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78 圣樹養料

有飛刺在,千夜倒是不能隨意使用領域殺招了,生機掠奪可是不分敵我的,血線一過,也不知道飛刺能不能挺得過。
  
  沒有了群殺手段,千夜卻也不懼,繼續以細膩劍技與一眾異獸周旋。無論是什么樣的異獸,他都是一劍一個,殺起來也不算慢,且以千夜的恢復能力,找準了平衡,就能夠支持很長很長的時間。
  
  飛刺爆發力極強,然而體力有限,連續擊殺百余異獸后就顯出疲態,返回千夜身上,找了個舒服的地方趴著一動不動。
  
  面對似是無盡的異獸,千夜并沒有著急脫身,他像是要趁此機會探索自己在新世界的力量底線,不急不燥地與一波一波涌來的異獸周旋,逐一將它們變成尸體。
  
  如是殺了整整一夜。
  
  當最后一頭異獸哀鳴倒下時,空中太陽又重新變得明亮,新世界中新的一天開始了。
  
  在千夜周圍,地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異獸尸體,若是讓狼人們看到了,大概累死也要把它們都搬回去。飛刺回到千夜身上,又開始沉睡。它吞噬了一頭最龐大異獸的血肉,看樣子似乎將會再次要變異。
  
  這些普通異獸數量再多,也對千夜構不成威脅,倒是經過這一夜殺戮,原力運用變得更為嫻熟。千夜提劍,繼續向林中深處走去。前方驀然起了一陣騷動,似又有成群的異獸從沉睡中醒來。
  
  千夜忽然停步,在他的腳前,系著一根細細的樹藤。這一看就是個粗陋的陷阱,不知引發的是排刺或是炸雷。如此明顯的陷阱,大概也只能對付粗心的異獸,稍有經驗的獵人都不會被坑到。只是在異獸群居之處,竟然會有陷阱?
  
  千夜停步的瞬間,森林中忽然響起一聲尖銳嘯叫,一發長槍破空而至,瞬間到了千夜面前!
  
  千夜雙眉一凝,本能地感覺到有些不對,手腕一翻,東岳由剛轉柔,輕輕搭在長槍槍身上,以極細膩劍技,將它卸在一邊。果然,長槍上附加的力量極為恐怖,僅僅是余波就令千夜全身一震,連續退了幾步。
  
  長槍斜斜刺入地面,瞬間消失,隨后地面隆起,炸開,土石沖天,連帶著幾株大樹都是連根拔起,飛上半空。一槍之威,竟至如此。
  
  千夜面色凝重,卻并未退縮,繼續向森林深處走去。隨著呼嘯聲再起,又是兩柄長槍飛來。這一次千夜不再硬擋,而是身影閃爍,直接用虛空閃爍避開。長槍接二連三的射來,全被千夜避過,森林深處響起一聲憤怒之極的咆哮,伴隨著一道強橫意志沖擊著千夜。
  
  “滾出去!這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那道意志直接將這段話所要表達的意思送到千夜心中,而非任何類型的語言。
  
  “把我的人交出來。”
  
  “他們冒犯我的領地,已經變成圣樹的食物。”
  
  千夜一聲冷笑,繼續向前,進入森林深處。
  
  森林中心地帶,有著偌大的空地,中央生長著三株巨樹,樹下血池連成一體,成為一個頗有規模的小湖。湖心處有一座巖石小島,島上端坐著一個六臂生物。
  
  這個六臂生物比千夜此前擊殺的那個更加貼近類人的容貌,也更為高大。他端坐在石椅上,雙眼緊閉,一動不動,面容上有許多明顯的皺紋,就像大樹的年輪,如果在新世界中這個規則未被顛覆的話,眼前的這個生物在它的族群中應是上了年紀。
  
  六臂生物隨手一抓,折下座椅旁的一根石筍,雙手一擼,就化作一根長槍。石筍材質特殊,柔軟而堅韌,象金屬更多過巖石。被擼成長槍后,槍身上就透出金屬光澤,變成金屬與巖石合一的材質。
  
  上一個六臂生物的戰刀就是這樣的材質,看起來眼前這六臂生物的實力更強。但是千夜也發現異常,這個六臂生物始終沒有起身,眼睛也沒有睜開過。六根手臂中有兩條在動,其余四臂則放在體側,一動不動。
  
  隨即千夜發現,石椅周圍的石筍已經被折得七七八八,其余的都生長在外圍,即使這六臂生物身高臂長,也顯然夠不到了。這才是林中戰槍襲殺停止的原因。
  
  千夜心里大致有數,看來這六臂生物要么是受傷,要么是休眠,總而言之基本處于不能動彈的狀態。即使敵人到了面前,也還只能用一雙手臂還擊,站都站不起來。現下它手中就只剩下最后一支戰槍,一旦投出的話,就沒有任何武器了。而且這種不能動的家伙,簡直就是原初之槍最好的靶子。三發原初之槍過去,就算它有天大的本事,也要半殘。
  
  那六臂生物倒也不傻,沒有將最后一支長槍擲出,微微轉頭,將緊閉的眼睛轉向千夜所在方向,再度用意志傳遞訊息,道:“退出去,你還有存活的機會。”
  
  “我的人呢?”
  
