘擊在一起,東岳的龐然重量瞬間令麥德羅斯變了臉色,然而他已經沒有任何閃避余地,只能看著東岳從自己的眉心一直劃到蛛腹。
  
  麥德羅斯龐大蛛軀僵了片刻,方轟然倒地,直到臨死,他也想不明白,何以這個體型單薄的家伙竟會有足以壓倒自己的力量。
  
  千夜如一片落絮,輕飄飄地落在麥德羅斯的尸體上。蛛魔伯爵即使倒下,尸體也如一座小山。千夜就站在山巔,俯視著整個戰場。
  
  戰斗已經到了最激烈的時刻,第二道防線在黑暗大潮的沖擊下也有多處被突破。硝煙和鮮血早就將每一個黑暗戰士骨子里的兇性都激發出來,本能撲向每一個看得見的目標。
  
  站在麥德羅斯尸體上的千夜,在這一刻是如此醒目。
  
  幾乎同一時刻,所有黑暗戰士都向千夜撲去,如同一道道黑暗浪潮,洶涌而來。
  
  千夜持劍不動,最前方的黑暗戰士卻如撞到了一道無形墻壁,不得寸進。而后方的戰士不明所以,繼續向前猛撲,立刻就撞在前人身上。
  
  轉眼之間,黑暗戰士就在千夜周圍擠得水泄不通,更有兇悍性急的索性跳了起來,踩著同伴的腦袋和肩膀向千夜沖去。
  
  千夜見周圍黑暗戰士聚集得差不多了,微露冷笑,收了原力護壁,黑暗戰士陡然失卻重心,向前一沖,紛紛摔倒在麥德羅斯的尸體前。
  
  千夜深吸一口氣,雙手持定東岳,剎那間向四方連斬六劍!
  
  東岳如輕若無物,無聲斬下,可是劍鋒所向,大片黑暗戰士瞬間僵硬,然后倒地,身下汨汨涌出鮮血,卻不知傷在何處。
  
  剎那之間,千夜周圍幾成一片死地,就只有寥寥數個黑暗戰士還站著。
  
  遠方黑暗種族旗艦上一片寂靜,只聽啪的一聲輕響,普拉特手中的玻璃杯被捏得粉碎。這可是他最喜愛的酒杯,此刻碎了,他卻一無所覺。
  
  立在數百具尸體和十余個幸存黑暗戰士的中央,千夜卻覺得小有遺憾。這招定八方乃是他當年磨練出的劍招,威力極大,最適合群戰。
  
  可是正因為威力太大,所以也極難駕馭,即使以千夜今時今日的武道造詣,原力修為,也只能斬出六劍,距離連出八劍,橫掃六合的最高境界還差得遠。
  
  不過哪怕還有少許死角,也沒有黑暗戰士能夠擋過一擊。只要被劍氣涉及,就會當場隕命,只有那十幾個恰好站在空當處的幸運兒還活著。
  
  千夜的目光落到那十幾個黑暗戰士身上,哼了一聲。這一聲雖輕,聽在他們耳中卻有如雷鳴,驚得他們掉頭就跑。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本能的兇性也被壓服。
  
  兵敗之勢由點及面,黑暗戰士又如潮水般退去,此次攻擊就此化解。
  
  千夜見了,轉身返回,消失在重重建筑當中。
  
  普拉特呆呆地站立片刻,忽然跳了起來,叫道:“攻擊!繼續攻擊!他在虛張聲勢,全力進攻!”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