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34 血染翡翠海

戰果震驚了整個翡翠海,各部落的酋長和祭祀們聚集一處,商討來自大回廊的威脅。無論炮艇、火力網還是密集陣,都是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的新東西,哪怕最有見識的狼人也只是聽說過。
  
  這種情況下自然討論不出什么結果,會議絕大多數時間都是在咒罵和怒吼中度過。眾多大酋長和大祭祀聚集在一起,想要討論出一個結果往往需要十天半個月。這也是部落狼人們習慣的節奏。
  
  部落習慣把一年分成兩個階段,播種和收獲,狩獵和休息。無論名目是什么,其實質都可以按有食物和沒有食物來區分。部落狼人也習慣了一年做兩件事,一季一件。
  
  然而就在酋長和祭祀們還沒有把震驚轉化為憤怒充分發泄的時候,艾斯卡,這個已經被貼上狼奸標志的嘉德伯爵,早已展示出截然不同于傳統的果斷,率領大軍席卷了翡翠海外圍的十余個狼人部落,而且還在以每天兩到三個部落的速度在增加。
  
  兩個大部落的伯爵級酋長,在試圖挑戰艾斯卡的過程中被艾斯卡和徐敬軒聯手斬殺。原本艾斯卡就戰力出眾,他的狙擊能力在墉陸狼人中是難得的高手,又得千夜賜下多件高品階武具,徹底彌補近戰弱點,戰力直線上升,普通伯爵級強者在他手下難逃一死。
  
  如此威脅下,大酋長和祭祀們不得不放下傳統,以空前速度達成一致,集結了超過二十萬大軍,壓向大回廊。
  
  而艾斯卡不敢托大,率部收攏沖得太過靠前的鋒線,與后方剛剛趕來的五萬整編部隊匯合一處,組成一支近十萬的大軍,就地修筑工事,固守對抗。
  
  當人族的工事和火力與狼人的驍勇結合時,突然間就有了驚人的威力。翡翠海狼人幾次大規模進攻,除了扔下上萬具尸體外,根本沒能捍動大回廊防線,有一次進攻甚至都沒有沖到防線前,就被彈雨給打了回去。
  
  雙方就此開始對峙,又都陸陸續續有援軍趕至。很快,翡翠海一側集結了超過三十萬的大軍,而艾斯卡的部隊也接近二十萬。
  
  大軍剛剛集結到場,翡翠海部落酋長們就按捺不住性子,決戰爆發。
  
  巨大的數量優勢終于抵消了大回廊的火力,翡翠海狼人們沖到了防線前,進入熟悉的白刃戰。但是人族和狼人結合的戰線韌性仍然遠遠超出翡翠海狼人的預料,原本應該崩潰的人族戰士因為沒有了退路,也因為身邊狼人戰友的殊死搏殺,同樣被激起血性,開始不計生死的戰斗。
  
  血戰從午后一直持續到黃昏,戰場中央和空中,雙方強者也在拼命廝殺。因為徐敬軒和傭兵將軍們的加入,在強者戰中大回廊反而占有優勢,艾斯卡更是抱著必死之心,身中十余刀,孤身斬殺了兩名伯爵酋長。
  
  夜幕降臨,已經精疲力盡的雙方終于吹響了撤退的號角,翡翠海狼人退回出發陣地,而大回廊的狼人依舊站在防線上。
  
  兩軍中間的地帶,已經被尸體填滿,有人族的,但絕大多數都是狼人。接近十萬狼人在戰斗中變成了尸體,還有數萬重傷不能行動,以狼人部落的現實,成藥稀少,草藥更是來不及送到戰場,因此他們不可能得到救治,只能在痛苦中等待死亡的降臨。
  
  血戰結果看似平分秋色,然而翡翠海的傷亡遠遠超過對手,近十萬重傷和死亡,讓雙方戰力對比變成了二十萬對十五萬,翡翠海的數量優勢已經不像起初那樣巨大,而大回廊依舊占有防御工事的優勢。
  
  酋長和祭祀們開始爭吵,為進一步進攻還是等待援軍爭執不下。
  
  就在這時,大回廊的狼人們作出一個令人驚訝的舉動,他們派出一隊隊戰士清掃戰場,把傷員運回本方陣地,無論傷員屬于大回廊還是翡翠海。
  
  這些傷員還能被救治?酋長和祭祀們震驚之余,旋即發現已方戰士的士氣正在迅速下降。酋長和祭祀并不缺乏有智慧的人物,當即決定,趁著夜色發動強攻。夜晚是狼人的天下,大回廊一方的人族戰士在夜晚會受到更多削弱。
  
  當夜,血戰再度爆發,一直接續到黎明到來。
  
  無論翡翠海還是大回廊,這場血戰的規模和殘酷程度都超出所有狼人的記憶。即使是口口相傳的先祖拓荒時代,也不曾有這樣的戰斗。
  
  從白晝再到黎明,超過三十萬狼人戰死在這片土地上,隨同出征的兩萬人族戰士也死傷過半。翡翠海一方幸存的狼人已經只剩十萬,對面的大回廊聯軍則還有八萬能夠站著。雙方都筋疲力盡,就連強者們也搖搖欲墜。
  
  黎明到來時,晨曦逐漸映亮大地。隨著晨曦降臨的,還有隱隱的大地震動。震動從翡翠海的方向傳來,清晰而有節律。
  
  大回廊的狼人們一個個站了起來,默默望著遠方。艾斯卡不顧剛剛包扎了一半的傷口,推開人族醫兵,掙扎著站了起來。他大步穿過人群,走到防線最前方,雙眉緊鎖,眼中有著深深的憂慮,還有隱藏得不太好的恐懼。
  
