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39 為誰而生

新近加入的有四位大酋長和三位大祭祀,都是伯爵級的強者。他們有的來自大回廊,也有三位出自翡翠海。出自翡翠海的位階都是嘉德伯爵,實力明顯比大回廊的要高出一截,那位滿頭鮮艷羽毛的高大狼人酋長就是其中最強的一個,黑暗原力氣息比艾斯卡更強,還隱隱有要突破侯爵的跡象。
  
  被艾斯卡介紹到的狼人強者,都會站起出列,對千夜所在方向單膝跪地,手觸額頭,這是他們對王者的至高敬意。
  
  從這一點而言,狼人對千夜的態度要遠比傭兵將軍們更為恭敬,也就顯得更加忠誠。就連那顧盼間頗有傲氣的火雞頭狼人酋長也是如此,他行禮的時候虔誠不遜其他人,回到座位上才恢復了趾高氣昂。一些傭兵將軍也看了出來,不禁有些不安。
  
  介紹完所有新加入的狼人強者之后,艾斯卡道:“陛下……”
  
  千夜抬手止住了他,“陛下這個稱呼,從此以后不要再用。”
  
  艾斯卡顯然有些為難,道:“可是部落內部,已經叫習慣了。在這樣的大捷之后,我也沒辦法阻止他們。何況您成就大君不是遲早的事嘛?”
  
  千夜皺眉,道:“不管以后怎樣,至少現在,我還當不起這個稱呼,那就不要用。”
  
  “是,千夜……大人。”艾斯卡好不容易改了稱呼,然后道:“這些同伴,都是真心想要追隨您的虔誠者。他們已經在各自的先祖祭壇上增加了您的位置。”
  
  千夜臉色變得頗為古怪,在帝國,只有亡者才會被放到祭壇上祭拜。
  
  卡蘿爾像是知道他心中所想,湊到千夜耳邊輕聲道:“狼人先祖派的部落中,確實有祭祀王者的傳統,這比什么誓言都來得穩妥,當然你不能掉下王座。”
  
  千夜勉強點頭,心里雖然仍是別扭,不過他也知道這種形式才是狼人部落全部都認可的效忠,并且背叛的風險會變得很小。直到將來有一日,千夜被新來的王者干掉,替代他在祭壇上的位置,就如白骨公爵這樣。
  
  而這三個部落是翡翠海大部落中最先效忠的,看樣子在白骨公爵麾下的日子并不好過。
  
  有了這批狼人,千夜在墉陸的實力大漲。只是如何使用這股力量,還需謹慎小心。同時千夜也不得不完全打消原先想要制止大回廊部落把自己放上先祖祭壇的念頭。
  
  虔誠是忠誠的更高境界,想要把這批狼人收攏在自己麾下又不出亂子,讓他們保持虔誠是最好的辦法,比寫在羊皮紙上的契約更有效可靠,這就是傳統力量的另一面。為了保持穩定,千夜也只能犧牲自己的感受了。
  
  接下來,千夜就問起了此戰的傷亡和善后情況。
  
  自組建狼人和人族混編軍團以來,翡翠海一役是規模最大,也是最慘烈的一仗。整個大回廊的狼人戰士死傷超過十五萬,另外徐敬軒招募訓練的新軍損失也超過兩萬,幾乎占到整個新軍的一半。
  
  相應的,翡翠海狼人死傷超過三十萬。因為他們自己救治能力有限,大回廊這邊也無法提供多余的支援,翡翠海狼人數萬重傷員在接下來的幾天中,都將陸續死去。
  
  白骨公爵戰死之后,翡翠海狼人參戰及后備部隊大多投降,現在光俘虜就達三十萬之多,另有數萬狼人趁亂逃走。
  
  根據俘虜的口供,在離這里一日行程之處,應該還有數支狼人部隊正在趕來,加在一起大約有十幾萬的樣子。他們一旦得到前方潰敗的消息,肯定會逃回原部落。
  
  當前最佳策略,莫過于立刻派兵攔截,將這些狼人援軍消滅在野外,減輕之后掃蕩翡翠海全境的壓力。
  
  不過千夜看看屋內,無論人族還是狼人,幾乎個個滿身傷,已經找不出能帶兵的,只得作罷。而且外面還有幾十萬俘虜,也得迅速處理,否則隨時有可能爆發。
  
  收編翡翠海狼人的工作復雜且細致,不過推行的還算順利。
  
  白骨公爵出戰,翡翠海核心區域的大部落都是傾巢而出,結果被一網打盡。逃掉的都是些戰場位置靠邊的零星部落,幾萬戰士聽起來人數不少,卻是分散到了各個方向,別說千夜已經收編了狼人主力,就是僅靠大回廊的狼人,甚至是徐敬軒余下的新軍,也能掃平那些殘軍。
  
  還有一些邊緣地帶的部落,雖然也接到了白骨公爵的征召,可是有的路遠,有的缺乏足夠軍糧,沒能趕上這場大戰。對于這些部落,只要有足夠耐心,肯花時間,一個一個地收服,總能慢慢平定。
  
  接下來的數日,千夜每天都要召集各種大小會議,往往一開就是大半天,連鞏固神將境界的時間都沒有。幾十萬狼人的安置,安全以及食物,都是大事,也出不得半點差錯。直到親身體會過之后,千夜才知道后勤那些軍官們其實也不容易。
  
  這一日大會議結束之后,宋慧跟著千夜回到他的私人區域。千夜知道她有話說,就把房門關上,等候下文。
  
  “你真的要收留這批狼人?”
  
