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14 優勢時間

魏家秘傳千重山實是一門極高深的功法,論玄妙程度不比四閥秘法差了。這門秘法最厲害的地方就是可以在戰斗中,借由敵人之手來錘煉自身原力,原理和趙君度的火煉真金有些類似。
  
  剛剛戰斗中,魏破天就是以一已之力接下了六臂生物絕大多數攻勢,魏家其它強者則在周圍伺機出手,抓到機會就給六臂生物身上添點小傷。
  
  魏家這些人與魏破天配合得久了,綜合戰力或許算不上最強的,可個個專精攻擊,練得出手威力即大,時機又刁鉆,六臂生物防無可防。雖然他們一個個就都那么一兩個拿得出手的大威力招數,但也夠了。
  
  魏破天全程幾乎是只挨打不還手,一雙臂盾運得密不透風,被六臂生物一通暴打,搖搖晃晃,但就是不倒。到得后來,雖然原力漸漸枯竭,可是頭頂那座孤峰卻是越長越高,也越來越清晰。
  
  他自己暫時都還沒發現,原來已經將千重山修到了‘千峰獨秀’的境界。如此境界,原本是神將之后方有可能達成。魏家自上而下,還沒有一人能有此成就。
  
  六臂生物力大無窮,可是攻擊路數著實糙了點,所用武器也不過比石器時代強上一點而已。這樣的對手,魏破天最是喜歡。
  
  千重山修煉之途可不是沒有風險,它的防御也不是萬能的。魏破天最怕的就是如魔裔艾登那一類的對手,驟然突破,集全力攻一點,他說不定連千重山都來不及運,就會被擊殺。相比之下,六臂生物實是最好的對象。
  
  魏破天正思索之際,手下忽然一人道:“大哥,既然挨打就能晉階,那這事好辦。還用得著什么六臂生物,兄弟們一起動手,每天揍你幾頓,豈不是一樣能踏破天關?”
  
  魏破天臉就是一綠,劈手將那小個瘦子抓了過來,捏在手里用力搖晃,怒道:“我看你小子是有二心了吧?想怎么死,快說,老子成全你!”
  
  那人高聲尖叫,“破天大哥,冤枉!我這么想,那也是有道理的。”
  
  魏破天停了手,喝道:“什么道理,說!說不出來,看老子不打死你,讓你先破個什么天關再說。”
  
  那人得了空,忙道:“您前段時間天天被雨櫻姐揍,修為暴漲,大家伙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魏破天老臉一紅,重重地哼了一聲,道:“雨櫻和你們能一樣嗎?我那是讓著她,懂不懂?”
  
  嘴上雖然硬,不過魏破天還是大手一松,把那嘴快的家伙扔到了地上。
  
  “都站在這干什么?清理森林去!異獸還沒殺完呢?”
  
  把一眾手下轟走后,魏破天也顧不得形象,一屁股坐下,靠在了圣樹上。放松下來,他只覺就象散了架,全身上下無一處不疼,這么個簡單動作也疼得齜牙咧嘴。好在周圍無人,不會破壞他破天侯的光輝形象。
  
  魏破天回想剛剛的戰斗,反手拍了下身后的圣樹,道:“那怪物倒還挺緊張你的,下次有辦法了,就繞著你跑,我看它能拿我怎么樣。”
  
  沒過多久,一名得力手下就跑了過來,道:“大哥,所有異獸都清干凈了。兄弟們正在往車上運,我們接下來要干嘛?”
  
  “讓我想想……”魏破天頓時有些頭疼。
  
  那人道:“子寧大人的命令是讓我們搜索這一帶的黑暗種族,我們卻來打了座森林,是不是和大人的命令不符啊?”
  
  魏破天一聽宋子寧的名字就心中有氣,瞪眼怒道:“你懂什么!遇到森林不打,難道留給黑暗種族嗎?把地圖拿來!”
  
  那人唯唯諾諾,拿出新世界地圖獻上。魏破天接過來左看右看,總覺得有些不對,他忽然把地圖彎了一個角度,然后一拍大腿,道:“原來是要這樣看的!難怪我們跑偏了路,宋子寧那家伙陰險,居然也不說!不過這個世界還真是奇怪,難道說我們看著的是平地,實際上卻是彎的?唔,有可能……”
  
  思索片刻,魏破天道:“讓兄弟們別搬戰利品了,把車都開到林子里藏好,布好眼線,準備伏擊!”
  
  “伏擊?伏擊誰啊?”
  
  “當然是黑暗種族,還能有誰?你說,他們要是老遠的看到這里有座森林,還能不過來看看嗎?”
  
  那人恍然。
  
  魏破天又指指六臂生物的尸體,道:“這家伙也不能就這么放著,把它收拾收拾,再在林中找塊好地方搭個座椅,嗯,木頭不行,砍樹會留下痕跡,那就用石頭隨便搭一個吧。把它放上去,弄個好象打盹的姿勢就行。”
  
  幾名強者過來,合力將六臂生物的尸體抬走,布置去了。
  
  魏破天靠在樹上,自語道:“老子不會運氣這么好,真能等來那些該死的魔裔吧?”
  
  他的運氣確實不錯。
  
  沒過多久,森林外就浮現一片蒙蒙黑霧,影影綽綽的看不清里面有多少人。這是魔裔部隊的典型特征,魔霧能夠隔絕原力和聲音,雖然單用視力會看著很醒目,可是許多強大生物都是依靠原力波動來感知周圍世界的。
  
  部隊開到林外,就駐扎不動,兩個若有若無的身影已經進入森林中游走。他們顯得很有經驗,直奔中心圣樹而去。還沒走幾步,眼前忽然一空,就出現了那端坐在石椅上的六臂生物。
  
  兩名魔裔侯爵先是一驚,看清后又是竊喜,輕聲道:“原來是個還在沉睡的!”
  
