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十二取島

南若懷對自己的地位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依舊是笑吟吟的,亦無尷尬之色,完全沒把城主的態度放在心上。
  
  千夜問:“這人你認識?跟那個什么五哥是什么關系?”
  
  南若懷道:“他雖然不認識我,但我是認識他的。五哥是最有希望爭大位的四個人之一。近期遠境城主調換,應該也有這方面的因素在。這位羅大人,是五哥的舅舅,親舅舅。”
  
  最后幾個字,南若懷特意強調了一下,千夜也就懂了。
  
  千夜上上下下打量了羅城主一遍,淡道:“從現在起,這個島都是三十一王子的領地,說不得鄭王之位也要爭一爭。你要么現在投降,要么就去死。”
  
  羅城主聽得又驚又怒,喝道:“你們,你們這是謀反!”
  
  “看來讓你投降是不可能了,那就去死吧。”千夜臉一沉,食中二指并起,凌空一劃,只見血光一閃,羅城主的頭顱已高高飛起!
  
  看到這一幕,南若懷臉色蒼白,心跳得快從胸腔里蹦出來。他不是沒見過殺人,手上也不是完全沒沾過血,然而剛剛那一瞬,他感覺如山的壓力憑空而來,瞬間動彈不得。
  
  南若懷此刻真切感受到,千夜想要殺他,甚至不用抬手,只需動念即可。羅城主在王都也很有名,是和王室有關聯的有數強者,更曾經有過越級斬敵的紀錄。
  
  這樣一個赫赫有名,身份武力俱是上乘的人,在千夜面前別說還手,連半點反應都沒有,連只雞被殺,恐怕都死得更有尊嚴一點。
  
  遠境城內已是一片混亂。
  
  對這個偏遠浮島上的人而言,羅城主已是神一般的人物。這樣的人都被殺了,那他們還能做什么?
  
  千夜向遠境城一指,道:“陸戰隊入城,凡有抵抗,一律格殺勿論!”
  
  運輸艦筆直駛到城頭,把一名名精銳戰士投在城墻上。許多守軍都直接把武器扔到了地上,凡是稍有反抗意圖的,都被砍瓜切菜般斬殺當場。
  
  還不到一個小時,千夜已經坐在城主府的高座上,下首左邊是他帶來的傭兵將軍,不過三五人,右邊則是擠得滿滿當當,全都是城內各行各業有頭有臉的人物。
  
  窗外還時時傳來槍炮轟鳴,偶爾有幾聲特別凄厲的慘叫,聽得遠境城所謂的大人物們坐立不安。其實千夜帶來的傭兵將軍遠不止眼前這幾位,那些不在場的都在忙著接收城內重要設施和建筑。
  
  千夜等房間里安靜下來,咳嗽一聲,說:“這位是三十一王子殿下,大家都是知道的。”
  
  “當然,當然!”
  
  “如雷貫耳!”
  
  “早就聞名,今日一見,才知道什么是人中龍鳳!”
  
  馬屁如潮水而來,把個南若懷拍得如在云里霧里,幾乎要忘記身在何處。好在他還剩了最后幾分清明,知道這些人其實根本不可能曉得三十一王子是何方神圣,這些阿諛全是給千夜和外面戰艦的面子。
  
  不過他們也沒說錯,有千夜和艦隊在,南若懷就從路人一躍升至炙手可熱的大位人選。要不是千夜來歷不明,南若懷說不定就此一舉成為最熱三人之一。
  
  窗外依舊不時響起槍炮聲,千夜對眾人道:“看來城內亂黨和謀逆的數量還不少啊。若懷,鄭國現在關于謀逆是怎么定罪的?”
  
  南若懷便道:“鄭國主要是效秦制,關于謀逆的定罪,各國都差不多,一旦查實,都是滿族抄斬。”
  
  他張口就來,顯然王子的基礎功課還是扎實的。
  
  千夜點了點頭,淡道:“念在初犯,也不必罰得這么重。你都現身了,此刻還敢反抗的,就是謀逆,斬了全家也就是了,族人不需牽連。”
  
  “大人仁慈!”南若懷贊道。
  
  但是房間里那些城內頭面人物可就坐不住了,有人當場汗都下來了。千夜見了,也不說破,態度和藹地道:“各位有什么要安排的,可要抓緊。半小時之后,我想去城里轉轉。”
  
  “多謝大人!小人家里確實有些要事,得趕快處理。”
  
  類似的聲音不斷,轉眼之間倒有一大半人跑了個精光。這是千夜額外又給了他們半個小時,半小時之后,還敢反抗的就會被斬殺干凈。連羅城主都跟雞狗似的被宰殺,還有誰能逃生?
  
