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十跳板

南若懷雖是庶出,不過畢竟是成年王子,多少有點自己的私產,雖然小得可憐。在鄭國外島,他擁有一處不大的莊園,比鄰著數千人的小鎮,還算方便。
  
  莊園依山面河,主屋修建在山坡上,下方是成片農田,數個小村落錯落分布,一派美麗寧靜的田園風光。登山遠眺,晴朗時就可以看到遠方的小鎮全景,一條還算平整的黃土路蜿蜒連接起小鎮和莊園。
  
  現在方是夏末,氣候炎熱,但是熱風吹過河上,就帶上了絲絲涼意。在正午太陽最毒的時候,往樹下蔭涼地一躺,也就不那么難過了。
  
  此地多少年來都是這樣,基本沒有變過。哪怕是大位之爭,那也是王都的事,王都離這里隔著茫茫虛空,怕不是有十萬八千里。對于終于在地里勞作的人來說,別說虛空另一端的世界,許多人這一輩子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小鎮。
  
  不過寧靜終于被打破,陣陣低沉的轟鳴聲自空中傳來,隨即一片片陰影掠過大地。農夫們愕然抬頭,呆呆看著頭頂一個個龐然大物徐徐飛過,連鋤頭掉在地上都不知道。
  
  片刻之后,整個小鎮都轟動了,所有人都從家中走出,抬頭望向天空,驚得目瞪口呆。有點見識的人都知道浮空艇,可是頭上這些和他們認知中從大陸帶來客貨的飛船大不相同。特別是那艘航行在最高處的帝國戰巡,簡直就是一座會飛的小鎮。
  
  前所未見的景象,將人們久久震懾。片刻之后,直到艦隊來到莊園上方,開始一艘接一艘的降落,鎮長才恍然大悟,驚道:“那可是王家的產業!”
  
  他連車也來不及去開,更顧不上早已發福的笨重身體,一躍而起,仗著三級原力修為,向著莊園狂奔而去。
  
  這里畢竟是王家領地,莊園不大,基礎設施倒還齊全。主屋旁邊一片空地,就是浮空艇起降場。但是面積太小,剛落下三艘護衛艦就已經擠得滿滿當當,其余的運輸艦就只能往一邊去,在莊后山坡等地尋找適合降落和臨時停放的場所。
  
  一艘護衛艦艙門打開后,南若懷先行下艇,然后恭敬候在旁邊。千夜在艙門處出現,先是打量一番周圍,然后才拾級而下,對南若懷道:“地方還不錯。”
  
  南若懷道:“這是父王賜下來的,環境和面積都是上等,只不過位置有些偏遠。若不是在這么遠的地方,我也沒資格得到這樣的封地。”
  
  就在這時,遠方一個禿頭胖子飛奔而來,遠遠就叫道:“殿下,可是您嗎?”
  
  南若懷沖著那人揮了揮手,然后對千夜道:“這是濟水鎮鎮長,一直都很幫忙的。”
  
  鎮長跑到面前時,已是滿頭大汗,衣衫濕透。他先對著南若懷行了個禮,然后明顯發現千夜才是眾人之首,于是看看千夜,小心地問:“殿下,這位是……”
  
  南若懷道:“這位趙大人,論輩份算是我的遠房舅舅。他多年在外闖蕩,不曾回過鄭國。現下舅舅思鄉心切,想回來看看。我得到消息,就去迎接,回國之前,先來這里落個腳。”
  
  南若懷說得十分流利,千夜則聽得很是無語。
  
  自幼在外闖蕩,回國省親,這是早就擬好的身份。只不過依照原本設計,在輩份上,千夜算是南若懷的表兄。要說真按年紀來算,南若懷還要比千夜大一點,可他哪敢讓千夜叫他哥。誰知道此刻南若懷話到口邊,表兄就變成了舅舅。
  
  鎮長看著已經降落的浮空戰艦,臉色越來越是蒼白,額頭上的汗更多了,擦都擦不干凈。
  
  千夜忽然笑道:“我這些戰艦怎么樣?”
  
  鎮長結結巴巴地道:“自然,自然是極好的。這是帝國……”
  
  他緊急住了口,千夜微微一笑,“你也認得這是大秦的戰艦啊。”
  
  鎮長這回不敢說話,只是點頭。千夜回頭看看護衛艦,再抬頭看看懸停空中,依然找不到位置降落的戰巡,失笑道:“這些都是大秦制式戰艦,當然型號比較新,有人認得出也是正常的。”
  
  鄭國畢竟是帝國名義上的屬國,許多時候為了軍功裝備,還會派兵和派強者參戰,所以很多人能夠認出帝國裝備。
  
  鎮長汗出得更多了,帝國新銳型號戰艦意味著什么,他多多少少也知道一點。這時一艘運輸艦終于找到一個空檔,在不遠處降落,從艦內走出一隊武裝到牙齒的戰士。
  
  他們雖然身上是傭兵標記,可是鎮長覺得自己還不傻,整隊人裝備整齊劃一,戰甲式樣相同,還有明顯的軍階軍銜。另外這一隊人,個個氣息不凡,原力修為恐怕全都比自己高。
  
  哪有這樣的傭兵?
  
  鎮長看看千夜,再看看南若懷,心中已然有數。
  
  千夜見狀,微笑道:“這座莊園看樣子有點小,恐怕還是要住到鎮里才行。你們過來,陪鎮長回去安排一下。小心著點,別傷到人家。”
  
  兩名傭兵頭目就走了過來,一左一右把鎮長夾在當中,象老鷹提小雞一樣把他拎了起來,獰笑道:“大人說了,不讓我們用太大力。趕緊走吧,先把事情辦了再說。”
  
  另一個頭目回頭叫道:“來五十個人,列隊跟上!”
  
