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67 激烈的初戰

趙君度終于轉身,有些意外地打量著宋子寧。
  
  這位七少給他的印象向來不怎么靠譜,特別是當年宋閥繼承人大考后,兩人頗有些相看兩生厭的意思,就算因著千夜的緣故,不得不進行一些合作,也是充滿火藥味。但若細想起來,被譽為帝國小軍神的宋子寧其實并無虛言妄語,也從來沒有這么正式求人的時候。
  
  想到這里,趙君度神情不變,眼神稍緩,道:“想要我幫什么忙,說吧。”
  
  “你們都踏破神將天關了,我老人家心里也有些癢。近日測算天機,也該到我風光一回的時候了。所以我就來了。”
  
  聽完宋子寧一番沒正經的話,趙君度臉上一絲笑意都欠奉,淡道:“來人,把這江湖騙子給我趕出去!”
  
  兩旁親衛一擁而上,就要拿人。
  
  宋子寧急忙叫道:“等等!我是來參戰的!”
  
  “我當然知道你要參戰,不然跑來做什么?再不好好說話,我就下令禁止你出現在周圍百里之內。”
  
  趙君度此刻一句話就是命令,宋子寧知道開不得玩笑,只得道:“你先讓他們退下。”
  
  趙君度揮了揮手,一群如狼似虎的親衛才不情不愿地退了出去。
  
  等左右無人,宋子寧道:“這一次我要在一線戰斗。”
  
  趙君度有些意外,看看宋子寧手中提著的巨大裝備箱,方道:“你是認真的?”
  
  “當然。”
  
  趙君度向宋子寧深深看了一眼,將手中文件拍在他的身上,道:“這些是從門里出來的異獸資料,你先好好看看吧,免得沒有準備死在這里。”
  
  宋子寧接過資料,從口袋中取出一封信,交到趙君度手里,道:“這個先放你這里。”
  
  “這是什么?”
  
  “遺囑。如果我戰死于此,就替我交給千夜。”
  
  趙君度不見感動,反而皺眉,道:“你的遺囑,為何要給千夜?你又想利用小五?”
  
  不等宋子寧解釋,趙君度直接撕開領封,抽出里面信紙,宋子寧眼角重重跳了兩記,卻也沒有出聲阻止。
  
  趙君度一眼掃過,道:“真是遺囑?”
  
  “還能有假?我現在沒家室也沒后人,若是死了,與其便宜那些所謂親戚,倒不如留給千夜。”
  
  趙君度哼了一聲,手中燃起青火,將遺囑燒了個干干凈凈,道:“你先好好活著吧!我家小五,還不至于惦記你那點東西。”
  
  宋子寧一挑眉,顯是大不服氣,要同趙君度好好說說那點東西。還沒等他開口,房門敲響,一名參謀走進來,將一封文件遞給趙君度,道:“帝都送來的秘件。”
  
  趙君度拆開看了看,臉色稍濟,遞給宋子寧,說:“還好,秦陸上沒有出現其它的門。”
  
  “其它大陸呢?”
  
  “消息還沒有那么快。”
  
  “也好,看來我們只需要對付這一個‘門’就可以了。”
  
  趙君度雙眼微瞇,道:“只怕僅僅一個門,也不是那么好對付的。”
  
  “好不好對付,先打過再說。”
  
  宋子寧將手中裝備箱放下,打開,將里面的甲片取出,開始穿戴披掛。
  
  就在這時,霧區突然劇烈波動,一頭頭異獸從霧中沖出,猛烈沖擊著帝國防線,一時槍聲大作,戰斗從一開始就變得異常激烈。
  
  趙君度眼中光芒閃過,道:“‘門’開了!”
  
  宋子寧已是銀甲長槍,直接沖破面前長窗,凌空撲向戰場。
  
  “倒還真急。”趙君度搖了搖頭,下達了一系列命令,布置防御,然后并未上前線,而是坐鎮中軍,指揮全局。
  
  在這一刻,‘門’不僅僅開在秦陸,墉陸,以及虛空,永夜、越陸、西陸甚至是浮陸都有‘門’出現,開啟。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怪獸從霧中涌出,涌向大陸深處,收割生命。
  
  在各個大陸之間,游走著諸多如幽靈般的戰艦,不斷獵殺著穿梭于大陸之間傳遞情報的浮空艇。直到‘門’出現,且打開的一刻,它們才悄然消失。
  
  帝國已經覺察到信息運轉不暢,丟件數量遠超過往正常損耗,還一時不知道原因。可是秦陸的‘門’出現已有數日,幾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這里,海量物資更是源源不斷的送至,眾多頂級強者坐鎮帝都,緊緊關注著事態發展,隨時準備馳援。
  
  到‘門’開啟這一日,更是無暇他顧,只是因為,門外的戰斗激烈程度實是出乎所有人意料。
  
  ‘門’開啟后還不到一個小時,涌出的異獸數量就已徹底壓倒了在周邊布防的帝國軍隊,從地面到天空,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異獸。
  
  直線上升的傷亡讓一直穩坐中軍的趙君度也坐不住了,他騰地站起,喝道:“甲來,劍來!”
  
