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22 誤打誤撞

“惡意。”
  
  劉公公的回答很簡潔,千夜根本就沒有聽懂。身為能夠橫壓一個大陸的黑暗大君,會害怕聽起來純粹是一種感受的惡意?
  
  既然是惡意,那總有來源吧?一般來說感覺敏銳的強者,確實會在遇到敵人的時候有超越五感的感應,可劉公公的意思如果僅止于此,就應該會明言威脅來源。
  
  千夜追問,劉公公卻是反問:“你在新世界開拓也有些時候了,難道就沒有感覺到惡意?”
  
  千夜仔細回想,確實有過種種不安,以及一些不適,但在惡劣環境下,人體會有一些應激反應,所以也無法確定那就是惡意。
  
  劉公公道:“說起來,這對我們人族其實是件好事。在新世界中,存有對頂級強者極大的惡意,這是事實。根據從永夜那邊傳來的一些零星消息,我們能比較明確地判斷這個世界對于永夜大君的惡意要遠遠大于帝國天王。只是為何如此,我也不是很清楚。”
  
  “那么惡意究竟是什么?”
  
  “老王爺曾到新世界中體驗過一回,回來言道惡意確實存在,不知在新世界中隱藏著什么東西,一直隱匿于暗中,默默地注視著進入新世界的每個人。以老王爺的修為,都自覺未必是那東西的對手,更遑論其它人了。另外也有天王,進新世界體驗過。好在那惡意雖然存在,卻始終沒有什么異動,哪怕定玄王出手,拿下那座四圣樹森林時,它也沒有更多的動作,只是在看著而已。”
  
  “它藏在左近?還是虛空?”
  
  “完全無法判斷方位,誰也不知道它藏在哪里,這就是可怕之處。是以在新世界中,無論天王大君,都要時時刻刻提防著它,不敢有絲毫輕忽。剛剛若不是索薩分了神,我也不會那么輕易得手。”
  
  千夜明白過來,若是無法專注,即使索薩也有翻在劉公公手里的可能。既然這惡意對永夜要比對帝國強得多,大君們就更要謹慎。
  
  萬一被帝國天王偷襲得手,恐怕不死也得重傷。在新世界開拓關鍵時刻,重傷可就意味著失去未來多年的龐大利益。
  
  對劉公公所說的惡意,千夜自己倒是沒有清晰察覺,也只能自嘲實力低微,引不起那東西的興致。
  
  英靈殿直接返回墉陸,劉公公便自行離開。千夜見挽留不住,只得道別。劉公公升空而去,想必在虛空已有浮空艦在候著了。
  
  千夜一刻也不停留,即刻帶著英靈殿再入新世界,繼續開拓和攻占領地。進入新世界的一刻,他特別留意所謂的惡意,可是卻全無所覺。
  
  恰恰相反,在進入新世界之后,一種無形力量即自虛空垂落,落在他的頭上。千夜頓時感覺全身一輕,似乎原力都變得活潑了些。原本周圍環境中那些難以駕馭的異種原力,此時卻都紛紛向千夜身邊集結,它們如有生命般,竟是表達出接納和喜悅的感覺。
  
  變故來得突然,千夜也為之愕然。他原本是放開感知,想要感受一下是否能捕捉所謂新世界的惡意,卻沒有想到迎來的居然是善意。這個預期落差實在有些大,以至于他一時都有些接受不了。
  
  千夜完全沒有想到,僅僅是一出一進之間,就會有這樣大的變化。這肯定是有緣故,究竟為何?
  
  千夜命英靈殿懸停在基地上空,沒有繼續前進。在弄清楚緣由之前,還是小心些好。
  
  索薩的謹慎也給千夜敲響了警鐘,堂堂一名黑暗大君,面對的還不是帝國天王,卻把小虧吃了下去,顯然對那惡意忌憚到了面子都可以不顧的地步。
  
  以新世界的規模,若是真的隱藏著什么,想來還要強過中立之地東海海底那神秘存在,說不定也要凌駕天鬼這等虛空巨獸之上。
  
  和這種家伙打交道,還是謹慎些好,不能因為新世界表現出的是善意就掉以輕心。
  
  千夜索性坐定,將進出這段時間發生的所有事都在心底細細回想一遍,試圖找出異常的地方。他忽然心中一動,想起還有兩棵圣樹在英靈殿上。難道說,這就是原因?
  
  千夜立刻返回艦內,前往圣樹所在。
  
  圣樹被放置在英靈殿內最大的一處空置區域。盡管兩棵圣樹高達數十米,但在英靈殿內也盡可裝得下。這片區域還沒有來得及修建艙室,只是把外壁給封閉起來,此時正好安放圣樹。
  
  等千夜走入放置圣樹的空間,頓時一怔。
  
  兩棵圣樹都舒張枝葉,一副生長得欣欣向榮的樣子,原本包裹根須、以作保護的土壤全部鋪開,兩株圣樹樹下原本的樹液池則不知去向。圣樹的根須已經完全伸展,并且向四處蔓延,看這樣子,竟是要在英靈殿內生長。
  
