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17 升閥之途

劉公公面如止水,看不出喜怒,又問:“升閥之途有好幾條,不知娘娘打算走哪一條?”
  
  “本宮乃是大秦帝后,自當依祖制,行古法。”
  
  劉公公臉色稍霽,道:“娘娘遠見卓識,遠在男子之上,老奴佩服。”
  
  所謂古法,就是太祖所立的規矩,以征戰取地,以軍功封爵,漸次擴張,直到達到門閥標準。這是最正統,最古老也是最難的一條路。普通上品世家想要晉階門閥,需要海量軍功。是以在帝國早期,每個門閥崛起之路,都是無數黑暗種族尸骨鋪就。
  
  只是此法升閥太過艱難緩慢,一個世家哪怕是人才輩出,也要經營百年以上,前后歷經數代人嘔心瀝血,方有可能。但也正因為太過艱難,門閥制度便漸漸被人抨擊是高門大閥固步自封,壟斷資源的工具。許多寒門士子更是奔走疾呼,甚至想要廢閥。
  
  到武祖中興之際,能臣猛將濟濟一堂,不世出的強者云集朝堂,有多人戰績輝耀當代,可是依照古法,卻無法升閥。
  
  武祖因時而動,增開升閥之途,這才有九閥同在的盛景。當時九閥都是實至名歸,天下無人不服。
  
  然而武祖之后,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前后幾朝皇帝好大喜功,也想要青史留名。可他們又沒有武祖那樣的不世武功,又被別有用心之人攛掇,就把心思動到了升閥之路上。
  
  一時之間升閥之路越來越多,最多時足有十幾條,門閥數量也是暴增,曾有過二十幾個門閥的亂象,而為了將張、趙等真正門閥與之區分,當時的皇帝還將門閥分作了三等。
  
  門閥多了,也就不值錢了。許多家族又無力對外開拓,想要領地收益,只能靠內斗,是以當時朝堂上下一片烏煙瘴氣,亂不堪言。
  
  好在其后終于出了個明君,大力整治門閥亂象,重拾古制,將眾多混跡其中的門閥降品降級,最終只留下五閥。這五閥才是實至而名歸的門閥。
  
  而帝君亦同時修史,毫不諱言這段亂象,且只認五閥,余者皆被冠上偽字。長久以來,涉事家族后人對此一直有爭議,認為不可因一朝而上溯廢三代,需區別對待,不過之后歷任帝君在此事上始終沒松過口。
  
  整治門閥之后,大秦又對升閥之途重新梳理,最終留下五條通途。至今為止,其中最有爭議的一條就是天王開閥。
  
  這一條曾經數次被啟用,然而門閥世家傳承悠久,底蘊深厚,并不是一時能夠積累起的。天王去世后,沒有多久子孫就將家產敗光的事也是有先例的。此外門閥并不僅僅是利益與名聲,還有責任。光是守土之責與戰事的負擔,就足以在十幾年時間內耗盡一個世家的積蓄。
  
  眼下帝國中興之說傳了數年,實質上動蕩也同時開始,門閥起伏重現,先是宋閥降格,其后有眾多世家虎視,想要升閥。
  
  李后此刻表露心跡,想依古法升閥,那就是李家要在接下來的大戰中攫取海量軍功,方有可能。在這一過程中,必是對帝國貢獻良多,自不必說。
  
  所以劉公公也為之贊嘆。其實以李家天機術世家的特殊,以及她帝后的身份,至少還有兩種其它途徑可以選擇。但李后身為女子,卻是有大決心和大勇氣,毅然選了這條最難的路。
  
  選了這條路,其實也就等如是選了帝國利益。劉公公贊嘆之后,便道:“娘娘深明大義,老奴佩服,有需要用得到老奴的地方,娘娘盡管吩咐。”
  
  李后道:“我尋思著,倒確實有一件事,想要請教公公。”
  
  “娘娘請講。”
  
  “這孩子的父親,此刻正在墉陸那邊開拓新世界,聽說最近和摩薩爾狼人遇上了。摩薩爾大領主索薩,也聽說已在新世界現身。這要如何是好?”
  
  “應對大君,本是天王的職責,老奴實力低微,且也不敢逾越。”
  
  李后嘆了口氣,道:“公公,我也不妨明說,這件事呢,牽扯到朝中兩派人物。關鍵還是如何對待孩子父親上。不瞞您說,有一派人本著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想法,非但不打算援手,還不讓旁人插手。他們就想借著摩薩爾狼人之手,除掉那人。可是公公想想,那人自幼在帝國長大,又是林太宰的義子,何嘗做過對不起帝國的事?浮陸一役,若不是他擊毀兩艘大公座艦在先,又死守白城在后,我們怎么可能這么順利就贏下這一仗。這樣對待功臣,怕是會讓人心寒啊。”
  
  劉公公沉吟不語,許久之后方道:“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八個字,乃是太祖傳下來的,是祖訓。千年之后的今日,該如何評價,也不是老奴可以評論的。那人此時在墉陸行事,也不是沒有可以非議之處。別的不說,光是收容那么多的狼人,就坐實了裂土自立這四個字。依老奴之見,或許只考慮眼下,如何解了索薩這個危局,可能會更加妥當。”
  
  “公公說得極是。只是索薩非是一般人,卻如何應對?”
  
