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52 最終防御

在要塞守軍的眼中,只會覺得黑暗種族源源不斷,就如過境的蝗蟲,永遠都沒有盡頭。
  
  他們肉體已經麻木,精神也漸漸變得麻木,本能地看到敵人的身影就揮砍、戰斗。仿佛陷身于一場惡夢,根本不知道什么時候會是盡頭。哪怕夢醒的結局是戰死,也是一種解脫。
  
  戰斗和死亡,已成為每個活著的人全部的世界。
  
  他們看著無數熟悉的面孔在眼前倒下,身體逐漸變得冰冷。他們看著一個個黑暗種族沖到面前,再變成尸體。
  
  地面已經被尸體鋪滿,幾乎沒有下腳的地方。時不時可以看到體型龐大的蛛魔卡在要塞狹窄的通道里,行動艱難。
  
  每當這時,就會有帝國戰士奮不顧身,直接撲到蛛魔背上,用戰斧斬斷蛛魔的脊椎,又或者被蛛魔或是其它黑暗種族斬殺。
  
  要塞就如黑洞,不斷吞噬著雙方的戰士。
  
  也不知過了多久,黑暗種族的軍陣中突然爆發了一陣騷亂,一隊血族戰士竟向友軍開火,強行殺出一條通路,想要離開戰場。
  
  黑暗種族中軍迅速分出兩支部隊,前后夾擊包抄,很快就將這支規模不大的部隊鎮壓。只是經過這樣一場騷亂,戰斗意志低落,黑暗種族的攻勢也難以繼續,終于響起了撤退的號角。
  
  當黑暗種族退去后,許多帝國戰士還茫然地站在原處,等候著下一波敵人的到來。
  
  趙君度出現在要塞城頭,他身周的黑火簡直濃郁得有若實質。黑火時時會射出幾點火星,落到黑暗種族的尸體或是血跡上就會熊熊燃燒。
  
  所有帝國將士都離得遠遠的,誰都不敢被黑火沾上。
  
  趙君度在要塞中穿行,巡視著劫后余生的戰場。
  
  他一邊走,一邊徐徐收斂身上的黑火,最后那恐怖的黑焰被悉數收入體內,直到這時,一眾手下的將軍們才敢靠近。
  
  一名將軍道:“大人,剩下的戰士已經不到一千了,還沒有援軍嗎?”
  
  “援軍來不了。”趙君度看看周圍,道:“打掃戰場,然后我們撤。”
  
  “什么?”將軍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們可從來沒從趙君度嘴里聽到撤退這兩個字。
  
  “一小時打掃戰場,然后我們撤退。”趙君度又重復了一遍。
  
  將軍們立刻散開,各自忙碌,一小時實在太緊,容不得半點耽誤。
  
  一小時后,帝國將士開始撤離要塞,整個部隊只有兩輛卡車,還都只能勉強開動。
  
  所有的浮空戰艦,絕大部分軍需裝備,連同所有的炮臺、艦炮和動力塔,都在剛剛的戰斗中損毀。這兩輛車還是從廢墟堆里翻出零件拼裝而成的。
  
  帝國部隊剛剛離開,要塞內就開始冒出火光,熊熊烈焰旋即吞沒了一切。那些帶不走的東西,全都付之一炬。而帝國和永夜戰士的尸體混在一起,共同化為灰燼。
  
  在返程的路上,幾名將軍跟在趙君度身邊,正匯報剛剛打掃戰場的結果。
  
  “大人,粗略統計,我方死傷為六千人,而黑暗種族傷亡粗略統計,約近四萬。雙方傷亡比例為一比六,可說戰績輝煌。”
  
  另一名將軍卻是一聲嘆息,道:“我們原本有八千弟兄,現在就只剩下一千多人。這樣的勝利,唉!”
  
  “怎么?你是在質疑大人的指揮嗎?”
  
  “當然不是,我只是在想,回去后要怎么向家族里的那些人交待。”
  
  這一句話,讓所有人沉默。
  
  新世界的戰斗環境格外殘酷,帝國許多正規軍團都達不到要求,因此世家精銳私軍大量出現。
  
  許多將軍帶的部隊里,都是沾親帶故,是真正的子弟兵。現下傷亡如此慘重,十去其八,可想而知,返回故里后,必是面對家家戴孝的場面。
  
  趙君度本是一直沉默,這時方道:“我們不好交待,黑暗種族更不好交待。”
  
  幾位將軍知道是這個道理,卻都高興不起來。
  
  此時此刻,在帝國主基地的會議廳內,宋子寧站在大地圖前,面對下方黑壓壓一片的國公、宿將乃至帝國各部大臣、世家家主長老。
  
  他緩緩道:“就如我剛才所說,我們不好過,黑暗種族日子更不好過。仗打到現在這個時候,已經到了最殘酷的時刻,雙方都在流血,而且還將繼續流血!如果我們現在退縮,那么前面所作的一切就都將前功盡棄。所有的犧牲都將變得毫無意義。現在,惟一的出路,就是和黑暗種族耗下去,讓他們看到我們的決心,看到我們的信念,直至絕望!”
  