  留下來的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全是遇見同類的警惕。
  
  千夜雙眼微閉,狀似假寐,直到半小時已過,方起身道:“去城里轉轉吧。”
  
  遠境城樸素而美麗,以白石為底,多用鮮艷顏色裝飾。城里戰斗痕跡不多,破壞不大,抵抗者畢竟還是少數,再有各大家族協助彈壓,少許抵抗者大概都變成了尸體。
  
  城市最繁華的商業街緊挨著浮空艇起降場,家家店鋪都在忙著把貨品重新擺上。顯然戰爭突然爆發,他們是要緊急關店的,又得到了戰事已定,千夜要來巡街的消息,惟恐市面蕭條被認為是消極抵抗,從而惹惱這位可怕的大人物。
  
  千夜信步走過,偶爾走進感興趣的店鋪里轉一圈,隨意詢問兩句。
  
  遠境城是浮島惟一對外港口,商鋪里經營的多是本地特產,以及本島不太出產的奢侈品,以及各類工業品。浮島大體上還是以農業和礦業為主,惟一的工業化產業就是冶煉,把各類原礦冶煉成基本的金屬錠,再運回王國。
  
  浮島上出產的多是基本物資,雖然肯定有各類珍稀戰略礦產,但是技術不夠無法開采,也就一直沉淀在那里。
  
  千夜一邊看,一邊和身邊的宋倫、南若懷聊著。在一家店鋪前,他的目光忽然被一塊閃著綠色斑點的礦石吸引,拿起看了一會。
  
  這塊礦石名為綠瑩鋇石,是多種珍稀礦物的綜合體,會應用在高等級發動機以及弩炮上。千夜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這種原礦,而且還是隨意扔在普通品的位置上。
  
  千夜向宋倫道:“沒想到這里居然也有這種東西。他們難道自己不用?”
  
  宋倫道:“他們應該是不用的。”
  
  “為什么?”
  
  一旁的南若懷答道:“這種綠瑩鋇石的提煉成本極高,應用領域又極為狹小。說句實話,高等級引擎和弩炮的技術只有帝國才有,我們小小鄭國根本沒有這個能力。就是提煉開采出來,也只能賣給帝國。帝國的收購價格,我們可基本沒什么賺頭。”
  
  千夜掂了掂綠瑩鋇石,搖了搖頭,拋給了宋倫,道:“先收著吧,有多少就買多少。”
  
  “是,大人。”
  
  店主喜出望外,連連稱謝。
  
  一路走過去,倒是有不少發現,讓千夜大為滿意。這些礦產只要處理得好,立刻就能發揮作用,畢竟在中立之地已經有一整條成形的浮空艇引擎生產線。
  
  中立之地的生產線需要資源,鄭國的資源需要下游產業出口,核心技術則握在寧遠重工手里,三方互相制衡,誰也離不開誰。如此關鍵環節分處三地,無論出了什么亂子,手握英靈殿的千夜只要切斷虛空通道,就能讓三處產業全部變成廢鐵。所以即使如張不周這等大人物,因為缺乏關鍵資源,也只能看著南青城發展,搶過去好處也是有限,得不償失。
  
  千夜又多問幾句,他不理解的是鄭國資源不少,為何不好好發展。南若懷解釋得簡潔扼要。
  
  其實鄭國不是缺乏有識之士,只是地廣人稀,人族生存環境并不安穩,大部分時間要與周圍的黑暗種族部落對抗戰斗,對于即戰力的需求無比迫切。對鄭國而言,獲取高階裝備最快的方法就是去帝國參戰,獲取軍功,以軍功兌換。
  
  若是自己發展,想要建設一整套軍工體系,非得幾十年不可。就算建成,鄭國若不能同步跟上自主研發,技術輸出依舊全部依靠帝國的話,造出的裝備也勢必落后。而核心技術研發的投入那就是另外一個天文數字了。
  
  聽罷解釋,千夜搖了搖頭,道:“鄭國立國也有百年了,如果你們一開始就致力建立完整體系,現在怎么都該建好了吧?研發做不到覆蓋全線,篩選下本國人才優勢,找一兩個點突破也并非全無可能,也不致于坐擁這么多的資源,只能賣個垃圾價出去。”
  
  這個道理,南若懷從來沒有想過,一時呆了。
  
  入夜時分,等千夜吃過晚飯,一份浮島詳細的礦物和資源出產表就放到了他面前。表格上數據十分詳細,不光有品類產量和儲量,重要礦產還有周圍環境介紹,并且附上了分布地圖。
  
  能夠在短短時間內就匯總出這么一份資料,南若懷的辦事能力還是值得稱道。
  
  看過這份表,千夜就大致心中有數。浮島上的資源,至少夠維持初期活動的費用。等到后續大部隊全部抵達,就不大夠了。
  
  千夜打開鄭國的詳圖,對南若懷道:“外島還有什么可取的地方?另外鄭國本土這幾個城市,哪里有比較成體系的工坊?”
  
  南若懷早就做足功課,伸手在地圖上一點,道:“這里,遼城。”
  
  遼城位于鄭國偏西,也是在大陸邊緣地帶。這座城市有著發達的冶金體系,高爐林立,大大小小的工坊遍地都是,基本全城大半的人都靠著金屬工業活著。
  
  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這么些年發展下來,遼城和浮島形成了事實上的互補關系。從浮島運出的金屬錠,大部分會在遼城進行精煉,或者粗制成各種金屬制品,再運往王都或是內陸。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