  翡翠海方向,騰起滾滾煙塵,席卷而來。一個龐然大物從煙塵中沖出,恍若誤入陸間的戰爭巨獸。
  
  那是一頭高達數十米的戰象,周身覆蓋著白骨制成的鎧甲,無數巨獸獠牙和長角鑲嵌在骨甲上,讓戰象變成一座恐怖的移動要塞。
  
  戰象之后,是浩浩蕩蕩,一眼望不到盡頭的大軍。無以計數的狼人戰士奔跑而來,他們的腳步震動著大地,但是依然掩蓋不住戰象那宛若遠古戰鼓的步點。
  
  翡翠海的狼人驟然爆發出山崩海嘯般的咆哮,許多戰士就地轉化成狼人戰斗形態,仰天長嗥。
  
  遠古戰象,已經存在了數百年之久,一直在墉陸狼人的歷史中占據重要篇章。近三十年來,它還是首次出現。
  
  這是白骨公爵的座騎,也是白骨公爵的象征,在翡翠海狼人心目中,公爵就是恐怖與死亡的象征,無可違逆,無可抗拒。而這個記憶,至少持續了三百年。
  
  艾斯卡鬃發皆豎,眼神中的恐懼反而一掃而空,他同樣發出一聲長長的咆哮,吐出口帶血的吐沫,大笑起來,“真沒想到,有一天我們這些小人物也能把白骨公爵閣下打出來!就算是死在這里,也值了!”
  
  徐敬軒卻是踱到他身邊,苦笑,“我可還不想死。我最小的兒子才一歲,我還想再看看他呢。”
  
  艾斯卡道:“幼崽遲早要上戰場的,不是嗎?”
  
  “是啊,說不定將來有一天,他也會死在白骨公爵手里。”徐敬軒說著,漸漸挺直胸膛,最開始的畏懼已不知去向。
  
  他向艾斯卡望了一眼,說:“我從來沒想到,有一天會和一個狼人并肩戰斗。”
  
  “我也沒有想到,會和曾經的敵人變成戰友。”
  
  徐敬軒正想說什么的時候,忽然全身一顫,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身上幾處傷口更是因為肌肉高度緊繃而崩裂,血霧將戰甲又染紅了一片。
  
  艾斯卡的反應則更加強烈,身上骨骼都在喀喀作響,如同背負了一座沉重大山,想要挺直身體都異常困難。他不甘地仍努力抬起頭顱,就是粉身碎骨于此,也再不想以匍匐的姿勢面對前方那座大山。
  
  天空變得陰暗,如同又要回到黑夜。無可抗拒的威壓悄然籠罩全場,翡翠海的狼人們都跪在地上,大聲稱頌著白骨公爵的威名。大回廊一方的狼人們也大多跪下,恐懼緊緊抓住了他們,口中的囈語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是詛咒還是在祈求原諒。
  
  幾百年的積威,無可抗拒的恐怖領域力量,一剎那間鎮壓全場,讓艾斯卡和大回廊狼人此前的血戰成果瞬間化為烏有。
  
  這就是君臨翡翠海數百年的王者,白骨公爵。他的存在,讓所有狼人的抗爭都變得毫無意義。一代代被逐入大回廊的狼人只能沖向鄭國,以簡陋的木頭和鐵片,在人族的鋼鐵要塞上撞得粉身碎骨,也不敢返身殺向翡翠海。
  
  然而就在此時,一線耀眼晨曦忽然劃破天空的陰暗,一艘龐大戰艦像是從虛空躍出,飛向戰場。
  
  在狼人和人族戰士眼中,這艘前所未見的巨大戰艦通體燃燒著光和火,以不可思議的優雅姿態劃開白骨公爵的領域,君臨戰場。
  
  這是真正的君臨,和這艘數百米的浮空戰艦相比,白骨戰象看起來就象是一個大玩具,那些鋒利的長牙和巨刺根本就威脅不到空中的戰艦,而它那些看似猙獰的骨甲卻難說能夠挨得住戰艦主炮轟擊。
  
  雙方真正的強者都看見了,圍繞著戰艦的光與火只是虛幻假象,那是撕破白骨公爵領域時雙方領域力量的激烈碰撞與摩擦。如此大范圍的領域廝殺不可能不激烈,可是看起來卻象是戰艦輕而易舉地就撕開了白骨公爵的領域。
  
  無論容易還是困難,至少在領域之爭上,白骨公爵已經先輸了一盤。
  
  看到戰艦船頭那隱約而又熟悉的身影,大回廊戰士們爆發出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許多狼人都擺脫了先前的極度恐懼,伏地大喊‘我的王’。
  
  千夜立于戰艦船頭,俯瞰著下方戰場。從他的角度,可以看到那頭白骨巨象的背上修建著一座三層骨制宮殿,式樣華麗,只是色調太過慘淡,從內而外透著一股腐朽衰敗的氣息。
  
  宮殿頂層房門打開,白骨公爵走到露臺上,仰望著空中的戰艦。盡管一張獸骨面具遮擋了他大半張臉,仍可以從眼中看到仇恨、憤怒和驚疑。
  
  白骨公爵沙啞奇異的聲音響起,如同海浪,一波波傳遍了整個戰場:“哪來的無知小輩,就你這點能耐,也敢到翡翠海來挑釁?我祭壇的圖騰柱上正好缺一個裝飾品,就拿你來填補吧!”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