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44 儀式祭壇

狼人酋長還待再說,大祭祀已然忍耐不住,重重咳嗽一聲。在狼人中,大祭祀還是有些威望的,盡管他頭上沒有鮮艷羽毛。那酋長看了一眼大祭祀的臉色,沒再說話,悻悻地坐回原位。
  
  千夜沉吟許久,方道:“裝備生產的事情再議,先把庫房里那批貴重珠寶取出來,讓子寧幫我們換一批裝備回來。人族和狼人的比例……就按照二比一采購。”
  
  這個比例讓傭兵將軍和徐敬軒略顯不滿,但也沒說什么。狼人們則是面有喜色。狼人數量比人族要多數倍,這個比例仍然是極低的,但千夜肯武裝狼人,也就意味他的承諾是可以期待的。
  
  后勤軍需是個復雜工程,后續還有大量工作,千夜暫時擱置了細節的討論,目光掃過一眾狼人貴族,道:“艾斯卡投效的理由我已經知道了,現在我想知道的是,你們為什么也愿意奉我為王。”
  
  “您是黑暗之子……”大祭祀話說到一半,看著千夜的臉色,當即住口。他明白,千夜在這個時候突然發問,自有其深意,絕不會接受借口,更不會接受謊言。
  
  大祭祀并沒想好應該如何措辭,有些話他根本不知道該不該說,而其它酋長祭祀們就更不敢發聲了。
  
  艾斯卡欲言又止,抓了抓頭還是靠回椅背,他畢竟代表的是大回廊的狼人,就在不久前,大回廊和翡翠海還是敵對的,他實在沒有立場來打這個圓場。
  
  “因為您替我們報了仇!”一個突兀的聲音猛然響起,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又是那一腦袋鮮艷羽毛的酋長,他也被眾人對這句話頗大的反應嚇了一跳,但隨即腦袋一揚,梗著脖子道:“這有什么不好說的!我們早就想把白骨公爵切碎了喂魚,只不過誰都不敢說而已。我們這些大點的部落,哪一家沒有先祖、兄弟姐妹乃至孩子死在白骨公爵手里?你,奧斯祭祀,上個月不是剛把幼子送進公爵府,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嗎?”
  
  被點名的祭祀頭低了下去,重重地嘆了口氣。
  
  “怎么回事?”千夜問。
  
  大祭祀嘆了口氣,瞬間似是蒼老了幾十歲,說:“白骨公爵每年都會要求各部落把族中最出色的年輕人送往公爵府,參加一個儀式。儀式之后,許多人就永遠消失不見了。公爵說這是在選拔強者送去秘境集中訓練,能通過試煉回來的將得到更強大的力量。可是我們卻知道,那其實是個祭祀儀式,消失的年輕子弟實際上就是祭品。”
  
  “你們不反抗?”徐敬軒問。
  
  大祭祀苦笑,“誰能反抗公爵大人的力量?早期還有些部落反抗,或者把自己最出眾的孩子藏起來。但是反抗的部落全都被屠戮一空,甚至都無須公爵本人出手,光是他的直系衛隊和調集的其它部落軍隊,就足以蕩平一切。至于隱藏孩子的部落,也都沒有好下場。公爵不知用什么手段,能夠辨別出送去的孩子是不是這一代最出色的天才。如果不是,那么那個部落會同樣倒霉。這樣幾次之后,就沒有人敢反抗公爵,也沒有人敢欺騙公爵。”
  
  千夜淡淡地道:“他們不敢反抗公爵,就敢反抗我了?看來對這些邊緣地帶的部落,不能太好。干脆都殺光吧。”
  
  大祭祀忙道:“不必如此!等會議結束,我們就分頭前往那些部落,勸他們歸服陛下!實在不肯聽勸的,再殺不遲。”
  
  千夜點了點頭,說:“也好,那你們的動作得快點了。另外,他們就算肯歸順,也要充作奴隸,等到立功之后,才有機會獲得身份。”
  
  “是,陛下。”一眾狼人祭祀酋長齊聲答應,態度又恭敬了不少。
  
  千夜點了點頭,說:“公爵舉辦祭祀儀式的地方在哪,帶我去看看。”
  
  大祭祀道:“祭壇在北方的山中,我也只知道大致范圍,公爵生前,從來不許任何人接近祭壇。部落孩子們都是放到那里的山腳,公爵會親自帶他們登山。”
  
  “那就坐我的戰艦過去。你來指路。”
  
  大祭祀俯身,恭敬答應了,就跟在千夜身后,向公爵府頂層走去。
  
  早有宋倫發出信號,等眾人到了頂層后,戰巡龐大的艦體已出現在公爵府上空,徐徐下降,到距離頂層不足十米時方才停下。
  
  在如此近的距離,戰巡龐大船體帶來的壓迫感實是無以倫比,即使狼人貴族早就知道千夜戰巡的存在,此刻親眼見了,也皆是失聲。城內則是沸騰了,無數狼人涌上街頭,仰望這艘前所未見的龐然巨/物。
  
  千夜騰身而起,躍上戰巡甲板。狼人貴族們得到許可,立刻爭先恐后地登艦,一上艦就東看西看,眼睛都直了。
  
  “這么大個東西,還真能飛啊!”一個狼人酋長下意識地道。
  
  旁邊祭祀道:“這是浮空艇,能飛有什么稀奇!”
  
