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45 天賜之地

雪峰中央,被數千柱體包圍的區域,只有一片焦土。土地如同被烈火燒過,焦黑一片,并且粘結成塊。除了這片焦土之外,雪峰上就沒有其它東西了。
  
  千夜走到峰巖邊緣,向外望去,忽然感覺前方某些地方的地型有點不自然。他走過去,抬手一揮,原力過處將積雪清掃一空。雪下露出的赫然是森森白骨。那些白骨有的部位勉強還可以看出狼人輪廓,另外一些只是斷肢殘骸,若不是有雪峰祭場這特殊的背景,根本無法分辨屬于什么物種。
  
  白骨也就罷了,關鍵是數量,僅是露在外面的白骨就有數米厚,還不知道白雪覆蓋之下,還藏著多少尸骸!
  
  “千夜,我找到入口了!”卡蘿爾遠遠地叫道。
  
  千夜身形一閃,就到了卡蘿爾身邊。在她面前,一塊數米方圓的巨大石板已被掀開,露出下面一條寬闊幽深的通道。
  
  方踏入通道,腐敗氣味便撲面而來,卡蘿爾立刻掩住了鼻子。千夜身周燃起血火,將所有穢敗味道全部燃盡。通道并不長,轉折之后,就進入一個巨大廳堂中。
  
  大廳高數十米,極為寬闊,似是利用山體內天然空間鑿成。四壁每隔十米,就插著一根骨制火把,不知用的什么燃料,跳躍的全是幽碧色的磷火,給整個大廳都染上一片幽淡綠色。
  
  這樣一來,磷火照射外的空間變得更為幽暗,卡蘿爾即使能夠夜視,可點點磷火中的視野居然比在夜色中更模糊。這樣的環境,乃至到處充斥的惡臭味道,讓她感到極不舒服。
  
  見她臉色蒼白,千夜豎起右手食指,指尖上亮起一點光芒。這點光芒轉眼間就變得熾烈無比,如同一顆新生的太陽,瞬間讓洞窟大廳內處處都充斥著光與熱。
  
  好幾處角落里傳出慘叫聲,數頭狼形生物從藏身處摔出。它們的皮毛一接觸到晨曦啟明的光芒,立刻燃起縷縷青煙,焦糊味道迅速彌散。只見翻滾的黑影不斷哀嚎著,痛得滿地打滾。
  
  千夜稍許收了指尖原力,光芒隨即收斂,仍能照亮整個大廳,但不再含有毀滅性的高熱和熾烈。
  
  卡蘿爾雷鞭一揚,將那幾個狼形生物卷到面前。仔細一看,兩人就發現這些其實都是狼人,而且外表都非常年輕,還沒有發育完全的樣子。他們身上到處都是傷痕,切口整齊,并不是戰斗中負的傷。
  
  幾個年輕狼人緊閉雙眼,不斷哀嚎,眼中有血水流下。他們本是黑暗生物,千夜那點原力光芒極為熾烈,這幾個狼人不知厲害,直視之后,雙眼立刻就瞎了。
  
  卡蘿爾觀察了一會兒,道:“他們怎么好像沒了神智一樣?”
  
  千夜也是不解,這不太像是黎明原力灼燒引起的,稍稍檢視了一下傷勢后,吐了口氣,說:“他們身上都缺失了不少器官,現在還活著,已經算是奇跡了。”
  
  “這些都是狼人啊,白骨公爵這樣對他們是為什么?他就這么喜歡虐殺嗎?”
  
  千夜搖頭,說:“應該是……有用吧。”
  
  “有用!”卡蘿爾一窒。她忽然想到外面平臺上的圓柱,以及不知名能量,生生打了個寒戰。
  
  千夜目光掃過整個大廳。大廳中央是一座石質祭壇,通體紫黑色。走近一看,千夜才發現那紫黑色實際上是層層疊疊的鮮血,因為年代久遠而凝固。
  
  祭壇中央,還有一個突起的圓盤,邊緣處刻印著一圈原力陣列,大致是激發生機,刺激肌體生長的功能。如果用在這個祭壇上,那么還有著放血的效果。
  
  祭壇沉寂著,沒有絲毫反應。千夜再向周圍望去,看到四壁處還有一排排高柜。他走過去,拉開柜門一看,臉色就是微變。
  
  高柜中全堆著各種各樣的器官,有的還新鮮,有的則開始腐爛。這些器官不知是從多少狼人身上摘下來的。
  
  高柜中間,還有好幾座實驗臺和工作臺,千夜雖然看不懂那些形狀各異器皿和管道駁雜設施的用途,但其中有幾臺似是大秦帝國出品,銘牌還在上面,從文字中可以讀出,這些都是組織提純的設備。
  
  看到這里,千夜就明白,這里應該就是白骨公爵提純年輕狼人天才血脈,并且移植給自身的場地。雖然不知道那所祭壇究竟在整個過程中發揮什么功用,但只看地下大廳內的設施和布局,這個秘法恐怕也不怎么高明。那幾臺設備都很老舊了,只有一臺是帝國的新型號。可是那臺新設備看上去根本和其它設備不配套。
  
