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57 意外來客

若現在的大秦還有一人能夠全然無視皓帝,那自然是指極王了。
  
  皓帝看著老人手中被黑氣灼焦的釣桿,“難道不順利?”
  
  指極王將釣桿一拋,看著它順溪水飄走,坦然道:“失手了。”
  
  皓帝終現訝色,“此事安排如此周密,竟然還會失手?那人還能擋您老一擊不成?她已經成長到這種地步了?”
  
  “也不能說是擋住了,只是沒想到魔裔皇帝會出手將她護下。”
  
  皓帝皺眉道:“她若是沒死,倒是有些麻煩。為了這次計劃,已經動用了太多資源,現在要想再來一次,卻是難上加難,只能另想辦法。”
  
  指極王欲言又止,最后只是道:“等你想好再說吧。”
  
  指極王送客之意已經很明顯了,皓帝卻是沒有立刻走。他立在原地思索良久,問道:“若以千夜為餌,會不會讓她再入局一次?”
  
  “既然你已經想到了,那為什么還不去做?”指極王不答反問。
  
  “我只是想著,千夜畢竟是老師惟一的義子,又為帝國立過大功,是不是真要對他下手。”
  
  “一者為情,一者為國,抉擇存乎一心,無所謂對錯。”指極王道。
  
  “受教了。”
  
  “那你就回去吧,我困了,要回屋歇歇,晚上還要夜釣。”
  
  “如此就不打擾您了。”
  
  告辭之后,皓帝就轉身,瞬息遠去。指極王提起空空如也的魚簍,慢悠悠地向不遠處的小屋走去。
  
  帝宮,椒房殿內,李后正倚著桌子,持卷讀書。正看得聚精會神之際,一名侍女走進,道:“陛下有詔,請娘娘晚上到昭華殿共進晚餐。”
  
  李后抬頭,道:“陛下不是去城外了嗎?”
  
  “剛剛回來。”
  
  李后將書輕輕放下,道:“那就去吧。”
  
  入夜,微涼,昭華殿內只燃數燈火,明暗不定,大殿深處,都隱沒在重重陰影中。
  
  大殿中央,早就鋪好了桌子,布好了菜,數名侍女在旁侍立。
  
  殿中燭火忽然一陣閃爍,皓帝不知如何出現,已在桌邊坐定。幾名侍女早就司空見慣,一點不顯慌張,齊齊跪下行禮。
  
  皓帝看看對面空的座位,問道:“她還沒來嗎?”
  
  話音未落,庭院中就響起環佩叮當,李后在數名侍女簇擁下,緩步走來。她進了大殿,先是一禮,然后在皓帝對面坐定,道:“不是我遲了,而是陛下太早。”
  
  皓帝失笑,道:“又忘記了,我這個性子,總是太急。”
  
  李后已到,便即開宴。兩人偶爾聊幾句風花雪月,帝國情事,就這樣到了皓月高升。宴席撤去,侍女奉上點心茶水。皓帝拿起一杯茶,放到口邊,然后就停在那里,怔怔出神。
  
  “陛下可是有什么心事?”
  
  皓帝回過神來,道:“也沒什么,就是最近有些流言,弄得朕有點心煩。另外,也的確有許多難決之事,一時想得出神了。”
  
  “家國大事,每天都不會少的,陛下不必憂心。有了問題,一件件去辦就是了。”
  
  “話是這么說,朕……”皓帝似是忽然醒起,道:“唉,又不小心說錯了。我……”
  
  李后伸手掩住了他的口,道:“陛下本就是天下至尊,這樣稱呼并沒有錯,反而是以前那種,才是逾規。現在您親理政事,一舉一動都是萬眾矚目,怎可為我一個人壞了規矩?”
  
  皓帝嘆了口氣,默認了此事。
  
  李后又問:“陛下何事煩憂?”
  
  皓帝道:“還不是為了老師那個義子的事?”
  