  劉公公緩道:“想來想去,現下朝中能動一動的天王,也就是老王爺與青陽王了。他們兩個,卻都不合適。”
  
  李后苦笑,“這件事找到青陽王頭上,未免尷尬。”
  
  “為今之計,似乎只有老奴為娘娘走上一趟了。”
  
  李后雙目低垂,道:“公公覺得,若我們置之不理,又當如何?”
  
  “不行!”旁邊李狂瀾脫口而出。
  
  李后瞪了她一眼,道:“這里沒有你說話的地方。”
  
  李后積威已久,李狂瀾還真不敢再多說。
  
  劉公公道:“娘娘大概也知道那一派的謀劃,還覺得能把那人拉回來嗎?”
  
  李后嘆了口氣,道:“我就是知道他們的謀劃,才來找公公。就算拉不回那人,也不能推到對面去。若不是其中有老王爺,我都要懷疑他們的用心了。”
  
  劉公公想了想,道:“有個法子,或許有效。”
  
  “公公請講。”
  
  “宮中有一件寶貝,乃是當年武祖在位時,帝國第一的大匠師手制長槍,名為龍泉。那位大匠師心比天高,一心想要制出新的名槍,結果卻功虧一匱。龍泉還是承受不住武祖驚天原力,在一場大戰后損毀。但這把槍的槍身部位還是完好無損的。老奴聽說那人手中有名為葬心的槍管,品質堪比名槍。若再加上龍泉,威力就該直指十大名槍。有此神器在手,就算遇到索薩,也能周旋一二。”
  
  “龍泉?我都沒有聽說過。”
  
  “娘娘一心只在天機術上,帝宮庫房里雜物太多,龍泉又已是塊廢鐵,豈能入您法眼?”
  
  李狂瀾有些好奇,“當年武祖為何不用人皇?”
  
  “人皇威力散而不聚,長于戰陣殺敵,在王者之爭中卻沒有多大用處。武祖性情剛硬,一出手就是毀天滅地的大威力,人皇對他而言,卻是過于柔弱了。是以才召集天下工匠,想要再制名槍,這才有了龍泉。只不過龍泉的材質還是差了一籌,不若名槍那般無可損毀。”
  
  這樣解釋之后,李狂瀾就懂了。
  
  李后卻仍有疑慮,沉吟道:“若是那個庫房,我能拿得出來,不過怎么送過去,又如何安裝?”
  
  兩把不同的原力槍,可不是簡單能夠拼湊在一起的。特別是葬心、龍泉這種距離十大名槍僅有一線的大師之作,非真正名匠不能操作。只要相差一點,威力就會驟降。
  
  劉公公淡道:“娘娘無須擔心,此事即是老奴提出,當然要由老奴走一趟。”
  
  李后起身,深深一禮,“謝公公。”
  
  墉陸,碧波之城。
  
  千夜再次返回大公府,召集諸將,了解這段時間的情報以及墉陸各處戰事的進展。讓千夜沒有想到的是,世家聯軍進展極為迅猛,已經向燃火領深入超過兩百公里,連續攻占數座大城,殲滅燃火狼人超過二十萬。
  
  有狼人重裝步兵接下肉搏的苦差事,世家精銳私軍就將火力和裝備的優勢發揮到了極致,連貨船上都裝了對地炮,每場戰斗,燃火狼人還沒有沖到戰線前,就會被層層火力消滅大半。
  
  在這支武裝到牙齒的部隊面前,燃火狼人的沖鋒絲毫體現不出勇氣,有的只是一個個被屠殺的紀錄。
  
  正面戰場上慘敗,讓燃火公爵暴躁如雷,幾次按捺不住要同疾風公爵決戰。疾風公爵舊傷未愈,本就是虛弱階段,哪肯真跟燃火拼命。
  
  好在威廉上次收服疾風領后,命人送來幾件群峰之巔珍藏的武具,分別是長短劍各一把,以及一套可以強化速度與防御的戰甲。有了這些,疾風公爵戰力大增,幾次與燃火對峙,最終還是令燃火不敢真的動手。
  
  不過現在已經快把燃火逼到極限了,在這個時候,兩線作戰并不是好事。
  
  千夜思索之后,便即下令,在疾風領內的邊境要塞處大舉土木,翻修要塞,然后就在此處囤重兵防守。同時撤回已經深入燃火領的世家聯軍,整編之后準備進入新世界作戰。疾風公爵也被秘密召回。
  
  命令一下,各世家的代表反而是欣喜。盡管將已經到手的領地吐出去有些可惜,但是他們終于可以進入新世界,進入那個傳說中遍地黃金和寶物的地方。而這也意味著,世家們終于被千夜認可和接納,能夠參與到他最核心的戰事中去。
  
  由始至終,千夜并不輕松。再入新世界,他就要和索薩正面較量一次,看看這位傳說中的摩薩爾大領主究竟有多厲害。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