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12 驚怖如斯

數日之后,整個帝國的龐大軍工體系再度開始全速運轉,海量物資和裝備源源不斷地向著秦陸門外的要塞集結。一批又一批充分或是不充分適應性訓練的部隊趕往要塞,在這里進行最后的整備,然后就被送入新世界。
  
  與此同時,帝國在永夜世界的暗線幾乎全被激活,一條條情報如流水般送回帝國。情報內容無所不包,從部隊調動、強者動向,直到某些區域的物價起伏,什么都有。
  
  這些情報到了帝國,經過專業人員的整理、匯總和分析,就梳理出許多清晰脈絡,一些大的動作也漸漸浮出水面。
  
  在新世界遇到黑暗種族的消息,已經在帝國上層傳開,誰都知道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戰行將到來。以往帝國和永夜相爭,哪怕是浮陸這種規模的戰役中,四大黑暗種族也是彼此互拖后腿,沒有誰會全心全意地對付帝國。
  
  可是新世界卻不一樣,四大種族前所未有的聯合在一起,為此還停止了萬年不息的圣戰。哪怕狼人被摒棄在核心利益圈之外,但光是三族的聯合,已是空前的龐大勢力。
  
  好在能夠送入新世界的軍隊數量有限,輪換頻次也比本土戰爭要快得多,但是強者的人數卻不會受到太多限制,帝國面臨的壓力依然是從未有過的沉重。
  
  要塞內,連續看了一整天情報的趙君度終于抬起頭,活動一下僵硬的脖頸,說:“總算看到點好消息,黑暗種族在新世界能夠投入的兵力已經達到上限,也就是說,我們的對手不會再增加了。”
  
  在對面,宋子寧從小山似的文件堆里抬頭,說:“這算好消息嗎?那我說個壞消息吧,就算他們投入兵力到了上限,順便把狼人排除在外,我們要面對的敵人也是我們的六倍以上。”
  
  “以少勝多,才顯出你的本事。”
  
  趙君度說得一本正經,宋子寧也不知道這句話是真心還是調侃,道:“我可沒這本事。要論上陣破敵,還得靠我們的破天侯爺,是吧?”
  
  房間角落沒有回應。
  
  宋子寧轉頭一看,才發現本來一起看情報的魏破天依然端正坐著,雙眼瞪得渾圓,可是眼神空洞,鼻息均勻,腦袋有規律地微微起伏,視線焦點也隨之移動。這個家伙,居然已經睡著了!
  
  對于魏破天這睜著眼睛睡覺的本事,宋子寧真是無話可說,氣都生不起來,只能無奈搖頭。
  
  “若真是和黑暗種族對上,怎么打是一回事,為什么要打又是一回事。君度,你說真正的新世界究竟有什么,黑暗種族要如此傾巢而動?上一次出現這種聯合,還是我們人族崛起,不,即使黎明戰爭的時候,他們的聯盟也維持了沒多久。”
  
  宋子寧沉思著問出一直纏繞心頭的疑問,“畢竟我們和永夜陣營的原力譜系完全相反,如果新世界的資源對我們沒有用,我們是否還要付出這么大的代價,去和黑暗種族打這么一場大戰?”
  
  趙君度道:“你問我,我怎么知道?這一仗如何打,本來就是你的事。”
  
  “怎么是我的事?你才是這里的主帥。”
  
  “名義上是,不過就這一戰而言,你才是主將。”
  
  “趙君度,你又想推卸責任。反正我不當這個什么主將。”
  
  趙君度悠然道:“由不得你,天啟的詔令都下來了。”
  
  “詔令?什么時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從那天收服了巢穴中樞,得到黑暗種族消息后,我就向朝庭申請,改由你來擔任主將,全權負責此戰指揮。詔令嘛,大概一會兒就會到了。”
  
  宋子寧急忙站起,道:“我已經是中立之地的人了,嚴格來說不再是帝國子民,擔任主將不合適!”
  
  趙君度收起笑容,變得嚴肅,道:“子寧,我不知道你在顧慮什么,可是這一仗難打,你也是知道的。畢竟在軍略指揮上,我還是不如你。這種程度的大戰,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你難道就忍心看著和我們一起浴血奮戰過的將士無謂犧牲?”
  
  趙君度都這么說了,宋子寧無奈,呆立了一會兒,雙唇開合了數次,終是沒有再說出拒絕的話來。
  
  就在這時,門外有親隨道:“朝廷特使到!”
  
  宋子寧無奈地向趙君度看了一眼,起身準備去共同迎接。哪知魏破天騰地站起,瞪著雙眼茫然道:“朝廷特使?是來表彰我軍功的嗎?”
  
