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85 誠意加碼

千夜還沒來得及說話,殷琪琪抓緊他衣領的手就慢慢松開,最后輕輕放在他的胸口。她抬起頭,凝望著千夜的面孔,說:“你還是和當初一樣,幾乎沒有變過。”
  
  “我……算是半個血族吧,血族老得都比較慢。”
  
  “這樣啊,那你真不算是一個好伴侶。你看,我都開始老了。”
  
  “哪有,你還是和當初一樣好看。”
  
  “是嗎?”殷琪琪一掃陰霾,果然笑了,笑得十分好看。
  
  千夜暗道宋子寧哄女孩子的方法果然厲害,一句話就讓她由陰轉晴。見琪琪不再抑郁,千夜就不動聲色的將她的手拿了下來。
  
  殷琪琪眼中光芒一暗,隨即變得若無其事,問:“你現在有家室了嗎?”
  
  千夜一怔,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問題,便點頭道:“早就有了。”
  
  “還是夜瞳?”
  
  “是的。”
  
  “她不是已經失蹤了嗎?”殷琪琪顯然對某些程度的機密并不了解。
  
  “她現在不過是在很遠的地方而已。”
  
  然而殷琪琪亦是冰雪聰明,一下就猜到了真相:“她返回永夜了?”
  
  面對故人,千夜不想說謊,就點了點頭。但殷琪琪顯然不準備就此罷休,繼續追問。
  
  “那你為什么不跟過去?你也算是血族啊?我知道了,你們其實已經是分開了,對嗎?”
  
  千夜笑了笑,道:“算是吧。”
  
  殷琪琪眼睛一亮,問:“那你以后怎么辦?”
  
  “就這樣,不是很好嗎?再過段時間,我就會把她找回來的。”
  
  “你需要人照顧,身邊不能總是這樣空著。”
  
  千夜正視著她的眼睛,道:“你究竟想說什么?”
  
  她忽然有些慌亂,道:“不,沒什么,都說完了。”
  
  千夜點了點頭,將她送出門外,在外面等候多時的世家眾人立刻一擁而入。和尚有些自恃身份的殷家孔家不同,他們非常清楚自己在千夜面前的位置,瞬間就用熱情將千夜淹沒。
  
  “千夜大人帶兵也是這么厲害,軍威無敵啊!”
  
  “開拓新世界請一定帶上我們,愿效犬馬之勞!”
  
  “大人,務必收下我的膝蓋……”
  
  ……
  
  一頓狂轟濫炸,將千夜弄得暈頭轉向。好不容易這些人的馬屁才告一段落,稍稍安靜,轉入正題。
  
  各家毫無廢話,紛紛加碼‘誠意’,這一次已經不光是出兵出錢了,還要出人,男人女人都出。男人也就罷了,無非是方方面面的人才,就算不能上戰場,也是后方各個崗位上的精英人才。而女人的競爭就激烈多了,為了千夜一個貼身侍女的人選,各家都恨不得大打出手。
  
  就算千夜與夜瞳之事少有人清楚如今狀況,但當年不墜之城他與軍部的沖突,世家高層卻是知道的。再觀近他近些年行跡,各家大多琢磨應是沒可能弄到千夜正妻之位,但那些不占名份的姬妾侍女什么的,就極為搶手了。誰都知道近水樓臺先得月的道理,只要在千夜身邊呆著,就算等不來日久生情,或許能弄到個酒后亂性呢?
  
  千夜對男人照單全收,對女人則是悉數拒絕。
  
  眾人自然拼命苦勸,擺出無數道理,其中一條深得大眾贊同。以千夜這般絕世天才,怎能不多留子嗣?最好多多開枝散葉,兒子女兒要編成個軍團才好。
  
  千夜被說得頭大,無奈苦笑,一概拒絕,說到最后臉色都有點沉下來了。
  
  眾人見有弄巧成拙之危,也只得暫且罷了。好在千夜答應了不光開拓新世界會留出份額,其它事務也會讓各家出力。
  
  一聽其它事務,眾人都是眼前一亮,感覺效忠的時候到了,紛紛詢問其它事務指的是什么。
  
  千夜略一沉吟,就拿出地圖,指著翡翠海邊界,道:“這里是另一個狼人勢力,疾風公爵的地盤。現下我沒什么精力顧到那邊,最近聽說邊界上有些小摩擦,疾風公爵的狼人部落不斷侵擾我的領地。如果把這片戰場交給諸位,以為如何?”
  
  眾人立刻沸騰。
  
  “帝國立國千年,我們各個世族哪家不是打仗打出來?”
  
  “就是,打仗這點小事,交給我們就好!”
  
  “管它什么疾風狂風,我等都給他打成龍卷風!”
  
  “老兄,龍卷風好象有點大……”
  
  吵吵鬧鬧之際,總算有人頭腦清醒,虛心請問道:“大人,如果疾風公爵來了,我們要怎么應對?”
  
