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76 稱王

千夜緩緩落下,以劍支地,雙眼微閉,不斷喘息。
  
  這時卡蘿爾從森林深處沖出,看著倒地不起的六臂生物,訝道:“這就干掉了?”
  
  千夜雙眼不開,虛弱地道:“比想象中好殺一些。”
  
  “好象我們原本計劃,是一起打跑它吧?”
  
  千夜已經沒有力氣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你先休息,我來檢查一下這個家伙。”卡蘿爾將雷鞭和斧子收起,走向六臂生物的尸體,開始檢視。
  
  六臂生物身體龐大,卡蘿爾將它身上一些小飾物取下,看了看后收起,再抱起一把長刀,回到千夜面前。
  
  休息一段時間后,千夜終于緩過來一點,拿過六臂生物的戰刀,仔細觀察。這把戰刀長達三米,入手極為沉重,足有數噸。它材質特殊,目測能夠分辨的成分是金屬混著巖石,卻奇異地融為一體,絲毫沒有違和感覺。
  
  長刀刃鋒呈鋸齒狀,并不是特別鋒利,但是憑著它的重量,以及極為堅固的材質,在六臂生物的恐怖力量下,揮斬幾是無堅不摧。也就是千夜現在手中的東岳能夠硬擋,換作沒有在大漩渦內洗禮之前的東岳,怕是幾下就要被砸爛了。
  
  千夜沉吟一下,說:“這把刀帶回去吧。”
  
  “好,我來拿。”卡蘿爾身為神將,拎個幾噸重物還不在話下。
  
  “那棵樹怎么樣了?”
  
  “砍了好幾個口子,不過我沒集中在一個地方下刀,怕真把它給砍死了。”
  
  “我們去看看。”
  
  卡蘿爾扶起千夜,拉著他飛到森林中心的巨樹前。巨樹樹身上有多道斧斬痕跡,其中數道格外的深,樹液不斷從傷口中涌出,滴落在池水里。原本是血色的池水,都被沖淡了少許。
  
  不知為什么,巨樹竟給人一種萎靡不振的感覺,就象一頭受傷的動物。當卡蘿爾出現時,它立刻傳遞出一種恐懼驚慌的情緒,龐大樹身居然開始傾斜,在努力地遠離卡蘿爾。
  
  卡蘿爾道:“我開始沒敢下重手砍,后來發現不行,不砍重根本沒有效果,引不來那個六只手的大家伙,然后就來了下狠的。當時這棵樹就嚎了一聲。”
  
  千夜奇道:“它會說話?”
  
  “不是,”卡蘿爾思索了一下,道:“那是一種在意識中出現的聲音。”
  
  千夜看看巨樹,取出一個瓶子,裝了一瓶池水,說:“時間差不多了,先回去吧。”
  
  “好。”
  
  兩人再次觀察了一番周圍環境,然后離開森林,返回了門。
  
  門外高坡上,一座營地的雛形已經出現,眾多狼人和人族戰士正忙碌著修筑工事。有了前面戰例的經驗,這座營地修建的完全沒有死角,前后左右的防御強度都是一樣,而營地中間那座正在修建的炮塔,明顯就是對付空中敵人的。
  
  在現實的生命威脅之前,無論狼人和人族戰士都是不畏辛勞,奮力勞作。在徐敬軒的安排協調下,體力撐不住或受環境影響太明顯的戰士就會被調回門的另一方,換上體力充沛的生力軍前來。
  
  面對異獸軍團的沖擊,所有人都知道,工事修得越是牢固,就能多一分活命的機會。
  
  基本工事修建出雛形后,后續物資就源源不斷地從門那邊運過來,囤集在臨時倉庫里。一座戰地醫院也搭建起來,用于處理不適應環境的人員和可能的傷員。
  
  千夜返回時,派出去的各路偵察部隊正在陸陸續續返回,但是有幾路偵察小隊還沒有消息。千夜先是返回翡翠海,命人將六臂生物的長刀、飾品和一部分樹液樣品火速送往秦陸,交到趙君度手里。
  
  隨即他又安排人召集一些狼人奴隸和人族死囚,命他們服下不同份量的樹液,半日之后再送入門內。在新世界里,服過樹液的大多數人都行動自如,只有服用最少份量的一人出現不適,又被送了出去。
  
  由此就證明,服用樹液后,對新世界環境的適應能力比服用血腺更好,也不是異獸血能夠相比的。
  
  門后的世界仍然呈現出一片冰冷孤寂,看不到什么異獸活動的蹤跡,這就使得異獸血腺供應成了大軍進入新世界的瓶頸,只能守株待兔般等候摸不到規律的異獸軍團自行出現,這樣無疑會十分被動。
  
  而現在有了樹液,問題就迎刃而解,只是需要掌握好量,不能取用太多,以免巨樹受損。不過就以巨樹周圍那一池水來說,已經足夠數萬甚至更多戰士使用了。
  
  這算是意外收獲,但千夜還沒有高興多久,徐敬軒就匆匆趕來,道:“大人,有四路偵察部隊沒有返回。”
  
  千夜雙眉一揚,道:“都是在哪個方向?”
  
