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75 首戰

當異蟲飛回,重新落在千夜肩上時,千夜就給它取了個名字。
  
  “飛刺,以后你就叫飛刺。”
  
  異蟲發出一聲長長鳴叫,顯得滿心歡喜。它一邊梳理自己的觸須,一邊在千夜的脖頸中蹭個不停。
  
  卡蘿爾忽然道:“它居然會使用原力!”
  
  千夜一怔,仔細回想,發現當飛刺洞穿異獸頭顱時,身周確實籠罩了一層原力。只有駕馭原力,才能打出如此恐怖的爆發力和洞穿力。
  
  “它本來就不一般。”千夜并沒有覺得有多意外,永夜世界的許多兇獸天生就有使用原力的能力。而虛空巨獸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在駕馭原力方面,任何一個陸塊上的種族都難以望其項背。
  
  “不,你沒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說,它好象就是這個世界的生命一樣。它駕馭的是這里的原力。”
  
  千夜對著異蟲輕輕一彈指,感受著它傳來的振翅波動,發現還真是這么回事。如他和卡蘿爾這個級數的強者,也要學習和適應新世界的環境,慢慢掌握駕馭這里特殊原力的技巧。而飛刺完全是靠本能運用原力,和技巧根本就不在同一個層面上。
  
  “可能,是在這里進化的原因?”
  
  “或許吧。”卡蘿爾也不確定。
  
  此刻兩人再落回石柱中生長著的藍色晶體上,感受就有些不一樣了。
  
  “這些晶體,難道能夠讓生命進化?不管是不是這個世界的原生生物的?”
  
  “如果真是這樣,那黑暗種族就要瘋了。”千夜道。
  
  “不一定只是黑暗種族,說不定人族也可以。連你那只蟲子都行,為什么其它人不行?”
  
  飛刺發出一聲短促鳴叫,明確地表達著不滿。千夜拍了拍它,笑道:“它現在可是有名字的,叫飛刺。”
  
  飛刺一聲歡鳴,以示同意。
  
  卡蘿爾自然不會和一只蟲子較勁,道:“不管怎么說,我們都需要確認晶體的真正作用。說不定它就是永夜議會全力以赴開啟新世界的原因之一。”
  
  “怎么確認?”
  
  “這還不好辦嗎?你是怎么確認異獸血腺作用的,就怎么確認晶體好了。”
  
  這就是直接進行活體實驗的意思,千夜微微皺眉,最后還是點了點頭。在這樣的大事面前,對個體的仁慈幾乎是不被需要的。
  
  千夜看看視野范圍內的幾根石柱,心情有些復雜,每根石柱下都有數個乃至更多的機會,能夠將生命推到一個更高的層次。
  
  對于普通生物來說,這或許沒有太大意義,起點低,能夠提升的量也相對低,或許連跨過階層都不容易。但對于高階生命體,甚至智慧生命如四大黑暗種族,如人族,這樣的機會可以讓闔族為之瘋狂。
  
  強壓下搜集更多晶體的沖動,千夜向卡蘿爾道:“我們再往前走走吧,今天就到那片森林為止。”
  
  “好。”
  
  千夜和卡蘿爾騰空而起,在離地面十米左右的高度向著視野盡頭的森林飛去。這一路上沒有再看到石柱,顯然那些石柱也是有分布區域的。
  
  地面上生長著低矮植物,荒野上有些巖石色澤古怪,一看就知道是蘊含了某種特殊物質的礦石。不過千夜并沒有停下來勘察,現在的首要任務可不是采礦,這里的礦脈極淺,更多需要辨識分析能力。而為了將來能保住這些資源,當務之急是盡可能多地探索周圍區域,如果可能的話,最好能發現異獸軍團的動向。
  
  兩人越飛越快,森林很快就出現在面前。
  
  千夜并沒有急于入林,而是升高到數百米空中,向周圍眺望。這片森林其實不大,只有數十公里方圓,周圍則還是一片荒原。在遼闊荒原上,這樣一片森林的存在就顯得十分突兀,與周圍地貌格格不入。
  
  千夜將全景記在心中,才降低高度,開始仔細觀察森林。
  
  森林由多種不同樹木組成,有些樹種很相似,但又明顯是兩代的品種。這里植物大多葉子中透著藍色,也有個別是暗紅色。每棵樹的樹冠都格外濃密,枝葉彼此交織在一起,仿佛織出若大一個屋頂。
  
  千夜落到地上,緩緩走入森林。
  
  一進森林,驟然陰暗,仿佛走進了另一個世界。飛刺弓起身體,發出有些不安的鳴叫。
  
  千夜心中隱隱也有些不舒服的感覺,他取出東岳,持劍在手,向著森林深處,引起自己不安感覺的源頭走去。
  
  卡蘿爾落后幾步,守護著千夜的后方。
  
  森林中幾乎暗無天日,微弱的光亮來自于一些能夠發光的植物和苔蘚。林間寂靜無聲,幾乎看不到任何生命,沒有異獸,沒有飛鳥,甚至連蟲子都沒有。
  
  森林并不大,哪怕各個方向都長得幾乎一模一樣,千夜還是憑著記憶,來到了森林中央。一株奇異巨樹就出現在他面前。
  
  這株巨樹不高,和其它大樹相去無幾。但是它格外的粗,樹身直徑就有數十米,遠遠望去有如一個粗大水桶。它的樹枝都生長在頂部,看上去就似一株巨大蘑菇。
  
  巨樹樹根處則是有一個小小池塘,里面池水呈淡紅色,而在巨樹樹身上生長著一些樹瘤,有的樹瘤已經破了,向下流淌出同樣是淡紅色的液體,潺潺匯入樹下的血池中。
  
  千夜來到樹下,謹慎地觀察了一會兒后,伸手掬起一捧池中的水,湊到鼻端聞了聞,就對卡蘿爾道:“和異獸的血很象。”
  
  卡蘿爾體質特殊,更是大膽,伸指沾了一點池水,放進嘴里輕輕一觸,品了片刻,道:“非常相似,而且和血腺的感覺更相近一些。”
  
  “難道喝下這些水,也有服用血腺的效果?”
  
