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64 幕后世界

這個世界寬廣而空曠,地面泥土中夾雜著顆顆礫石,草短而堅韌,邊緣鋒利如刀。
  
  千夜走出白霧,踩在草地上,然后收回腳,只見剛剛被踩倒的草葉全都彈起,恢復原狀,葉片上只留下一道折痕。
  
  千夜俯身拔起一棵小草,隨手一搓,將草葉捏成一團。過程看似輕松,實際上千夜用了大力,這里的草堅韌之極,完全可以拿來當甲片用。
  
  遠方也是給人一種空落落的感覺,隱約可見山脈起伏。千夜雙眼微瞇,望向四周,此刻惟一能夠確認的是他從來沒有到過類似的地方,也沒有看過相同的景色。
  
  這里絕不是天賜之地。
  
  然而另一方面,這個世界又帶給他說不出的不真實的感覺,好象看到的一切都是虛假的,所有東西都那么不自然。就象他剛剛踩過的草,哪有草會是這個樣子?無論永夜還是黎明陣營的典籍記載中,所有踏上過探索足跡的大陸上,都沒有如此奇特的植物。單以物理特性,說是彈簧鋼片還差不多。
  
  原力之下,世界自有規律,雖然不同原力影響下會有些許差別,但是基本性質是不會改變的,就如天風雨雪,自然繁衍。這里的草長成這個樣子,恐怕沒什么生物能夠吃得下去。若真是如此,那么支撐生態鏈的基石也就不存在了。
  
  就在思索之際,遠山忽然蕩起一陣漣漪,剛剛看著還非常真實的景色,突然就變成了畫卷般的存在。隨即在漣漪中心猛地噴出十幾頭異獸,咆哮著撲向千夜。
  
  千夜凝立不動,東岳插在身側地上,隨意出手,在這些異獸頸間輕輕一捏,便把它們捏得暈死過去。轉眼之間,他周圍就倒了一地的怪獸。這些異獸撲擊和防御均有異常理,只是初時有點威脅,然而在絕對的力量壓制下,了解之后便是隨手可以消滅的角色。
  
  收拾完這些怪獸,千夜向恢復平靜的遠山景色看了看,就大步走去。果然,剛走幾步,眼前景色就再度變化,那些山脈影像瞬間近了許多。再走幾步,就到了千夜面前。
  
  千夜伸手觸摸這景色幕布,感覺手象是伸進了水里,肌膚上傳來的是帶著濕涼的異樣感覺。但是在涼意中又有灼熱,仿佛水中有火,不斷燃燒。
  
  以千夜體質,區區灼燒自然不放在心上,然而讓他意外的是,灼燒中透著濃濃的黎明原力氣息。這幕布后的世界,好象是相當富有黎明原力。如果拋開那些濕涼的詭異原力,倒是符合人族的需要。
  
  就在這時,千夜手上突然傳來一陣刺痛,被什么東西一口咬住。這一口的威力極大,滿口利齒直接破開千夜肌膚,最后釘在他的骨骼上。要不是千夜血氣曾經突破到公爵,骨骼得到極大的錘煉,這一口搞不好半個手掌都要被咬下去。
  
  千夜五指合攏,抓住那異獸的嘴,發力一扯,已經將它從幕布對面扯了過來。
  
  這是一頭和野馬差不多大小的異獸,有著不大,但是咬肌異常發達的嘴,滿口利齒閃著森森暗銀的金屬光芒。它死死咬著千夜的手,拼命甩動身體,想要撕咬下一塊肉來。
  
  千夜伸腳踏住它的身體,拔起東岳,一劍插落,將它釘死在地面上。但是胸膛好象不是它的要害,中了一劍,依舊在拼命掙扎,沒受多大影響。千夜又取出吸血刃,直接插入它的頸側,驅動原力,轉眼間洶涌精血就涌入體內。那頭異獸的掙扎越來越無力,轉眼間就不動了。
  
  血族的吸血能力,幾乎對任何具有血肉的生命體都是克星,看來這些異獸也不例外。
  
  這頭形如野馬的異獸比此前的異獸要大上一圈,戰斗力也強悍得多。前面那怪獸就是撞在千夜身上,也很難傷得到他。可是這家伙卻能在千夜骨頭上留傷,也就是意味著,哪怕是五六級的戰甲,它也能一口咬穿。
  
  千夜拔出吸血刃,看看已經枯萎不少的異獸尸體。它所提供的精血數量并不算多,比普通兇獸要多些,但還遠遠比不上大漩渦內的異獸。它的精血中含有大量異種原力,對于黑暗種族而言,這種帶著濃郁混沌與黎明屬性的精血,簡直就和毒藥差不多。一個血族沒到快渴死的地步,是不會去碰這種精血的。
  
  好在千夜有宋氏古卷,在玄篇之下,只要含有一丁點黑暗原力,都能被提取出來。
  
  千夜活動了一下右手,催運血氣,傷口便快速愈合。他不等傷口完全合攏,就大步向前,整個人穿過了幕布。
  
  一片真正的世界出現在千夜面前。
  
  這里有真實的山和谷地,到處布滿了巖石和荊棘。空中的風帶著濃濃的濕氣,可是地面卻滿是風化干燥的痕跡。惟一可以看到的植物就是荊棘和仙人掌,全都是在極度干旱環境下生存的物種。
  
