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54 進攻進攻

白城之上,陰云密布,壓抑得令人絕望。
  
  城內自上而下,所有人的神色都很凝重,每個還能夠行動的傭兵都掙扎著到了自己的崗位上,握緊手中的武器。
  
  大地在微微震顫,空中則回蕩著奇異的蜂鳴,就在不遠處的天際,一艘接一艘的永夜運輸艦不斷從云層中穿出,將密密麻麻的黑暗戰士和無以計數的重型裝備投放到前線。
  
  原本從兵力對比上,城外的永夜大軍就占據了絕對優勢,道爾手中掌握著超過近四萬大軍,而白城算上趙君度帶進來的部隊,也不過區區數千人。惟一守軍擁有優勢的,就是因為掌握了戰場控制權而擁有的豐富戰爭物資。
  
  而現在,永夜運輸艦多得似乎根本沒有盡頭,粗略數數,少說也運來了數萬戰士,各種裝備彈藥更是多得無以計數。
  
  到了目前在常規力量方面,永夜已經占有壓倒性的優勢。而在強者上,光是一個道爾,就難以應對。永夜增援艦隊都是如此規模,坐鎮強者顯然級別不低。正常來說,至少也得是個副公爵。
  
  城中最高處,宋子寧站在千夜旁邊,而趙君度則是立于另外一角,望著城外起起落落的運輸艦,神色不變。
  
  “怎么會有這么多的運輸艦?英靈殿現在情況怎樣?”宋子寧此刻也略顯焦急。
  
  千夜閉目不語,片刻后說:“它正在戰斗。”
  
  宋子寧臉色瞬間凝重,問:“能知道敵人是誰嗎?”
  
  千夜臉色微微蒼白,與遠在虛空之外的英靈殿溝通,對他來說也是消耗不小。片刻之后,他才睜開雙眼,說:“是永夜艦隊,實力很強。英靈殿能夠自保,但是想要消滅對手,十分困難。”
  
  “也就是說被纏住了。那么至少應該是一艘大公級座艦。看來永夜對你的了解很深入啊!”
  
  千夜點頭。
  
  有沒有千夜在艦上,英靈殿表現完全不同。千夜可以令它發揮出些許地黽生前的威力,而若千夜不在,僅由艦員操控的話,它最多就相當于一艘威力巨大的戰艦,發揮不出地黽那堪比帝君座艦的恐怖威力。
  
  千夜掌舵的英靈殿可以在一場戰斗中擊潰兩艘大公座艦,而現在一艘大公座艦就能纏住它。好在英靈殿內有卡蘿爾在,并不懼對方強行登陸奪艦。
  
  永夜有能力在纏住英靈殿的同時,不畏損失,派遣大量戰艦和運輸艦突入浮陸,也就意味著他們對白城志在必得。
  
  宋子寧想明白了這一節,呆了一呆,方苦笑道:“我真不明白,永夜那邊放在浮陸上的這些部隊有這么重要嗎,要付出這么大的代價。”
  
  黑暗種族和帝國打資源戰時有個通常套路,當局部形勢明顯不利,或者損失超過預定程度時,就會斷然舍棄炮灰部隊,只撤走精英強者。長生種在這個層面上完全不舍得和短生種拼消耗。
  
  然而現在永夜的做法卻是反其道而行之,居然不斷增兵搶奪一個撤退點。這些投入足夠他們拉到浮陸其它戰略點上去和帝國軍隊爭一爭了。
  
  趙君度淡淡地道:“有疑問的話,先活下來再說。到時候有的是時間去琢磨。”
  
  宋子寧嘿的一聲,說:“難得聽你說這種話。怎么,你也不看好?”
  
  “該來的沒有來,不該來的都到了,換作是誰也沒法看好吧。現實點,分配防區,然后準備拼命吧。”
  
  千夜和宋子寧點頭。
  
  還有一個可能性,三人都想到了,但沒在口頭上挑明。如果黑暗種族的這種增兵強度不僅僅在白城一個地方的話,那就意味著永夜方正在謀劃一場全浮陸的反攻。
  
  三人將白城劃分為三塊戰區,各守一方,互為抵角。防御戰中,有強者坐鎮和沒有強者坐鎮完全不同。
  
  等他們分配完防區,永夜大軍也完成了對白城的三面合圍,只留下一條去往陸塊邊緣的通道。誰都知道,逃到陸塊邊緣只有死路一條,所以那一邊圍不圍都沒多大意義。
  
  重炮的轟鳴聲為黑暗大軍的進攻拉開了帷幕,炮彈如雨點般砸入白城,蹂躪著這座已然變成廢墟的城市。此刻守軍反擊的炮火只是零零星星,等同于無。所有戰士都躲在掩體內,等候著炮擊結束,進攻開始的時刻。
  
