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10 今次無肉

看到來人,趙君度只是指了指表,道:“你遲到了五分鐘。”
  
  那人把自己身體扔到桌前的椅子里,毫不客氣地打量著趙君度,忽然大笑,“你怎么混成這個慘樣?我還以為帝國元帥該有多威風呢,沒想到也會弄一身血啊!”
  
  趙君度面無表情,淡道:“本帥再怎么樣,也比一個還沒混到元帥的家伙強。”
  
  那人騰地站起,怒道:“老子要當元帥,不過是早晚的事!元帥有什么稀罕的?天王才難!”
  
  趙君度失笑,道:“有人說過你有望天王嗎?”
  
  那人氣勢立降,老老實實地道:“沒有。”
  
  趙君度以手肘支桌,向前傾了傾身體,又問:“那你自己覺得,能夠踏上天王至境嗎?”
  
  他氣勢再降,勉強道:“老子可是要擊破蒼穹的男人,區區天王……還是有點……那個相當難的。”
  
  “先別說什么擊破蒼穹,你現在能打得過雨櫻嗎?”趙君度笑得有些詭異。
  
  坐在桌前的自是魏破天,聽到這么個問題,他頓時一臉得意:“我雖然打不過她,但她也打不動我了!”
  
  趙君度笑容越發古怪,向魏破天臉上一指,“這就是打不動?”
  
  “什么?”
  
  趙君度一笑,拿出一把刃身嶄新雪亮的短刀,滑到魏破天面前,道:“你自己看看吧!我雖然一身是血,可也比你強得多。”
  
  魏破天拿起短刀當作鏡子,在面前一照,刀面上立刻出現一張頂著兩個烏黑大眼圈的臉。那一圈青腫,明顯是被人打出來的。
  
  魏破天啊的一聲,直接跳了起來,又急又惱,道:“這和雨櫻無關,是我過來之前最后一戰,遇到個蛛魔,跟他打了很久,臉上不小心挨了兩拳。當然,最后是我老人家贏了。只是沒想到那家伙如此陰險,居然使了暗勁,這兩塊青現在都還沒好。”
  
  “別解釋,就算是雨櫻打的也沒問題。”
  
  “當然不是!她現在根本打不動我!”魏破天叫了起來。
  
  趙君度把自己換了個舒服點的姿勢,道:“行了,不用再說了。你急急忙忙的約我,究竟有什么事?”
  
  “還能有什么事?當然是跟你一起開拓新世界啊!這點小事,你不會不答應吧?”
  
  “遠東那邊你不管了?”
  
  “少了我,防守還是沒問題的。遠東那些黑血雜種最近也老實了很多,聽說好多都調到新世界去了。老子想盡辦法挑釁,才勉強打了幾仗。這么無聊的地方,不呆也罷!我魏破天,天生就是要在戰場上生活的!”
  
  趙君度淡道:“再不說人話,你就回去吧。這個地方我全權負責,你找誰都沒用。”
  
  魏破天盯著趙君度看了半天,發現他是認真的,頓時氣焰全消,老老實實地道:“我聽說連宋子寧那家伙都晉升神將了,這怎么可以?所以我也想到新世界去試試。我的千重山只在戰場上才會有真正進境。”
  
  “子寧可是冒了生死大險,才破關成功的。”
  
  “我魏破天什么時候怕過死?!”魏破天又激動了。
  
  趙君度伸手虛按,讓他冷靜下來,道:“那不是危險,而是真的差點死了,現在他正在新世界里趴著呢。”
  
  “那也沒事,只要能突破天關,不被那家伙甩下來,我干什么都愿意!”
  
  趙君度不再多說,點頭道:“也好,你收拾收拾,一會就去吧。”
  
  魏破天指指浴袍上的血漬,道:“你這傷還在流血。”
  
  “沒事,被那種東西抓傷,怎么都要流半天血,止不住的,讓它流著吧。”趙君度渾不在意。
  
  他從抽屜里拿出一張地圖,伸手在上面點了幾下,說:“這是我們下一階段的行動計劃。這些森林,就是異獸軍團的大本營,也是我們要拿下的目標。異獸軍團是怎么構成的,森林是怎么回事,相關情報我都已經給過你了。”
  
  “早就看完了。”
  
  “好,目前我們可選擇的是一座三圣樹森林,四座雙圣樹森林以及七座單圣樹森林,難度不一。你的任務是……”
  
  “當然是三圣樹森林,這還用說嗎?”魏破天大大咧咧地道。
  
  “當然是單圣樹森林。”顯然,趙君度不打算和他討論這個問題,直接寫了一道軍令扔給魏破天,說:“別死了,我可不想被雨櫻數落。”
  
  “沒關系,老子要是死了,雨櫻頂多難過幾個月,不要緊的。”
  
  趙君度淡道:“最多三天,喝頓酒就會把你忘了。”
  
  “我……”魏破天瞪圓了眼睛,剛要爭論一下自己在趙雨櫻心目中的地位。
  
  趙君度卻不給他這個機會,直接把軍令塞到他懷里,道:“帶著你的戰士去領藥劑,另外我準備了一支部隊配合你的行動。算你運氣好,帝國研究院剛剛研究出適應新世界環境的藥劑,就被你趕上了。”
  
  魏破天哈哈一笑,道:“我運氣那是不用說的。對了,適應新世界環境不是要用到那個什么圣樹樹液嗎?這藥劑是什么東西做的?“
  
  “也是圣樹樹液。”
  
  魏破天有些莫名其妙,“那做成藥劑干什么?”
  
