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十六約戰

宋慧雖有才智,但畢竟自小在宋閥大宅中長大,沒有經歷過多少大場面。沒有磨練,才干終究有限。她若是想要自已重建宋閥,那只能說是被野心沖昏了頭腦。可若換了是宋子寧,就全然是另一個故事了。
  
  新建宋閥,不,應該說是宋家,聽起來是不錯的主意。如果借此能讓宋子寧有個新的開始,那就再好不過。
  
  宋慧在旁邊偷偷看著千夜神色,訝道:“你不生氣?”
  
  “我為什么要生氣?”千夜有些莫名其妙。
  
  “因為我打算把七哥挖走啊!他當了新宋家的家主,就得分很多精力在這邊,不可能再象以前一樣,天天撲在你的暗火上了。”
  
  “如果他喜歡,我怎么可能反對?”千夜道。
  
  “好吧,你們感情真好。”
  
  這又是一句讓千夜想打人的話。他把宋慧轟了出去,讓她去找副官把軍官團打散編入部隊,這是一件花時間的事,沒有幾天是辦不好的。
  
  徹底占領遼城又花了幾日時間,千夜帶來的三四千傭兵,在這么大的城市中就象一把鹽撒入大海,轉眼間就看不見了。當是看守一些要害部門和重要工坊都不夠,城市的內外防御更是無從談起。
  
  好在千夜手握艦隊,時時刻刻都有一艘浮空戰艦在城市上空盤旋,地上也有精銳部隊隨時待命,并不擔心局部的暴亂會變成真正暴動。
  
  南若懷這些天繼續馬不停蹄地拜訪城內各家族以及各大商行工坊,前兩日對那幾個最頑固家族的清洗頗有成效,不再有人敢將他明著拒之門外。而南若懷談不上口才便給,態度卻始終謙沖溫和,反而給人很有誠意的感覺。
  
  他畢竟是鄭王之子,登錄明冊的王子,繼位資格的欠缺無非在母族位份上,但誰都知道后宮位份來自前朝勢力,子憑母貴固然是常態,母憑子貴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很快就有多家表態效忠,遼城形勢迅速平靜,有幾家大的工坊已經在準備復工,另外幾家大商行主事也一一前來拜見,看看千夜這邊會有什么樣的訂單。
  
  再見千夜時,南若懷本是滿心歡喜,準備得一番夸獎的,沒想到他看見的千夜,坐在桌后,臉上似有一層淡淡陰云。
  
  南若懷邀功心思頓時斂去,小心地問:“千夜大人,可是我還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嗎?”
  
  千夜看了他一眼,道:“你已經做得不錯了,只不過,這對我來說還是不夠。”
  
  南若懷大著膽子問:“那我該如何?”
  
  千夜道:“鄭國之亂,在于諸子爭位。如你登上鄭王之位,那會如何應對你那些兄長?”
  
  南若懷想了想,一咬牙,道:“其他哥哥姐姐也就罷了,目前爭位呼聲最高的二哥,五哥和十一哥,非死不可!就是留著他們,日后多半也要反。您若是想要一個能夠完全配合您大業的鄭國,就只能這樣。”
  
  千夜又問:“好,清掃他們。那么是連根拔起,還是只誅本人?”
  
  這一問難倒了南若懷,他思索良久,方道:“只誅本人,他們家人必會心生怨恨,而且姻親故友瓜蔓相連,他們后人畢竟身有王室血脈,今后怕那些心有不甘的部下繼續擁立。這樣下去,怕是永無寧日。但若牽連太廣,卻又要殺太多人,何況許多部下只是奉命行事,自已也沒有多少選擇。或許在這二者之間做個選擇會比較好。”
  
  千夜點了點頭,道:“我不想在鄭國耽誤太多時間,一旦永夜那邊知道了我們的動向,可能就會有大動作。所以,我沒那么多時間慢慢和你那些哥哥姐姐們耗。這樣吧,你去擬一份名單,類似于遠境城主,遼城城主這樣冥頑不化的,都放到名單上。”
  
  南若懷打了個寒戰,頭深深低了下去,道:“是,大人。”
  
  千夜看了他一眼,說:“你現在連戰將都不是,坐到大位上,未免難以服眾。不過你天資積累都算不錯,我手上還有些輔助藥物。你這幾天就不要到處跑了,專心晉階戰將吧。我會在英靈殿上給你劃個修煉區域的。”
  
  南若懷又是驚喜,又有些隱隱的失落,道:“多謝大人!”
  
  晉階戰將是每個戰兵的夢想,但是以輔助藥物晉階,多多少少會影響一點將來的潛力。不過歷代鄭王成就神將的也是不多,南若懷更深知自己無望神將,倒也沒有抗拒。比起大位,一點點未知的潛力算什么。
  
  千夜起身,負手道:“若要事情順利,就得讓那些心懷僥幸的人明白事不可為才行。你們鄭國,目前爭位呼聲最高的就是你二哥吧?”
  
  “是,他本是父王最寵愛的玉貴妃所生,自己也聰明勤力,又娶了國師的孫女,所以得到國師的鼎力支持。以在下看來,國師就是二哥最大助力。”
  
  “國師?是那個劉中遠嗎?”
  