  鎮長已是滿臉絕望,這種兇人別說五十個,就是十個已經足以將他那點可憐的鎮衛隊給滅了,自己還不會有傷亡。
  
  南若懷忙道:“我也跟去看看吧。”
  
  “也好。”千夜點頭。
  
  片刻之后,千夜已經身在鎮長的辦公室里,坐到了他那張寬大舒適的皮椅中。辦公室裝飾復古,奢華中見著粗糙,墻壁上掛了不少名人字畫,應該都是贗品。
  
  南若懷和鎮長各自站在兩邊,一個恭敬一個緊張,辦公桌前還坐著一個中年漢子,更是手足無措,一身一身地出著汗。
  
  千夜手中拿著本名冊,掃了一眼,就訝道:“這么小的地方,居然有一百五十名鎮衛隊?你們養得起?”
  
  濟水鎮總共也就幾千人,哪里養得起一百五十個專職的鎮兵?而且小鎮偏僻寧靜,附近也沒什么紛亂點,平日最大的危險可能就是兇獸和流民,根本不需要這么多人來保衛安全。
  
  桌前的中年人就是鎮衛隊的隊長,也有兩級原力修為在身。放在鎮上,那也是一方人物,可是在千夜面前,連話都說不出來。他根本看不出千夜實力,畏懼卻是油然而生,壓都壓不下去。
  
  聽到這個問題,隊長只得望向鎮長。鎮長心中暗罵,臉上堆笑,忙道:“是這樣,鎮衛隊擴充規模,也是為了應對可能的亂局。目前只是員額有這么多,人還沒補齊,我這也是未雨綢繆啊。”
  
  千夜這才明白過來,失笑搖頭,“原來是吃空額,我竟一時沒想到。”
  
  他將名冊放到一旁,臉上笑容斂去,淡道:“兩位都是聰明人,有些話不用說你們也應該清楚。現在把浮島的地圖和資料都拿出來吧,有多少就拿多少。”
  
  鎮長偷偷向南若懷看了一眼,見他臉上微笑不變,絲毫看不出心事,當下就明白了。他把心一橫,起身進了后間,片刻后捧出一疊資料,放在千夜面前。
  
  千夜先是拿起地圖冊,一頁頁地翻看,看過一遍后又與資料對照著看。
  
  時間悄悄流逝,轉眼間日頭已經快墜入遠方,千夜方才抬頭,沉思不語。
  
  南若懷,鎮長和鎮衛隊長都屏息等候,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片刻之后,千夜方才抬頭,道:“這個地方還真不錯。若懷,依我看,就把這里當作你的第一塊封地吧。”
  
  南若懷一怔,自己的封地莊園不就在這個島上嗎?他轉念一想,才明白過來,當下心中狂喜,深深一禮,道:“謝舅舅!”
  
  千夜無奈,只能捏著鼻子認下這個輩份了。他揮手讓鎮長和隊長退出去,叫進來宋倫以及同行的幾名將軍,將地圖冊給眾人傳閱一遍。
  
  這個浮島面積不小,已經相當于帝國小半個郡了,只不過距離墉陸本土最遠,交通不便,另外浮島邊緣接近陸塊保護層,氣候也不穩定,天災頻繁,無法住人。整個浮島就是西半部適宜居住,東半部都是荒無人煙。
  
  不過正是因為靠近大陸保護區邊緣,時時受到虛空原力沖刷,因此浮島東半區礦產豐富,時時可見珍稀礦石分布。只是那邊的礦區一年中只能有一兩個月的開采時間,其它時候都因為惡劣環境而處于閑置狀態。
  
  但是這里所謂的惡劣環境,對于中立之地的人來說根本就不算事,頂多呆久了覺得有些不太舒服而已。從這邊的歷史氣象資料來看,一年大部分時間,以中立之地的標準都叫做風平浪靜,只有遇到虛空風暴才需要躲一躲。
  
  浮島上人口不過數十萬,因為對外交通不便,基本都能自給自足。在千夜眼中,這恰是一個再好不過的基地和跳板。與鄭國本土的距離,反而是道天然屏障,對于手握英靈殿的千夜來說,虛空根本不是問題,卻讓他擁有了進可攻退可守的優勢。
  
  浮島最大的城市遠境城,位于浮島西岸,是整個浮島外空最穩定的區域,也是與墉陸往來最大的中轉站。浮島惟一的一支小艦隊就在那里駐扎。
  
  那支艦隊的編制清單里大大小小有十余艘浮空艦,乍一看還挺唬人,但等諸將軍看了具體的型號參數之后,就忍不住哈哈大笑。那些飛艇哪能叫戰艦,炮艇都是抬舉,基本就是普通浮空艇上裝門小炮,就算戰艦了。
  
  一名艦長便拍著胸脯,大聲道:“大人,給我兩艘護衛艦,我這就去把他們給滅了!”
  
  另一名將軍瞪眼,“對付這些雜魚還需要兩艘護衛艦,給我一艘就夠了。”
  
  “讓我去,來艘武裝運輸艦就行!”
  
  “老子連運輸艦都不需要!”
  
  眼見這幫將軍越來越不像話,千夜不得不敲敲桌子,才讓他們安靜下來。
  
  PS:感謝新盟主溫酒in9。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