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89 黑暗之子

合上戰報,千夜先是調撥了剛剛完成訓練的五千狼人給聯合軍,然后命人將狼人大祭祀召過來,問:“你們說我是黑暗之子,可為什么疾風領的狼人不肯臣服于我,而且戰斗意志似乎格外堅定?”
  
  狼人大祭祀并不慌張,躬身道:“大人,黑暗之子可以有很多個,實際上,在疾風領狼人的眼中,疾風公爵才是真正的黑暗之子。對于這種認知和傳言,公爵本人也不會否認,甚至會在暗中組織人散播。”
  
  “那么黑暗之子是否真的存在?”
  
  “當然,您就是。”
  
  千夜不置可否,道:“你剛剛還說,黑暗之子可以有很多個。”
  
  大祭祀道:“黑暗之子的傳說已經流傳了幾百年,誰也不知道它是何時又是如何出現的。然而神奇的是,許多狼人在覺醒智慧的時候,就已經有了關于黑暗之子的記憶。這讓傳說深入每個狼人的內心,并堅信不疑。也許正因為如此,在這片大陸上的每位狼人公爵都會明里暗里宣稱自己就是那個黑暗之子,以此加強統治。而事實上他們不是,這一點我們知道,他們也知道。”
  
  “以前白骨公爵也自稱黑暗之子?”
  
  “當然,大人。”
  
  “那你們為何認為我是黑暗之子?”
  
  “因為感覺,因為戰栗,因為恐懼。您站在這里,我就會以為,是黑暗源點本身出現在我的面前。事實上,越是大貴族越是感受深刻,所以,翡翠海的狼人們才會臣服在您的腳下,盡管您不是狼人,盡管您具有狼人先祖最痛恨的血族血脈。”
  
  千夜若有所思,說:“你能感覺出黑暗原力的純凈?”
  
  “我不能,但借助先祖的雙眼,我能。”
  
  千夜指尖燃起一點金色的血火,問:“這個呢?”
  
  大祭祀道:“很純凈的血之力量,但距離黑暗原點還有相當距離。它并不是您力量的本來形態。”
  
  大祭祀在說話的時候,千夜一直在仔細地觀察。當望向血火時,大祭祀雙眼中蒙上了一層青光,如同換了另一副眼睛。這大概就是他所自稱的先祖之眼。
  
  不管怎么說,大祭祀的結論都相當準確,千夜釋放出的血氣是一個擬態,模擬了最初得自夜瞳的血氣,確實和他現在古老血族的真實血脈有些差距。不過這種差距非是真正強者,很難看得出來。大祭祀不過區區嘉德伯爵修為,能夠如此清晰地看到區別,簡直就是奇跡。看來這先祖之眼確實有用。
  
  “那要如何讓疾風領的狼人也臣服在我之下?”千夜問。
  
  “很簡單也很困難,您只要殺掉疾風公爵,并且展示真正的力量,那里的大祭祀就會臣服于您,并承認您是真正的黑暗之子。”
  
  千夜向大祭祀深深地看了一眼,道:“聽起來你們這些祭祀的套路都是一樣。”
  
  大祭祀面不改色心不跳,“當然不一樣,他是被迫,而我是信仰。”
  
  “不一樣的原因呢?”
  
  “他的先祖眼瞎。”
  
  這個理由,讓千夜完全說不出話來。他思索片刻,又道:“有沒有可能讓疾風公爵也臣服于我?”
  
  “您打得過他嗎?”
  
  “現在還打不過。”
  
  “那什么時候能打得過?”
  
  千夜略一沉吟,道:“最多半年。”
  
  現下千夜有了張伯謙改進過的太玄兵伐訣,修煉速度突飛猛進,成就神將后,黎明原力的根基足以支撐血氣晉階到公爵。雙方若是在同一位階,千夜就差不多有八成把握擊敗疾風公爵。
  
  大祭祀顯得并不意外,道:“那就等您擊敗他再說吧。”
  
  千夜想想覺得也是,現在他隨時可以突破副公爵,借助英靈殿和卡蘿爾之力,擊敗疾風公爵容易,可是想要擊殺甚至生擒他卻是難上加難,更遑論征服了。
  
  千夜暫時將這件事放到一邊,命人召來徐敬軒,問起新世界基地建設情況。
  
  “至少還需要十天,大人。”
  
  進度有些低于預期,不過想想在新世界內,要在幾十天內修建起一座大型基地,所要動用的人力物力都是海量。若非千夜有世家支持的數百輛重載卡車和工程機械,以及十幾萬身強力壯的狼人,也無法完成這種規模的要塞。
  
  “那我就再給你十天。”
  
  徐敬軒領命,隨即小心問道:“大人,在新世界不是應該穩扎穩打嗎,為何如此心急?”
  
  千夜皺眉,緩道:“我有種感覺,我們的敵人進度已經遠遠在我們之上。如果不抓緊時間,我們或許會從新世界被踢出去。”
  
  頂尖強者的預感并非虛無縹緲的存在,徐敬軒點點頭,“明白了。大人,還有一件事,請您作個決斷。”他取出一張紙,遞給了千夜。
  
  千夜接過一看,見上面是一份名單,并且按照種族、職位進行了分類,大的類別卻很奇怪,是以鄭國、疾風狼人、部落狼人和帝國世家劃分的。
  
  不等千夜詢問,徐敬軒就道:“這些人都在暗中向外傳遞消息,屬下就按照他們傳遞消息的方向進行了分類。您看要如何處置他們?”
  
