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75 如夜之終

在千夜眼中,已經無分種族,無論老少,有的只是一種人,敵人。
  
  他不知道自己受了多少傷,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疼痛早已不存在,有的只是麻木。而他的心依如冰海,死寂而冷靜,尋找著最合理最高效的方式去收割生命。
  
  在他面前,似乎出現了一個美麗的血族少女,為這戰場平添一點亮色。只是這抹亮色轉眼間就黯淡,千夜甚至不記得自己是否還擊,結果如何。此刻他心中,有的只是下一個敵人。
  
  忽然喀嚓一聲,聲音不大,聽在千夜耳中,卻如驚雷,將他驚醒。他回頭一看,看到一個狼人戰士揮動戰斧,正斬在大旗的旗桿上。
  
  千夜驟然暴怒!
  
  不過還沒有等他動手,一名狼人伯爵就將那戰士拉開,指著千夜,沖著那戰士瘋狂咆哮。
  
  千夜有些聽不太明白,那是狼人部落語,只能從零星幾個詞匯,和狼人伯爵的的手勢中猜測,大致意思似乎是殺了自己,他們才能堂堂正正地斬旗。
  
  那狼人戰士一臉羞愧,隨即狂暴化,撲了過來,眨眼間變成尸體。
  
  這個小插曲將千夜本有些遲鈍的意志驚醒,他向周圍看了一眼,忽將東岳插在面前地上,旋即無數血線暴發,橫掃全場!
  
  只是黑暗戰士實在太多,哪怕生機掠奪清空了小半個峰頂,轉眼間依舊被前赴后繼地填滿。
  
  只是這一次沖上來的戰士都是一臉愕然,旋即轉為絕望。
  
  噠噠噠噠!
  
  連綿不絕的槍聲在孤峰上響起,永夜戰士如同被收割的莊稼,成片成片的倒下。無論普通戰士抑或伯爵侯爵,都毫無例外。
  
  所有永夜強者一齊變色,那是暴風雨!
  
  這一次,永夜戰士涌上峰頂的速度終于及不上暴風雨收割的速度,開始出現斷檔。如果說之前是戰斗的話,那么暴風雨一動,就是單方面的屠殺。
  
  多米尼克公爵臉色一變再變,他不明白,為何暴風雨的聲音如此持久。千夜只是一個人,他并沒有為名槍補充能源的戰友。
  
  公爵終于向前,接近戰場,只見千夜平端暴風雨,槍口烈焰噴吐,就不曾停過。在他頭頂,浮著一本黑色古書,此刻書頁一頁頁翻動,血氣如瀑,注入千夜體內,再化為暴風雨的怒意,掃蕩著一切。
  
  公爵連下幾次決心,可終是不敢直面暴風雨,沒能沖入戰場。
  
  千夜向他看了一眼,目光就轉向別處。多米尼克臉上頓時火辣辣的,明白在千夜眼中,自已和普通戰士也沒什么不同。不,甚至不如普通戰士,至少他們還敢出現在千夜面前。
  
  暴風雨壓倒一切的威力終于摧毀了永夜部隊的斗志,三日三夜以來,首次千夜身邊終于不再有敵人了。
  
  千夜放下暴風雨,將已經傾斜的旗桿扶正,重新插在地上。
  
  忽有一陣強風吹來,將沉重的旗面吹開,飛揚如初!
  
  孤峰周圍,到處都是黑暗種族尸體,幾乎在山峰下堆出一道斜坡。整整三日三夜,超過十萬永夜戰士的靈魂,燃為花火,照亮了那惟一的一面王旗。
  
  誰都知道,旗下的王者隨時都有可能倒下,可是誰也不知道他何時會倒下。也許是下一刻,也許是永遠。
  
  一個個永夜戰士前赴后繼,已經不是為了打倒千夜,就算是殺了那個男人,也無損他在史書中的評價和名聲。他們只是想證明,長生種也同樣有尊嚴和榮耀,不容褻瀆。
  
  只是現在,千夜還站著,無數永夜戰士和強者,卻先感到累了。
  
  不是畏懼,而是帶著絕望的疲累。
  
  暴風雨從不能持久,最猛烈的爆發之后,便是晴空。
  
  只是,若是如此讓他謝幕,那么這一部戲,便只有一個主角。永夜無數強者,都要淪為背景和陪襯。后世評價,大多時候無人在意,但在這一刻,卻無比重要。
  
  多米尼克終于緩緩抽出長劍。
  
  然而還未等他走向戰場,戰場上忽然爆發出山呼海嘯般的歡呼!無數永夜戰士單膝跪地,齊聲高呼:“陛下!陛下!”
  
  空中出現無數暗金色的彼岸之花,匯成一條光路,起自要塞中央,直至孤峰峰頂。
  
  夜瞳的身影出現在光路的一端,無可匹敵的風姿讓每個人都為之窒息。她拖著長刀驚夢,行如流水,徐徐行過彼岸花路,踏上了孤峰。
  
  當她站在千夜面前的剎那,兩人相對而立的身影就此刻在每一個人心底的最深處。
  
  “你可還能一戰?”她問。
  
  “還有一擊之力。”千夜背后一雙光翼徐徐展開,翼尖上出現一點墨色,旋即染遍整個羽翼,頃刻之間,一雙黑翼再現世間。
  
  夜瞳眼中流過一點不為人知的復雜,道:“好!既是黑翼君王的傳承,正好拿來祭刀。”
  
  “還不只。”千夜將暴風雨拋下,龍葬在手,又拿出一個彈盒。盒蓋開啟的瞬間,一道高遠弗界的黎明氣息沖天而起!
  
