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章七十古老儀式

門陸續出現,每塊大陸的境遇和結果各有不同。永夜早有準備,第一波異獸軍團全都被輕松消滅,帝國境遇就要糟糕得多,越陸遭到重大損失,西陸折損了部分精銳,而底層的永夜大陸則完全是一場災難,異獸已經擴散,流竄到大陸深處。
  
  虛空中也有異獸出現,只是空域遼闊,暫時還沒有造成大的影響。
  
  隨著帝國警覺到通訊出現問題,開始加強在陸際間的巡邏,那些如幽靈般的獵殺艦全都消失。通訊恢復到正常水準后,綜合各方面情報,帝國終于得出結論,霧區就是通向新世界的‘門’。
  
  新世界已經來了,以這樣一種獠牙賁張的方式。
  
  情報剛剛送往各大世家,以及各塊大陸,第二波異獸就自門內涌出。這一次異獸軍團數量更多,兵種更加有針對性,大量出現重裝甲兵種,顯著增強了軍團攻堅能力。
  
  第二次攻擊來得如此之快,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秦陸上,在趙君度和宋子寧主持下,依托緊急搶修的防御工事,層層阻擊,經過數日大戰,終于將所有異獸都擊殺在要塞城下。傷亡雖有,和戰果比起來已經微不足道。
  
  西陸局勢尚好,在共同的敵人面前,永夜和帝國暫時放下恩怨,各守已方陣線。永夜一方明顯準備更加充分,調集部隊更多,火力也更猛烈,平日罕見的兩位公爵也親臨一線。
  
  帝國雖有趙巍煌親自坐鎮,但實力無疑比之對面弱了一籌,軍力也有所不足,更缺乏針對性的布置。
  
  趙巍煌亦是大將之才,在西線和黑暗種族廝殺多年,多次打出輝煌戰例。兩相對比之下,他自然明白過來,永夜其實早就知道‘門’后異獸的虛實,因此早早調集重兵,專門防范異獸沖擊。
  
  這個時候明白了他也沒有解決辦法,惟有一方面拼命從趙閥調兵,一方面將已接到調回秦陸軍令的北府軍團統統扣下,彌補精英戰士的缺口。好在北府軍團的將領都還配合,才讓趙巍煌湊出足夠戰力,堪堪擋下異獸潮水般的沖擊。
  
  至于越陸,則是劫難剛過,沒有等來帝國的援軍,就等來了新的異獸大軍。好在諸世家聚集一處,集中軍力,堪堪維持住防線。但是被各世家放棄的領地,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而永夜大陸,已是水深火熱,再多一道浩劫也不過如此,無論帝國還是黑暗種族,誰都沒有時間精力顧及那片早就被放棄的大陸。
  
  惟有墉陸,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千夜在門外堆積了六十萬大軍,軍陣連綿數十里,可謂漫山遍野。翡翠海的狼人,中立之地的傭兵,以及墉陸的人族戰士,按帝國標準他們或許不比正規軍團,但個個都是亡命之徒,悍不畏死。
  
  異獸狂潮,在其它地方被視為死亡使者,但是在長期物資匱乏的狼人眼中,不過是一團團移動的食物。看到異獸到來,許多狼人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嚎叫著就沖了上去,連軍官的命令都不顧了。混戰中傷亡肯定會大一些,但是狼人們根本不在乎傷亡,一個個前赴后繼,舍生忘死。
  
  作為一個外人,就連千夜都很難理解翡翠海狼人對食物的執著。作為四大黑暗種族之一,天賦潛力無限的長生種,不得不壓縮發育期,犧牲未來的發展空間和潛在的血脈力量,這種痛苦,不光是在肉體上,更是在心底深處,痛在尊嚴和驕傲上。
  
  狼人雖然拼命,可是第二波異獸攻勢比第一波要強得多,眼見傷亡直線上升,千夜也無法坐視不理。
  
  為了最大限度打擊異獸,千夜悍然動用了小朱姬!
  
  小朱姬一口吐息噴出,哪怕是最強壯的異獸也承受不住,數百米范圍內頓成絕地。濤濤如洪流的異獸大軍,即刻居中而斷。
  
  千夜將小朱姬抱回已方,旋即孤身殺入異獸軍中。他的領域對于飛行異獸來說完全就是天災,所過之處,所有飛行獸都是瞬間落地,旋即被生機掠奪收割。
  
  如是數次,千夜臉色越來越是難看,最后忍不住噴出一口濃綠色的腐血。他以劍拄地,轉頭四顧,周圍已無站立的敵人。
  
  異獸的精血中帶有太多的異種原力,哪怕是胃口良好的宋氏古卷,也視之為需要拋棄的渣滓。汲取過多,對千夜反而是一種負擔。
  
  此刻霧區中沖出的異獸已不成戰陣,變成一小股一小股的零碎隊伍,千夜這才稍稍松了口氣。他看看還在廝殺中的戰陣,決定不再出手,由戰士們自行解決。
  
  幾萬異獸,對于數十萬大軍來說構不成太大威脅,片刻之后就被斬殺得干干凈凈。
  
  艾斯卡滿身浴血,興沖沖地跑了過來,道:“大人!這一仗打得可真過癮,有了這些肉,至少未來三年都不用愁了!”
  
