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29 瘋狂的想法

讓狼人感受了一下之后,千夜就收了原力,這么近的距離,再多一會兒,晨曦啟明能把這位狼人伯爵的雙眼灼雙眼瞎掉。
  
  狙擊手還沒回過神來,“您,您怎么會用黎明原力?剛剛您展示的,不是血氣嗎?而且是極為靠近黑暗本源的血氣。”
  
  “我,”千夜想了想,坦然道:“一半是血族,一半是人族。”
  
  狙擊手難以置信,他不是沒見過黑暗種族和人族的混血,相對而言,在底層大陸上這類混血兒的數量比中上層大陸要多得多。但是他們要么因原力駁雜難以修煉到高階,要么在實力提升的過程中,一方血統徹底吞噬掉另一方,大部分情況下,黑暗血統更為強勢。
  
  可這又是親眼所見的事實,震驚之后,狙擊手終于道:“我明白了。不過既然您如此強大,為何會選擇站在人族一方?他們即弱小,又貪婪,彼此之間還喜歡內斗。”
  
  千夜淡道:“這就不是你需要關心的問題了。如果沒有其它想說的,那就準備上路吧。”
  
  狙擊手臉現掙扎,忽然道:“大人,我看您的部屬中并不只有人族,還有一些應該是古老魔裔的后裔吧?”
  
  千夜有些意外,贊道:“眼力不錯。”
  
  戰斗時,卡蘿爾的手下也有參戰。霜雷神廟就是古老魔裔,被流放到中立之地的。沒想到墉陸這里一個狼人伯爵也有這樣的眼力。
  
  狙擊手道:“大人,您的力量不像墉陸所有。那么您踏足這片大陸,必然有比殺滅和掠奪我們更重要的目標。”
  
  千夜被這名狙擊手的敏銳和洞察力引起了興趣,“你覺得我有什么目標?比獲取資源更重要?”
  
  “您的強大,和您獨一無二的血脈,應該建立自己的國度。”狼人伯爵道:“而僅僅殺戮不是最有效率的。像我和我的族人,或許單體力量比不上那些魔裔,可我們生于此,長于此,在您兵鋒所指的方向上,會比他們更有用。”
  
  話說到這里,千夜已經大致明白對方的意思,沒有說話,只揮了揮手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您未來的國度里,能不能給我部落族人和人族同等的地位及生存空間?如果可以,那么我愿意向黑暗源點起誓,永遠效忠。如果不能,那您就殺了我吧。”
  
  果然是如此,千夜旋即陷入沉思。如果眼前是在大秦帝國和永夜議會的戰場上,發生上述對話是很荒謬的。而若沒有中立之地的那段經歷,千夜也絕不會有耐心聽一名黑暗伯爵說這些話。但是現在,他卻是在思考,他對墉陸的規劃是否還能有其他更好更快捷的達成方式。
  
  千夜到墉陸,就是為了打下一片勢力范圍,為行將到來的新世界作準備。現在新世界的秘密全部掌握在永夜議會手里,但是這個秘密總有公開的一天。
  
  他原本要搭建的,理所當然是一個人族的國度。然而哪怕同是為人族將來考慮,他對帝國某些人的做法也仍是深惡痛絕。張伯謙已經為千夜指出一條明路,守護人族無須看重形式,也即是說,千夜認為帝國一些人做法不對,那在自己的勢力范圍里,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可是他從來沒有想過,在這個國度中要給黑暗種族預留多少空間。千年以來,兩大陣營的戰爭,主要就是人族和黑暗種族的戰爭,要怎么調和在一起?
  
  然而換個角度,人族和黑暗種族就真的不能共存嗎?在兩個陣營固有領地交界的灰色地帶上,各種族的共存是事實存在的現象。而大大小小中立的土地上,種族和陣營的概念似乎變得更為模糊。
  
  就以中立之地為例,大大小小的城邦中早就實現了雙方的共存,只不過往往是一個陣營占據主導而已。傭兵團中,也常見人族和黑暗種族并肩戰斗。
  
  就是暗火,雖然以人族為主,但是隨著霜雷神廟的加入,實際上已經有魔裔成份了。而千夜自己,因為夜瞳的緣故,總不可能將血族斬盡殺絕。偶爾午夜夢回,會夢到送她登臨圣山的一刻,在周圍膜拜的成員,可都是黑暗種族。
  
  眼前這個狼人伯爵,想要歸降,分明就是對著千夜的上古血族身份而來。黑暗種族更為崇拜力量,敬畏強者,而越是艱難的環境,生存成為智慧生物壓倒一切的第一選擇后,共同的目標就超越了血統的分歧。
  
  只是建立一個融合了黑暗種族與人族的國度?這個想法仍然未免太過瘋狂了。然而有一種千夜現在尚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的念頭,讓他非但沒有立刻否決這個想法,反倒思考了很久。
  