  這句話才是切中要害,對于以武立國的大秦世家們來說,普通戰役并不是問題,墉陸的平均武力遠比不上永夜議會的那些核心家族,障礙只在于公爵神將級強者而已。即便有些世家對于抗衡神將自有秘法,可那代價絕不是用在這樣一個下層大陸開拓上的。
  
  千夜在地圖上劃了一條線,道:“只要不打過這條線,應該問題不大。你們要做的就是先拖三月,三月后若他真的出手,自有我來應對。”
  
  眾人心定不少,魚貫而出,自行去商議出兵事宜。這些中下品世家加在一起,可謂人多勢眾,兵精糧足,惟一差著的就是能夠穩定軍心的頂級強者而已。既然千夜接下了疾風公爵,那就沒有問題了。
  
  依照慣例,各家自主打下的地盤,怎么也能分到一半,他們自會殫精竭慮,用心打好這一仗。
  
  會客廳內最后只剩下千夜一人,回顧今天的收獲,他還有些茫然。
  
  原本以為,麾下這么多狼人,會是最大的障礙,沒想到無論殷家孔家,還是一眾中小世家,在最初的震驚過后就坦然接受了事實,隨后更是連一句多余提到的問話都沒有。似乎這幾十萬不是狼人,而是人族一樣。
  
  甚至孔玉還一力邀請千夜出兵越陸。
  
  千夜之所以堅決拒絕,最主要還是擔心大量狼人進入帝國境內,會引起各方勢力反彈。帝國對待黑暗種族的立場,向來都是極為強硬。沒想到在這多事之秋,連永夜與黎明之爭似乎都可以如此輕輕放到一邊,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
  
  而另外一方面,千夜也不得不對帝國防上一手。哪怕現在他接觸到的都是善意,可大秦內政從來不是鐵板一塊。
  
  不管怎么說,千夜都不打算讓麾下狼人大軍踏足帝國本土,這支部隊他準備全部用在墉陸和新世界。
  
  千夜計議已定,就召集諸位將軍,布置新軍訓練事宜。有了殷孔兩家提供的戰備軍需,至少可以再武裝十幾萬狼人。而其它世家額外提供的大量物資,則可用于新世界基地建設。
  
  第三座森林的前進基地已經距離門相當遙遠,千夜準備在那里建成一座大型的補給和中轉基地,并以此為根基,再行探索和征服其它森林。就這樣步步為營,漸次推進。
  
  新世界內,趙君度放下手中望遠鏡,隨手扔給旁邊的參謀,說:“又模糊了。這東西不好用,去告訴研究院那些老爺們,讓他們抓緊拿出更好的東西來。”
  
  他回首,身后是一片繁忙工地,一座防御要塞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著,數以萬計的戰士不惜體力,拼命施工。在要塞基地旁邊,是一座森林。森林邊緣殘留著新鮮的戰斗痕跡,眾多異獸的尸體還沒來得及回收處理。
  
  “動力塔什么時候會到?”趙君度問。
  
  “第二座已經運進新世界,正在過來的路上。還有三座剛剛起運,預計最遲后天會抵達門外。”
  
  趙君度微微皺眉,道:“才五座動力塔嗎?這只夠下一輪的擴張。沒有更多了嗎?”
  
  “更多的動力塔需要動用戰備儲備,得等軍部核準。”
  
  “核準?”趙君度一聲冷笑,道:“都這個時候了,那些老家伙們還是攬權不放。也罷,那就讓他們慢慢核準吧。通知下去,命前往越陸的艦隊返回!”
  
  “大人,這……”
  
  “執行命令!”
  
  “是,大人。”
  
  趙君度看了看時間,道:“子寧怎么還沒回來?有他的消息嗎?”
  
  “還沒有,屬下已經派人去尋找子寧大人的部隊了。”
  
  就在這時,一名傳令兵飛奔而至,道:“子寧大人傳來消息,他發現了另一座森林,已經著手攻擊!”
  
  趙君度微微一怔,道:“不等我就開打?他就這么著急嗎?”
  
  他看看周圍的軍官們,沉吟片刻,道:“不要停工,加快基地修建速度,等這里完畢后,再出援軍。”
  
  一名軍官有些擔心,道:“大人,每座森林都有異獸軍團的巢穴。子寧大人兵力單薄,光靠自己恐怕不成吧?”
  
  趙君度搖了搖頭,緩道:“他就是不想我去插手,才即刻進攻的。既是如此,那我就讓他去打,也好看看這位未來軍神,究竟能不能接下熙棠大帥的名號。”
  
  眾軍官互相打個眼色,無人再說話,各自分頭去催促要塞修建進度。
  
  趙君度立于高處,雙眸幽深,遙望遠方。
  
  他身邊一名心腹道:“大人似是在擔憂什么?”
  
  趙君度朝望著的方向一指,道:“我有種感覺,在那個方向上,或許很快就可以遇到黑暗種族了。”
  
  心腹卻是不懼:“正好狠狠地打他娘的一仗!我們趙閥,可從來沒有怕過什么人!”
  
  趙君度緩緩搖了搖頭,道:“這一仗不好打。”
  
  心腹奇道:“您以往可不是這樣。”
  
  趙君度淡道:“現在和以往不一樣。過去的戰事,大多一已之力可定。但這一次,卻是輸不起。如果我這里輸了,那帝國在新世界里怕是再難翻身。”
  
  心腹恍然,隨即擔憂,臉上多了凝重,道:“這可怎么辦?”
  
  “該怎么打就怎么打,有何難辦?”
  
  趙君度話音未落,忽然遠方一道氣息沖天而起,直射云宵!雖然相隔遙遠,可是那道氣柱立地接天,還是清晰可見。更為神奇的是,氣柱內竟有萬千景象不斷幻化,宛若夢幻。
  
  帝國一眾將士何曾見過這等景象,瞬間都看得呆了。
  
  趙君度看得分明,也是一怔,旋即嘴角浮上微笑,道:“好!好你個宋七,居然敢臨戰突破,以往倒還真是小瞧你了!”
  
  旁邊人聽了,俱是震驚,道:“難道子寧大人他……”
  
  “子寧踏破神將天關,從此我大秦帝國,又多一員神將!”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