  千夜看了他一眼,伸手在他肩上一拍,道:“傷成這樣還不快治?”
  
  艾斯卡扭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肩后有一道巨大傷口,深可見骨。千夜那一拍,送過來一縷黑暗原力,幫他封住了傷口,這才止住流血。
  
  艾斯卡毫不在乎地道:“對我們狼人來說,這點小傷根本就不算什么。比這再重的傷我都受過不知道多少次,一道小口子而已。”
  
  千夜叫過來一名醫護,讓她就地給艾斯卡上藥和包扎傷口,然后才問:“傷亡多少?”
  
  “大約一萬多吧,兩萬不到。大部分都是我們狼人,人族傷亡不多。”
  
  千夜微微皺眉,嘆了口氣,道:“也不少了。”
  
  對抗超過二十萬異獸大軍,才這點傷亡,其實可說是極少了。要不是千夜放出了朱姬,自身的領域又是大面積殺戮利器,再加上明顯的數量優勢,傷亡至少要增加一倍。
  
  艾斯卡卻不覺得沉重,反而是滿心歡喜,說:“往年到了這個時候,我們狼人就到了決定命運的時刻。翡翠海要挑出一部分派往大回廊,或者進攻南邊的人族。大回廊就要選出一部分來進攻鄭國。能不能打下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必須去死,否則其它族人就活不下去。現在傷亡比往年少不說,重要的是有產出!”
  
  狼人處境千夜早就知道,但是此刻看著狼人抱著異獸歡喜若狂,再重聽一遍艾斯卡的話,千夜依然感覺到沉重。
  
  不知不覺,在千夜周圍聚集了一群狼人的酋長祭祀,他們忽然跪下,念誦著千夜聽不懂的禱詞。慢慢的,越來越多的狼人隨之跪下,轉眼之間,若大的戰場上數十萬狼人都伏在地上,虔誠祈禱。人族戰士們孤零零地站著,有些不知所措。
  
  宋倫悄悄擠到宋慧旁邊,道:“狼人這是真心臣服啊!”
  
  “這還用你說?”
  
  “你說,大人不會真的被拉到永夜那邊去吧?”
  
  “胡說八道!大人可是……”宋慧忽然住口,她也想起了千夜一半血族的身份,神色中不由自主地有了擔心。
  
  宋倫又道:“聽說大人的妻子也是血族,當年還惹出若大風波,唉!”
  
  說到這個,宋慧雙眼就亮了,道:“當年他在不墜之城殺了個來回,就為了把夜瞳救出來,想想就激動!唉,真是羨慕她呢!”
  
  千夜此刻也有些不知所措,拉拉這個,又扶起另一個,可是只要一松手,那些狼人貴族就又會跪下去。看來不讓他們把這個儀式進行完,他們是絕不肯停止的。
  
  千夜只好站在原地,繼續扮演自己圖騰柱子的角色。狼人的儀式格外漫長,祈禱詞由古老語言構成,千夜完全聽不懂其中的內容。不過他們說了這么久,居然沒多少重復,也算是難為他們了。
  
  狼人們在肅穆地進行著儀式,人族戰士也知道不能打擾,只能站著干等。
  
  千夜正有些無聊之際,忽然全身微震,感覺到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力量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這種力量無形無質,不是原力,也不是其它的什么,至少千夜從來沒有體會過。它仿如一縷冰線,慢慢滲入千夜體內,一直游入血核。
  
  千夜一驚,想要阻擋,可又無從下手。無論血肉、原力還是血氣,都不能絲毫阻擋冰線,就讓它游進血核,就此消失。
  
  冰線消失的剎那,千夜就象嚼下一個冰塊,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戰。一道寒流從血核迸發,瞬間散布全身,所過之處,有種透亮清明的感覺。千夜的身體就象是一扇玻璃窗,原本以為已經很干凈了,可是被寒流擦拭過,就發現上面其實還是有不少塵埃。
  
  這是無法形容的體驗,甚至超越了所有的歡愉,可惜就是太短暫了一些,寒流轉瞬即逝。
  
  當從沉浸中醒來時,千夜忽然發現剛剛經歷了什么。那道神秘力量竟然將他的血氣再度凝煉!
  
  雖然僅僅是一點點提升,可是意義重大。千夜的血氣是經過玄篇提純凝煉過的,已經達到古老血族的品階,想要再進一步難上加難。但是這個神秘力量居然能在此基礎上再度提純,也就意味著千夜的上限又提高了少許。
  
  而且這道力量對千夜身體是由內而外的凈化,將他的血脈本質也提升了少許。
  
  世界怎會有這種力量?
  
  千夜睜開雙眼,看到狼人們已經完成了儀式,紛紛站起。他忽然心有所悟,恐怕這神秘力量,就是來自于狼人這古老的儀式。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