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98 便宜即是生意

雖然道理講不過千夜,可生意還是要做的。威廉抓著頭發,一臉苦惱,想著用什么方式能夠打動千夜。
  
  看到他這笨拙的樣子,千夜忽然想起在永夜大陸初遇威廉的那個晚上,第一印象與熟悉之后的反差之大宛若兩狼,隨即又想起不知誰說過威廉事實上未成年還是剛成年來著?
  
  千夜手摸胸口有點欺負幼崽的心虛,實在不忍心再為難他,于是道:“你們工坊出產的是什么裝備?想賣給我東西,總要拿樣品來吧?”
  
  一句話提醒了威廉,他手一翻,就倒出好幾件裝備,擺在千夜面前。這些裝備包括一套輕甲一套重甲,幾把近戰武器,以及一把式樣粗獷的原力槍。
  
  出于職業習慣,千夜先拿起原力槍,仔細察看。這把原力槍構造相當原始,采用雙管后裝彈設計,就和最普通的霰彈槍差不多。它所用的彈藥也是霰彈,不過槍身細致結構卻和普通霰彈槍截然有異。
  
  千夜試著扳動一個開關,結果機構轉動,又翻了一面出來,這次的原力陣列又有不同。
  
  千夜仔細研究片刻,也弄不太清楚狼人原力陣列的構造,干脆直接對威廉發問。
  
  威廉解釋道:“這兩個原力陣列側重方向不同,一個是縮小散射面,打得更遠且威力更大。另一個則是能夠擴大散射,在近距離上威力極大。”
  
  這樣一解釋,千夜就明白了,其實就是集長管和鋸短霰彈槍于一體,想法倒還不錯。威廉又講了講它的參數,千夜默默換算成帝國標準,發現這把槍的威力接近三級,但是一級就能夠使用,屬于特殊強化過威力的類型。
  
  它的缺點也很明顯,那就是過于沉重并且精度不夠。然而以狼人的習慣,恨不得把槍口抵到對手腦門上才開槍,這又是霰彈槍,精度差點倒也無妨。
  
  千夜又看看其它的裝備,戰甲都是依據狼人體型而制,可調節余地極大,并且兼顧了變身成狼人形態的需要。從設計上來說,倒確實是為狼人量身訂制的。盔甲做工不錯,用料扎實,作為單兵戰甲其實相當不錯。
  
  其它幾件武器也都是狼人們愛用的,甚至還有一副爪套。套上之后,相當于把狼人的利爪給延長了半米。然而在千夜看來,這件武器倒真是全無必要。
  
  看過之后,千夜道:“東西不錯。”
  
  威廉就咧開大嘴,正準備自吹自擂一番,就聽千夜補充道:“如果是普通小作坊出品,也算是不錯了。可是群峰之巔只出這些,那就實在說不過去了。帝國隨便哪家二流工坊,做的都比這些好點。”
  
  “設計,是設計!他們不是狼人,設計不出這么適合狼人的裝備。”
  
  千夜不理,問:“價格呢?”
  
  威廉悶悶不樂,報了一串價格。說罷,他嘆一口氣,搖了搖頭,正準備把裝備收起,卻被千夜攔住。
  
  “這些裝備我都要了,先來……二十萬套吧。不過我只有礦石。”
  
  千夜的聲音聽起來宛若天籟,威廉頓時一臉驚喜,“二十萬套?哎呀,這個,存貨有點不夠啊。沒事,我去想辦法!礦石好啊,我就要礦石!”
  
  眼見威廉歡喜得語無倫次,千夜不禁搖了搖頭,這家伙出來作生意,怕是沒有比他更差的人選了,明明以前他還是黑暗伯爵的時候,無論處理狼人部落內部爭端,抑或在暗地里與血族爭鋒,都表現得很是沉穩智慧。
  
  千夜的思緒拉不住地往天馬行空的方向跑,返祖的狼人難不成力量越強大,就越有赤子心性。
  
  威廉卻不管千夜略為詭異的眼神,更不關心千夜為何從猶豫到一口氣要下二十萬套裝備。而事實上,最主要的原因只有一個,威廉給出的價格比帝國同樣等級的產品便宜一半。
  
  威廉明顯心中還有其它事情,忽然正色道:“我能到城里和軍營里看看嗎?”
  
  千夜有些奇怪,“以你的本事,想看還有誰攔得住你?”
  
  “我想讓你帶我去看看。”威廉堅持。
  
  千夜不明白他的想法,無奈道:“跟我來吧。”
  
  兩人行動迅速,千夜運起虛空閃爍,威廉則化身巨狼在空中漫步,轉眼間就到了碧波之城內。在城里轉了一圈后,又如法炮制,出現在城外大營中央。千夜帶著威廉在營區內轉了一圈,給他介紹各種設施。
  
  威廉對于炮塔、彈藥庫這些傳統意義上的要地毫無興趣,反而對營帳、餐廳甚至浴室廁所都看得十分仔細。
  
  他又問起軍功制度,千夜也不顧忌,直接命人取來一本現成的手冊,塞給了他。
  
  威廉仔仔細細讀完,忽然嘆了口氣,說:“賞罰分明,晉升有序,在軍中我們狼人的地位并不比人族和中立之地的傭兵低,你是怎么做到的?”
  
  “就是這樣啊,有什么難嗎?”千夜有些莫明其妙。
  
  “你以前對黑暗種族可都是下死手的,包括我們狼人。”威廉神情突然委屈,“還包括友好的我!”
  
