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631 觸即逃

在帝國,威遠屬于特殊封號,有揚威域外之意,代表著極大的殊榮。帝國將這個封號給與千夜,一方面是寄予厚望,期待他以后還可以更上層樓,拿下鎮遠,甚至是定遠封號,或也能由公封王。
  
  持杖元帥亦是比尋常元帥高出半級,在聯合戰場上可以節制其它元帥。授予持杖元帥倒是必要,能令千夜在黑日山谷總指揮名符其實,沒有這一層權柄,要指揮一大堆國公元帥總是麻煩。
  
  兩者一是榮耀,一是實權,彼此配合,顯示了帝國極大的誠意。在黑日山谷,千夜就是要總攬一切權柄。
  
  然而,若是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也意味著帝國實是走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再也無人可派,才會把一線希望全放在千夜身上,甚至連他血族的身份都刻意遺忘。
  
  授勛儀式短暫且隆重,雖然除了趙玄極之外,沒有一位國公元帥到場,但這也是刻意避免尷尬,畢竟此前軍部與千夜之間的關系,已經不是不愉快可以形容的,差點發展成死仇。
  
  儀式結束,一應手握權限的將軍留下,與千夜作最后的交接。
  
  “黑日山谷還有多少部隊,指揮官都有誰,我們的據點在哪里,多長時間可以補給一次,補給量多少,敵方現有多少部隊,分布態勢呢?”
  
  千夜一口氣問了一連串問題。
  
  將軍們掛起作戰地圖,一一解答。等到所有問題都有了答案,千夜長出一口氣。情況比他預料的還要惡劣,現下帝國在黑日山谷只有不到五萬軍力,有幾個規模有限的秘密據點支撐。而相比之下,永夜有近五十萬大軍。
  
  宋子寧重傷不起后,帝國在戰場上連番慘敗,傷亡陡增,遠遠超過了永夜。直到這時,帝國上下才真正認識到宋子寧和趙君度時代曾經打出的一比四傷亡有多么了不起。
  
  地面慘敗,空中也受影響,帝國運輸艦隊連續遭受重創,運輸能力大幅下降。雖然在空戰中永夜并沒有占到便宜,但是一比一的交換,是帝國萬萬承受不起的。
  
  這樣局面,帝國已是無人敢接,也無人愿接。能接之人,帝國也絕不會讓他們上陣。這就是趙玄極出現在軍部原因。
  
  新世界畢竟只是未知,即使大家都明白,若被黑暗種族得去,必然對人族未來不利,可那個時間究竟多久,誰也說不清楚。而帝國本土的鎮邊武力一旦動搖,立刻就是千萬子民遭到屠戮,重新淪落到過去為人魚肉的境地。
  
  一名軍官捧過日歷,道:“大人,您要不要挑選個合適的日子,好去上任?”
  
  千夜將日歷推開,道:“不用挑了,立刻安排浮空艦,我現在就去黑日山谷。”
  
  “是,大人!”
  
  片刻之后,一艘浮空艦騰空而起,駛向新世界之門。
  
  直到站上黑日山谷,與帝國部隊匯合,千夜才知道這支部隊已經絕望到了什么地步。
  
  帝國殘余部隊駐扎在一座秘密基地里。所謂秘密基地,其實就是一個隱密些的山谷,里面洞穴盤繞,能夠容得下部隊隱藏而已。
  
  當千夜的浮空艇抵達,戰士們即沒有興奮,也沒有好奇,有的坐在一起聊著天,大多則是或躺或坐,一臉麻木,對任何事情都提不起興致來。
  
  前來迎接的,就只是幾個低級軍官,還在軍中的三位神將都不見蹤影。
  
  “文淵公,鳴海公和劉帥呢?”千夜回憶著幾個陌生的名字。
  
  “三位大人久戰疲勞,又都帶了傷,此刻正在休息。千夜大人來的突然,未能迎接,還請大人見諒。”
  
  “帶我去見他們。”
  
  由幾位軍官當先領路,帶著千夜來到一座山洞里。三位神將各據一角,都在打坐休息。見千夜到來,他們原本只是抬了抬眼皮,后來認出后面軍部隨員,才勉強起身。
  
  千夜打量著環境,這座山洞只是空間稍大些,打掃得干凈些。里面陳設異常簡陋,三位神將都是只有一張行軍床放著,窘迫到了極處。
  
  陪同千夜前來的那名將軍宣布詔令,然后簡單介紹了一下千夜。自這一刻起,千夜就成為這支部隊的最高指揮了,也是帝國在整個新世界的首腦。
  
  趁著軍部的將軍還在,千夜立刻召集軍中諸將,開始第一次作戰會議。
  
  “為什么只有這么點人?”這是千夜問的第一個問題。
  
  鳴海公已經上了年紀,白發蒼蒼,撫須答道:“千夜大人有所不知,非是帝國支援不力,而是我等并不需要太多戰士,眼下這些,已經有些多了,無論轉移還是隱匿,都十分困難。我等也是好不容易才擺脫黑暗種族追擊,找到這個所在。但此地能夠支撐多久,還很難講。”
  
  文淵公也道:“前任指揮大人到任不過七日,連敗五陣,損兵三萬,自己也身負重傷,返回帝國救治。我等只是在此維持局面,私以為,能夠保住這些戰士和基地,也就不錯了。”
  