  仿佛泄憤一樣,黑暗種族的炮擊整整持續了一刻鐘,方才結束。
  
  這種炮擊其實意義不大,因為白城已經沒有一道明顯象樣的防線了。此刻城中每一座廢墟,每個街道口隨時都可能變成一條防線,成為交火的陣地。
  
  炮擊剛剛結束,無數黑暗戰士就躍出進攻陣地,以驚人的速度向著白城沖去。他們放棄了所有試探性的進攻,從一開始就是全面強攻,可見黑暗方指揮官的急切和勢在必得。
  
  原本深寂的白城仿佛在這一刻活了過來,從半倒的墻壁后,廢墟中,石柱旁,到處都有火舌噴出,原力彈多得仿佛象不要錢一樣,實體彈更是如狂風暴雨。許多原力彈閃爍著幽暗光芒,分明是以黑暗原力驅動。
  
  中立之地的傭兵們可不管什么永夜黎明,和永夜大陸上一樣修煉黑暗原力的也不在少數。黑暗種族前幾波進攻中丟下武器,他們撿起來就能用,更是從尸體上搜刮出不少原力實體彈,此刻一股腦地都射了出去。
  
  最前排的黑暗戰士如同被收割的麥子,整排整排地倒了下去,而后方的戰士踏著同伴的尸體,繼續向白城沖鋒。
  
  以黑暗種族的速度,千米距離轉瞬即至。他們以生命為代價,迅速填平了這段距離,沖入白城。可是他們旋即發現,進城僅僅是惡夢的開始。
  
  傭兵和趙閥戰士可能從每個地方出現,一通掃射后又消失得無影無蹤。轉眼之間,先期入城的黑暗種族戰士就傷亡慘重。
  
  這個時候,本該是強者登場的時刻。然而在黑暗戰士中的強者也開始成批倒下,一顆顆大威力的狙擊彈輕易洞穿了他們的戰甲,里面飽含的黎明原力如同流火一樣燒灼著他們的肉體和內臟。
  
  強者們,特別是爵位強者的不斷倒下,終于在永夜戰士中引起了恐慌。他們開始隊列凌亂,進攻也不再堅決。然而在城市巷戰中,猶豫不決就是取死之道。在進退兩難中,黑暗戰士的傷亡率直線上升。
  
  趙君度帶入白城的都是真正精銳,里面更是有大量經過專門培訓的狙擊手。這樣的狙擊手完全是用金幣喂出來的,遠非暗火那些自學成才的狙擊手可比。他們的目標就只有高級軍官和爵位強者。
  
  在遠方戰艦上,一名血族侯爵終于忍耐不住,說:“道爾大人,傷亡太大了!再這樣下去,恐怕士氣要崩潰了!”
  
  “繼續進攻。”道爾的聲音平靜得沒有一絲波動。
  
  “道爾大人!”血族侯爵提高了聲音。
  
  “繼續進攻。”
  
  在道爾的嚴令之下,血族侯爵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了下去。臨走之際,他向道爾盯了一眼,挑釁的意味十分濃郁。
  
  血族素來和狼人有世仇,自狼人失去至尊之后,血族對狼人就形成了全面壓制。是以哪怕與道爾之間有著位階上的絕對差距,這名血族侯爵對于道爾也并不是如何尊重。
  
  道爾身后的狼人強者個個面有怒色,有些脾氣暴躁的當場就要發作。然而道爾抬手輕按,壓下了下屬的燥動,平靜地道:“我的命令可以重復一次,但絕不會重復第二次。如果有誰還聽不清楚的話,那么就按軍法從事。至于以后的事,到議會上去說吧。”
  
  一眾血族強者都是神色一凜,然后轉頭望向己方隊列中央的一名血族老者。他干瘦的臉上滿是皺紋,老得似乎睜不開眼睛。然而一身強橫氣息僅比道爾稍弱,赫然是一名副公爵。
  
  他用混濁的眼睛看看道爾,說:“道爾大人是此戰主帥,這是議會決定。你們都活得不耐煩了嗎,敢置疑議會決定。”
  
  道爾就當沒聽出他語氣中的諷刺,淡道:“多謝蒂格大人。那么現在就沒有異議了,傳我命令,繼續進攻!”
  
  蒂格的眼角微微抽動,但沒說什么。
  
  片刻之后,帶著特殊節律的號角響徹戰場。號角的節律瞬間激起了黑暗戰士骨子里的原始兇性,一頭頭狼人紛紛現出狂暴形態,縱躍著沖向白城。而數量眾多的血族戰士也是雙瞳血紅,紛紛晉入血怒狀態,全速沖鋒,絲毫不比狼人慢。
  
  黑暗大軍進入白城,再度與傭兵廝殺在一起。這一次,被秘法激起兇性后,他們不再有任何畏懼,哪怕重傷在身,也要拉著對手一起上路。
  
  轉眼之間,白城外緣防線就幾乎全面陷落,而黑暗種族付出的代價則是鋪滿整個防線的尸體。
  
  攻城戰才剛剛拉開帷幕,黑暗種族就付出了上萬精銳戰士的代價,而作為軍中支柱的中高級軍官和爵位強者,損失率更是驚人。無論誰當主帥,看到這樣的戰損,都會心驚肉跳。
  
  但是道爾對滿地的尸體視而不見,一道道命令不斷下達給不同的部隊,內容全都是:進攻!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