  政治并不是千夜的長項,僅僅是想想,后續的無數難題就令他頭痛。就在他思考的這段時間里,周圍陸陸續續多了不少人。
  
  宋倫,宋慧,以及越來越多的傭兵將軍們,甚至幾位艦長也出現了。要塞逐漸安靜,槍聲變得稀稀拉拉,大批的黑暗戰士能逃的都已經逃了,剩下的都選擇了投降。
  
  宋子寧為暗火制定了極為嚴格的軍紀,嚴禁在投降后殺害俘虜,這條禁令不分種族。所以一旦黑暗戰士發現了這點后,投降的越來越多,最后是成片成區域的投降。
  
  戰事漸漸結束,暗火高層在三言兩語中了解眼下情況后,所有人就都看著千夜,等候他的決定。
  
  這似乎是個很小的決定,但某種意義上來說,又是相當大的決定。在究竟是否接納狼人部落的問題上,千夜的選擇也就意味著暗火今后的走向。
  
  有可能讓黑暗種族和人族相處嗎?而且是如這位狼人伯爵所提出,與人族享有完全平等的待遇。
  
  凡是出身大秦的人,此刻都默不作聲。這件事已經超出他們的認知。在帝國傳統觀念中,所有黑暗種族都是該死,殺他們不需要理由。而在中立之地成長起來的傭兵將軍們態度就放松得多,他們考慮的還是將來建制劃分、協同作戰這種更為細節更為務實的問題。
  
  遠方傳來隱隱的廝殺聲,那是最后的狼人戰士還在負隅頑抗。隨著幾聲凄厲慘叫,整個要塞完全安靜了。
  
  突如其來的寂靜反而喚醒了千夜,他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看了看身邊暗火的高層們,卻并未詢問他們的意見,只最后將目光落到眼前的狼人伯爵身上。
  
  “我可以接受你和你部落的歸降,但是想要地位,那就要到戰場上自己去爭取。最終是否能夠得到與人族一樣的空間,只取決于你們自己,明白了嗎?”
  
  狼人伯爵轉為單膝跪地,向千夜行了一個對上位者的最高禮,道:“我,艾斯卡,以先祖靈魂和黑暗源點起誓,必將此生獻與大人,永世不叛!”
  
  對狼人來說,以先祖之名起誓,就是最鄭重的誓言了。
  
  見千夜就這樣收降了一名狼人嘉德伯爵,暗火的高層們都覺得不可思議,不過也無人提出異議。這些日子過來,他們已經熟悉了千夜的風格,當他征詢意見時候可以暢所欲言,但當他做出決定,那需要的只是執行。
  
  千夜也沒有解除艾斯卡的武裝,依然讓他保留著自己的裝備,分派宋倫去跟著他,整編所有的俘虜。
  
  艾斯卡原本就是這座狼牙要塞的副指揮,平時很有威望。要塞中許多核心軍官都是他部落的戰士,有他出面安撫,所有被俘和投降的狼人情緒明顯安定,也不再伺機暴起傷人或是想著逃跑。
  
  隨著全部戰略要點落入傭兵之手,要塞形勢穩定下來,艾斯卡帶著一隊人,逐一檢查建筑,讓里面躲藏埋伏的戰士出來投降。
  
  等掃尾工作做完,徐敬軒的新軍接管要塞防務之后,艾斯卡才返回。他被召到要塞主廳的會議室,直接參加暗火高層的會議。
  
  千夜的這個安排讓艾斯卡吃驚之余,感到高興但也很有壓力。哪怕同種族的勢力兼并也需要一段磨合期,一上來就能得到重用當然是好事,可如何表現才能在千夜麾下站穩腳跟,就要靠艾斯卡自己的表現了。
  
  千夜并不很在意狼人伯爵的想法,對他來說,既然有了艾斯卡,那么在情報方面就能提前許多進度。會議一開始,千夜就切入主題,讓艾斯卡詳細介紹周圍一帶黑暗種族的分布和布防,邊與手頭資料做校核,邊聽狼人伯爵從他自己的角度來講述翡翠海的形勢。
  
  狼牙要塞實際上是由三個大部落組成,另一座小一點的二號要塞也是如此。艾斯卡的部落就是其中之一,在整個大回廊的出口,他的部落也是排在前三的。
  
  狼人們平時在大回廊打獵耕田,也靠劫掠鄭國為生。他們生計的另一來源,就是傭兵。作為傭兵的狼人們已經習慣了為各方作戰,只要有人給錢就行。在這些狼人的心中,部落的延續才是最重要的。
  
  難怪艾斯卡身為狼人強者,對于歸順和依附身具上古血族威壓的千夜毫無心理壓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墉陸的種族生態更接近中立之地,而非永夜陣營的傳統領地。
  
  穿過大回廊,翡翠海那邊有三個黑暗種族的國度,每個國力其實都比鄭國強上一些,但是狼人們天然有著很強的領地觀念,翡翠海的狼人們很難穿過大回廊攻擊鄭國。而且鄭國近年來被大回廊的狼人壓得喘不過氣來,所以如艾斯卡這樣的狼人首領都覺得再加一把勁,就能把鄭國吞下去,也不愿意讓翡翠海的狼人部落過來插手。
  
  在翡翠海西南,有四個人族國度,每個實力都比鄭國略弱,彼此之間則是實力相當。面對狼人壓迫時,四國都能齊心抗敵,只是一旦擊退外敵,又會互相牽制,惟恐哪家坐大,把其它三家吞并。
  
  作為狼人,艾斯卡也就是知道這么多了。再遠的地方,就一無所知。
  
  宋慧在旁邊小聲說了一句:“還真是原始!”
  
  艾斯卡全聽在耳里,神情尷尬。千夜則是看了宋慧一眼,雖然沒什么嚴厲表示,還是嚇得她吐了吐舌頭,不敢再多話。
  
  其實自從艾斯卡出現,會議室的氣氛就有些尷尬了。雖然無人反對千夜的決定,可大家都是卯足了勁準備殺出一片天地,結果敵人忽然就坐到了自己中間,感覺實是說不出的古怪。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