  “是的。劉師受封國師已有三十余年,在國內聲望極高。平心而論,二哥的武力和政務都不是特別突出,只是有了國師支持,他才會成為最有望大位的人選。單論政見治軍,有幾位兄長不在他之下的。”
  
  “也就是說,只要這個劉中遠還在,你就成不了鄭王。”
  
  “是的。”
  
  千夜點了點頭,說:“即是如此,那就不要再繞彎了。你給劉中遠送個信,就說七日之后,我要在王都門外與他一戰。如果不敢來的話,就把國師的名頭卸了,不要再插手國事。”
  
  南若懷大吃一驚,忙道:“萬萬不可!國師可是神將,大人您不能以身犯險啊!”
  
  現在千夜是他最大的靠山,萬一千夜出了什么事,他絕對沒有好下場。
  
  “神將?都一百歲,還僅僅是神將而已,又有何難?”
  
  南若懷硬著頭皮,再勸道:“不如請卡蘿爾閣下出戰吧。”
  
  “這種小事,還用不著她。”
  
  沒過幾日,千夜要挑戰國師劉中遠的消息轟動了整個鄭國。各路王子本來就對南若懷如火箭般躥升的速度極為震驚,就連靠前的幾位王子也有放緩彼此爭斗的態勢,想要看看這個廢物弟弟的助力從何而來。
  
  結果二王子老巢被抄的消息剛到,就又傳出千夜指名挑戰劉中遠。是以這幾日二王子的心情極差,不光摔了所有心愛的花瓶古董,還斬了兩個妾侍。遼城被占,二王子就少了一半的實力,如果劉中遠再輸了,那么二王子就是大勢已去,再無翻身余地。
  
  象他這種本來呼聲極高的,爭位失敗的下場只會比普通人更慘,無論是誰上位,斷無留著他和他子嗣后裔的可能。
  
  一通發作之后,二王子就命下人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查出千夜的底細,看看是誰敢如此膽大妄為,竟要挑戰國師。
  
  劉中遠在鄭國任國師三十余年,聲望之高,還要蓋過鄭王,而他的實力傳說也在鄭王之上。在鄭國,劉中遠就是定海神針一般的存在,別說他本人,平日里就連他的徒子徒孫也無人敢招惹。
  
  已有的情報顯示,千夜還沒有晉階神將。想到這一點,二王子才稍稍安心。
  
  七日轉眼即過,約戰之日已經到來。
  
  天尚未亮,王都東門外已是人山人海,就連嚴令不許閑人出入的城墻上都站滿了人。這些人多是城中頭面人物,各有神通手段能夠上城,連城防軍也不愿得罪。
  
  那些沒本事的,就只能在城外找個地方,伸長了脖子,惟恐錯過什么。
  
  清晨七時正,王都東門大開,一隊隊身著白色勁裝,背劍挎槍的武士魚貫而出,前面數十人執掃帚水桶,掃地灑水,清路壓塵。中間數十人手捧紅毯,一塊塊鋪在清掃過的地面上,轉眼間造就大片華麗殿堂般的平地。
  
  然后又有數十人持各種部件木板,搭出一個一人多高的平臺。又有八名健碩武士,合力抬一張高椅,躍上平臺,將寶座輕輕放下。
  
  那寶座材質不凡,看上去非金非木,極為沉重,不知道是用什么東西做的。
  
  寶座就位,白袍武士們就分列高臺兩旁,肅立不動。
  
  這臺,這椅,自都是給國師準備的。只是臺已搭好,椅上卻是空空無人,眾人等了片刻,還是不見國師出現,不禁有些騷動。不過那數百白袍武士都是國師的徒子徒孫,個個身家不俗,戰力高強,幾百人站在一處,無人敢上去招惹。
  
  就在眾人等得脖子都酸了的時候,城內響起一聲悠長鐘聲,原來已經是八點了。這個時間是城門正常開啟的時間。平日王都四門不閉,只是現在諸王子爭位,為防萬一,王都重拾舊制,子夜閉門,早上才開。
  
  鐘聲未盡,眾人忽然覺得眼睛一花,寶座上已多了一人。他寬袍大袖,白衣飄飄,須發如雪,臉上肌膚卻宛若嬰兒,正是國師劉中遠。
  
  劉中遠威震鄭國數十年,此際自天而降,宛若神仙,如何入場,竟無人能夠真正看清。待得確認國師到場,東門外頓時響起山呼海嘯般的歡呼。
  
  國師已到,千夜卻還沒有動靜,眾人頓時紛紛咒罵。
  
  一名中年白袍武士來到劉中遠身邊,輕聲問:“師父,現在怎么辦?”
  
  劉中遠雙眼不開,淡道:“這天還早,急什么?就等到正午吧,就算他們是蠻夷之士,我們修行之人,也不能失了禮數和自持之心。”
  
  中年武士一臉慚愧,連聲稱是。劉中遠則淡定坐著,雙眼似開似闔,仿佛可以一直坐到地老天荒。
  
  看到國師如此淡定,旁觀眾人信心就更足了。
  
  又過片刻,就在人群變得漸漸焦燥之時,忽然有人手指遠方,叫道:“那是什么!?”
  
  眾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遠方天際一片黑壓壓的烏云,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