  千夜走到樹下,忽覺土壤有些異樣。他蹲下,伸手撥開泥土,露出的竟是地的肌體。而圣樹的根須,已經深深扎入地肌體。
  
  千夜心頭微微一緊,圣樹是活的,而地只有殘留意志,不要為了移植這兩棵樹而引火燒身,損壞了艦,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他立刻溝通地意志,傳來的感覺是陣陣欣喜。千夜這才發現,地殘存意志已經接管了兩株圣樹,正藉由它們在吞吐呼吸新世界的異種原力。而圣樹似乎也很樂于如此,心甘情愿地開始了一體共生的新生涯。
  
  這倒是千夜沒有想到的結果。
  
  如果艦本身還有生命,那么圣樹就相當于讓它多了口鼻和肺,從此可以進食呼吸。對于虛空巨獸來說,原力是它們惟一的食物。以往地依靠心臟汲取原力,只能維持肌體緩慢生長。而現在多了兩棵圣樹,吞吐原力的效率至少提高了數十倍,以至于在圣樹根須下都已經生出一層肌體。
  
  而長此以往,地會不會因此復活,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看來這兩株圣樹就是千夜得到新世界善意的原因。
  
  它們與艦已經結為一體,而地又以千夜意志為主,二者在靈魂層面上有交集,所以新世界不光認為千夜是本地土著,還是圣樹這種擁有極高權限的土著。圣樹天然有調動異種原力的能力,千夜也算是沾了點光,才能讓眾多異種原力前來投靠。
  
  有那么一瞬間,千夜頗有種踩了狗屎運的感覺,沒想到出于謹慎起見遷移兩棵圣樹,居然會有這等好事。他可不是為了憐憫,單純是怕遭到圣樹群報復,以及看中圣樹本身的價值而已。
  
  誤打誤撞得到新世界的善意后,最大的好處就是千夜又能大舉調動周圍環境原力了。
  
  新世界的異種原力無論對永夜種族還是人族而言,都是格外別扭,罕有能夠順利調用的。這就導致上到天王大君,下到公爵神將,一進入新世界就全身不得勁,如同億萬富豪突然間變得兩手空空。
  
  在這種情況下,戰斗就變得格外危險,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隕落。就連索薩,也會在劉公公偷襲下受傷。能到公爵神將之上,個個都是一時之杰,誰也不愿意以這么憋屈的方法死去。
  
  了解了這一點,千夜便改了原先的主意,命英靈殿向摩薩爾狼人大門方向飛去。
  
  在地圖上,千夜劃了一條線,準備將摩薩爾狼人牢牢地擋在線的另一側。他能做的不多,以區區一域之力,想要生擋住狼人一個大陸的勢力,已經是相當不易。
  
  艦游飛的姿態更加靈活,如同復活了一般,在新世界的上空游走,將一座又一座森林收入囊中。
  
  同時在墉陸,物資源源不絕地從帝國本土運來,每天都有數以千計的狼人完成武裝和訓練,注射藥劑,前往新世界。帝國研究院也開發出了以圣樹樹液為原料的藥劑,使得樹液的利用效率大幅提高。
  
  在各世家的直接助力、趙君度的暗中示意下,帝國軍部最終同意千夜以圣樹原液換取制成藥劑的方案,并且將兌換比例定在了相當合理的范圍。基本上千夜以一份圣樹原液就可換回兩支藥劑。這個比例,實際上等如是千夜與帝國軍部五五分成,雙方可說皆大歡喜。
  
  如此一來,千夜能夠在新世界維持的軍力繼續大幅提升,能夠控制的地域也更廣。
  
  擴張過程中,千夜還發現了一種很有意思的跡象,那就是得到新世界的善意后,六臂生物和異獸對千夜的敵意反而直線上升,簡直是不死不休。
  
  然而與此相反,森林對千夜卻是善意的,當千夜進入時,它不再發出警示,反而用林間清風柔和地拂去千夜身上的異世界氣息。這讓千夜得以順利進入森林中心,看到了六臂生物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以往千夜遇到的六臂生物不是在沉睡狀態,就是充滿了敵意和警惕,不斷搜索外來人,隨時準備著戰斗。這一次在森林本身的幫助下,千夜終于看到了正常狀態下的六臂生物是怎樣一副光景。
  
  這座森林中心,只有一株圣樹,樹液僅僅積了一小潭。那頭六臂生物正單膝跪在潭水旁,不斷用石塊敲擊著一根長長的石棍。石棍在敲擊下,一端不斷變得尖銳,看來這就是六臂生物武器的來源。
  
  石矛已經大致成型,處于精修階段,那頭六臂生物開始更加精細的敲打,試圖讓石矛變得更加鋒利。
  
  千夜看得頗為無語,一般來說到了這個階段,想要更加鋒利的話,得進行打磨而不是敲擊。不過這頭六臂生物明顯不懂這個,千夜自然也不會出聲,而是繼續觀察。
  
  六臂生物打制石矛的材料自然是金石。這種性質奇異的金屬是許多原力陣的最佳材料,但是由于硬度不夠,用來作兵器卻并非最佳。
  
  那頭六臂生物敲了半天,也沒見石矛更鋒利些。他看起來頗為沮喪,將地上的金石碎屑收攏,用力捏成一塊,然后割開手臂,將血灑在上面,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在潭水里。
  
  金石一放進去,便開始緩緩吸收樹液以及周圍原力。
  
   /div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