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65 歡迎送死

千夜負手而立,看著眾將士收拾戰場。這時老帥劉成云走了過來,道:“千夜大人,我們是否需要轉移陣地?再過段時候,那些跑掉的家伙就會帶援軍來了。”
  
  “就地構筑防御工事,我們先打掉這波援軍再說。”
  
  此刻千夜威望正隆,一聲令下,三軍齊動,轉眼間就在山谷外的有利地帶構筑起簡易工事,就地防御。而戰俘則被集中在一處封閉山洞中看守,如果有人想要暴動或是逃跑,那么只要把洞口一炸,就能將他們活埋在里面。
  
  剛剛布置完防御,遠方地平線處煙塵再起,有三路黑暗種族部隊從不同方向出現。這三支部隊的數量都在三萬左右,軍力已是帝國一倍。再算上黑日山谷中比正常高出一倍有余的強者配置,敵方實力評估還要再往上調。
  
  黑暗種族大軍兵鋒未至,一道立地接天的恐怖氣息已是撲面而來。
  
  劉成云臉色微變,道:“那是公爵!大人,現在撤……還來得及。”
  
  鳴海公和文淵公都是臉色有異,卻默不作聲,等候千夜決定。
  
  永夜公爵,哪個都威震一方的人物,有資格競選議會議員。千夜這三名副手都是潛力耗盡的下位神將,要裝備沒裝備,要能力沒能力,對付普通強者還行,遇到公爵級別的強者,恐怕逃走都困難。
  
  此次領軍出戰的這位公爵,光看氣勢就知道正當盛年,非是快到生命盡頭的老朽。遇上這等對手,他們有所擔心也實屬正常。縱是趙君度,在浴火重生之前,遇上公爵也要使用種種手段,方能勉強維持不敗。
  
  千夜端立不動,道:“怎么,你們怕了?”
  
  劉成云和鳴海公不答,文淵倒還有些銳氣,道:“我可不是怕,大人要有把握,那我大不了賠上這條性命就是。只是大人身為三軍主帥,萬事都需謹慎,千萬不可意氣用事。您一句命令,可是關系到這里幾萬將士的生命。”
  
  千夜道:“說的有理。既然不是怕,那就好辦。”
  
  說著,他伸手向遠方那道公爵氣勢一指,道:“敵人中軍必在那里!我打算直入中軍,與敵軍主帥決戰。你們誰敢隨我沖陣?”
  
  劉成云臉色微變,鳴海公亦是沉吟不語,若有所思,目光都不與千夜接觸。
  
  千夜亦是心中有數,明白有時越是老人,越是怕死。他們二人雖說是為了家族發揮余熱,抱著必死之心才來的,可是能夠不死,總是最好。
  
  只有文淵公陳同齊道:“大人若是沖陣,我自當跟隨!反正我早就是待死之身,能死在戰場上,總好過在刑場上。”
  
  “肯來就好。”千夜點頭,隨即目光落在鳴海公和劉成云身上,聲音轉冷,道:“我此次領軍,帝國詔令上寫得明明白白,在前線握有生殺大權,無人可以例外!我剛剛那不是商量,而是軍令!你們兩個若再是畏戰不前,真當我不敢殺人嗎?我的麾下,還真不缺你們兩個神將!”
  
  劉成云臉上當即掛不住了,冷道:“年輕人先不要這么急著說大話。我與鳴海公踏破神將天關時,你還不知道在哪里呢!本座當年也是當過持杖大元帥的副手,別以為你手中那根權杖有多稀罕。”
  
  千夜也不動怒,平靜地道:“這么說,你是要我軍法從事了?”
  
  劉成云也豁了出去,怒道:“大戰將起,卻在陣前斬將!你究竟是不是為帝國盡忠?這等亂命,你以為我等不會反抗嗎?”
  
  千夜淡道:“逃也罷,戰也罷,有什么手段你盡管施展。只要你敢出手,三招之內,就讓家人給你收尸吧。”
  
  鳴海公眼見氣氛不對,急忙作和事佬,道:“敵人就在眼前了,自家人還斗什么氣?千夜大人,劉帥當了一輩子兵,脾氣有點直,您多擔待些。我們來都來了,怎會是貪生怕死之輩?您想要沖陣,我們這兩條老命交給您就是,要死總要死在敵人手里,死在自己人手上這算什么事?”
  
  劉成云被狠戳幾下,不情不愿地道:“大人既然想要我這條老命,交給您就是。”
  
  千夜點了點頭,道:“肯來就好。令!全軍布陣,準備出擊!召集所有將軍到中軍開會!”
  