  千夜無辜地眨眨眼睛。很長一段時間里,威廉的力量對他來說是絕對壓制,不下死手可是連跑都跑不掉,至于后來,陣營戰開啟,涇渭分明。
  
  不過威廉也沒真想要個解釋,玩笑過后,即正色道:“現在怎么忽然能接納狼人了?”
  
  千夜認真地想了想,說:“這里的狼人過得太苦了,他們又是真心投靠,再怎么樣,我也沒辦法殺掉一千萬歸順的狼人。那不是殺敵,而是屠殺。”
  
  威廉拍拍千夜的肩,道:“不管怎么說,我已經看到了你治下的狼人們是怎么生活的了。走,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什么人?”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千夜不虞有詐,和威廉一路遠去。
  
  兩人此刻實力都到了相當境界,行動迅速,千夜的虛空閃爍自不必說,威廉的凌空漫步看似舒緩,實也是極快。小半日的功夫,兩人就到了翡翠海的邊緣。
  
  千夜停步,道:“再往前就是疾風領了。我和疾風公爵有過約定,雙方都不插手這里的戰事。”
  
  威廉不答,向下方指了指。千夜凝神一望,臉色微變。
  
  下方原本是一個部落的營地,此刻卻被徹底焚毀。這也就罷了,戰爭中,燒毀對方城市,讓敵人無處棲息本是常見手段,但是在這個部落營地周圍,卻立著許多削尖的木樁,每根木樁上都穿著一個狼人。許多狼人姿勢扭曲,顯然穿到木樁上時還沒有死去,又被烈火活活燒死。
  
  更刺眼的是,有些木樁上的狼人體型很小,顯然還是孩子。
  
  看到這一幕,千夜嘆了口氣,道:“怎么,接受不了嗎?”
  
  威廉搖了搖頭,說:“這些狼人都還活在原始部落形態下,在我們群峰之巔的認知中,他們野蠻而血腥,甚至還不知道智慧種族和獵物之間的分別,根本不能算是我們的族人。你們人族若是落在他們手里,多半會被活活吃掉,這樣的仇恨下,做出怎樣的行為都有可能。只不過,看到這些,我心里還是不好過。”
  
  千夜也不知該如何寬慰。這就是狼人的困境,古老與現代并存,愚昧與智慧同在。
  
  威廉道:“群峰之巔對于先祖派的態度一向是不干涉與不承認。本來我也覺得沒有更好的辦法,但是你卻讓我看到了解決的途徑。”
  
  “什么途徑?”千夜依然不明白。
  
  “讓他們擺脫先祖教派,擁抱理性與智慧的途徑。”
  
  威廉沒有進一步解釋,而是化身巨狼,躍上天空,仰天長嗥。他運足了原力,聲音遠遠傳開。千夜耳中卻捕捉到了另一種聲音,非常低沉,宛若戰鼓。這個聲音普通人根本聽不到,傳遞的范圍卻是更遠。
  
  片刻之后,遠方忽然隱隱傳來一聲長嗥,似是回應。轉眼間第二聲長嗥響起,聲音已是近了許多。頃刻之間,一個身材欣長、頭發蒼白的老人就出現在兩人面前。
  
  “疾風公爵!”千夜瞬間凝聚原力,身后一雙光翼徐徐張開,已是做好了全力戰斗的準備。
  
  此刻千夜已正式晉階副公爵,按照正常來說,已有把握擊敗疾風公爵。然而疾風公爵屬于速度極快,出手威力巨大的那種敵人,稍有不慎就會被他翻盤。千夜自己就是這一類型,過往不知以虛空閃爍加上原初之槍的組合擊敗過多少強大敵人,現下他當然不會犯自己敵人犯過的錯誤。
  
  驟然看到千夜,疾風公爵也是大吃一驚,他瞬間后退,自袖中彈出一雙利刃,緊盯千夜,喝道:“你不守承諾!”
  
  “是我叫他來的。”威廉恢復了人形態,一邊穿衣,一邊道。
  
  疾風公爵戒備之意絲毫不減,緩道:“我知道你,你是威廉,群峰之巔新一代的天才,未來繼承者的人選之一。不過你們一向高高在上,也并不認為我們是同族,為何會到這片貧瘠的大陸來?”
  
  威廉面無表情,一雙灰藍色眼睛沉沉注視著疾風公爵,開口就是直截了當,毫無迂回,說:“我希望你能夠承認,千夜才是真正的黑暗之子。”
  
  “這不可能!”疾風公爵的聲音猛然高了八度。
  
  承認千夜是黑暗之子,也就意味著將疾風領拱手相讓。這讓一向自大慣了的疾風公爵如何接受?更何況,千夜目前還僅僅是副公爵。雖然千夜還是榮耀侯爵時就逼得疾風公爵不敢動手,但是紙面上的修為千夜確實還不如疾風公爵,臣服于千夜,讓他感覺顏面無存。
  
  不過威廉早就預料到了這個場面,冷然一笑,“在你治下的狼人是什么樣子?他們連起碼的成長期都沒有!你冒充黑暗之子已經夠久了,如果不肯交出權柄的話,那你今天就不用回去了。”
  
  疾風公爵哈哈大笑,“就憑你們?威廉,你確實厲害,可現在畢竟只是榮耀侯爵,這樣你也覺得能夠擊敗我?可笑!沒有先祖靈魂的庇佑,你們都變成了瘋子嗎?”
  
  威廉也不多話,再次化身巨狼形態,忽然一聲穿金裂石的長嗥!
  
  疾風公爵臉色驟變,在威廉的嘯音下,他的氣息竟然節節下降,轉眼間就跌落到副公爵的境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