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章三十傳說中的強者

千夜也在頭痛,一個決定做出容易,做到難,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就這件事,在場的暗火高層都提不出什么好建議,有的人就是有想法也會謹慎著不說。或許能夠幫千夜的,只有宋子寧,可他遠在帝國,脫不開身。
  
  千夜將這些雜念拋開,思索片刻,說:“眼下任務,是把狼牙二號要塞拿下來。現在我們有了艾斯卡伯爵,唔,他也可以去聯系要塞內的部落戰士,所以我們這一次攻城,目標就是要控制傷亡,以及對要塞本身的破壞程度。”
  
  暗火本來就有絕對的空中優勢,現在又有內應,取勝自然不是問題。在這個前提下,千夜更想要一個完整的要塞,以便和塔城構成一個要塞圈,足以控制周圍上百公里的遼闊區域。
  
  建設從來都比破壞要花更多精力、時間和資源,如果能夠得到一座完整的要塞,本身就是一種收益。千夜提出的這個目標,自然無人反對。
  
  第二天清晨,千夜就開始了對二號要塞的進攻,他依舊孤身對付要塞主炮。二號要塞的三名狼人伯爵中,有兩位兇悍成性,選擇了死戰不退,最后都倒在千夜劍下。巨大的戰力差距,讓他們的拼命變得毫無意義。
  
  另一位狼人伯爵和艾斯卡屬于同一部落,只是象征性抵抗了兩下,待千夜斬殺其余兩位伯爵后,就扔下武器投降。
  
  可是狼人伯爵總覺得千夜看著他的目光帶著深深的遺憾,似乎盼著他反抗似的。這位并不膽小的狼人伯爵被看得全身發毛,把頭貼緊地面,心中只是祈求千夜不要和有些永夜貴族一樣性情殘暴嗜血,喜歡虐殺俘虜。
  
  千夜遺憾了一會兒,才收回目光,瞳孔轉為正常,說:“起來吧,去收攏你的人,讓他們放下武器,在指定區域集合。”
  
  “是,大人!”狼人伯爵特別恭順。
  
  其實連身為嘉德伯爵的艾斯卡都降了,他一個普通伯爵哪有反抗余地。既然千夜保證給予部族生存權利,那就更沒有理由頑抗了。
  
  狼人伯爵的感覺其實沒錯,不過原因與他所恐懼的大相徑庭,千夜心中遺憾,卻是渴望著另一場戰斗。當他斬殺了兩位伯爵之后,發現自己原力居然有更進一步的跡象,向著凝晶的方向有了一絲進展。
  
  看來想要源液凝晶,跨越神將天關,就只有依靠外力,像是千錘百煉方才出世的神兵,以與敵對戰的壓力為錘,以己身為兵,鍛融成晶。
  
  晨曦啟明的品階太高,已經相當接近黎明源點,哪怕源液狀態,也比許多神將的原晶還要強大。光靠千夜自己修煉想要凝晶,還不知道是哪一年的事。
  
  只是伯爵級別的對手給千夜的威脅有限,能夠提供的助力也有限。想要面對更強大的敵人,恐怕只能去翡翠海了。大回廊的最高武力僅是一位狼人侯爵,聽說年紀也不小了,真正戰力還未必比得上艾斯卡。
  
  二號要塞的善后清理還沒有完成,千夜的心已經飄到了翡翠海。惟一有些不確定的是,傳說在翡翠海深處有公爵級強者隱居,但這只是傳說,是否屬實,就連艾斯卡也不知道。
  
  墉陸上的狼人大多還是原始部落形態,或者是最初級的酋長國度。他們彼此之間相當封閉,消息的傳播還是依靠原始的口耳相傳,沒有通行全大陸的報紙,也沒有類似的定期收集和傳播消息的渠道。一些傭兵組織就成了最有效率、覆蓋最廣的消息來源。只是這種消息的質量,自然不能期待。
  
  沒有信息傳播,其實意味著狼人們并不需要統一的生活,他們對部落制的現狀相當滿意,墉陸的環境又讓狼人缺少天敵。除了人族聚居的鄭國外,只有少數區域掌握在蛛魔手里,此外就沒有什么成氣候的種族勢力了。
  
  雖然身在墉陸,想要修煉到公爵級別都是千難萬難,但這里原本就是被永夜主世界半拋棄的國度,生活在這里的狼人在整個狼人族群中都是下等人,他們原本也沒有太多追求。
  
  因此在墉陸上,狼人先祖派大行其道,群峰之巔反而沒什么影響。在艾斯卡的部落中,就只有少數幾位強者聽說過群峰之巔的存在。
  
  既然目標在翡翠海,千夜就不打算在大回廊多耗費功夫。接下來幾日,兩座要塞的掃尾還未完成,戰火就燒遍了整個大回廊前端。
  
  徐敬軒的新軍和艾斯卡的部落戰士一起,逐一掃蕩大回廊內的黑暗種族。所有敢于抵抗的部落,全都被連根拔起,對上那些實力較強的大部落,則會出動暗火傭兵。千夜精銳的傭兵們已經習慣和浮空戰艦配合,在空中地面的雙重打擊下,連兩座狼牙要塞都撐不了一天,普通狼人部落營地又能抵抗多久?
  
  偶爾有強者,也不是徐敬軒和艾斯卡兩人的對手,千夜連出手的必要都沒有。
  
  掃蕩十分順利,幾乎是以一天十余公里的速度在推進。這個速度還可以更快,只是千夜手下部隊數量不夠多,幾萬人往遼闊區域中一撒,都激不起什么水花。
  
  這一周時間,千夜坐鎮在狼牙要塞內,每日修煉和看看戰報,日子突然間就清閑起來。
  
  煩惱的事情也不是沒有,比如宋慧就一天三遍的找他。她每次出現,都會帶來一個讓千夜頭痛的難題,那就是投降的狼人數量越來越多,現在應該怎么辦?
  