  至此,那幾個年輕狼人的現狀就有了答案。他們被摘取了器官,或許還受了其它折磨,因為過于痛苦而失去了神智,并且無法維持外形,就一直是這副半狼半人的返祖模樣。
  
  摘了器官,卻不讓他們立刻死去,白骨公爵看來對自己身體行將崩潰的現實也有認識,對這幾個年輕狼人與其說是想要轉移血脈,倒不如說就是單純想要折磨他們。這或許是行將就木的老人對年輕人天然的嫉妒和不甘。
  
  千夜指尖燃起原力火焰,旋即彈出數點火星。晨曦啟明化成的火星落在那些年輕狼人身上,瞬間就將他們燃成火炬。
  
  看到這里,千夜對白骨公爵有了更多認識,也一點一點解開翡翠海狼人飛快倒戈的謎底。過去數百年間,白骨公爵不知殺了多少狼人年輕天才,幾乎讓翡翠海狼人整體天賦下降了兩個等級。
  
  狼人部落形態再怎么原始,也不乏有識之士。他們知道翡翠海狼人衰落的根源,對白骨公爵實際上恨之入骨,卻被太過懸殊的力量差距所壓制,隨著時間推移,這個差距變得完全無法逾越。
  
  在墉陸整體落后的工業技術下,沒有多少淺層礦的翡翠海完全是貧瘠之地,只有一點獵物和少量谷物出產,因此也就沒有強者過來和白骨公爵爭搶這片地盤。否則大回廊的一個侯爵能擋住鄭國,翡翠海的幾個酋長和祭祀卻是保不住這么一大片土地的。
  
  種種因素匯聚一起,成就了白骨公爵三百年的統治。
  
  只是無人制約,又是行到生命盡頭,白骨公爵也就漸漸瘋狂。看他的作法,說不定在臨終之際,要拖著翡翠海所有狼人同歸于盡。
  
  這座地下祭壇除了見證白骨公爵的殘暴與瘋狂之外,沒有什么其它價值。千夜本打算一把火燒個干凈,但轉念一想,正好留作見證,讓狼人們清晰知道白骨公爵的所作所為。
  
  走出地下大廳,千夜繞著雪峰疾行一周,將那幾頭隱藏在風雪中的兇獸全都找出來斬殺,這才躍起升空,招呼戰艦上一眾傭兵將軍和狼人貴族下來。
  
  看到無數斷肢柱,以及地下祭壇的場景,狼人有的痛苦的閉上眼睛,有的仰天長嗥,一名酋長則抱起一具還沒有腐爛到面目全非的尸體,放聲大哭。那是他的幼子,剛剛被送進來一個月。
  
  狼人嗅覺敏銳,不止能夠精細分辨氣味,還能夠分辨出部落間的血脈淵源。那些斷肢肉/柱,只要不是年代太過久遠,大多可以嗅出是不是來自自己部落。
  
  等到狼人們的悲傷稍稍平歇,千夜才帶著他們重返戰巡。千夜下達了暫時封存地下祭壇的命令,待一切都塵埃落定后再讓各部族上來收斂尸骨。狼人貴族們并無異議。
  
  除此之外,千夜還有一個疑問,白骨公爵把祭壇選在此處,只是偶爾為之,還是有什么特殊之處?
  
  離開雪峰后,下一個目的地就是來時經過的那片天賜之地。這里是大片農田,遠看云麥長勢整齊喜人,此刻從近處看,就能發現實際上田地里頗為混亂,那些云麥基本就是自然生長,看不出多少人工護養的痕跡。
  
  惟一讓這里能夠被稱為農田的,大概就是雜草很少的緣故。狼人只要肯干,就是不錯的苦力,他們至少可以保持一整天的高強度勞動。除草這種簡單體力活,正適合狼人。
  
  看到這片云麥田,千夜倒是有了新的想法。這么多狼人,雖然不能人人打仗,可是大多數都是合格的勞動力,尤其是純體力活上,比普通人族要強多了。
  
  這樣看來,翡翠海內部的資源,光靠狼人們就足夠了。
  
  千夜蹲下,抓起一把泥土看了看。土質松軟肥沃,抓在手中有種油膩的感覺,難怪云麥長得這么好。不過狼人們可不懂什么休耕養田,也不會施肥,土地這么多年還能保持肥沃,確實不可思議。
  
  千夜將手放在地上,細心體會,慢慢的就感覺到在大地深處,隱隱有一股原力在緩緩流動。這股原力生機盎然,絲絲縷縷的滲入周圍土層。它的規模十分龐大,有如一道原力暗河,在整個天賜之地的下方流過。
  
  看來這就是天賜之地形成的原因了。千夜又換了幾個地點,同樣感知到了原力暗河的存在,并且通過多點定位,大致判斷出原力暗河的走向。
  
  千夜站起身來,遠望大地,在心中將暗河描繪了一番,發現其走向呈現一個巨大而規整的弧型,圓心所指,正是白骨公爵祭壇所在。
  
  他沿著整個天賜之地走了一遍,探查暗河的流向。暗流和天然地型并不匹配,一部分沒入翡翠海,另一部分則是延伸到了山地。只有山與翡翠海中間的平原地帶,才體現出天賜之地的特性。
  
  千夜心中一動,登上戰巡,令艦長按照他劃出的路線飛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