  “節省材料。以往一滴樹液可供一個人用,做成藥劑后,就能供五個人用。”
  
  “聽起來不錯,可是這藥劑總有缺點吧?”
  
  “會有些不適應,另外在新世界能夠停留的時間會從一個月變成十天。”
  
  “十天!?未免太短了吧?”
  
  趙君度拍拍魏破天的肩膀,道:“對你來說,已經很長了。”
  
  說罷,他就出了書房,揚長而去。
  
  魏破天呆呆站在原地,忽然回味過來,跳著腳罵:“你這是什么意思,站住!給我說清楚了,你是覺得我打不過還是活不長,還是兩者都有?你,你給我站住!”
  
  趙君度哪會理他,早就走得遠了。
  
  魏破天無奈,此次過來參戰也是在趙君度麾下,又不能真的翻臉,再說翻臉了也打不過。他只能憋了一肚子悶氣,自去找軍需官,落實裝備去了。
  
  單兵裝備也就罷了,遠東魏家也是上品世家,又在一線經略,年年和黑暗種族血戰,積累是極厚的。光就裝備而言,比帝國軍團只強不弱。
  
  但是遠東行省到秦陸相隔萬里,不可能把所有重武器一起運過來。這就得求到趙君度了。再者說,那些能夠適應新世界環境的藥劑,可是多多益善,萬一不夠用了,難道還要浪費時間回來拿?
  
  到了軍需處,看到分配到手堆得如小山般的物資,魏破天這才笑開了花,道:“你這小子,就是嘴硬!”
  
  他哼著小曲,帶著一眾如同土匪兵痞似的魏家戰士,一頭扎進了新世界。
  
  數日之后,秦陸在新世界的前進基地外,突然出現一列車隊,每輛載重卡車都是破破爛爛,有些發動機還在冒著白色蒸汽,弄得整輛車都云里霧里,如在仙境一樣。
  
  每輛車上都坐滿了戰士,周圍則是掛滿了東西,有沙土袋、裝甲板,也有戰士行李,還有些沒有完全風干的獸腿。要不是這里是新世界,卡車又都是帝國軍制式的載重卡車,要塞守軍都要以為這是哪個逃難的家族車隊。
  
  前進基地負責守護返回秦陸的大門,職責無比重要,守衛戰士自然不會放任這支來歷不明的車隊接近,當下先是鳴槍示警,隨即兩輛駐守在門外的戰車就迎上去,在距離要塞幾百米處將這支車隊攔下。
  
  從打頭的卡車上跳下來一個滿臉胡茬、一身泥土污圬,戰甲也是破破爛爛的漢子,大大咧咧地道:“老子剛打了場勝仗,你們就不認識老子了?讓趙君度來見我!”
  
  聽此人口氣如此之大,負責盤查的軍官吃了一驚,忙道:“這是我的職責所在,畢竟要塞不容有失。不知大人是……”
  
  他仔細向漢子看著,忽然覺得眼熟,心中一動,道:“原來是博聞侯!您,您怎么變成這樣了?”
  
  “什么博聞侯,老子是破天侯。老子剛打完仗就趕回來了,哪有功夫梳洗打理。再說,你看我這些兄弟們,還不是跟我一個德行?”
  
  魏破天這作派,倒是深得習慣一線搏殺的戰士軍心。軍官態度立刻熱情了好多,道:“侯爺真是愛兵如子。請跟我來,我帶您去休息的營區。”
  
  軍官讓戰車在前邊領路,自己則跳上卡車車頭,和魏破天坐在一起,親自指路。
  
  兩人聊起戰事,魏破天道:“媽的,真沒想到那六臂怪物如此難纏,老子費了不少事,好不容易才把它收拾下來。趙君度這家伙不安好心,居然不事先提醒一下,還好老子實力夠強,底下弟兄們也給力,要不然今天還回不來呢!”
  
  軍官立刻大贊,“侯爺果然厲害!居然靠一已之力就拿下一座森林。聽說侯爺在遠東也是戰績彪炳,盛名之下果無虛士!”
  
  魏破天哈哈大笑,故作謙虛,“遠東那些黑血雜種,說實話還沒有這頭六臂怪物難纏。媽的,單圣樹森林的就這么厲害了,那要是換了三圣樹森林,老子還不是去送菜嗎?對了,趙君度這家伙現在在干什么?”
  
  “大人和子寧大人前幾日領軍出戰,準備把那座三圣樹森林打下來。”
  
  “什么?他倆去吃肉,就給老子喝湯?”魏破天勃然大怒,全然忘了自己剛剛的話。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