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八新的征途

當千夜返回英靈殿時,卡蘿爾已在艙門處等候,問:“一切還順利嗎?”
  
  “當然。狼王不是傻瓜,他知道應該怎么做。”
  
  “沒有可能把他拉到我們這邊嗎?我的意思是指,真正的盟友。”
  
  千夜搖了搖頭,說:“不行。直到現在,我們都弄不清楚狼王的真正目的,甚至連他為什么出現在中立之地都搞不清楚。在這種情況下,貿然結盟會有極大風險。至少現在,我還信不過他。”
  
  卡蘿爾微微一笑,說:“那你怎么就那么信任我?還把英靈殿的一部分權限開放給我?”
  
  千夜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支吾幾句,試圖蒙混過關。理由當然有很多,浮陸之戰,卡蘿爾守護英靈殿不畏傷亡,盡責盡力,經過生死的戰友自然是可靠盟友。
  
  然而千夜自己說著都有幾分不知從何而來的心虛,到了這個時候,他再看不出卡蘿爾的心意,那就是真的蠢了。只不過千夜一直不愿意吹散這層迷霧,寧可這件事永遠不被說穿。
  
  卡蘿爾眼中隱有失落閃過,隨即振作精神,說:“你肯信任我們是好事。這樣吧,我們先回一次霜雷神殿,我要再多調集些人手幫忙。我想,神殿的親衛隊至少可以分出三分之二來,跟隨我們的行動。”
  
  “再好不過!”千夜喜道。
  
  霜雷神殿的親衛隊,個個成員都是執事,至少需要有相當于人族戰將修為方能擔任。這是神殿多年的積累,整個家族的精華,直到現在,霜雷神殿親衛隊成員也不過十余名。卡蘿爾調來三分之二,也就相當于為千夜增加七八名戰將強者。
  
  千夜向艦首走去,路過炮艙時,忽然想起一事,伸手在旁邊一門弩炮上拍了拍,說:“把這個撤了吧。”
  
  這門弩炮長達十余米,上面安放的巨弩也長達數米,威力巨大,一看就知道是巡洋艦級的主炮。但是千夜隨手一拍,就把它拍得一彈,而且落手處是砰砰的沉悶聲音,根本不是金屬聲音,倒象是木頭。
  
  幾名戰士走過來,發力一抬,竟然就把這門巨大弩炮搬了起來,拖往升降機。他們腳步輕盈,一點也不覺得吃力。弩炮被抬起后,底座下面竟是露出木紋。這門所謂主炮,原來是木頭雕成的模型。
  
  “現在撤,可是會被狼王看到的。”卡蘿爾提醒道。
  
  千夜笑道:“就是給他看的。”
  
  “真是搞不懂你。”卡蘿爾搖了搖頭,徑自回自己艙室去了。
  
  而千夜則指揮艦員戰士,將一門門模型撤去偽裝,收歸倉庫。
  
  遠古圖騰戰堡中,狼王剛剛在書房坐下,就聽見一陣急驟的腳步聲,一名年輕祭祀推門而入,道:“大酋長,您最好看看這個。”
  
  見他焦急,狼王也不怪罪失禮,隨著那名祭祀快步爬上城堡主塔,向上望去。此刻英靈殿正在緩緩攀升,以狼王眼力,自是可以看到舷側副炮炮位上一門門弩炮正在消失。狼王何等聰明,稍稍一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轉眼之間,大多數炮位就變得空空如也。原本排得密密麻麻的數十門大小弩炮,近半是巡洋艦級的恐怖火力,現在就只剩下一門巡洋主炮,和五門驅逐艦主炮,連剛剛零頭都不到。
  
  地面上能看到這一幕的狼人們個個臉色鐵青,誰還不知道剛剛被千夜耍了?
  
  那祭祀咬牙恨道:“居然敢騙我們!大酋長,這件事可不能忍。不管他剛剛提了什么要求,只要我們去把南青城給端了,看他還能玩什么花樣!”
  
  狼王想了想,忽然失笑,道:“不用管他,跟他的合作照常進行。通知我們所屬軍團,從今天起,任何人不許碰南青城。就這樣吧!”
  
  狼人祭祀頓時傻眼,問:“大酋長,您剛才可是親眼看到了,他都做了些什么!”
  
  狼王輕描淡寫地道:“我當然看到了,也知道那就是他給我看的。所以,繼續合作。”
  
  祭祀百思不得其解,看狼王的意思非但沒有發怒,反而與千夜妥協之心更足了。他只能帶著滿腹疑惑,傳達命令去了,心里則盤算著辦完事要立刻去大祭祀那邊走一趟,請教一番,否則他恐怕今晚都會睡不著覺。
  
  南青城內一片忙碌。暗火無論擴軍還是備戰,都是大動作,一舉一動牽動著無數有心人的心。
  
  南青城一棟有數的高樓頂層,數人站在窗前,正俯瞰著遠方暗火校場上傭兵操練。
  
  暗火原本就建在南青城中,許多設施就直接暴露在旁人的眼皮底下。如校場這種地方,在宋子寧眼中并不重要,也沒有特別封閉。
  
  校場上,大約三千余新兵分成數隊,正在操練。校場并不算大,幾千人一擺,就有了擁擠感覺。在校場一側,還有上千名新兵已經完成了初步訓練,正在登記領取裝備和武器。
  
  頂層備著幾個高倍望遠鏡,當下兩名老人各把眼睛湊到一個望遠鏡前。望遠鏡視野清晰,都能夠看清楚新兵們領取的武器裝備式樣型號。
  
  原力視野當然好,可原力掃描容易引起對方強者注意,所以大多數時候,在和平環境中還是各種工具器械來得好用、安全。由此也可見,窺伺者如何小心謹慎。
  
  兩個老人看了半天,互望一眼,就放下望遠鏡,帶著眾人下樓,在一間密不透風的會議室內坐定,仔細把門關好,才明顯松了口氣。坐在下首的一位老人道:“劉兄,您怎么看?”
  