  千夜向軍部將軍看了一眼,那將軍攤手,以示無奈。
  
  千夜忽然明白過來,眼前這三位,要么就是失勢失寵的,要么就是如鳴海公一樣已是風燭殘年,冒死來為家族拼個軍功前程,總而言之都是些邊緣人物,死活無人過問。前任指揮使重傷可以回國救治,他們可不行。要么傷到有損根基的程度,要么就是戰死在黑日山谷,沒有其它選擇。
  
  這樣一來,就算他們是自愿來填這個坑的,可心氣士氣能高,那才怪了。
  
  千夜目光掃過三人,這一次看得仔細,同時回憶三人資料。
  
  鳴海公姓周,出自下品世家,為家中百年難遇的天才,成功踏破神將天關。但是他年輕時資源不足,根基不牢,晉階神將已是極限。
  
  他多年兢兢業業,就是為了將家族帶成上品世家。然而他遠沒有林熙棠那樣橫絕一世的才華,奮斗半生,也不過是令自家在下品世家中成為翹楚。
  
  此次他臨終老前冒險一搏,也只是為了積攢功勛讓家族能夠鞏固目前位置而已。
  
  即使以林熙棠之能,帝師之榮寵,一旦身死,家族無人能挑大梁,都有掌不穩封地的跡象,鳴海公就更不用說了。哪怕無人傾軋,家族后人也得拿出扎實戰功才行。有人會嫉妒嫉妒同輩從祖上得來的蔭庇,有人卻會不忿先人犧牲反讓后輩陷入困境,君子之澤數世而斬,這個數世卻不是那么好定義的,沒有一條國策能窮盡公平。
  
  文淵公陳同齊則是另一類故事,他過往曾是長生王心腹,也參與到長生王的謀逆大計中,按律當滿族誅絕,只是身為神將,文淵公被允許戴罪立功,只要立下足夠功勛,就可免去家族禍事。
  
  而劉成云則是退役元帥,境況與鳴海公類似,都是晚年為了家族奮力一搏。
  
  這三人都是下位神將,在千夜看來氣息虛浮,不是值得重視的對手。但他們畢竟都是神將,也算相當得力的臂助。
  
  千夜仔細詢問了三人的特長和能力,大致心中有數。正準備討論下一步戰略時,忽然一名軍官飛奔而來,叫道:“遠方出現黑暗種族行蹤!”
  
  文淵公騰地站起,失聲道:“來得這么快?”
  
  千夜從容起身,道:“來了也好,去看看吧。”
  
  帝國在山谷基地外只修建了簡單的防御工事,聊勝于無。此刻已經來不及增筑工事,也沒有足夠物資。在一次次敗退逃亡中,移動工事這種笨重物資早就被拋棄一空。
  
  追擊而來的黑暗戰士不過萬許人,但是三位神將都是面色凝重,隱有退意。
  
  千夜向左右望了一眼,不動聲色,道:“對面人數也不是很多,完全可以一戰。”
  
  劉成云久在軍中,此時道:“大人,您有所不知,這種萬人左右的機動部隊,看似不多,其實最是精銳,里面強者都是雙倍配置,且俱是由榮耀侯爵領軍。一旦被他們纏上,不消半日功夫,四面八方就會有多支部隊趕至。所以避之方為上策。”
  
  千夜若有所思,道:“這不是子寧以前用過的策略嗎?”
  
  “這個……好像是的。”劉成云道。
  
  當日宋子寧也是多只部隊撒在外面,遙遙操控,黑暗種族一個不小心分兵,就會被突然集結的部隊聚而殲之。只是現在,永夜將這一套拿去用在帝國身上,不得不說是十分諷刺。
  
  此消彼長之間,區別其實就是在天機術上。宋子寧倚仗天機造詣,可以料敵機先,這才有了前期的輝煌戰績。
  
  而夜瞳隔空反擊,重創宋子寧后,雖然她沒有天機術的優勢,但是有足夠兵力和海量強者,只要不斷尋找帝國軍主力決戰,帝國就會一次次吞下苦果。若論拼消耗,其實帝國才是輸不起的一方。
  
  看著遠方奔襲而來的黑暗大軍,千夜道:“鳴號!全軍出擊!”
  
  “什么?”三位神將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全軍出擊!怎么,三位是沒聽清楚,還是想違抗軍令?”
  
  此刻軍部將軍還沒有走,就在旁邊看著。劉周陳三人在帝國都是邊緣人物,自然不敢明著抗命,更不能在一個小輩面前,第一次就怯戰,當下一個個苦著臉,回去調集本部部隊,前進迎擊。
  
  片刻之后,兩軍就相距不遠,進入火力范圍。
  
  帝國軍明明占有數量優勢,可是對面那支黑暗種族的部隊反而是率先發起攻擊的一方,隨著兵鋒步步推進,延伸的炮火也落到了帝國軍的頭頂。
  
  零零星星的重炮火力覆蓋,竟然也在帝國軍中引起些許慌亂。實際上,大部分的炮彈都在半空被攔截,落下的爆炸稀稀落落。但是許多戰士不是在看著前方,而是回頭,等待著撤退的命令。
  
  過往的經驗告訴他們,一旦與眼前敵人糾纏,必是兇多吉少。而最近幾次戰斗,一觸既逃似乎已經變成一種戰斗模式。
  
  在萬千目光的注視下,千夜屹立不動,道:“我們的重炮呢?為什么還不開火?”
  
  重炮一展開,可就不是輕易能收起的。千夜身邊的三位神將互望一眼,知道他已下了決心,要在這里與黑暗種族一戰。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