  “運氣真不錯,合該你我立功。你左我右,一分鐘后同時出手。”
  
  兩名侯爵就此分開,一左一右,占據有利位置后,同時出手!
  
  一枚弩箭,一把短刀幾乎不分先后,深深刺入六臂生物體內。可是六臂生物仰天便倒,沒有慘叫,沒有暴怒,甚至連點生物正常的反應都沒有。
  
  兩名侯爵正自震驚,持弩之人忽然手臂一緊,空著的手被人一把抓住!大驚之下,他本能地用手/弩向后砸去,卻見身后之人一身深黃色原力光芒閃動,以手臂護住面門,硬挨了一下,然后滿不在乎地晃了晃腦袋,另一只手依舊握死了侯爵手腕,如鐵鉗般絕不放松。
  
  侯爵只覺自已那一下如同砸在一塊橡皮上,又韌又滑,十成力只落實了一半不到。而且手/弩本就不是近戰武器,用起來極為別扭。
  
  他還在猶豫,是不是要把這價值連城的手/弩拋下徒手格斗,魏破天卻沒給他選擇機會,已合身撲上,如一頭奔跑中的異獸般將他撞翻在地,隨即兩大強者就在地上乒乒乓乓的你一拳我一腳的對毆,如同街頭混混。
  
  相比之下,另一名魔裔侯爵運氣就不怎么好了。他出手瞬間,忽然驚覺周圍出現七八外強烈原力反應,轉頭一望,就見各式各樣的武器和原力彈破空而來。偷襲即準且狠,瞬間轟碎他的魔氣防御,給他身上添了好幾個傷口。
  
  見面即傷,魔裔侯爵又驚又怒,甚至感覺到有一處傷口上魔力亂竄,像是中了煉銀烈陽彈這類見鬼的東西。果然旋即看到七八個人族強者向自己撲來,攻勢如潮,瞬間將他淹沒。
  
  戰斗轉眼間就有了結果。雙方分開,魔裔侯爵渾身浴血,勉強站在原地,盯著周圍眾人,目光兇狠。他已經看出,這批人外強中干,每人就一兩手特別厲害的招數,用完了就沒什么大用。只要能再挺幾分鐘,他就能將這些人一一斬殺干凈。
  
  可惜的是,第一輪偷襲中他受傷太重,這幾分鐘是怎么都挺不過去的。魔裔侯爵感覺到全身魔力都如煮沸了熱水蒸汽,正在順著皮膚的每一個毛孔散溢出去。他踉蹌著撲向離自己最近的一人,但轉眼間身上就插滿了兵刃。
  
  魔裔侯爵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頭垂下去的瞬間,手中突然飛出一把短刃,刺入一名魏家強者的胸口,又自后背穿出。
  
  拉到一個墊背的之后,這名侯爵方才倒地死去。
  
  另一邊,魏破天已經完全占據上風,正按著那侯爵猛揍。魔裔是永夜世界最好的刺客和狙擊手,但肉搏從來不是他們的強項。如果在正常的戰斗環境下,魔裔憑借戰技和領域無論如何都不會打得這么難看,然而在這種摔跤狀態下,魏破天沒讓那侯爵抓到過哪怕一次翻盤的機會。
  
  首領都已倒下,余下的部隊自然堅持不了多久,在魏家私軍的兇狠沖擊下很快潰敗,扔下幾千具尸體,逃離戰場。
  
  魏破天先是拿下一座森林,又干掉了遭遇的魔裔部隊,基本上功勞都拿全了,得意洋洋地返回前進基地修整。
  
  此刻帝國也拿下了一座四圣樹森林,這一役帝室派來了劉公公與趙玄極聯手,在關鍵時候出手一擊,重創了六臂將軍,方才順利拿下。
  
  得手之后,劉公公就匆匆退出新世界,回宮中去了。以這座四圣樹森林為依托,趙君度新建了一座前進基地,現在已經頗具規模。
  
  返回基地后,魏破天讓將士們在軍營休整,自有手下去軍需處領取各樣物資,魏破天則悠悠然前往指揮中心,去看最新的戰報。
  
  半日功夫,所有戰報看罷,魏破天卻有些郁郁不樂,道:“這家伙,好象還有點本事。”
  
  宋子寧豈止是有點本事。各路戰報基本都是捷報,有象魏破天這樣獨自破敵的,也有幾路聯合共退強敵的,宋子寧自己則和趙君度拿下了一座新的雙圣樹森林,并在森中設伏,擊退魔裔主力,重創領軍的公爵。
  
  把所有戰報放在一起,就可看出帝國各種軍隊縱橫捭闔,打得魔裔找不到北。宋子寧的調兵遣將極有講究,每一路都恰好占有優勢,實在沒有優勢的只要堅持一陣,就會有友軍殺過來,前后夾擊,照樣大敗魔裔。
  
  魔裔雖然勢大,但是這在這面開拓的只是來自于一個大陸的勢力,而帝國因為越陸失守,西陸不順,基本上傾國之力都壓在秦陸上,面對魔裔四座大陸之一的兵力,自是有全面優勢。
  
  宋子寧正是看準這一點,自起始就全力出擊,絲毫不給魔裔喘息機會,盡量抓住這點優勢時間擴大戰果,為接下來必然會有的全面遭遇戰減輕壓力。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