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6300 霧地帶

滾滾白霧遮蔽一切,千夜的真實視野中也不過只能看透數百米,而這遠到不了看穿霧區的地步,甚至連邊緣地帶都算不上。
  
  從空中俯瞰時,會發現白霧覆蓋了整個天賜之地,并且還在不斷擴張,不光侵蝕范圍更廣,霧墻的高度也在增加。這片奇異且神秘的霧區,短短半日里,覆蓋范圍已達數百平方公里。
  
  白霧對于感知的屏蔽,讓千夜想起了浮陸的迷霧森林。不過迷霧森林和這里還不一樣,那里雖然詭異,卻還在可接受的范圍內,但這一次的白霧,卻給千夜一種奇特且冰冷的感覺,并且格格不入,彼此排斥。
  
  千夜無論黎明還是黑暗原力都修煉到極為精純的程度,在永夜世界幾乎任何角落都是如魚得水。象這種被環境拒絕和排斥的情況還是第一次出現,他感覺自己就象一個外來者,被整個世界排斥著。又或者,這些白霧才是外來者?
  
  他向白霧深處望去,在視線的盡頭,翻翻滾滾的白霧已經濃得如同團團白絮,堆積在一起,連千夜的視線都無法穿透。
  
  千夜并沒有急于行動,仍然繼續觀察。白霧還在不斷變化,并且在那些絮狀的霧氣中,千夜隱隱感覺到了危險。到了這個時候,能夠讓他覺得有危險的東西可是不多了。
  
  這時千夜身后白霧涌動,艾斯卡和徐敬軒一左一右鉆了出來。他們看到千夜,同時松了口氣,道:“您原來在這里!我們不放心,就跟進來看看。”
  
  他們話音未落,忽聽千夜叫了聲“小心”,就見數道灰影從白霧深處沖出,如閃電般沖到眼前!
  
  艾斯卡和徐敬軒大驚,本能地想要格擋閃避,卻突然發現動作變得遲緩少許。就是這一丁點的差異,已是無法攔截,眼看就要被灰影擊中要害。
  
  千夜東岳在手,重劍一橫,攔在兩道灰影之前。兩道灰影幾乎不分先后撞在東岳劍鋒上,激得東岳發出龍吟般的劍鳴,然后彈了回去。
  
  在撞擊之下,千夜持劍的手也是微微一顫。即使這記格擋極為倉促,但以千夜古老血族的體質,居然會被撞得手顫,可見這兩道灰影沖擊力的狂猛。若被它們擊中,艾斯卡和徐敬軒都要當場重傷。
  
  灰影落地,終于現了原形。那是兩條游魚一樣的古怪生物,大約兩米左右,身上生著四片腹鰭,以鰭支地行走。它們頭部異常尖銳,口中布滿利齒,一看外形就是極為兇悍的生物。
  
  兩只怪獸被東岳震落,不斷翻滾掙扎,想要爬起來,生命力極為頑強。看著頭部尖角和滿口利齒,艾斯卡和徐敬軒都出了一身冷汗,有些后怕。
  
  “小心。”千夜又叫了一聲,手中東岳幻化重重劍影,當當當數聲過后,又有幾只怪獸被斬落在地。
  
  這一次千夜汲取教訓,沒有硬擋,而是以無上劍技將怪獸居中斬斷。它們速度極快,但是身體強度一般,也就和普通陸地獸差不多。落地之后,怪獸分成兩截的身體居然努力向一起爬,看樣子是想要湊到一起。它們創口斷面上泛出層層白色泡沫,與深處的白霧有些相似。
  
  兩截身體爬到一起后,那些白色泡沫就將身體粘在一起,隨即血肉生長,片刻后又變成了一條完整怪獸。
  
  艾斯卡和徐敬軒都看得目瞪口呆,好在新生怪獸看起來十分虛弱,趴在原處動也不動。他們忍不住沖了上去,將剛剛拼接好的怪獸斬成了十七八塊。這樣一來,怪獸們終于不再動了。
  
  千夜蹲在一頭被斬碎的怪獸尸體旁,用手指粘了一點白色泡沫,細看片刻,終于確定這白色泡沫的成分與白霧十分相似,都是以那種特殊的原力作為基礎。
  
  近距離接觸白色泡沫后,千夜便發覺自己肌膚內的體液和水份似是受到牽引,想要突破肌膚封鎖。他放開身體防護,便見一點血珠從指尖滲出,迅速滲入整團的白色泡沫。
  
  千夜的血一離開身體,瞬間將整團白色泡沫染成了暗金色,隨即泡沫瘋狂涌動,千夜的血和泡沫開始拼命廝殺。轉眼之間,這團暗金色的泡沫就化作一灘清水,被空中彌漫的白霧吸收。
  
  千夜的一滴血和幾乎整只怪獸分泌出的白色泡沫斗了個旗鼓相當,最終同歸于盡。從結果看,自是千夜完勝,雙方血脈力量的差距之大,完全沒有可比性。然而這些霧中怪獸還不知道有多少,白色泡沫所表現出的侵略性之強,也是前所未見。
  
