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66 薪盡火傳

可是千夜自己細想之后,.。
  
  先不論趙君度是否愿意以這種方式存活下去,又或相當于神將品級的黎明原力能不能被初擁成功。就是千夜這種血氣與黎明原力共存的現象也是前所未有。他并不能說是純粹的血族,因為他的血氣沒有任何氏族標志,雖然從鮮血長河中得到了一些古老傳承,可并不能確知自己是否具有初擁能力。
  
  況且初擁和那些許許多多號稱能起死回生的天材地寶一樣,也就是最大限度激發生機而已。如已生機斷絕,又到哪里去激發呢?
  
  當黃昏的余暉行將降臨時,安靜終于被打破。千夜忽然睜開雙眼,可見瞳孔深處的藍意已經勾上了一圈暗金色。他血核一記強勁脈動,整個白城都聽到了這記脈動,一瞬間,千夜已經進入臨戰狀態。
  
  遠方天際出現一道身影,還在遠方,凜冽殺氣已破空而至。就如兩頭巨獸,還未看見彼此,光是氣息和吼聲已經發現了彼此的強大。
  
  那道身影毫無停留,直射白城,在堪堪進入攻擊范圍時忽然放緩速度,殺氣也徐徐收斂。
  
  千夜已離開原處,出現在那道身影之前,手中東岳斜指地面,目光也漸漸收斂鋒芒。
  
  在千夜面前,是一個姿容絕世的持弓女人。盡管臉上有少許歲月痕跡,可是絲毫無損她的風華,反而有種經過時光沉淀的醇美。
  
  更重要的是,她手中雖是持著一張空弓,可給千夜的感覺依舊是針刺般的灼痛。也就是說,即使是現在的他,面對這個女人也沒有取勝把握。
  
  女人先是向城里掃視一眼,看到中心地帶的趙君度、白凹凸和宋子寧之后,明顯神情放松,然后才仔仔細細地看了看千夜,說:“你就是千夜吧?趙巍煌真是好福氣。”
  
  “你是?”
  
  “我是海密,按照輩份來說,你應該叫我姨媽。”說到這里,她自嘲的道:“哎呀,好久不出來走動,沒想到自己一下就這么老了。”
  
  千夜看著眼前的女人,實在有點懵,一時想不明白自己和她有什么關系,還能論到輩份上去。
  
  “你……這算是援軍嗎?”千夜問。
  
  海密點了點頭,說:“嚴格來說,算是吧。不過我好象來的有些晚,看樣子已經不需要我了。”
  
  千夜忽然感覺到一陣深深的疲憊,說:“好象是的。”
  
  “大軍要再晚些到,路上還有些障礙沒掃干凈,而且浮陸整體戰局又有新變化,黑暗種族的軍隊已在全面撤退。”說到這里海密的神色黯然了一下,不知想起了什么事,有點走神。
  
  千夜忽然覺得有些無言以對,責怪嗎?終是無用。他也看得出來,海密和白凹凸一樣,也是經過一番血戰方才趕到。更看得出,實際上她受了極重的傷,只是勉強壓著傷勢而已。在這種情況下,還怎么去責怪她?
  
  海密再次望向白城,這次她注意到了整個戰場的景象,不由被震驚。她看得出來,這里經歷過怎樣慘烈的戰爭。別的不說,光是那密密麻麻的尸體,就在無聲傾訴著一切。
  
  和東路軍一路絞殺過來的白骨血路相比,這里竟是更要再慘烈十分。她的目光徐徐掃過整個城市,在一處廢墟上稍作停留,神色有些哀傷。那座房子已經倒塌,碎石下就是十九公主的尸體。
  
  海密看過戰場之后,說:“贏了就好。打成這樣,損失還可以接受。”
  
  “還可接受?”千夜忍不住冷笑,道:“在你們眼中,我們趙閥的就不算人了?”
  
  海密一怔,問:“趙閥?”她轉頭看向趙君度和旁邊的幾名趙閥戰士,“君度不是還好?”
  
  “還好?”千夜瞬間處在爆發邊緣。他沒有遠揚追殺永夜殘兵,甚至看著那個血族副公爵撤離,就為了能夠守護趙君度最后一程,想要守護這份可能不會再有的安寧。
  
  哪怕是假的,他也愿意相信到最后一刻。而以海密的眼力,千夜不相信她會看不出趙君度此刻狀態。
  
  就在這時,他忽然心有所感,轉頭望去。一直紋絲不動的趙君度忽然動了,竟在舒展身體,像是要緩緩起身。隨著動作,他體內生機也迅速涌動,不斷增強。
  
  然而千夜卻并不歡喜,立在原地一動不動,視線反而有些模糊。
  
  這是最后的生機爆發,是原力挽救自身的最后嘗試,然而一切都歸無用,剎那燦爛之后,終歸只是溫熱,而不會重燃生命之火。轉眼之間,趙君度就將永歸黑暗,連形式上的生機都不會留存。
  
  海密臉色瞬間大變,她重傷在身,實力大降,要等到趙君度有所動作才看出他的真實狀況。
  
  震驚之后,海密隨即發現一點不同尋常之處,指著趙君度,道:“不對,他的生機……”
  