  李后微笑道:“可是他又惹了什么禍?若真的是,那該怎么處置就怎么處置。林師于陛下有恩有義,他可與您沒有關系。愛屋及烏,也要有個限度。”
  
  “其實千夜倒還真沒做什么,反而立過大功。再者說,就算朕現在要處置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你可知道,那小家伙竟已是神將了,前幾天還在白閥凝玉府大鬧一場,力壓白遠圖,硬是讓白閥最強者避而不戰。這可還真不得了。”
  
  李后驚訝,道:“他已經是神將了?這么快?當日我可一點都沒看出來。”
  
  皓帝道:“他的源血似是來自門羅氏族。門羅的血脈潛藏天下聞名,說不定就在他身上覺醒了。你看不出來,也很正常。”
  
  李后道:“原來如此,難怪我總覺得看他不透,天機術也沒什么用處。不過既然不是他惹事,那您還煩惱什么?”
  
  皓帝嘿的一聲,道:“還不是為了新世界的事?不提也罷。”
  
  皓帝不說,李后自然也不會問。茶點用罷,天色就已晚了,侍女們服侍二人更衣沐浴,熄燈就寢。
  
  夜色霸占整個大殿,轉眼間就響起輕微的鼻息聲。
  
  侍女們站在殿外,立得如同雕像。
  
  暮光大陸,底修斯古堡,距離上一次的大破壞才過去一周時間,主樓的廢墟上搭著腳手架,一塊塊打磨好的石塊源源不斷地的運來,重建主樓。
  
  夜瞳已自鐵棺血池中蘇醒,和兩位公爵都住進了副樓。經過古老血池的修復,她氣息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重新站到了公爵門外。盡管她現在血氣還僅僅是榮耀侯爵的水準,可是兩位公爵依然對她畢恭畢敬。
  
  他們很清楚,若是自己對上了指極王的那一擊,恐怕是撐不到魔皇趕來。那一擊看似平平無奇,真正威力遠在表面之上,事后越是回想,就越是恐懼。經由這一擊,他們也終于明白,哪怕夜瞳和他們之間還有著大位階的差距,他們現在也已經不是夜瞳的對手。
  
  就在整個底修斯古堡風聲鶴唳之際,一艘浮空艇悄然飛抵。浮空艇落下,便被血族精銳戰士團團圍住,數十支原力槍全部指向艙門。
  
  浮空艇艙門打開,走出一個兼具嫵媚和清麗的女人,侯爵級別的強大氣息瞬間逼得戰士們都退后一步。為首的血族伯爵硬挺著沒有后退,喝道:“按照議會最新指示,任何前來底修斯古堡的人都需要報出身份,否則的話我們會立刻攻擊!”
  
  那位女侯爵嘴角露出冷笑,亮出一塊令牌,道:“議會?恰好,我也是奉議會指令而來。你們要看看憑證嗎?”
  
  那名伯爵一見令牌,臉色微變。這是永夜議會相當高階的令牌,只有議長和副議長才能授出,而且是一事一牌,沒有長期權限。看到這塊令牌,他就退到一旁,躬身行禮,道:“您有何吩咐?”
  
  “帶我去見夜瞳殿下。”
  
  伯爵衡量了一下令牌的份量,方道:“請隨我來。”
  
  副樓頂層,夜瞳依舊坐在沙發上,看著那本還沒有看完的典籍。聽到房門敲響,她頭也不抬,只道了聲,“進來吧”。
  
  女侯爵大步走進,反手將房門關好,然后看著夜瞳,神色復雜,許久沒有說話。
  
  夜瞳目光依舊停在書頁上,許久翻過一頁,方道:“你來找我,不是只想在那站一會的吧。”
  
  女侯爵嘆了口氣,道:“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我就在想,為什么我比你強那么多,可黑翼君王的傳承還是選擇了你。”
  
  夜瞳仿佛什么都沒聽見,又翻過一頁。
  
  “再然后,我拼命努力,又用盡心機,可還是阻擋不了你,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你一點點把我拋開。那個時候,我還沒有絕望,只是不甘心,也不明白。”
  
  夜瞳手中的書再度翻頁。
  
  “后來,你終于出了事,逃到了人族那邊。我那時真的很高興,覺得你總算不如我了。可我還是不甘心,因為最終沒能正面戰勝你。誰又能想得到,你還會再度覺醒,并且回歸。”
  
  “這一次,我終于絕望了。無論我再怎么努力,血脈天賦上的巨大差距,注定了今生我也不可能靠近你,夜瞳姐姐。”
  
  夜瞳淡道:“我不是你姐姐,而現在的我,也和門羅沒有關系。”
  
  “那你還記得我是誰嗎?”
  
