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24 戰爭稅

千夜將手中紀錄放下,道:“帝國負責聯絡的人在哪里?帶他來見我。”
  
  片刻功夫,將軍就帶來一個清瘦的中年男人。這人一襲華衣,出自某個名不見經傳的下品世家,不知家中使了什么功夫,還是他想要出人頭地,專門跑到墉陸這窮鄉僻壤,擔任帝國軍部與千夜所部的聯系事宜。
  
  千夜對這人并無多少好感,將兩份紀錄放他面前一放,道:“聽說帝國那邊停止發貨,這是怎么回事?”
  
  那人不急不忙,拱手道:“此事起因說簡單也很簡單,現下帝國那邊在新世界的戰事也是異常吃緊,因此軍部大人們琢磨著,此前給您的兌換價格實在是太優惠了。在帝國自身都緊張的時候,這種價格就不合適了。因此就先停了發貨,想跟您重新談個價?”
  
  千夜不動聲色,只是問:“你們想要什么價?“
  
  “大人們的意思是,一份藥劑想要換三批樹液。”
  
  “你們瘋了!”旁邊那將軍立刻跳了起來。這等于一下子把價格提高三倍,讓人如何能夠接受?
  
  千夜伸手虛按,止住了手下將軍,看著帝國特使,臉色漸漸陰沉,道:“你早就得到了消息,對不對?”
  
  帝國特使臉色微變,道:“我確實是幾日前得的消息,覺得這不是什么大事,不妨等您回來,找個合適的時間再告訴您。”
  
  他這話說得好聽,其實千夜心中明白,這只不過是想要多坑千夜幾批樹液的借口。若能讓千夜多發一批樹液,大概就能算是他的功績了。
  
  千夜淡道:“你算什么東西,也敢在我面前玩這等心機?”
  
  千夜身體不動,只是輕輕在桌上扣了一記,帝國特使就感覺胸口如被重錘擊中,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胸內更是原力四處亂竄,一朵漩渦幾欲爆開。
  
  “大人饒命!!”帝國特使臉色慘淡,撲通跪倒。他終于明白,千夜隨便伸根手指,就能碾死他這等小人物。
  
  “看在你的身份上,這次就饒你不死。你回去吧,告訴你們家那幾位大人,我可以接受的是兩份樹液換一份藥劑,高于這個價格,就沒什么必要再談了。另外,請那幾位‘大人’把位置坐穩點,等到新世界開拓結束,我自會去找他們好好談一談。”
  
  帝國特使不敢多話,擦了把滿額汗水,爬起來行了一禮,就低頭匆匆而去。
  
  將軍看著他的背影,有些擔憂,道:“大人,就這么放這家伙走了?他回去之后,定會對您不利。”
  
  千夜道:“連漲價三倍這種事都作出來了,還能有什么更不利的事?只是秦陸那邊,戰事也未見得順利,多給一些,就當是支持帝國了。而且現在這個時候,他們有時候搞事,我還沒時間搭理他們。一切等塵埃落定后再理會了。”
  
  這將軍想了想,也是這個道理。新世界開拓得如火如荼,在這個時候與帝國軍部扯皮,不說曠日持久,也必然牽扯精力。他追隨千夜日久,自是知道不少千夜過往事跡,便道:“既然那邊是君度大人主持,支援也是應該的。”
  
  千夜卻搖了搖頭,道:“此事沒有那么簡單,漲價或許僅僅是個開始。”
  
  將軍一怔,“以君度大人和您的地位,那邊還有人膽邊生毛,非要來擄虎須不成?”
  
  千夜起身來到窗邊,望著喧囂的碧波之城,說:“我剛來的時候,這里只是一片窮鄉僻壤,帝國那邊沒什么人關心,也沒什么人在意這邊的利益。最初的那些世家,都是些不入流的角色。與其說他們看好墉陸,不如說只是想在我身上押注而已。現在不同了,光是這座城,光是幾千萬狼人的吃穿用度,就是不得了的大生意。我想,那邊是有人盯上我們這塊肥肉了。”
  
  這將軍出身傭兵,那也是有脾氣的,當下兩眼一瞪,道:“想吞咱們這塊肥肉?也不怕噎死!”
  
  千夜哈哈一笑,道:“就是這么個道理。你先下去吧,好好留意帝國那邊的動向。我們還有好幾批物資在路上呢。”
  
  將軍又是一怔,“那些物資軍需,不是各個世家給我們的嗎?”
  
  “是世家的沒錯,但也是從帝國運過來的。”
  
  將軍聲音提高了些,“可那是大人您付過錢的!”
  
  千夜道:“這種時候,付沒付過錢已經不重要了。”
  
  “這……”將軍說不出話來。
  
  千夜淡道:“沒事的,我說過,現在這些物資就當是資助君度他們開拓了。只不過物資我可以不要,它的去向我卻不會不管。這些東西要是送到前線那也就罷了,如果去向不明,那我必會追究到底。你去把我的話送到帝國那邊去。”
  
  “是,大人。”
  
  將軍退下,千夜立于窗邊,臉上的輕松消失不見,怒火漸漸升騰。他在手下面前說得輕松,可心中哪會沒有半點脾氣。
  
  都到了這種時候,帝國內部居然還有人掣肘,這是千夜沒有想到的。他在墉陸白手起家,幾是以一已之力壓住了摩薩爾狼人的擴張,對帝國、對人族都有大功,沒想到還會遇到這種事。
  