  “人?你是說,這些生物嗎?你和他們不一樣。”六臂生物向旁邊的巨樹指了指。他的感知倒是真的敏銳,看出千夜血統和人族及狼人都有所不同。
  
  千夜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仔細打量之下,才看出三株巨樹的異樣。巨樹樹干上隱約有幾個人形輪廓,在天然紋路的遮蔽下,如果不是六臂生物提醒,千夜就會忽略過去。
  
  千夜雙瞳涌動藍意,在真實視野里勾勒出樹皮下一個清晰人體,他體內似乎還有生機,沒有死絕,巨樹的樹液不斷進入體內,然后又被他的血給抽出去。現在在這個人體內,基本流淌的都是巨樹樹液。
  
  人族旁邊則是一名狼人,也是相似的狀態。
  
  其它兩株巨樹上也有人族和狼人,都被埋進樹身里。看數量,那消失的幾支巡邏隊,應該都在這里了。
  
  千夜目光落在巨樹樹根處,那里堆積著塊塊或灰或白的卵石。但在真實視野下,每塊卵石上都有明顯的原力波動,而且生機盎然。它們并不是普通的石頭,而是類似于卵。
  
  這些卵堆積在巨樹下,許多都浸沒在池水里。而池水其實就是巨樹樹液,也就是說,這些卵正在吸收巨樹樹液,以此為生。
  
  千夜雙眼微瞇,道:“這些卵,就是剛剛那些異獸的原始形態?”
  
  六臂生物沒有回答,只是不斷重復著“滾回去”,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千夜的問話。
  
  千夜原本想要多套些情報出來,見六臂生物并不上當,當下不再多話,取出葬心,一槍轟出。
  
  這一槍指的不是石椅上的六臂生物,而是對著巨樹樹下那成堆的異獸卵。果然,槍聲轟鳴的瞬間,六臂生物就是大驚,竟然從石椅上站了起來!
  
  他這么一動,身體表面立刻如開裂的巖石,掉落片片石塊。開裂處則露出血肉,血水漫流。有些石化肌膚整片脫落,露出底下的血肉。
  
  這種傷光是看著就極痛,但它卻顧不得那么多,將手中石槍用力擲出。石槍飛掠如電,居然凌空擊中了千夜射出的原力彈!
  
  森林中響起一聲轟鳴,無形震波層層擴散,帶得三株巨樹都在搖晃,森林中央隱隱出現在一個震波形成的半球,徐徐消散。
  
  葬心一槍何等威力,居然被六臂生物以擲槍化解,想到之前那連綿不斷的十余記擲槍,實際上這六臂生物在半休眠的狀態下還能連發十幾記相當于九級槍的攻擊,實力極為恐怖。
  
  然而千夜的真正目的并不是樹下的那些卵。六臂生物躍出后,他隨即掉轉槍口,對準六臂生物所坐的石椅又是一槍。
  
  六臂生物渾身鮮血淋漓,本就行動不便,此刻還在前沖過程中,哪里收得住?它手中也沒有第二支戰槍,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石椅被千夜一槍轟碎。
  
  六臂生物呆了剎那,仰天咆哮,憤怒之極的吼聲響徹千里,震得整座森林都是葉落如雨,瑟瑟若秋,千夜則如同被重錘當頭敲了一記,眼前頓時冒出不少金星。
  
  僅僅是含怒咆哮就差點讓千夜受傷,這六臂生物正常實力絕對是大公爵以上,甚至親王亦有可能。千夜心中陡然提高警覺。
  
  只見它奮力抖動身軀,片片石膚如雨掉落,露出血肉模糊的軀體。六臂生物渾身顫抖,看得出這樣做有多痛苦,然而這樣一來也讓它恢復了行動能力,邁開大步,幾步就到了千夜面前。
  
  千夜當然不會和他硬拼,身影閃爍,已在百米之外。六臂生物怒極,又向千夜沖來,每一步落下,都是血水四濺,痛苦可以想象。它幾步就到了千夜面前,然而千夜身影閃爍,再一次出現在百米之外。
  
  如是連續數次,六臂生物陡然停步,不再追擊。千夜剛剛松了口氣,準備反擊時,六臂生物忽然身影一陣模糊,剎那間出現在千夜面前!
  
  千夜這一驚非同小可,好在虛空閃爍已是類似于本能的反應,六臂生物身影剛剛浮現,千夜就已隱沒。但是這次六臂生物幾乎是與千夜同時隱沒,又同時出現在千夜身邊!
  
  剎那間,千夜想到了駱冰峰。聽潮城主也有類似可以破虛空閃爍的法門。瞬息之間,千夜連續閃爍數次,每一次六臂生物都是牢牢跟上。
  
  千夜立刻意識到它有追蹤自己的能力,兩人仍有著力量上的差距,千夜當機立斷不再與它糾纏,連續向森林外閃爍。果然,來到森林邊緣后,六臂生物似是對林子外面的環境有所畏懼,踏出一只腳,又收了回去。
  
  千夜在數百米外停步,與六臂生物對視著。六臂生物怒到了極處,一道渾重意志撞在千夜身上。
  
  “你們所有人,都會變成圣樹的養料!”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