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39 魂海之力

這話千夜怎么聽怎么覺得凄涼,堂堂四大黑暗種族之一,距離圣山只有一步之遙,威能遠遠超過其它大君的狼尊,讓族中千年罕見的天才出走的原因,居然是為了不讓其它三族有機會和狼人翻臉。
  
  現在這種關系,與翻臉又有何異?
  
  威廉看看千夜,猜到他心中想法,道:“你想得太好了。狼尊不是怕其它三族欺負我們,而是怕欺負得太狠,我族不得不奮起反擊。你明白嗎?”
  
  也就是說,打臉可以,別抽太重。
  
  這讓千夜實在難以理解,堂堂狼人,怎會窩囊至此?
  
  威廉不愿意繼續這個話題,道:“這是上面那些大人物要操心的事,與我們這些小人物無關。他們也不想與我們有關。”
  
  “那你今后打算怎么辦?新世界開拓沒有結束之前,你是不能回去的吧?”
  
  威廉點了點頭,道:“所以我想來想去,只有你這里能呆了。”
  
  “你來當然歡迎。不過,我這邊現在正在與摩薩爾狼人戰爭,你會不會覺得為難?”
  
  “為難?”威廉冷笑,“這次的妥協,就是先祖派的狼祖首先退讓,還反過來對狼尊施壓。這老東西,活得越久越怕死。要不是他們,我們狼人怎會落到這種地步?”
  
  “什么樣的妥協?”這是千夜最關心的問題。
  
  人族在永夜各族的夾縫中求生存而壯大到今天的地步,千夜如今則是在兩大陣營的夾縫中立足并尋求發展的機會,因此大勢力的任何一次妥協或聯手,都意味著戰略危機的到來,必須慎重對待。
  
  威廉道:“在新世界中,狼人不再繼續開拓,只是保持目前領地范圍。所有圣樹樹液都要交與永夜議會統一使用。狼人還需要征召五十萬戰士,以及各級統領強者,聽候議會調遣,進入新世界作戰。同時,議會還給狼人一份清單,需要狼人滿足清單上的戰略資源需求。”
  
  “回報呢?”
  
  “開拓成功后,在新世界中會給我們一塊符合我們身份地位的領地。”
  
  “這么虛?”
  
  “很實在,不是嗎?我們狼人現在有什么身份地位?”威廉自嘲地道。
  
  “那說說現在吧,你打算做什么?”
  
  威廉想了想,道:“我想要一塊領地,過去我一直任性,現在是時候學習如何做一個領主了。”
  
  “沒問題。”千夜現在要人口有人口,要領地有領地,什么都有,就是缺強者。
  
  威廉道:“我不會白要你的。這塊領地,以后我接下來慢慢用軍功償還。還有,這么長時間我還沒有到新世界去看看,如果你需要開拓打手,那就叫上我吧。”
  
  千夜大喜。
  
  如威廉這樣的天才強者,戰力遠遠超過普通公爵,就是與千夜相比,若兩人不出終結技的話,此刻威廉也不一定弱了。
  
  千夜雖然兼有血氣與黎明原力,可威廉畢竟高了他一級。雖說位階不等于戰力,可同站在天才的高度,位階差距還是有影響的。不過等到千夜血氣積累足夠,晉升公爵后,威廉就不是對手了。
  
  只是晉升不光需要積累血氣,還要改造身體,等到全身骨骼全部煉化完成,千夜就會晉階公爵,現下進度,不過三分之一而已。
  
  得威廉相助,不光能夠壓倒燃火公爵,再將一大塊領地、幾千萬狼人收入囊中,在新世界開拓中也會對摩薩爾及其它狼人形成壓制。畢竟威廉在狼人心目中還是相當有地位的,許多都不愿意與他為敵。
  
  聊到這里,兩人酒意上涌,開始了昏天黑地的拼酒,最后千夜將死狗一般的威廉拖回了大公府。
  
  威廉整整睡了一天一夜,才算清醒。他第一時間找到千夜,開始謀劃自己領地的事。堂堂群峰之巔的繼承人,現在卻對墉陸的領地這么感興趣,實在是落魄得可以。
  
  千夜卻不會因此輕視他,而是拿出地圖,認真討論。
  
  千夜本意是將新世界之門與碧波之城周圍找塊區域劃給他,可是威廉卻更想自己開拓。
  
  此刻新世界內開拓已經是例行的事,擁有圣樹善意在身的千夜行動如同隱形,帶上威廉反而不方便。而狼人新軍批量練成,卻苦于沒有圣樹藥劑不得不停留在墉陸。他們閑著也是閑著,因此千夜就借了十萬戰士給威廉,至于領地,則是劃到了燃火公爵的領地內。
  
  威廉這是要效仿帝國門閥世家的開拓制度,靠自己雙手打下屬于自己的領地。千夜當然不會反對。威廉則是承諾,打下的領土三分之二歸屬千夜,三分之一是自己所有。
  
  看他玩領主游戲如此認真,千夜也不好打擊他的積極性,就任他去了。
  
  現下千夜領地已經夠大,治下人口也夠多,部隊則武裝到了百萬級別,目前階段最更重要的事是逐漸消化,提升領地的繁榮度,以及新世界開拓疆域。至于墉陸領地多一塊少一塊,已不是那么重要。
  