  千夜慢慢平復心情,壓下怒火,準備等著看看,那些人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樣出來。對現在的他來說,只發火是沒有任何意義的,關鍵還是要看能夠如何反擊。
  
  這一次消息來得倒是很快,只是內容實在沒法讓千夜高興得起來,甚至能忍住沒有當場發作,千夜已經覺得自己脾氣算是很好了。
  
  各世家運送軍需品的船隊終于到了,只是原本應該滿載的船隊,不光船的數量有所減少,艙內的物資也少了許多。
  
  據說大部分世家船隊遇到了帝國艦隊的攔截,帝國禁衛艦隊陸戰隊員強行登艦,宣讀了帝國的新規:從即日起,一切運往帝國境外的軍需物資,都要交稅。
  
  很不巧,送往墉陸的物資都可列入軍需物資之列,而且墉陸也是不折不扣的境外。千夜可是想要獨立稱王的,別說沒有履行過臣屬手續,就是履行完了,屬國也一樣被定義成境外。
  
  至于稅率,則是所有物資的一半。這還是世家船隊負責押運的人想盡辦法,才爭取到的‘優惠’。
  
  這一次千夜并沒有在任何人面前動怒,而是先細細問了經過。
  
  幾個負責船隊的世家執事都是明白人,遇到事情時,就品出味道不對,花了大力氣與執行公務的隊員攀交情,打聽了很多消息。
  
  原來帝國近日新通過了一個詔令,在戰爭時期,送往境外的軍需物資均需要課以重稅。
  
  若在平時,這道命令沒什么問題,很多時候,戰爭狀態下許多類別大宗物資都是對外禁運的。雖有黑市存在,有點臉面的世家想發國難財還得偷摸著,或者找代理人,現在只是收稅而已。但是落到千夜頭上,卻是變了味道。
  
  千夜面如止水,道:“帝國那些人不會不知道,這樣一來,從我這里輸往帝國的資源也會斷了。”
  
  一名商行主事道:“大人,或許在那些人眼中,不是這么看的。”
  
  “哦,那又是如何?”
  
  “大人您想想,我們這一來一往,您得的是實,世家得的是利,這當中可沒帝國什么事,更沒有那些人什么事。哪怕是您就此中斷對帝國輸出物資,那也與他們無關。那些做出決議的大人們的薪資俸祿,可不會少上一個金幣。”
  
  千夜皺眉,問:“那現在該怎么辦?”
  
  “找到關鍵的人,對癥下藥!”
  
  千夜面沉如水,問:“藥若是下了,不對癥怎么辦?又或者病好得慢呢?”
  
  商行主事道:“這個……就實在沒什么好辦法了。只有這個法子,方能奏效。您想想,那些人既然敢下這種陰手,自然是沒把您,也沒把趙閥放在眼里。”
  
  千夜點了點頭,嘆道:“看來墉陸這塊肉,實在是太肥了啊。”
  
  商行主事適時地道:“也就是在您治下,墉陸才變成肥肉。”
  
  這個馬屁拍得千夜著實舒服,笑道:“我也不過是運氣好。”謙虛之后,千夜的心情瞬間好了許多,打量了一下那主事,問:“你叫什么名字?”
  
  商行主事忙道:“小人孫得貴,現在四海商行。”
  
  千夜點頭,“帝國那邊的消息,你多留意些,有重要的直接告訴我。另外,究竟是哪些人盯上了我這里,也去打聽打聽。”
  
  孫得貴忙道:“自當盡力!”
  
  “那就這樣。”千夜揮退眾人,提筆寫了封信,命人送往帝都趙閥的駐點,著他們轉交給前線的趙君度。做完這些,他就一頭扎進新世界,繼續開拓大計,同時也要死死壓制摩薩爾狼人。
  
  帝國,秦陸,大門處的要塞守軍嚴陣以待,緊張地盯著那片無邊無際的白霧。現在從門內出來的不光可能是異獸,還可能會有魔裔的偵察部隊。
  
  此刻帝國與魔裔名門梅斯菲爾德為首的永夜聯軍正在新世界內大戰,雙方的大門位置都已被探明,互相之間都派出過敢死隊深入對方大門。
  
  帝國側的大門處忽然有了動靜,一道凜冽殺機沖天而起,頓時讓所有人都打了個寒戰,有些修為低、膽子小的甚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一名將軍十分不滿,喝道:“都慌什么!一定是君度大人回來了。這都多少次了,又不是沒見過,一個個還是嚇成那個鳥樣!”
  
  戰士們惟惟諾諾,心中卻是不服,那將軍自己也是臉色慘淡,殺氣起時明明也是全身一顫,又能好到哪里去?
  
  霧區中響起沉重且低沉的腳步聲,大地都為之震動。隨后一隊隊戰士從霧區走出。
  
  在無以倫比的軍威之下,那些戰士雖然個個衣甲襤褸,有些身上還纏著破爛骯臟的繃帶,可是那殺氣,那整齊劃一如同機器般的動作,卻是讓人不寒而栗。
  
  將軍低聲道:“這才叫軍隊!”
  
  等到一隊隊戰士走完,在霧區深處,忽然升騰一道青中透黑的原力柱,直刺天際。
  
  上至要塞主將,下至普通戰士,看著那道近乎黑色的青色原力柱,都是自內心深處感到一陣寒意,有人輕聲自語:“怎么顏色又變深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