  傾刻間趙君度披掛完畢,身影一閃,已出現在異獸群的中央,八道紫氣沖天而起,各鎮一方,百米范圍內的異獸都是一澀,如同時光停滯般僵在原地、甚至是半空。一頭格外兇猛的異獸拼死掙扎,終于掙脫束縛,還沒來得及咆哮一聲,身體就砰地炸開,化為漫天血雨灑落。
  
  第一頭異獸的爆體似是點著了導/火/索,八方封鎮范圍內所有異獸接二連三的爆體而亡,轉眼之間,趙君度就在獸群中央清出一片巨大空白。
  
  時隔多日,在登臨神將之后,趙君度的八方封鎮再現世間,威能更上層樓,數以千計的異獸被一舉鎮殺。
  
  異獸如潮的攻勢為之一滯,帝國在此駐守的部隊都是精銳中的精銳,有這喘一口氣的功夫,立刻調動部隊,堵上了防御薄弱的環節。當異獸群再度滾滾而來時,原本有些松動的防線變得堅韌而致密。
  
  然而趙君度的神情并沒有變得輕松,越來越嚴肅。沒過多久,八道紫氣柱再次出現,頂天立地,將大片異獸鎮殺。
  
  但是這一次并沒能支撐多久,僅僅半個小時,蜂擁而至的異獸就逼得趙君度再出八方封鎮。此次紫氣柱的質感要單薄得多,威力也有所削減,范圍內居然還有幾百只異獸存活,沒有被當場鎮殺。
  
  連出三次八方封鎮,即使是趙君度,臉色也一片蒼白,額頭滲出細密汗珠。他一咬牙,持劍迎上從‘門’內沖出來的異獸,開始殊死搏殺。
  
  不知過了多久,趙君度一劍將一頭異獸的腦袋斬下,面前忽然一空。他抬起頭,這才看到就在不遠處,宋子寧正以槍拄地,不斷喘息。素來風流的宋七公子,此際滿身浴血,身上大大小小不知有多少傷口,就連臉上也多了兩道深深爪痕。
  
  宋子寧只向趙君度搖了搖頭,示意自己的傷不礙事。看樣子,他連話都不想多說一句。
  
  趙君度回首,防御陣地上還有戰斗,但異獸群沒有了后援,被殺一頭就少一頭,片刻之后廝殺聲就漸漸沉寂。而帝國陣地上守衛部隊則顯得單薄,工事內外到處都是尸體,大部分是異獸,帝國戰士的遺骸也不少。
  
  僅僅掃了一眼,趙君度就對傷亡數字有所了解,盡管已有預期,臉色還是變得有些陰沉。
  
  他緩步從戰場中穿過,默默檢視著一切。
  
  霧區中再沒有其它異獸出現,后方的預備隊已經頂到了第一線,布置了新的防線,陣地上則開始搶救傷員、清理戰場,工匠們也迅速趕到,抓緊時間搶修工事。
  
  因為大量飛行異獸的存在,陣地上沒有前方后方的分別,戰斗在每一片區域發生,到處都是硝煙和尸體。
  
  宋子寧走了過來,與他一同向后方走去。兩名醫護兵緊隨宋子寧左右,邊走邊幫他包扎封堵傷口。此刻銀槍已經變成了拐杖,即使拄著它,宋子寧也是腳步沉重,蹣跚前行。
  
  趙君度緩道:“才十萬異獸,就打成這樣。”
  
  宋子寧咧嘴一笑,這個動作牽動傷口,讓他痛得倒吸一口冷氣。齜牙咧嘴一會,他才說:“它們是軍隊,可不是普通的獸群。你相當于殲滅了一整支永夜的大軍團,還不滿足?”
  
  趙君度點頭,可是臉上的陰霾并沒有消散。他向宋子寧看了一眼,說:“你還真拼命。傷不要緊吧?”
  
  “皮肉傷,沒……沒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看他一臉痛苦,就知道這傷絕不是‘沒什么大不了的’。
  
  穿過防線,趙君度忽然道:“不行,我要申請援軍。”
  
  宋子寧皺了皺眉,并未反對。僅僅是初次大戰,要塞守衛部隊就折損了十分之一,照此下去,支撐不了多久。
  
  宋子寧向霧區望去,問:“派人進去探查過嗎?”
  
  “派過,都無法深入,我也一樣。只有原力極為精純的人才能深入霧區,就這一點來說,我不行。”
  
  “或許我可以試試。”聽到趙君度做出的這個判斷,宋子寧若有所思地回道。
  
  “等你傷養好再說吧。我可不想你死在這里。”
  
  “我們總得找到對付白霧的辦法。”
  
  趙君度雙眉緊鎖,道:“等著吧,看看軍部那邊究竟能研究出什么來。”
  
  “對了,君度,現在帝國沒有多少預備部隊了吧?”
  
  以趙君度此刻地位,自是知曉帝國核心機密,他并無隱瞞,只放低了聲音,道:“是啊,浮陸之戰本就近乎全體機動戰力動員,戰后私軍還回各家,一批老兵退役,就算想要重新征召也需要時間。浮陸本身的守衛也占用了大量兵力,這樣一說,倒真沒有多少機動部隊了。”
  
  “那你想過沒有,萬一其它大陸上也有‘門’出現呢?”
  
  趙君度停步,問:“為什么這樣說?”
  
  “你不覺得,這幾天其它大陸的軍情報告來得格外的少嗎?就是有,也都是幾天前的事了。萬一,我是說萬一,其它大陸也有‘門’出現……”
  
  “那就是一場災難了。”趙君度嘆了口氣。
  
  PS:感謝新盟主freeilll。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