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67 這個樣子真的好嗎

千夜望定瑪歌,淡道:“公爵怎么了,讓他跑吧,回去不養個三五十年,恐怕都不能出來見人。倒是你,我還記得你,剛剛跑得挺快,怎么這次不跑了?是要與我決一死戰嗎?”
  
  瑪歌呼吸忽然有些急促。
  
  他發現,千夜氣息也是不穩,這是明顯虛弱的跡象。想想也不奇怪,千夜斬殺眾多永夜強者在先,重創魔裔公爵在后,怎么可能沒有消耗。現在他想必是油盡燈枯,只是在故作聲勢罷了。
  
  若是如此,那豈不是機會?
  
  剎那間,他仿佛看到了巨大功勛、聲望自天而降,無數資源被賞賜下來,又有眾多美女投懷送抱,甚至就連那高高在上的夜瞳殿下,似乎也要對自己另眼相看了。
  
  瑪歌越看千夜,就越是順眼,仿佛一個碩大的功勛包立在眼前。
  
  千夜見他臉色古怪,心念一轉,就猜到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再往周圍一看,只見不遠處一群伯爵子爵也在鬼鬼祟祟地往這邊湊,明顯也是打著占便宜的想法。
  
  千夜失笑,道:“真沒想到,膽大的還不少。”
  
  他一個虛空閃爍,就出現在那群永夜強者中間,領域驟開,狠狠一鎮,緊接著就是生機掠奪,瞬間就令過半強者生機全無,只有兩名實力伯爵,也是搖搖欲墜,被千夜一劍一個,當場了帳。
  
  得到眾多強者精血,千夜血核脈動,瞬間進入沸血狀態,在瑪歌目瞪口呆中,氣息節節攀升。
  
  “怎樣?”千夜問。
  
  “愿降!”瑪歌一如既往的干脆。
  
  黑暗大軍,就此潰敗。
  
  因為敗兵實在太多,帝國人手有限,且無力收容更多俘虜,因此只能眼睜睜看著大多數敵人四散逃走。
  
  而與帝國經歷長久殘酷戰爭,且在夜瞳麾下實在暫時統一后,黑暗種族也學得聰明了,要逃就向各個方向逃,不給帝國追擊殲敵的機會。
  
  千夜立于戰場中央,看著麾下戰士清掃戰場。此役實是宋子寧之后從未有過的大勝,所在人都是興高采烈。望向千夜的目光已經是徹底的崇拜了。軍中之人,一向敬重強者,千夜中軍直進、斬殺眾多強者,重創公爵,實是無比霸氣。
  
  大家都看得明白,包括三神將在內都是戰果有限,絕大部分戰果軍功都是千夜一人所得。
  
  三神將自然不用去干打掃戰場的雜活,都站在千夜身邊,個個神情古怪。
  
  瑪歌跟在千夜身后,完全無視了在他眼中完全屬于菜雞的三位神將,全部注意力都在千夜身上,贊嘆道:“大人容貌風采,實是我這一生所僅見!議會中想必已經為您留好了位置,只要您愿意想去,至少得是資深議員。”
  
  千夜搖了搖頭,“我不會去的。”
  
  三神將都暗中松了口氣。
  
  “大人不去也是應該的,說老實話,現在議會里暮氣沉沉,都是些沒什么用的老家伙在那里占位置。您若是去了,必然不開心。也只有您的才華容貌,才能配得上那一位。”
  
  聽到最后一句,千夜終于有了反應,回頭看了瑪歌一眼,道:“你怎么說也是出自十二古老氏族,這個樣子,真的好嗎?”
  
  瑪歌一臉理所當然,“有什么不好?在真正的王者面前,尊嚴都是浮云。我也聽說過您的許多事跡,連群峰之巔都拜服在您腳下,我一個小小的榮耀侯爵算什么。”
  
  “我和群峰之巔只是合作,而且他們派來的也到威廉這一層。”千夜不得不澄清。
  
  “威廉!就是那個經過兩次靈魂啟迪,還未完全成年就已經是公爵的威廉?連他都追隨您了?!”瑪歌雙手捂胸,眼看又將是一連串詠嘆調。
  
  千夜皺眉,不得不止住他,道:“威廉和我算是……老朋友。我們只是合作,合作,明白嗎?”
  
  “明白。大人怎么說,就怎么是。”
  
  千夜望著瑪歌,淡道:“你接下來是什么打算?要和塔圖姆一樣嗎?”
  
  “如果可能,我還是希望能夠交一筆贖金,換回自由之身。我的家族在氏族中很有勢力,也很有錢,一定能夠給出大人您滿意的條件。”
  
  此時文淵公實在有些忍不住,道:“大人,您……不給這位上點什么禁制嗎?”
  
  千夜一怔,“要什么禁制?”
  
  “他這樣,萬一出手偷襲您……”
  
  千夜失笑,“諒他不敢。”
  
  瑪歌老老實實地道:“我是長生種,還想多活幾百年呢!”
  