  下方的人群中起了一陣騷動,人們交頭結耳,低聲討論著。
  
  過了片刻,一位世家長老起身,問道:“具體的策略是什么?”
  
  宋子寧指了指腳下,沉聲道:“我們就在這里,和黑暗種族打一場要塞攻防戰。”
  
  下方頓時又是轟的一聲。
  
  不及細想,就有人大聲道:“如此一來,豈不是放棄我們的機動優勢,以已之短,拼敵之長?”
  
  宋子寧平靜地道:“我們現在已經沒有機動優勢,亦不能料敵機先。”
  
  那人一怔,道:“難道,難道你也……”
  
  宋子寧點頭,道:“我算不了夜瞳,這件事,很多人應該已經知道了。”
  
  “豈有此理!身為主帥,不能料敵機先,憑什么還坐在這個位置上?!”
  
  宋子寧神色不變,道:“主帥之位,如今對我來說確實有些勉強。只是為帝國計,才不得不坐在這里。如果有人自認比我更加適合,不妨站出來,我自當讓賢。”
  
  那人大聲道:“偌大帝國,人才萬千,就找不出一個比你強的?我就有好幾個人選推薦。”
  
  宋子寧淡道:“此刻是三軍用命之時,無論誰當主帥,都得在這里堅守,不得退縮。若是失利,該當何罪,想必你也清楚。你有什么仇家要推薦的,說說吧。”
  
  那人臉漲得通紅,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正想交待幾句場面話,衛國公重重哼了一聲,道:“跳梁小丑,猶不自知!”
  
  那人知道犯了眾怒,灰溜溜地坐下。
  
  其實誰都知道,定玄王拿不下,宋子寧算不準的夜瞳,實是罕見大敵,光是傷在她手里的國公就有兩人,各路大將軍敗下陣來的不計其數。要死守要塞,這主帥之位實際上就和背著棺材上陣差不多。
  
  而且此陣若失,罪責必是不小。宋子寧繼續坐了倒還無事,他畢竟此前戰績輝煌,足以將功抵功。半路接手之人可就沒這等好事了。
  
  再者說,宋子寧刻下已隱隱躋身帝國最頂層天機術士之列,他都算不到的夜瞳,誰又敢說一定能算得到?
  
  在宋子寧最開始被與林熙棠相提并論時,帝國一些天機宗門的年輕天才可是有不少閑話傳出,但定玄王失手之后,就全部失聲了。惟有天機術士們自己才明白,在巔峰強者面前天機軌跡的兇險。
  
  眾人議來議去,都沒有更好方略,兼之帝國浮空艦產能已達極限,要維持門和基地間的運輸已是極為吃力,也沒有更多機動艦隊可以抽調了。在這種情況下,堅守要塞打一場攻防戰,起碼還能有點優勢。
  
  最終方略就此定下,宋子寧早已擬好所需物資,一并拿出來討論通過。戰略即已定下,就沒人再不知輕重,在物資上發難。因此宋子寧所要資源,一項項都順利通過。
  
  軍議結束,許多世家家主長老第一時間離開。在新世界多呆一刻,就多一刻的風險,他們位高權重,身擔要職,在此要緊關頭,一旦出事必是重大損失,倒不是貪生怕死。
  
  這場軍議,宋子寧放在基地要塞舉行,也是為了讓他們親眼看看前線戰事的殘酷和慘烈。
  
  此時此刻,無論留在基地的人,還是匆匆趕往帝國的,都是心頭沉重。
  
  他們知道,慘烈的要塞攻防戰一旦開始,帝國雖然還能占據一定優勢,可是最初時的傷亡戰損比定是一去不返。就是過去的戰損比,也壓得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戰爭打到現在這個地步,許多人都已經做好了接受任何結果的準備。
  
  從今以后,每一天都會有一份長得讓人心悸的陣亡名單送回帝國。人們也會漸漸習慣,在上面尋找至親之人的名字。
  
  只是,有一個疑問始終在人們心頭徘徊著,付出這么大的代價,究竟值是不值?
  
  帝國真正高層,那些高高在上的天王以及帝國,還有如宋子寧這樣身居要職要位的人,顯然是知道些什么,可是俱都閉口不言。
  
  黑日山谷中央的通道究竟通向何方,里面究竟有著什么,此刻依然是迷。帝國寧可付出如此慘痛代價,也要阻止黑暗種族靠近黑火天坑,或者至少,要保持帝國進入的權利,可見里面所隱藏的秘密,必是大到了驚天動地的地步。
  
  惟一還算是好消息的,就是宋子寧用兵依然不失靈性,他并不打算一味死守,而是將建立一系列要塞群,彼此呼應,借助要塞群的掩護,帝國小規模部隊就可以機動,伺擊反擊。這樣不是一味的挨打,戰局就還有希望。
  
  到了這個時候,也只能相信宋子寧在軍略上的決斷和才華了。
  
  前線,要塞中熊熊燃燒的烈焰上空,突然起了陣陣狂風,伴隨驚人的寒氣,很快將大火撲滅。
  
  夜瞳在一眾黑暗強者的簇擁下,踏上這片原本由趙君度駐守的土地。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