  夜瞳微微變色,冷笑,道:“長生王之力?!很好,終于能夠再次領教人族天王之力了。”
  
  千夜恍若未聞,專心致志地將那顆含有長生王之力的原力彈壓入龍葬槍膛,反復檢查,一切無誤,才抬頭望向夜瞳。
  
  看到她的時候,有那么一瞬,千夜眼中的堅冰好象有些融化,便旋即被更厚重的凍層所覆蓋,再也看不到變化。
  
  夜瞳沒有動手,靜靜等千夜完成備戰,然后道:“完了嗎?”
  
  “還差最后一步。”
  
  千夜忽然一聲長嘯,久久不絕!
  
  他背后一雙黑翼忽然散開,無數光羽如潮水般匯入龍葬。
  
  戰場上,頓時響起無數驚呼,許多原本篤定己方必勝的永夜強者都變得忐忑不安。多米尼克握劍的手也因為緊張而指節發白。
  
  在這一刻,原初之翼、龍葬和人族天王之力融為一處,無分彼此。千夜這最終一擊,怕已不遜色于任何一位天王全力出手。
  
  夜瞳正色,雙手持刀,專注得幾近虔誠。自覺醒以來,這還是她第一次要全力以赴。
  
  遠方天際,忽然出現一艘浮空艇,高速飛來。只是這一刻,無人去關注這個小小的不速之客。
  
  夜瞳朗聲道:“動手吧!永夜帝國,都將是我們這一戰的見證!”
  
  千夜雙瞳中映出夜瞳身影,隨即藍意涌現,纏繞在夜瞳身影之上。
  
  夜瞳眼中同樣映出千夜身影,暗金血色如刀如劍,剎那間將千夜身影切得七零八落。
  
  掌控之瞳對毀滅之瞳!
  
  無人知道瞳術對決的結果,也不必知道。在這天地俱寂的一刻,夜瞳已無法移動,旋即足以摧毀一切的風暴爆發,那顆原力彈終于飛出槍膛。
  
  這是凝聚千夜平生的一槍,無可阻擋。
  
  夜瞳手中,刀光乍現,那一抹刀光,剎那間驚艷了世間。
  
  恍惚中,所有人似乎做了一個最深沉,也最美麗的夢。在夢中,他們看到了身為強者,一生所追求力量的極致。那一槍,是夜與晝的融合,是最終的毀滅。
  
  那顆原力彈筆直射上天空,撕開云端,擊破蒼穹,直飛向虛空盡頭。
  
  無數強者一聲嘆息,為終于看到了一生追求的境界,也為只能在夢中看到。
  
  然后,夢醒。
  
  他們看著穹頂正在合攏的空洞,突然反應過來,這最終的一槍,怎么是射向天空的?
  
  剎那間,天上地下,無數目光又回到了戰場,回到王旗之下。
  
  千夜眼中終于有了生氣,依稀仿佛還有微微笑意,他站立得筆直如旗,手中龍葬槍口指向天空。而長刀驚夢,已穿過他的胸膛。
  
  夜瞳握刀的手開始顫抖,無可抑制。
  
  她忽然松手,撲過去抱住千夜,道:“你,你為什么要這樣……”
  
  千夜輕聲說:“我很為難啊,沒有辦法,只能逃避……”
  
  “我知道,知道。我不會再讓你為難了。”
  
  千夜看著她,眼光柔若春水,道:“我有過……對不起你的事。雖然是……無意的,可我還是……不知道該怎么面對你。也許逃避,才能解脫。”
  
  夜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抱著他的手緊了雙緊,不停地道:“我知道,我都知道。那不怪你,我從來沒有怪過你。以后我們不提這件事了,好不好?別離開我,求求你,別離開。”
  
  千夜勉強抬手,輕輕撫著她的臉,說:“你已經覺醒了,不再是她了。我只是,一直不想接受現實而已……這樣分別,也好……”
  
  “不,不!我是覺醒了,可我還是夜瞳!沒有變過!”
  
  然而千夜的手慢慢落下,聲音也變得有些恍惚,他的眼中,出現了永夜,出現燈塔鎮,又回到了那間破舊的小酒館,連招牌都只亮一半的曼殊沙華。
  
  回到了他們初遇的地方。
  
  “啊!!!!”夜瞳忽然仰天嘶吼。
  
  一聲轟鳴,刀劍難摧的孤峰猛地炸開,驚天動地的爆炸之后,只剩下半截峰基還立在原處。
  
  恐怖力量讓所有強者下意識地運起原力護體,等他們目光轉回時,孤峰處已是空空蕩蕩,夜瞳和千夜都不知去向。
  
  天際響起陣陣低沉的引擎轟鳴,無數浮空戰艦出現在天際線上。從戰艦上的徽記可以看出,帝國禁衛一二三艦隊已是傾巢而出,全無保留。
  
  為首的指揮艦更是以驚人高速趕來,將已方戰艦全都甩在身后,全然不顧前方正有無數永夜強者聚集。
  
  艦首處,宋子寧憑欄而立,看到只剩根部的孤峰,忽然手足冰冷。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