  但千夜無暇細致觀察,他一走出幕布,就被數頭野馬形態的異獸釘住。這種異獸沖鋒的速度和爆發力令人嘆為觀止,僅僅數頭奔跑起來就有千軍萬馬的氣勢。然而它們看上去并無多少智慧,這種程度的簡單撲擊根本威脅不了千夜。千夜東岳橫劈豎斬,頃刻間就將這幾頭異獸斬殺。
  
  雖然還不知道它們的要害在哪里,不過斬成幾段之后,再厲害的異獸也是活不成的。
  
  短暫的戰斗結束,下方山谷中忽然有了燥動,整個地面似乎都活了過來,不斷蠕動。千夜仔細一看,瞬間倒吸一口涼氣。
  
  那些原本以為是些巖石枯木一樣的東西,紛紛伸出四肢和頭尾,站了起來。千夜面前那巨大山谷中,看起來至少有數以十萬計的異獸!
  
  這些異獸按照品種分成一個個團隊,相互之間涇渭分明,彼此互不侵犯。每種異獸都會組成一個方陣,在原地休息。千夜見過的兩種異獸都在其中,更有十余種還未見過的異獸。
  
  一個個方陣組合在一起,就構成了一個巨大得難以置信的陣勢。
  
  千夜腦中瞬間閃過一個念頭,“這是軍營!”
  
  這些毫無頭腦智慧可言的異獸怎么會排成隊列,組成軍隊?但千夜轉念一想,永夜蛛魔中就有海量的仆蛛部隊。仆蛛并無多少智慧,但只要有能夠與它們溝通、并下達命令的指揮官,它們就能變成無畏的悍勇戰士。
  
  指揮官!
  
  千夜忽然間全身寒毛倒豎,真真切切地感覺到一股冰冷、潮濕、內中又透著灼熱的意識,落在自己身上。剎那之間,他似是被浸入冰海,轉眼間又落入火池,不斷循環,極度難受。
  
  以千夜的實力,都有些抵擋不住,可見這意識主人的恐怖!
  
  千夜猛地抬頭,目光鎖定山谷的另一端。在那里建有一座高臺,不斷從石縫中噴吐著白霧,讓整個高臺若隱若現。在高臺中央的石椅上,坐著一個人形生物。此刻它正睜開雙眼,目光透過沒有瞳孔的眼睛,落在千夜身上。
  
  在千夜意識中突然響起一個聲音,盡管從來沒有聽過這種語言,但千夜自然而然的就明白了它的意思:
  
  “異類!”
  
  這個聲音屬于高臺上的人形生物,它猛地站起,赫然伸出六條手臂!
  
  隨著一聲高亢尖銳的嘯叫,山谷中的獸群瞬間沸騰,千夜最初見到的那群異獸騰空而起,越過所有其它種群,向著千夜撲來!
  
  千夜一驚,這種異獸殺起來再容易,他一個人或許能夠對付幾百頭,可是撲過來的異獸卻是數以萬計!更不用說還有其它種種奇形怪狀的異獸,以及高臺上的指揮官。
  
  雖然對形勢判斷如此,千夜卻并沒有立刻后退,鎮定地提起東岳準備一戰。他想盡可能多的看看這支神秘獸軍的手段,以便應對。
  
  數以萬計的異獸凌空撲擊,到了山谷邊緣時,卻似是突然撞上了一道無形屏障,一個個撞得頭暈眼花,打著轉落地。上萬頭異獸中,就只有寥寥幾十頭成功穿過了屏障,撲向千夜。
  
  這點數量,根本不是千夜的對手。千夜領域一放,沉重壓力就將空中的異獸全部扯到地上,然后東岳如蜻蜓點水,飛掠而過,剎那間點爆了所有異獸的腦袋。
  
  而另外一種體型要大得多的異獸自地面突進,也都被攔在了屏障之外。它們脾氣看上去要暴躁得多,一個個拼命沖擊著屏障。終于有兩頭異獸找到了薄弱處,艱難地擠出來小半個身體。它們咆哮著,死命發力,想要突破屏障,但是突然之間,身體就四分五裂,被分割成無數碎塊,滾了一地。
  
  同伴的慘死并沒有讓它們收斂,反而象是激怒了它們,更加用力沖撞著屏障。
  
  高臺上的六臂生物又發出一聲長嘯,所有異獸瞬間都安靜下來,只是盯著千夜,目光中的兇狠和仇恨顯露無疑。
  
  那六臂生物盯著千夜,聲音再次在千夜的意識中響起:“門……的開啟,無可阻擋……你……無處可逃。”
  
  千夜回頭,看到自己身后其實是一座高臺,式樣和六臂人所在的高臺一模一樣。地下石縫中不斷噴出白霧,匯聚到臺上的霧墻里。從這里望去,白霧筑成一個巨大的圓柱,立地接天。
  
  這就是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