  “暮色。”
  
  暮色帶著自嘲的笑了笑,說:“我在大漩渦內有了點機遇,出來后成功晉階侯爵。我本以為,這樣的我,已經夠資格當你的妹妹了。”
  
  夜瞳終于抬頭,眼中帶著些許嘲諷,淡道:“等你成了大公爵,再說這句話吧。”
  
  暮色并不惱怒,嘆了口氣,幽幽地道:“我在大漩渦里見到了千夜。說實話,我完全沒想到他會成長到那么厲害,讓我都絲毫興不起抵抗之心。而且,他……還是那樣的完美,和你一樣的完美。我總是想不明白,為什么最好的東西,總是屬于你?”
  
  夜瞳淡淡地道:“你看到的只是其中部分。”
  
  “不,我什么都知道了。就算當時不知道,現在也知道了,也許比你所知的還要多些。”
  
  “是嗎?如果你沒有其它話要說,那就可以離開了。”
  
  “千夜的事你也不想知道?”
  
  “覺醒之后的我,和他沒有任何關系。”
  
  “那我可以去勾引他嗎?”暮色雙眼發亮。
  
  “隨便。”
  
  “好吧,我本來知道千夜在哪里,想悄悄帶你去看看他的。既然你這么說,那我就自己去了。”
  
  說罷,暮色轉身就走。
  
  “等等!”夜瞳叫住了她,將手中古籍合攏,若無其事地道:“你在樓下等我,半小時后出發。”
  
  暮色眉梢一挑,一臉勝利的微笑,剛想說什么,眼前忽然一黑,再清醒時已是站到樓下門外。夜瞳如何出的手,她根本就沒有看到。
  
  暮色吐了吐舌頭,卻不敢再取笑夜瞳。
  
  帝國,秦陸,一艘修長的浮空艇劃過天空,向著遠方疾駛。它看上去飛得悠然自在,實際速度卻是極快,顯是最頂級的高速浮空艇。
  
  遠方天際偶爾會出現帝國的巡邏艦,看到這艘船上李家和帝室雙重的徽記,即都回到自己原本的巡邏路線上,沒有過來阻攔打擾。
  
  浮空船上,千夜和宋子寧相對而坐,透過舷窗,看著艙外飛掠而過的陸地,以及田野間辛勤耕作的人們。關山壯美,也有無奈。
  
  “到了彭城,取了軍火,你在墉陸就算是站穩了。我都沒想到,你居然能收服那么多的狼人。換了第二人,這事都是不成的。”
  
  “新世界大門開啟現在是什么情況了?我總有些心神不寧。”
  
  “這個就只有永夜議會巨頭以上的人物才知道了。天機術也不是萬能的,更算不到圣山至尊的頭上。我只知道,這次先入門的好處,多半是搶不到了。但是只要新世界足夠寬廣,永夜未必能夠吃得下全部利益。所以爭奪的時機,還在后面。”
  
  聽到宋子寧這番話,千夜也不知該喜該憂。就在此時,遠方天際處突然亮起一道銀光,一艘浮空艇如游魚般自云海中躍出,筆直向著這邊駛來。
  
  宋子寧遠遠看到浮空船上的徽記,輕咦一聲,臉色有異。
  
  “來的是什么人?”
  
  “是指極王的人,他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宋子寧臉色有些凝重,此刻的千夜,要說在帝國疆域中行走還有什么危險,那也只會源自幾位天王,以及少許上位神將了。
  
  宋子寧對千夜道:“我沒聽說過指極王要找你,一會要小心應對。”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