  千夜原本以為,收納的狼人應該數量有限,艾斯卡的部落有上萬狼人,就已經是少有的大部落了。
  
  攻下狼牙雙要塞之后的幾日,不過剛剛將要塞周邊輻射區域的黑暗種族清掃干凈,投降的黑暗種族數量已經比千夜原本預估的數目整整多了一個數量級,而且每一天都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增加著。
  
  等到統計的狼人和其它種族超過五十萬人,千夜終于忍耐不住,將所有將軍都召了回來,問:“這是怎么回事?難道大回廊里所有的黑暗種族都投降了嗎?”
  
  傭兵將軍們一個個悶不作聲,神色古怪。
  
  徐敬軒知道自己躲不過,硬著頭皮道:“大人,當然不是所有部落都投降,有些抵抗的,已經被殲滅;有些逃跑的,剩下的就都投降了。”
  
  千夜一聽就知道不對,皺眉道:“說具體數字!”
  
  他這么一怒,徐敬軒就再也不敢打馬虎眼,老老實實地道:“在所有部落中,投降的大約占到八成,逃跑的占一成半,只有半成抵抗,被大軍殲滅。”
  
  “怎么會這么多?以前也是這樣嗎?”千夜戰前是做過功課的,他在鄭國國境內的時候就曾調來十年的戰報以了解大陸局勢,印象中,以往鄭國進攻大回廊時,大小部落要么抵抗,要么逃跑,基本就沒有投降的。
  
  見千夜問到這里,徐敬軒向艾斯卡一指,道:“您問他。”
  
  艾斯卡見躲不過,單膝跪地,道:“為了順利完成對各部落的征討,我預先派人到各部落宣示了您的偉大,很多部眾都愿意依附于您的榮耀之下。”
  
  千夜隱隱感覺不妙,問:“你都說什么了?”
  
  艾斯卡神色不變,道:“我只是告訴他們,大人您已經立于黑暗原點之上,將是君臨整個永夜世界的主宰。您就是古老傳說中將帶領我們突破囚籠的偉大指引者和不敗的戰神。您將以斬殺翡翠海的王者作為永恒征途的起點和見證。”
  
  這一大段話,聽得千夜自己都有些呆滯。
  
  長久以來,各種族之間發展出了通用語,不過也要是一定階層以上才會掌握和用到。而在提到特定名詞或者在某些特殊場合,貴族們還會用到一些上古語,以更準確地表達那些種族獨有的古老傳承和傳統。
  
  艾斯卡的這段話中有好幾個名詞就是如此,他說到的時候,還需要稍稍解釋一下,千夜才能大致聽明白。可想而知,這話用狼人的部族語言說出來的時候,蘊含了多少蠱惑人心的東西。
  
  這哪里是形容一個人,用來形容真神還差不多。光是立于黑暗原點之上,從嚴格意義上說,恐怕連夜之女王都沒能達到這個境界。艾斯卡張嘴就來,也不好好過下大腦。
  
  整段吹噓中,惟一靠譜點的就是斬殺翡翠海的王者了。可是千夜怎么記得,翡翠海的王者好象是公爵?
  
  哪怕是副公爵,和榮耀侯爵之間也是隔著一個大位階。到目前為止,千夜還沒有單憑一已之力斬殺公爵的紀錄,擊敗是有過,那也是多種因素綜合的結果。到了艾斯卡的嘴里,斬殺公爵就象是殺雞一樣。
  
  千夜頭疼不已,扶額道:“你說這些,他們也信?”
  
  艾斯卡一臉陽光,“我都信了,他們為什么不信?”
  
  千夜低聲說了句臟話。他倒是忘了狼人非常崇拜強者,社會形態越原始,影響越深刻,普通戰士對于部族強者和祭祀的話幾乎是盲信。以艾斯卡的實力地位,說出來的話勢必會有不少人相信,只是有八成部落選擇歸順,還是遠遠出乎千夜意料,看來那個什么傳說也起到了很大作用。
  
  看到千夜表情,艾斯卡又補了一句,“大人,您的傳說已經傳播出去了。不意外的話,將來會有許多部落主動歸順,就不需要我們多費力氣了。”
  
  千夜更加頭疼,問:“許多是多少?”
  
  “整個大回廊中大約有四百萬部落民,按照目前情況,恐怕用不了多久,您的麾下將會增加超過三百萬的子民。”
  
  艾斯卡說得恭敬,千夜卻是無奈。整個鄭國走廊地帶人口加在一起,也不過兩百多萬,現在大回廊地帶的狼人就有三百多萬,已經超過了人族的數量。
  
  “那你有沒有告訴他們,即使投降歸順,在我這里,他們的地位也會在人族之下?”
  
  這一刻,千夜的目光銳利如刀,不過艾斯卡顯然早有準備,“沒有播種就沒有收獲,沒有狩獵的傷疤,就不會有獵物。只有建立了功勛,才會有土地和食物,所有的狼人都懂得這個道理。我們愿意為您流血或者流汗,以功績得到地位。開始時是什么位置,并不重要。哪怕是奴隸,也有成為戰士的一天。”
  
  他這個回答,反倒讓千夜無話可說。
  
  千夜想了想,讓艾斯卡和傭兵將軍們先退下,只留下宋倫、宋慧和徐敬軒,直截了當地問:“我要拿這三百萬狼人怎么辦?”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