  片刻之后,諸將到齊。
  
  千夜目光掃過眾將,隨手在人群中點著,“你,你,還有你,出列,到旁邊集合。”
  
  轉眼之間,幾十名將軍就被千夜點出大半,只剩下十余名還在原處。留下來的將軍,要么是年事已高,要么就是長年從事二線工作,戰力虛浮,還有就是身上帶傷。
  
  點齊人手之后,千夜道:“各位都身經百戰,能夠堅持到現在,實屬不易。但說點不好聽的,你們當中也有不少是屬于被帝國拋棄之列,抱著死戰以蔭家族的想法。還有些呢,犯過事的。最后,則是真正忠義之士,能有多少,還很難說。”
  
  眾將面面相覷,誰都沒想到千夜會將話說得如此直白。這若是傳回去,可會引起不小非議。然而眼下在黑日山谷,人人都是朝不保夕,誰還顧得上玩這種心機之事?
  
  千夜繼續道:“子寧是我兄弟,君度也是我兄弟,以往他們兩個帶兵的時候,可沒少打勝仗。”
  
  眾將精神一振,紛紛道:“就是!那個時候,每次不是打得黑暗種族哭爹喊娘?”
  
  “那段時間雖然仗打得苦,可是兄弟們心里痛快!”
  
  千夜等眾人稍微安靜了些,方道:“我從墉陸來到這里,也是為了帶著你們打勝仗,不過我打仗的方式和子寧有些不同,你們需要適應。”
  
  “什么方式?大人您就說吧!”
  
  “是啊,敵人已經攻上來了!”
  
  眼見眾將一臉焦急,千夜頓了一頓,方道:“我的方式就是,正面突擊,中軍直進!不怕死的,就跟我來吧!”
  
  千夜也不多話,邁開大步,轉身向著黑暗種族中路大軍走去。一眾將軍熱血沸騰,紛紛跟上。
  
  帝國戰士如潮水般向兩邊分開,讓千夜通過,又在他身后匯合,跟著千夜奔行,迎向黑暗大軍。
  
  “狂妄!”黑暗種族中軍里,一名魔裔公爵狠狠一掌,拍翻了身邊扶幾,連座下龐大如小山般的仆蛛都往下一沉。
  
  他轉頭望向身邊一個血族,道:“就是這人,嚇得你們連部隊都不要了,屁滾尿流的逃回來?”
  
  那名血族赫然是榮耀侯爵,就是此前被千夜嚇走的指揮官。
  
  受到如此毫不留情的搶白,他臉上自是掛不住的。血族和魔裔一向又是矛盾重重,當下便不陰不陽地道:“對面那位大人可不是普通強者,過去有不少成名強者都栽在他手里。”
  
  “不就是千夜嗎,還對面那位大人。”魔裔公爵嗤之以鼻。
  
  血族侯爵道:“他可是殿下曾經的愛侶,能被殿下看中的人,自然比我等強得多。希望一會開戰,您不要不戰而逃就好。”
  
  魔裔公爵大怒,喝道:“你敢侮辱我!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
  
  侯爵也不示弱,道:“這可不是侮辱。另外你也別忘了,現在是我族的殿下總領一切!這個戰場上,沒有你們魔裔說話的份。你敢殺我,你那個小小的家族,區區兩名公爵,也擋得住殿下的怒火?”
  
  魔裔公爵哼了一聲,道:“瑪歌閣下,我拉爾戈什么時候逃過?你看著就是。”
  
  他起身升空,喝道:“全軍迎擊!讓我們看看,卑賤的人族究竟能不能走到我的面前!當然,瑪歌閣下和他的屬下不用參戰,他們原本就不敢戰斗。哦,我倒是忘了,瑪歌閣下還有屬下嗎?”
  
  部隊中爆發出一陣哄笑,笑的大多是魔裔和狼人,血族則是一臉尷尬。
  
  瑪歌侯爵氣得臉色鐵青,咬牙道:“拉爾戈閣下,這句話,我記住了!”
  
  拉爾戈毫不掩飾輕蔑,“等你能挑戰我,至少得一百年之后。你還真需要好好記住!”
  
  瑪歌重重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此刻戰斗已起,拉爾戈催動仆蛛緩緩向前,也無瑕理會瑪歌。
  
  此刻千夜率領三神將及一眾將軍,形成全軍的刀鋒,轉眼間越過原力槍射程,刺入黑暗種族軍中。
  
  千夜也不升空,以不變步伐向前,手中東岳揮擊,一記寂滅斬就清出十余米的道路。這是他當年初創的劍式,現在用來格外得心應手,作為神將戰技亦不落后。
  
  一記記寂滅斬,將黑暗戰士成片放倒,殺人如割草。在千夜身后,三位神將和眾將軍則是奮力在兩翼廝殺,拼命將突破口擴大。不遠處,帝國大軍正滾滾而來,直撲防線上撕開的缺口。
  
  千夜正大步向前,忽然一顆原力彈呼嘯而至。它角度刁鉆,威力巨大,千夜也不得不中斷劍勢,一劍格開。
  
  側方又有兩柄長劍刺來,都是迅若閃電。
  
  千夜從容格擋,張目一望,見已被眾多永夜強者團團圍住,而三位神將則被隔在后方,數位黑暗侯爵死死纏住了他們,無力來援。
  
  千夜東岳一振,冷笑道:“歡迎送死!”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