  “不然呢?”千夜覺得這話問得有些莫名其妙。翡翠海加上大回廊,初步統計狼人總數超過一千兩百萬。如此龐大的數量,收服自然是最佳選擇,否則一旦轉為敵對,就是殺也要殺得手軟。
  
  宋慧意味深長地道:“這可是有一千兩百萬狼人。過去就是因為這片土地上養不活這么多的狼人,他們才一代代沖擊鄭國要塞。”
  
  千夜點頭,“我知道。不過這片土地在狼人手中養不活這么多人,在我們手里可不一樣。”
  
  無論翡翠海還是大回廊,土地的出產都不足以養活這么多的狼人,才要年年向周圍擴張掠奪,以維持最低的生存消耗。而周圍勢力中,又以鄭國最好欺負,也就成了狼人進攻的首選。但在千夜看來,白骨公爵辦不到的事,卻不代表他辦不到。
  
  這里的狼人部落還處于原始水平,靠著狩獵和粗放養殖為生,耕種技術極為原始落后,別說和帝國沒法比,就是和鄭國相比都不在同一個時代上。只要引入適宜在這里種植的各種作物,提高單位面積耕作效率,養活這些狼人就完全不是問題。
  
  誰說狼人不能吃素?在大回廊里的狼人已經證明,在餓死和吃草之間,狼會選擇吃草。而耕種不僅出產口糧,還有混合飼料和高品質牧草。高品質的牧草能夠讓畜牧業的產出成倍上升,至少可以保證戰士們都能吃上肉。
  
  只需要一兩年時間,這片土地完全能夠養活翻倍的狼人。另外如果投入更多,培育出完全適應這里環境的高產作物,能夠養活的狼人數量還會繼續增加。
  
  惟一需要解決的,可能就是過渡期間的糧食問題。但在此次大戰后,減少了數十萬精銳戰士,這些戰士的口糧需求遠大于普通狼人,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勉強能夠撐過今年了。另一方面,千夜還可以選擇從帝國購買糧食,從而填補青黃不濟的時段。
  
  但宋慧卻不是這樣想,見千夜不明白,她索性道:“你想過沒有,如果這片土地上全是人族,能夠養活多少人?”
  
  千夜一怔,這個問題倒是沒有想過,他思考接下來一兩年的計劃,還是基于眼前現狀基礎上,并沒到極端假設的階段。
  
  既然宋慧問了,他心中就迅速滾過一片數字。高階戰士和強者不能作為普適性的例子,若只考慮普通人群,一個成年人的食量遠比狼人要少,而且和體形不成比例的少。一頭成年狼人大約是人族體型的兩倍多一點,食量卻相當于四個成年人。
  
  千夜若有把握養活兩千萬狼人,那么在這片綿延數百公里的遼闊土地上,養活四五千萬人族也并非不可能,甚至會更多。只不過墉陸的環境依舊對普通人族的生存不利,沒有原力的人在這里生活,壽命會比在帝國本土縮短。但如果是從中立之地遷移人口的話,就沒什么太大差異了。
  
  然而宋慧的話中還有更深一層的含義。千夜想著,略微皺眉,道:“你的意思是說,讓我殺光所有狼人,然后用人族來填上空白?”
  
  “也不用殺,驅逐就可以了。”
  
  千夜雙眉鎖得更緊。哪怕是狼人,如此大規模的遷移,意味著會有無數人死在路上。以狼人如此原始的部落形態,大遷移過程中死上一半是常有的事。這和直接屠殺也差不了太多。
  
  千夜嘆了口氣,道:“這和殺了他們有什么區別?宋慧,這畢竟是一千萬的生命,難道就能這么殺了?”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何況土地就這么多,養活了狼人就不能養活人族。站在我族的立場上,當然是要把狼人斬盡殺絕。你以為大秦是怎么立國,怎么開疆的?帝國現在占據的大陸,一千兩百年前可不是荒無人煙的地方。”
  
  中層大陸當然不貧瘠,帝國本土各有特色資源,尤其是帝室和門閥控制的領地,很多都可稱膏腴之地。那是硬生生從黑暗世界中撕裂出來的黎明之基。
  
  千夜知道宋慧說的是事實,人族崛起之路充滿犧牲,而那些骨血不僅屬于人族,也有無數黑暗種族。
  
  他沉默了一會兒,道:“我記得曾聽過一個說法,這個世界的力量譜系既然分黎明和黑暗,那么也就意味著每個族群都有在大陸上生存的權利。消滅一個族群,黎明或者黑暗就會衍生出另一個,所以盲目的殺戮并沒有意義。這里是墉陸,不是帝國也不是永夜議會,或許可以有所不同呢?況且這些狼人都是真心投靠,并且證明了自己的忠誠。”
  
  千夜頓了頓,坦白地道:“在這種情況下,我實在是下不了手。”
  
  宋慧并未放松,問道:“他們用什么證明的忠誠?”
  
  “二十萬戰士的生命。”
  
  宋慧也不得不點頭,嘆道:“好吧,就算是。但如果以后他們反叛了呢?”
  
  千夜淡道:“我答應他們的,自然會給他們。如果這樣還有人反叛,那你覺得我會放過他們嗎?過去死在我手上的黑暗種族,可也不少。”
  
  “那就好。”宋慧松了口氣,她想了想,又問:“那您對這個國度是怎么考慮的?它是站在黎明還是永夜一邊呢?”
  
  這算是每個王國必然要面對的問題,這個國家為誰而生,為誰而戰。但這個最基本的問題卻把千夜給難住了。
  
  在兩大陣營的擠壓中,不乏自稱中立的勢力,然而其中水分大家都心知肚明。能夠真正中立的,要么足夠弱,要么足夠強大,要么中立這個行為本身具有足夠利益。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