  趙君度生機還在迅速增強,甚至是在以透支和燃燒的方式進行。這是原力的最后掙扎,能夠做到這一步,原力品階之高,并不比千夜稍遜。
  
  可是無論怎樣,就還差了最后一點,無法重燃生命之火。
  
  海密心急如焚,以她見識,自是知道這是千載難逢的時機,但是稍縱即逝。可即使是她,也無手段可以幫忙。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無中生有,憑空創造生機的神話。
  
  就在此時,天外突然飛來一點光芒,在千夜頭上繞飛一圈,隨即如流星般投向趙君度,直沒入他眉心。
  
  這點光芒至陽至烈,期間黎明之光鼎盛之意,甚至還要超出千夜的晨曦啟明!它就如火種,一入趙君度體內,立刻引燃了久已積蓄的生機!
  
  千夜在光點靠近自己的時候,突然血核劇烈跳動了一下,大力到讓他感到隱隱生痛,還不等他多想,就被眼前奇跡般的一幕吸引過去。
  
  趙君度雙眼,徐徐睜開!
  
  他以往一向幽深的雙瞳中紫意繚繞,然而卻帶著全然的迷茫,看上去意外的純澈無辜。他似還未明白怎么回事,只模糊地叫了一聲:“千夜……”就晃了一晃,緩緩栽倒。
  
  千夜瞬間閃現,扶住了他。海密幾乎在同一時刻出現,扶住了趙君度另外半邊身體。
  
  兩人分明感覺到,趙君度的心臟正在跳動。這心跳雖然虛弱,卻是真實,和方才的虛幻感覺截然不同。
  
  “他,他這是……”
  
  海密稍一探查,就道:“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是君度確定是活著的。不過他現在非常虛弱,必須得立刻救治。我這就帶他回后方基地,再晚就來不及了。”
  
  趙君度現在的情況不是一支兩支藥劑能解決問題的,必須要動用大型醫療器械,可那種又耗資源又笨重的大家伙只在要塞基地中有配置。
  
  千夜小心翼翼地控制著感知掃過趙君度的身體,生怕動靜太大,熄滅了這奇跡般得來的生命之火。隨即他就知道海密所說不錯,趙君度體內已是處處生機枯萎,幾近荒蕪,此刻雖然重燃生機,卻如風中燭火般不定,須得即刻救治。
  
  千夜有些猶豫,想要隨去。
  
  海密像是知道他心中所想,道:“我的大軍離得不遠,座艦上也有緊急護理裝置,定能將君度妥善送去后方。你在這里還有事要做。”她目光在千夜身上掃過,又道:“你自己的傷勢也要好好收拾一下。”
  
  千夜知道海密此刻定是已看出自己的氣息全是黑暗原力,也不多說,看了看趙君度再次陷入昏睡的臉龐,終是點頭道:“好。”
  
  海密正欲起步,千夜叫住了她,拿出一堆東西,道:“這些應該對他有用。”
  
  海密一眼掃去,見是各種藥材,都很珍稀,不過她身為長公主并不缺這種資源,正想讓千夜收回去,就看到其中一塊原晶。以她的見識,也不由吃了一驚,“會有這種東西?”
  
  這塊原晶,就是千夜在大漩渦中掠奪了多顆血族大星與暗星星力融合而生的超品原晶,雖然偏黑暗屬性,但因為只有增強體質的單一能力,倒是不分陣營都可以使用。這對此刻的趙君度來說,最是合用不過。
  
  海密行事爽快,當下拿過原晶,道:“這個很有用,有大用!其它的你自己留著。”
  
  時間緊迫,海密也不多說,沖天而起,瞬間遠去。
  
  千夜走回到宋子寧身邊坐下,宋子寧已經醒轉,白凹凸也聽到聲音朝兩人轉過臉來,千夜簡單地把事情交代了一下,三人都有了些淡淡喜悅。
  
  就在此時,黃昏最后一抹余暉徹底落入地平線,夜幕降臨。
  
  然而與此同時出現的竟是天象有異,深色天穹星墜如雨,風動水起。
  
  一片隕石沖入浮陸,燃火而墜,如漫天流火,壯觀之極。
  
  看到這一幕,千夜和宋子寧臉色均是大變。千夜只覺心中似是缺了些什么,莫名多出一塊空白。宋子寧因為同修天機術的緣故,感覺更加清晰。他隨手拿起一截斷木,削成算籌,默默推算。
  
  他越是算,臉色就越是蒼白。
  
  千夜看著宋子寧,臉色漸漸蒙上陰影。宋子寧反復推衍,臉色越來越是蒼白,氣息也漸漸起伏不定。
  
  千夜伸手在他背上輕輕一拍,頓時將他一層虛幻身影拍散。宋子寧抬頭,有些茫然地看著千夜。他眼中垂下兩道血線,卻不自知。
  
  千夜沉聲道:“知道大致結果就好,不要再重復確認了。”
  
  白凹凸卻在此時道:“大能隕落,天地同悲。”
  
  PS:感謝新盟主g_bit@百度,謝謝你支持俺的大綱,寄了刀片之外的東西。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