  “可是他說不定會逃跑……”
  
  千夜向瑪歌看了一眼,道:“上次是為了抓塔圖姆,現在嘛,就只有他一個,讓他跑跑看?”
  
  瑪歌苦笑,“大人您的虛空閃爍現在可是聞名永夜,我又不傻,怎么會跑?上一次跑,是因為有人在后面墊背。”
  
  千夜負手而立,忽然道:“她應該知道我來了吧?”
  
  瑪歌道:“這個時候,戰報肯定應該已經到了后方。如果殿下還在處理軍務,那么應該是看得到了。”
  
  “應該?”
  
  “是這樣的,最近殿下不太愛處理軍務,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時候會有興趣翻一下戰報。”
  
  千夜皺眉,道:“也就是說,這段時間都是你們在自行戰斗?”
  
  “我們也都是按照殿下此前的布置戰斗的。”瑪歌說得很有藝術。
  
  千夜向三位神將看了一眼,三人都有些愧色,其中鳴海公最為老道,居然還脹漲紅了臉,實是讓千夜刮目相看。
  
  神將對身體各部位的控制已是本能,念到即動,想要不動聲色實在是太容易了,反而是紅臉實是罕見。連個戰將都能辦到的事,鳴海公會做不到?他這張老臉,就是紅給千夜看的,以示羞愧交加。
  
  如此一來,千夜倒也有些不好意思借題發揮了。三位神將其實都被打得寒了膽,未戰先怯,哪能不敗?
  
  他們還以為面對的是夜瞳,誰知夜瞳早就不理軍務,隨便派些手下,就將他們打得落花流水。
  
  “她不處理軍務,都在做什么?”
  
  “這個……屬下怎么知道?”
  
  瑪歌臉皮之厚,讓三位老神將都為之側目,這才剛剛投降,就自稱屬下了。
  
  夜瞳此刻并沒有處理軍務,雖然經過辦公室,但對堆得高高的公文戰報看都不看一眼。一名男爵匆匆而來,猛然看到夜瞳,大吃一驚,差點把手里的公文丟在地上。
  
  “陛下,這是今天最新的戰報,緊急程度都是……都是最高級別的。”這名年輕男爵太過緊張,以至話都說不利索了。
  
  “知道了,放在那里吧。”
  
  “陛下,可是……”
  
  “我說,放在那里!”夜瞳重復了一次。
  
  男爵臉色慘淡,全身不可抑止的顫抖,勉強將公文放在辦公桌上,然后就連滾帶爬地跑了出去。剛剛出門,就聽撲通一聲,在門外摔了個狠的。
  
  夜瞳看不都看公文一眼,走到落地窗前,推門而出,來到外面露臺上。
  
  入眼,是一座很具規模的城塞。連綿的高墻將大片土地保護在內。城塞內街區劃分得整整齊齊,有成片的工坊,營區,倉庫,和起降場。動力塔足足有九座,供應著這座龐大要塞所需的所有能源。
  
  在視線盡頭,隱約可見那道沖天的黑火柱。在這天地偉跡面前,一般強者都會自覺如螻蟻般渺小,夜瞳卻是與它平視。和初時相比,黑火火勢已經小了很多。
  
  雖然夜瞳目力遠超所謂強者,才能看得到天坑的黑火柱,但是要塞的位置,距離天坑已經很近了,更是扼守了多條通往天坑的通道。
  
  遠方有一座山峰,孤高絕立,是更適合控制天坑的地點。只是黑火現在還太猛,那座山峰上只有少許強者能夠立足,不適合駐扎軍隊。
  
  夜瞳目光在孤峰上停留一刻,就收了回來。
  
  辦公室外,走廊盡頭,一名血族公爵匆匆而來。他忽然一把拉住男爵,問:“今天的戰報送給陛下沒有?”
  
  “已經送過了。”男爵又開始顫抖。他畢竟年輕,而且血族之間血脈壓制格外明顯,在一名公爵面前能夠站穩,已經算是不錯了。
  
  “那陛下看了嗎?”公爵又問。
  
  “沒有。”眼見公爵臉色陰沉,男爵急忙補了一句:“我放下就出來了,不知道陛下后來看沒看。”
  
  公爵臉色這才好了些,來到夜瞳的辦公室門外,敲了敲門。
  
  “進來。”
  
  公爵推門而入,卻沒有看到人。
  
  夜瞳的聲音自露臺傳來:“就在那里說吧,我看看風景。”
  
  黑日山谷用窮山惡水來形容都太輕了,哪有什么風景可言?不過公爵這話當然不會說出口,他就站在門口,恭敬地道:“陛下,前線最新戰報,拉爾戈公爵戰敗,孤身逃回來。他傷得很重,需要立刻送回魔裔的大陸休養。”
  
  “那就送回去,讓備選的頂上。”
  
  “陛下,關于拉爾戈公爵的戰敗原因,我想……”
  
  “我在看風景,暫時不想聽。”夜瞳聲音冷淡。
  
  “您應該聽一下,因為他敗得太快,也太慘了。能夠這樣擊敗拉爾戈的人,您一定會想知道的。”
  
  “說。”
  
  “千夜。”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