  居中那位老者雙眼微瞇,沉吟許久,方道:“暗火給新兵配備都是比較常見的武器,勉強能算是精品,但就老夫所知,與帝國主力軍團的標準裝備還是差了一線。中立之地一些大點的傭兵團,也不是用不起這些裝備。說句不好聽的,暗火招募的五萬新兵都配上這樣的裝備,花費也就相當于帝國一個主力師而已。”
  
  另一人接道:“前幾天來的一批裝備才是真正高端,據暗火內部人透露,那批裝備都是帝國精英軍團的定制裝備。只不過數量不多,據說采購數量僅有兩千套,先期到了一半。”
  
  劉姓老者思索道:“也就是說,那千夜要組建一支類似于紅蝎和折翼天使的精英軍團,其余的就維持在中立之地一流傭兵團的水準。”
  
  不少人點頭,道:“應該就是如此了。”
  
  他們已經觀察了一段時間,綜合各方面情報,猜測得已經八九不離十。
  
  片刻之后,終于有人打破了沉默,“那我等應該如何?難道就看著他出兵墉陸,什么也不做嗎?”
  
  這個問題,讓房間內一片死寂。許久之后,居中的劉姓老者方道:“如今看來,按兵不動或許也不錯。”
  
  當下就有人反對:“那萬一他在墉陸站穩腳跟,豈不是實力更進一步,更拿他沒辦法了?”
  
  劉姓老者嘆了口氣,緩道:“暗火壯大,是誰都不愿意看到的事。可是現在我等實在沒什么好辦法。就算想打,怎么打,又打什么?千夜此次出戰,勢必會把精銳和所有艦隊都帶上。那我們打什么?突襲之后,就只消滅了一些普通傭兵,抄點物資嗎?你們也看到了,這種傭兵,一月時間就能補個幾萬名。”
  
  眾人雖然早就知道會是這個結論,可事到臨頭,要承認還是心有不甘。他們沒想到,千夜會用絕大部分資源來打造一支小規模的精英部隊,而大部隊還是維持著中立之地傭兵的水準。
  
  一人苦笑道:“即是如此,行動計劃還是取消吧。”
  
  “辛苦籌備一月,怎么能說取消就取消?”
  
  “不取消還能怎樣,千夜在沒人敢動手,他走了暗火又沒了價值。那時整個南青城最值錢的就是商行工坊,我們自已抄自己嗎?”
  
  “寧遠重工不是還有好幾座工坊在這里?”
  
  “那些工坊都是生產簡單部件,以及原材料加工的。真正組裝發動機的工坊還在帝國境內。那批零件只在他們手里才有價值,在我們手中不過是一堆廢鐵。”
  
  討論到這里,結論已經很清楚了。劉姓老者道:“計劃取消。各位也小心一些,平日里別露出什么馬腳。”
  
  一人不服氣地道:“我們工坊生產的齒輪可也是浮空艇關鍵部件,有幾種型號就只有我們能夠生產。暗火還敢得罪我們不成?”
  
  “沒有他們的訂單,我們生產的齒輪賣給誰去?”這一句話,就打落了前者的氣焰。
  
  會議不歡而散,一眾人等郁郁離開。
  
  數日之后,千夜終于完成了整個暗火的備戰,龐大的運輸船隊裝載了一萬兩千傭兵,徐徐升空,在外空與護航艦隊匯合編組,準備駛往墉陸。
  
  在大艦隊還沒有完成編組之時,數艘高速浮空艇就已先行出發,前往墉陸聯絡當地接應。
  
  隨后英靈殿與戰巡及部分速度較快的浮空艇一起,載了暗火最精銳的兩千戰士,先行啟程。速度慢的運輸船則和老舊戰艦一道,裝載著一萬普通傭兵,慢慢趕路。
  
  在千夜規劃中,這一萬傭兵就是去維持治安和占地盤的,到早了也無事可干。
  
  英靈殿內,千夜正在反復確認精英部隊名單。這兩千人中有原本暗火的精銳,有白城幸存的老兵,有高胡人的頂級雇傭軍戰士,也有宋子寧從寧遠重工親衛隊中選拔出來的人才,還有幾名霜雷神殿親衛。
  
  這支部隊的構成可謂復雜,不過想要組建一支能夠與紅蝎、折翼天使相媲美的精英軍團,也只能如此,光靠暗火自己積累,不吸收外部精英的話,恐怕連一半人數都湊不齊,還不算戰士成長所花費的時間。
  
  千夜已經把名單看了好幾遍,幾乎都快能背下來了。不過他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忙了這么久,好象還沒有給這支戰隊起名字。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