  那酋長瞪了回去,道:“你見過這么大的浮空艇嗎?這比公爵那頭魔象都要大了!你部落里所有房子加在一起,都沒有這個大吧?”
  
  一連串的問題頓時把祭祀給問住了。
  
  就在這時,艦體微微一震,戰巡以優雅姿態,躍上天空,然后調整航向,朝著北方飛去。
  
  千夜立在船頭,俯瞰下方山川大地迅速向后退去。
  
  翡翠海東方和南邊是一望無際的草原,地面微有起伏,長草丘陵之間散布著狼人的部落。而在翡翠海北邊,地勢就開始起伏,漸漸有了山脈形狀。再向遠方,山勢越發險峻,幾座高聳入云的山峰頂部,已是冰雪覆蓋。
  
  而在山脈和翡翠海之間,宛若綠毯,錯落分布著塊塊田地,儼然人間仙境。那些田地長勢極好,看著喜人,同時也讓人意外。
  
  千夜沒想到狼人也能種出這等田地,便問起此事。旁邊大祭祀有些不好意思,道:“那里是天賜之地,無論種什么都會長得極好,根本不需要額外照料。田里種的是云麥,除了冬天都能生長,每年兩熟。麥熟后只要收割,不用再播種,過不了多久新麥就會自己長出來。”
  
  旁邊宋慧聽了,眼睛深處隱隱有光芒一閃。
  
  千夜點了點頭,道:“不錯,果然是天賜之地。”
  
  大祭祀道:“只可惜只有那一帶才是天賜之地,其它地方就沒有這種神異了。”
  
  感嘆之后,大祭祀向著遠方的雪峰一指,道:“公爵的儀式祭壇,應該就在那座雪峰上。那里地勢極險,山腳下又多是致命兇獸,即使是我們,平時也難以攀登。”
  
  大祭祀也是嘉德伯爵,也就是說,白骨公爵打造了一條可以抵御伯爵強者的天然防線。他選擇這里作為祭壇,應該是出于這方面的考慮。
  
  狼人伯爵過不去的天險,在千夜眼中自是跟平地無異。他甚至都懶得去關注地面上究竟有什么兇險,直接指揮戰巡飛到雪峰上空。
  
  雪峰峰頂被人為削平,一道暗紅光罩覆蓋了整個峰頂。
  
  峰勢極為險峻,山間雪霧彌漫,罡風猛烈。還有數道灰影在風雪間穿行,行動如電,光是速度,就非是普通兇獸。一般子爵男爵到了這里,完全就是給它們加餐。
  
  白骨公爵死了這么久,他留下的布置再怎么兇險,沒有人主持,千夜也不放在眼里。不過謹慎起見,他還是叫上了卡蘿爾,兩人自戰艦上凌空飛降,落向峰頂。兩大神將聯手,自能壓制白骨公爵的布置。
  
  似是看到他們從天而降,風雪中的那幾道灰影就接近峰頂,發出尖銳的絲絲叫聲,以作警告。然而千夜放出暗金血氣,當頭一鎮,那些灰影立刻失了兇悍之態,驚恐尖叫著,掉頭沖入風雪中,再也不肯出來。
  
  千夜懸停在防御罩的上方,彈出幾顆原力彈,落在護罩上。護罩立刻劇烈波動,在千夜指彈攻擊下竟有要崩潰跡象。看來防御力極為有限,主要作用只是阻擋風雪,以及一些不小心溜到附近的禽鳥。
  
  那幾道灰影,似乎就是白骨公爵最后的防御手段。
  
  試探之后,千夜便不再猶豫,直接穿過防御罩,落在峰頂。卡蘿爾稍微落后,等了片刻,見沒有什么異狀,才跟了過去,落在千夜身邊。
  
  雪峰峰頂猶如一塊巨大無比的平滑石面,周圍立著一根根形態各異的柱體。這些通體黑紅,色澤斑駁不齊的柱體正不斷向外噴吐著原力,這就是支撐著防御罩的能量源頭。
  
  極目望去,整個峰頂少說也立著數千個柱體,每個柱體放出的原力雖不多,但加在一起就沛然可觀,構成了那覆蓋整個雪峰的防御罩。
  
  這等技術,無論千夜還是卡蘿爾都是前所未見。
  
  卡蘿爾極為好奇,“這些都是什么?”她走過去,雷鞭一卷,從地面生拔出一根柱體,然后就是一聲驚呼。柱體離地而出,掉落一塊塊暗紅色不明物質,露出來的居然是一截森森白骨!
  
  這一幕實在是太過意外,卡蘿爾這種見多了血腥場面的都嚇了一跳。她定了定神,仔細看看白骨,以及掉落處的斷面,忽然咦了一聲,道:“我知道了,這就是那些失蹤的狼人孩子!”
  
  “什么?”千夜也吃了一驚,過來細看,終于分辨出來卡蘿爾雷鞭上卷著的似乎是腿,只不過多出來的部分被削掉,細的地方又貼上了肉,弄出個堪堪規整的圓柱模樣,就被埋進地里。
  
  看著周圍那數千個柱體,千夜和卡蘿爾都是心下暗驚,這里種下了多少死不瞑目的狼人天才?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