  在帝國傾力支持下,短短一周時間趙君度和宋子寧麾下主力就完成了換裝,悄悄進入新世界,準備搜索魔裔主力決戰。
  
  宋子寧依舊是過往風格,先將麾下戰士個個都武裝到牙齒,又想方設法調集了大量強者隨軍出征。好在新世界開拓利益極大,帝國在軍功上也不吝嗇,開出了最高標準的賞格。而另一方面,各個世家也在開拓上不甘落后,越陸局勢剛剛穩定,西陸進展不溫不火,只有秦陸開拓順利,不斷有新的進展。
  
  宋子寧和趙君度的組合,起初并不為人看好,畢竟兩人都還太年輕,紙面上的實力也有些不足。可是誰都沒想到宋子寧居然臨戰突破,成就神將。有兩位神將坐鎮,這一路就再也不能說弱了。
  
  現下既然黑暗種族已然有了蹤跡,帝國也開始不斷調動強者,先后有四位國公進入新世界。他們名義上全都要聽令于趙君度與宋子寧,這在過往是不可想象的,畢竟趙宋二人是新晉神將,論資排輩他們也得到后面去。
  
  但趙君度畢竟背景深厚,以往是趙閥一門三公,現在光是承恩公府名下,就是一門三神將,這還沒把高邑長公主算在內。如今舉國上下也都知道千夜是趙君度的弟弟,這更是一位年紀輕輕就要開疆拓土,裂地稱王的狠人。是以四位國公全都韜光養晦,絲毫也沒有和趙宋二人爭權的意思。
  
  這是老成之道,打贏了他們自然少不了好處,若是打輸了也無妨,那時是抽身而退,還是出手收拾爛攤子,端的看自己心情。
  
  宋子寧自然知道他們的打算,也就不管不顧,拿著詔令,日日發號施令,把四位國公來來回回地調動,全當成普通將領在用。
  
  幾位國公城府都深,自已根本不做表示,宋子寧怎么調動,聽令就是。好在宋子寧此前戰績出眾,自林熙棠隕落,帝國內部還沒有什么人是公認的用兵比他更強,大家最多說的一句也不過是宋子寧還年輕,經驗不夠老道而已。
  
  就這樣,一番令人眼花繚亂的調動之后,層層前進的帝國大軍終于遇上了黑暗種族的先頭部隊。
  
  當時這支由數萬戰士組成的魔裔部隊正在進攻一座單圣樹森林,并且勝局已定,戰士們正把六臂生物的尸體拖到卡車上,而強者們則有的在休息,有的在治傷。他們根本沒有想到帝國部隊會突然出現。
  
  許多魔裔戰士還在森林中清剿著殘存的異獸,完全不知道森林外發生了什么,而在林外駐守的魔裔戰士大部分是傷員,許多都只能躺在地上呻吟,等待不知什么時候才會來的治療。當他們看到開始沖鋒的帝國戰士時,足足塄了好一陣,才敢確定自己的眼睛并沒有花,那確實是大秦戰旗。
  
  當第一波炮彈和弩炮落到頭頂時,警報才姍姍來遲的響起,然而這時已經晚了。帝國部隊開始分出人馬兩翼包抄,試圖全殲。而當魔裔強者們拖著疲憊身軀勉強升空,準備迎戰時,一名侯爵突然向后就倒,然后空中才有一道原力軌跡徐徐浮現。
  
  看到那帶著明顯弧線的青色軌跡,許多魔裔強者都感覺無比熟悉,可是在哪里見過,卻一時說不出來。終于有人一聲驚呼:“趙君度!”
  
  這道青色軌跡,正是趙君度招牌般的天賦能力,必中的軌跡。當年趙君度在浮陸之戰,這獨有的青色軌跡已經是名聞遐邇,只是能夠進入新世界的都是真正上位強者,輕易不會參與到那種層級的戰斗中。因此許多魔裔強者對于這道青色軌跡只是聽說,未曾見過。
  
  趙君度自成神將后,在黑暗種族心目中的地位并未因根基受損而稍降。對于他們來說,趙君度能不能成就天王那是遙遠將來的事,眼下就已經打不過了,還要想那么遠干嘛?
  
  隨著趙君度成為神將,出手威力暴增,必中也就變成不折不扣的神技。哪怕是大公,也不想隨隨便便挨上趙君度一擊。可是因為必中的存在,想不挨揍那是不可能的,而且哪怕是圍攻,趙君度也是想殺誰就能殺誰。也就是說,他可以按照自己心意挑選一個墊背的。
  
  是以在黑暗種族心中,趙君度依舊是最不愿意去面對的敵人之一。
  
  此前一眾強者圍攻六臂生物,雖然無人戰死,可是個個帶傷,他們已知新世界里傷勢不好控制,傷得重些的都比較謹慎,那名侯爵卻只是些浮皮表傷,于是大意突前,結果沒想到來的是趙君度,被一擊落地。
  
  兩名伯爵搶過來扶住,一看侯爵的胸口多了個大洞,就知道回天乏術。那是魔樞的位置,與血族血核一樣,都是最關鍵的要害。魔樞都被打了個干凈,哪怕是侯爵,也是當場隕落。
  
  眾強者還沒有決定是戰是退,忽然間地上已死的六臂生物竟然站了起來。驚怖之余,他們又看到周圍景物變幻,不知有多少六臂生物正從地面鉆出。
  
  有強者魂飛魄散,又是一聲驚呼:“宋子寧!”
  
  轉眼之間,還處在混亂狀態的魔裔大軍頓時潰散,掉頭就逃。
  
  宋子寧看得目瞪口呆,連領域都忘了維持,道:“我有這么可怕?”
  
  趙君度狠狠踹了他一腳,喝道:“還不快追!”
  
  PS:path說大家反應近來更新時間太晚,今年實是一開年工作量就爆表,每天能坐下來開始碼字的時候就已經挺晚了,接下來,俺盡量調整節奏,爭取能夠提早些。祝大家晚安好夢。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