  “試試不就知道了?”
  
  千夜望著巨樹,思索著這個生命體在新世界扮演著什么樣的角色時,忽然脊背竄上一縷寒意!
  
  他不假思索,身影一閃,已出現在百米空中。一道淡淡光芒從千夜原本所站之處掠過,擦過巨樹,在巨樹樹身上開出一道深深溝槽。自溝槽中立刻涌出大量樹液,樹液呈淡粉色,看起來就象是稀釋過的池水。
  
  偷襲者一擊沒有打中千夜,反而傷到了巨樹。
  
  森林中響起憤怒之極的咆哮,千夜曾經見過的六臂生物從林中現身,他五只手中各持不同武器,僅有一只手空著。
  
  它就像沒看到旁邊的卡蘿爾似的,注意力全部在千夜身上,抬頭仰望空中,不斷憤怒咆哮,揮舞手中武器互擊,顯然是在邀戰。
  
  千夜神色凝重,緩緩貼著巨樹落下。
  
  那六臂生物大怒,不斷揮舞武器示威和吼叫,但就是沒有上前。這下連卡蘿爾都看出那六臂生物投鼠忌器,生怕再次傷到了那棵巨樹。
  
  千夜向卡蘿爾望了一眼,做了個手勢,卡蘿爾就點了點頭。
  
  千夜上前一步,稍稍離開巨樹,果然六臂生物相應退后,并且神態略略平和,顯得不那么焦急暴躁了。
  
  “我們要不要到外面去打?”千夜指了指森林外。
  
  “非……常……好。”出乎意料,六臂生物的發音竟然是帝國語,雖然生硬,語調奇怪,但仍然能聽明白吐字。
  
  “你先。”
  
  六臂生物立刻轉身,一路出了森林,站在荒野中等候著千夜。
  
  千夜隨即跟著出了森林,他沒有馬上發起攻擊,問道:“你們是什么?為何來到我們的世界?”
  
  六臂生物只吐出一句話:“你們,都要,死!”
  
  它看起來沒有任何和千夜交流的想法,兩只手中的鋸齒長刀突然揮起,猛地向千夜斬下!
  
  這一斬快得不可思議,只見手臂一揚,下一刻刀鋒就到了千夜面前!竟連殘影都沒有出現,就像是瞬移般。
  
  千夜身形一沉,東岳一架,將其中一柄長刀擋到一邊,自己則借力橫移,避過長刀斬擊。
  
  然而剛避過斬擊,另外兩把長刀又遞到千夜面前!千夜干脆將東岳一豎,強接硬擋。雙方毫無花假地硬拼一記!
  
  千夜全身一震,整個人被生生擊退十余米,雙腿在堅硬地面上犁出一道深溝。而那六臂生物也不好過,兩把長刀被反震力彈得高高揚起,帶著它也退了幾步,那雙手臂頓時顯得不太靈活了。
  
  千夜臉色一陣蒼白,口中就泛起一抹血腥味。但不等他緩過氣,六臂生物就大步而來,五把長刀連環揮斬,如狂風驟雨。
  
  千夜雙手握持東岳,全身骨節連環作響,以開山勁大力為根基,時而強擋硬砸,時而妙招連連,與六臂生物殺了個旗鼓相當。
  
  然而六臂生物身體極為強橫,每一擊都是直來直去,單純以速度和大力碾壓,千夜每接一擊,都象是被巨獸狠狠撞擊一次,說不出的難受。雖然現在千夜還能夠與它硬碰硬的對攻,但是開山勁秘法卻不可持久,一旦秘法效果過去,千夜就會在力量上處于下風。
  
  能夠壓制千夜,這頭六臂生物的戰力實是相當恐怖,普通神將在它面前,怕是撐不過幾分鐘。
  
  千夜卻不驚慌,只是沉著周旋。片刻之后,開山勁秘法終于到了時間,千夜劍上力量越來越不足,每接一擊,都是全身劇震,東搖西晃。
  
  六臂生物眼見勝利在望,仰天一聲咆哮,五把長刀高高舉起,就欲以雷霆一擊,直接終結這個礙眼的生物!
  
  它蓄力極快,五把長刀剛舉到最高處,就閃電般劈落!這一擊之快之猛,千夜眼看無法硬接下來。
  
  然而就在這時,森林深處,忽然傳來撲撲的悶響,好象有什么人在奮力伐木。
  
  六臂生物神色大變,一聲又驚又怒的嘯叫,五把長刀忽然散亂,軌跡凌落,各斬向不同方向。這樣全無章法的攻擊當然連一記都斬不中千夜,而且它中途亂了招式,氣勁亂串,大半反作用到自己身上,受創不輕。
  
  六臂生物顧不得其它,舍棄千夜,掉頭就向森林深處沖去。它速度極快,可千夜更快,身形一個閃爍,已出現在六臂生物上方,隨即一道淡黑光羽射出,沒入六臂生物的后頸!
  
  六臂生物龐大身軀繼續向前沖去,只是突然猶如失控的車輛,完全繞不過障礙,連續撞倒了好幾棵大樹。而這個時候,另外兩記原初之槍射出,悉數沒入六臂生物身軀。
  
  它龐大身軀又向前沖了幾百米,沿途撞倒樹木無數,這才轟然倒下。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