  確定了領地的事,威廉匆匆離去,片刻后又帶了幾名狼人進來。這幾名狼人個個都有侯爵級的修為,但是氣度內斂,并沒有許多狼人強者常有的狂放之意,一看就是內政型的貴族。
  
  千夜不由多看了幾眼,也轉變了一下對狼人的普遍印象。此刻他發覺,固然每個種族都有鮮明的特點,但是到了某些層面或者在某些領域里,個體的共通性還是很大的,這是個有趣的現象。
  
  威廉道:“這幾位都是狼尊手下做事,分別負責技術、貿易與軍需后勤等領域。我這次帶他們過來,就是想看看能夠有什么可以合作的地方。”
  
  其中一名狼人侯爵行禮道:“尊敬的黑暗之子,新世界的先行者,墉陸各族大領主千夜大人……”
  
  如此多的頭銜,頓時砸得千夜有些頭暈眼花,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有名了,聽上去就差個世界之王什么的了。
  
  那狼人侯爵還在滔滔不絕:“您的豐功偉績已經傳遍整個永夜世界,每個部落里都流傳著您的傳說,在無數狼人的先祖祭壇里……”
  
  千夜本來有心要阻止,可是忽然間感覺到有一縷細細的神秘力量降臨到自己身上。
  
  好像就是翡翠海狼人臣服時所產生的神秘力量,能夠滌蕩雜質,提升血脈本質。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千夜此刻血脈已經達到極高品階,想再提升一點都是難上加難,若沒有經歷過這種神秘力量,他甚至不知道暗金血氣中依然有雜質。
  
  于是千夜老老實實地站著,靜靜聆聽狼人侯爵的長篇大論,那侯爵著實能講,整整一個小時才停下來,中間沒有絲毫重復,將千夜黃泉時候的舊事都挖了出來,大加頌揚。
  
  到最后實在找不到什么可吹捧的了,于是千夜的容貌,千夜不低的身材,千夜不太高的身材,千夜不胖的身材,千夜不瘦的身材,全都拿出來說了一遍。
  
  好不容易等到他閉嘴,千夜的血脈力量又提升了一小點。
  
  旁邊威廉顯得十分驚訝,道:“你居然真的能夠感應到先祖魂海的力量!”
  
  “什么是先祖魂海?”
  
  “我們狼人那些力量強大的先祖,即使死了也會靈魂不滅,并保有生前的部分力量和傳承知識。他們靈魂的歸宿,就是魂海。而靈魂開啟,就是溝通魂海的力量,以之提升血脈。如果不是知道你和狼人血統毫無關系,我簡直要懷疑你是某位先祖的后裔了。”
  
  原來那神秘力量的名稱是先祖魂海之力,聽起來和血族的鮮血長河差不多,都是虛無飄渺,只能感應,卻從未有人真正踏足過的地方。
  
  千夜心中微微一動,看來那侯爵長篇大論,并不是毫無意義的空話。
  
  侯爵說了整整一個小時,此刻額頭見汗,臉色蒼白,氣息虛弱了不少。那篇言論,因為要牽引魂海的力量,其實十分疲累。
  
  侯爵道:“原本我們還擔心您是否能夠收到,現在看來墉陸部落的傳言再真實不過,而薩頂大祭司的預言之眼能穿越大陸和時間。千夜大人,這是我們群峰之巔給您的一份贈禮。想要得到魂海之力,必須得到魂海中先祖靈魂的認可,所以我要將千夜大人事跡全部講給先祖靈魂聽,這樣他們才愿意傾注更多的魂海之力。”
  
  千夜這才了然,為何會有詠嘆調般的歌功頌德。
  
  侯爵笑道:“我也沒想到千夜大人如此年輕,就已經有這么多事跡。先祖們也十分震動,紛紛頃注魂海之力,所以效果出人意料的好。最關鍵一點,其實還在于千夜大人得到了無數狼人子民的忠誠和信仰。先祖們看到了這個,認為你雖然不是狼人血脈,但并不會虧待我們的子民。”
  
  千夜道:“他們把忠誠交給了我,我當然有責任照顧好他們。這份禮物實在是太珍貴了,我能在什么地方回報群峰之巔?”
  
  那侯爵道:“我們對千夜大人目前的訓練體系十分感興趣,如果大人不介意,我們希望派些新戰士過來參訓,同時也會派一些教官過來,一方面讓他們學習,一方面也可以幫您做些事。”
  
  這其實是十分敏感的事項,不過光是剛剛給千夜加持的魂海之力,價值就無可估量。千夜思索了一下,便點頭同意。
  
  他也知道此舉等同于和群峰之巔結成了半個軍事同盟,不過能夠分化永夜陣營,總是好的。
  
  千夜還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會有自己的國度,國度內會有各個種族共同生活,這簡直是不合常理,可它就是這么發生了。千夜忽然有些自嘲地想,大概各族眼中的敗類,都集中到自己的領地上了吧?
  
  就這樣,在接下來的幾日,陸陸續續有群峰之巔的隊伍抵達,而教官和強者們則是先一步到齊。
  
  最初時候,群峰之巔那些精銳的狼人戰士十二分的瞧不起墉陸上的同族。事實上,他們也不認為墉陸狼人是自己同族,而且他們對于和人族戰士一起訓練,配合作戰也極為不習慣。
  
  在狼人意識中,根深蒂固地認為人族應該是出現在防線對面的。
  
  這是讓雙方指揮官都十分頭痛的事,為了解決這一問題,千夜決定讓自己的狼人和人族混編部隊與群峰之巔的狼人們來一場模擬戰爭。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