  “我們到深處看看。”千夜道。
  
  艾斯卡和徐敬軒便一左一右,替千夜守護側后。三人在地面行走,向白霧深處走去。途中有數波怪獸來襲,大部分被千夜斬殺,少數則被艾斯卡和徐敬軒攔下。
  
  捱過最初的恐慌之后,他們發現這種怪獸速度雖快,卻缺乏靈活性,沖擊過程猶如普通武者射箭,一旦離弦在空中很難拐彎。只要在看到他們軌跡的瞬間閃避,或是盾面傾斜卸力,就能將攻擊擋下,然后一個反擊即可斬殺。
  
  它們身體強度并不大,艾斯卡不用武器,光是靠狼人形態的利爪就能撕碎它們。而在轉化為狼人形態后,他已經能夠應對怪獸的突襲。徐敬軒戰力還在艾斯卡之上,已相當于侯爵水準,自然更不在話下。戰到后來,他甚至能以短槍凌空點爆怪獸頸部。怪獸雖然可以拼接身體,但若是一段軀體被爆掉,就完全廢了。
  
  三人一路深入,轉眼間就到了絮狀白霧封鎖的區域。
  
  從近處看,白霧濃得已經不合常識,就象一塊塊棉絮堆積而成的墻壁,立地接天,左右看不到盡頭,就那樣橫在三人面前。
  
  千夜雙眉緊鎖,看著霧墻,正想出手試探,忽聽徐敬軒嘟囔了一句:“好渴!”
  
  這才過了多久,徐敬軒這個級數的強者怎么會渴?千夜心中詫異,轉頭望去,就是一驚。
  
  徐敬軒此刻滿頭大汗,汗珠都是淡粉色,十分詭異,他卻猶不自知,不斷舔著干裂的嘴唇,又在叫渴。
  
  “老徐,你怎么了!”艾斯卡驚叫。
  
  徐敬軒一怔,道:“我沒事啊?就是有些渴!”
  
  “你,你在出汗。”
  
  徐敬軒伸手在額頭一抹,看著一手的淡粉色汗水,臉色大變。以他的實力,如何看不出汗珠之所以是淡粉色,就是因為里面滲著鮮血。所以他一直在流滲血的汗水!
  
  艾斯卡忽然道:“我也有點渴!”他伸手在身上一摸,在厚重毛發下摸出一手的粉色汗珠。雖然不象徐敬軒那么多,但也是觸目驚心。
  
  千夜沉聲道:“這白霧看起來有攝取生物體內水份的能力。你們的實力到這里就是極限了,先回去吧,只要離開了白霧范圍,應該不會有事。”
  
  “那您呢?”
  
  千夜向霧墻看了一眼,道:“我進去看看。”
  
  “這怎么行!”艾斯卡和徐敬軒大驚,急忙勸阻,但千夜既已做了決定,就無更改的意思,只是讓他們先回去。
  
  到了這個時候,千夜對白霧的性質已經有所了解。汲取水份的力量,可以被強者自身修為所抵消。徐敬軒修為雖然比艾斯卡高些,但是戰斗形態的狼人身軀強橫,所以反而比徐敬軒還能支持。但在霧墻前,無論艾斯卡還是徐敬軒,都控制不住自己體內水分了。
  
  這也是前面看到那些狼人都變成干尸的原因。
  
  千夜心中已經有數,命令之下,徐敬軒和艾斯卡也只能遵從。他們也知道繼續跟下去,送命不說,還只是千夜的拖累。
  
  就在兩人要離開之時,側方白霧涌動,猛地從里面沖出一頭狼人!
  
  這頭狼人已經徹底陷入狂暴狀態,一見有人,就咆哮著撲了過來。
  
  千夜雙眉微皺,隨手一拍,就將那狼人拍得暈死過去。千夜翻了翻他的眼皮,見他雙眼充血,口中不斷流著白沫,是典型的體力透支狀態。
  
  艾斯卡忽然伸手摸了一下狼人的毛皮,道:“他怎么沒有出汗?”
  
  這頭狼人實力低微,出現在這里就有些古怪了。以他實力,應該早就變成干尸才對,可是看起來卻絲毫不受白霧影響。
  
  千夜想了想,道:“你們把他帶回去,好好看押,千萬不要讓他跑了。”
  
  艾斯卡和徐敬軒也知道這頭特殊狼人的重要,徐敬軒背起狼人,艾斯卡護衛,兩人迅速離開。
  
  千夜看了看那由絮狀白霧組成的霧墻,沒再猶豫,大步走了進去。
  
  霧墻內一片茫茫,連腳下的大地都消失不見,完全由絮霧構成。行走在這樣的地方,整個世界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千夜運起掌控之瞳,周圍的白霧自動排開,視野逐漸深入。他身體忽然左右各移一下,避過兩頭襲來的怪獸,隨手斬殺之后,看都不看尸體,繼續向霧氣深處走去。
  
  按理說,白霧深處應該是天賜之地的核心區域,也應該和外圍一樣,有田野和狼人。可是千夜感知所到之處,惟有茫茫白霧,深入到一定范圍,即會被反彈回來,無法穿透。
  
  千夜一面斬殺時時從白霧中出現的怪獸,一面繼續深入,沒過多久,他面前的白霧就變得稀薄,同時一種完全不同于永夜的感覺撲面而來。
  
  再向前一步,千夜眼前景物忽然變化,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