  千夜明白過來,這些就是所謂的暗間了。他的勢力膨脹得太快,沒有時間一一甄別,自然會混入不少別有用心之人。想來名單上這些僅僅是一小部分,還有更多的間諜隱藏在暗處。
  
  千夜拿起筆,在疾風狼人的項下打了個叉,道:“這些全部抓出來殺掉。至于這些……”
  
  他在部落狼人上一圈,道:“先抓起來,就罰他們作作苦役,沒必要殺了。”
  
  部落狼人都來自翡翠海,屬于原先并不愿臣服千夜的那一列。對這些狼人,千夜覺得還有收服機會,也就不打算隨意誅殺。
  
  鄭國和帝國兩類,千夜在鄭國上畫叉,而在帝國下面打了個勾。
  
  鄭國暗間要全部殺掉,這個徐敬軒看懂了,但帝國那符號是什么意思,他就不明白了。千夜看看他的神色,笑道:“帝國那些人,由得他們去,想傳遞什么就傳遞什么,也不用特別防范,該他們知道的都讓他們知道好了。”
  
  徐敬軒吃了一驚,道:“那大人在新世界的虛實,豈不是也都暴露了?”
  
  “就是要讓他們知道。”
  
  “這……”徐敬軒雖然不懂,但見千夜不愿多說,也就不好再問,領命退下。
  
  千夜命人取來自己的裝備和補給,就再度進入新世界,向更深處探索。在新世界基地建完之前,他要先確定好下一步探索的方向。
  
  暮光大陸,底修斯古堡上空浮現一片陰影,龐大的運輸船隊幾乎遮天蔽日。古堡外已經擴建了數倍的起降場依舊容不下這樣一支巨型艦隊,因此只能分批次降落和卸貨。
  
  第一批浮空船降落,從艙內走出的都是全副武裝的戰士,他們背著碩大的戰術包,一下船就迅速列隊,被引往指定地點扎營。
  
  所謂的營區其實只是一片空地,不過這些血族戰士早有準備,動作極為迅速地拿出各種器具,自行扎起帳篷。營地剛剛立好,就有數輛軍車駛入,從第一輛車下走下的竟是一名子爵。
  
  他和這支新到部隊的指揮官確認了部隊的番號和人數,就揮手下令。后面貨車走下的全是醫生,他們將成箱的針劑搬出。新部隊的戰士們列陣完畢,就一個個走上來接受注射。
  
  很快數百名血族戰士注射完畢,子爵看上去十分滿意,道:“好好觀察,如果沒有異常反應的話,明天晚上就可以進入新世界了。好了,沒有別的事的話,我就走了,還要去下個營地。今天一共要給十一個營地注射藥劑。”
  
  部隊指揮官見子爵要走,忙問:“大人,新世界內的戰況如何?”
  
  “目前為止一切還算順利,只是我聽說……”
  
  “聽說什么?”
  
  子爵向古堡看了一眼,忽然打了個寒戰,道:“算了,這不是你應該知道的。我走了!”
  
  說罷,也不等指揮官挽留,他就匆匆離開,帶著人馬向相鄰的營區而去。
  
  古堡的一間會議室內,幾名血族老者坐定,就有一名頭發雪白的老侯爵走進,將一幅地圖掛在墻壁上。地圖上的標志十分古怪,不是任何一塊大陸的地型。整個座標系也不是垂直的,而是帶著一點弧度。
  
  老侯爵看看中央一張空著的椅子,有些意外,道:“殿下沒來嗎?”
  
  “和以往一樣,她應該不會來的,開始吧。”
  
  老侯爵嘆一口氣,道:“沒有殿下,我們的進展或許會落后其它種族。”
  
  “殿下作出的決定,我們都無權置疑。現在開始吧。”一名公爵道。
  
  老侯爵不再多話,在地圖上畫了一條曲曲彎彎的線,說:“這是過去三天我們在新世界的進展。”
  
  “無光君王進展還可以。”
  
  “火之冠冕進度相當不錯。”
  
  “青之君王似乎有些落后了。”
  
  “最慢的還是我們這邊。”這句話一出,室內一片寂靜。
  
  片刻后,又一名公爵問:“其他三族的進度如何?”
  
  老侯爵又在地圖上劃了三道曲線,能夠看出擴張的起始點各不相同,但是擴張的方向都大致指向地圖中心的區域。不同顏色的曲線代表著不同種族,黑色是魔裔,青色是狼人,深灰是蛛魔。
  
  一看到這三道曲線,幾名血族公爵全都騰地站起,驚道:“魔裔進展這么快?!”
  
  老侯爵道:“這是他們提供的數據,也不知道真假。”
  
  “這種事,給出的數據只會比實際落后,哪會有提前的?不行,必須和殿下再談一次,想要追回進度,非得殿下出戰不可。”
  
  “問題是,誰去和殿下說?”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