  徐敬軒遞過一張手繪地形圖,道:“這是剛剛匯總所有情報繪制的地圖,以正午時分最高點的太陽作為南方。您看,這四路偵察部隊都是在東南方向上,彼此相鄰。”
  
  地圖上繪著不同地形,有起伏丘陵,有一條干涸河道,還有些類似于遺跡的建筑。上面最醒目的標記則是千夜和卡蘿爾所發現的石柱和中央生長著巨樹的森林。從地圖范圍上可以看出,其余的偵察兵前出范圍都不是太遠,大致深入幾十公里也就返回。
  
  研究了一會兒地圖,千夜又抬頭望了望天空。空中高懸著一顆巨大的暗紅色火球,從視覺觀感上來說比之永夜世界的太陽大了足足有數十倍。這就是新世界的太陽了,并不如何熾烈耀眼,稍有點實力的人都可以直視。
  
  千夜雙眼微瞇,凝視著空中的太陽。他們從永夜世界帶來的計時器上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天一夜,但是在新世界,這顆巨大太陽僅僅是繞著天空走了半圈而已,并且絲毫沒有要降落的意思。也就是說,或許在這新世界里,是沒有黑夜的。
  
  正想著,空中太陽忽然變得暗淡了些,仿佛蒙上了一層薄紗。整個新世界也隨之變得昏暗,有若進入黃昏。千夜微微一愣,仔細觀察,太陽在天空中的位移方式并沒有可見的異常變化,居然就這么不知原因地降低了亮度,這和永夜世界里日夜交替的規則完全不同。
  
  千夜轉身,指著偵察兵失蹤的方向,道:“確認是這個方向嗎?”
  
  “是的,大人。”
  
  “好,我現在去看看,你們在這里做好警戒防御,千萬不要大意。”
  
  徐敬軒道:“大人放心!其實狼人們天生感知敏銳,有他們在,異獸想要偷襲我們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而且他們現在一心盼著異獸來呢!真是想不出,當年是怎么和這種敵人打了十幾年的。”
  
  千夜笑笑,拍了拍徐敬軒的肩,道:“我們人族可也不差,要不然怎么可能和黑暗種族抗衡這么多年,且還不斷開疆拓土?”
  
  徐敬軒小聲道:“您可是黑暗之子,不能算純粹的人族。”這話一出口,他就嚇了一跳,不明白為什么就把心里話給說了出來。
  
  千夜聽出他話中意思其實不是諷刺,而是羨慕,哈哈一笑,道:“其實本來出身血脈也不是那么重要,主要還是看心在哪里。我心在人族,那就是人族了。”
  
  徐敬軒小心道:“大人您現在麾下子民,可是狼人居多,剛剛那些話,恐怕有些不合適。”
  
  千夜哦了一聲,問:“那你說,應該怎么辦?”
  
  徐敬軒道:“眼下狼人與我人族混居已成事實,狼人對大人您也是忠心耿耿。雖然他們的理由聽起來有些奇怪,但也不是說不過去,并且他們也證明了對您的忠誠。也只有大人您這樣身有黑暗原力的存在,才能收獲狼人們的忠誠吧。”
  
  “依我看,翡翠海和大回廊的狼人雖然現下發展十分原始,但那是因為過往未開化所致。因為愚昧,所以養不活族人;因為養不活族人,所以要以消耗未來潛力為代價,壓縮發育期。這樣就形成了惡性循環。而過往白骨公爵大限將至,根本就不會管這個,說不定他還覺得壓縮狼人天賦是好事,這樣一來,就沒什么人能夠威脅他的位置了。”
  
  “而現下,大人您能夠提供足夠口糧,并且引入帝國的農耕畜牧技術,這些狼人就能恢復原有的潛力。這可是兩千萬身為長生種的狼人,放到哪里都是一股龐大力量。將他們掌握在手中,大人您在墉陸就立于不敗之地。”
  
  “所以想要讓狼人與人族并存,不止是并肩戰斗,還有共同生活,眼下就只有一個途徑:那就是不提種族之分,所有子民一律平等,都應該只效忠大人您一人。您的每一句話,都是至高無上的命令。”
  
  這番話看來徐敬軒想了很久,此刻說來一氣呵成,一點都沒有斷續。
  
  聽完他的建言,千夜笑了笑,道:“你這可不光是要我稱王,還想要我封神啊!”
  
  “大人只要能踏入天王至境,以您戰力,就是封神又有何妨?”
  
  千夜搖頭道:“天王太遙遠,先解決新世界再說。”
  
  “就算不封神,大人,稱王一事也要提上日程了。以我愚見,怎么都要在完全展開探索前進行。只有這樣,無論狼人還是人族,才會毫無保留地追隨您,愿意效死!”
  
  千夜淡道:“此事不急。所謂的王,不過是個名號,有和沒有都沒什么分別。我就是不稱王,難道在翡翠海上,還有人敢挑戰我不成?”
  
  “當然不會有人傻到這種地步。”
  
  “這不就行了?好了,我要出發了。”說罷,千夜身影一閃,就消失在地平線上。
  
  徐敬軒看著他的背影,只得嘆一口氣。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