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81 利益與感情

鮮血長河的盡頭,似乎籠罩在一片繚繞的黑霧里,從霧中流出的河水只是潺潺細流,隨時有可能斷流。
  
  千夜向著源頭飛去,隱隱約約看到數個印記正在河中沉浮。那是二代始祖的標志,有的仍在閃亮,而另外一些則已暗淡無光。
  
  每看到一個印記,千夜都有種奇妙的感覺,那些印記不僅僅是一個個氏族家徽,它們每一種都代表了一種力量的運用方法,代表著一條晉升強者的道路。
  
  印記距離源頭有近有遠,本身也有大有小。或許這些差異,就是血族二代始祖們力量差異的根源。
  
  而他也發現,印記之間的距離不是絕對的,在長河的緩緩流動中,有些距離被拉大,有些距離被縮小,如果有足夠時間,或許它們的排列也會發生變化。
  
  千夜忽然想到一個終極的問題,鮮血長河的盡頭,是否直有傳說早的第一滴血?它又是什么樣子?
  
  只要飛到源頭,穿過迷霧,這個終級問題,是否就會得到解答?
  
  千夜興奮起來,加快速度,飛向黑霧。然而就在這時,他忽然間感覺到一種絕大的危險,遽然而驚!
  
  他抬頭望去,只見前方黑霧一陣涌動,忽然躍出一頭猙獰猛獸。這頭猛獸奇異、丑陋而且扭曲,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對稱的部位,看上去說不出的別扭。它就象宇宙混亂與邪惡的本源所生,所有的一切都讓人憎惡。
  
  它一出現,就直奔千夜而來。千夜大驚,此刻自己什么都沒有,連身體都沒有,如何是它的對手。他奮力閃避,可是速度卻怎么都快不過那頭兇獸,轉眼間就被追上,隨即一張布滿凌亂利齒的大嘴出現在千夜面前,將他一口吞下!
  
  千夜的意識,再度墜入黑暗。
  
  帝都天機閣。
  
  一群天機士魚貫而出,人人都莊嚴肅穆,但也看得出已是疲累之極。廣場已經等了車輛,將他們一一載離。
  
  當人群散得差不多了,最后走出一名女子,斜襟廣袖,長發素挽,渾身上下不見一絲飾物,也是最樸素的天機術士打扮,但那面目卻美艷不可方物,正是李后。
  
  旁邊內侍過來,行禮道:“娘娘,陛下在‘霞草園’等您。”
  
  李后微微一怔,接過斗篷披上,道:“好。”然后登車而去。
  
  “霞草園”名為園,實則是帝宮里規格較低的宮殿之一,當年皓帝只是眾多皇子中的一名,就居住在這里。
  
  等他登基之后,這個地方自然也不會安排其他人入住,被一直維護著。皓帝偶爾會過去看看,但從未允許任何后妃及皇子皇女踏足。
  
  不過李后雖然沒有進去過,卻知道里面有一個房間完全保持著先后在時的模樣。當年先后的死是帝國一大禁忌,因此誰也不會去觸碰,就連在后宮向來最跳的趙妃,都只當做沒看見這個特殊場所。
  
  “霞草園”很局促,轉過大門處的照壁后,貼面就是正殿。院子里也沒有什么布景,只是所有有土壤的地方全部長滿霞草。茂密旺盛得幾乎像是野草了。
  
  這些應該是故意被留下的,沒有修整過,讓它們單單憑著自己的生命力,扎根于每一寸泥土。纖細的花梗頂端,盛開著嬌小的白花,微風輕搖,就像那漫天的繁星,閃爍光華。
  
  整座“霞草園”都靜悄悄的,給李后引路的內侍也只在大門口就停下。
  
  李后獨自走了進去,她出生古老世家,即使少女時代尚未有獨立的院子,也沒住過這樣狹小的房舍。
  
  皓帝在正殿的左偏殿中,這里的布置是一間書房,不過窗下支著一個大型的繡棚,榻上有分揀好的針線,仿佛女主人隨時會進來。
  
  李后看了看繡棚,有點新奇。她幼時就展露了無比天賦,所學與家族男子沒什么區別,女紅之類的根本不在她的課表里。
  
  然而她看了房間的布局,明顯一半是男主人的書房,一半是女主人的繡房,不由感覺有點恍惚,普通人家的夫妻,大概就是這個樣子的吧?
  
  皓帝站在一副字畫前,那是彩墨畫,構圖及題詞全是寓意新婚喜樂的,這類應制之作,實在稱不上什么佳品。
  
  李后走過去,看到那熟悉的筆跡,不由心頭微微一動,不正是那位帝師所作?
  
  皓帝道:“林師年幼時家中微寒,早早就入了軍校求學,在書畫六藝上造詣平平。”說到這里,他輕笑道:“記得當年,他做我皇子侍講的時候,第一句話就是告訴我,他的書法還比不上張王。”
  
  李后自然而然地跟著露出得體微笑,心中卻是更加恍惚,她從未在皓帝口中聽到過林熙棠的私事,感覺和以往的想象有很大不同。
  
  皓帝轉過頭,對李后道:“皇后辛苦了,天機閣那邊事務了了?”
  
  李后陡然回神,斂衽一禮道:“祭祀結束了。不過十分遺憾,我們雖然趁亂象,將那邊的天機攪動得更加凌亂外,沒有得到更多收獲,仍然無法判斷黑暗種族要的是新世界的何種事物。”
  
  皓帝點點頭,道:“魔皇意外親臨,本就很難瞞過他。這樣已經很好,小輩們的戰場已經結束,接下來是我們的了。”
  
  李后微微蹙了眉道:“自從宋子寧崛起,永夜議會那邊預言師就有明顯的避戰跡象,而這一次,臣妾感覺得更加清楚。”
  
  她頓了頓,又道:“臣妾還有一種感覺,永夜一方的天機被遮蔽得極為嚴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緊密。其實永夜議會歷史上還有許多著名的預言大師,從正常壽命推算,不止目前在前臺的這些人。如果那些大師中有人是在沉眠,一旦被喚醒將會是極為可怕的力量。臣妾甚至懷疑,他們中有大預言師蘇醒了。”
  
  皓帝點點頭,“并不奇怪,這是長生種的優勢。”
  
  他長長出了一口氣,道:“當初林師一聽說永夜圣戰止戰,就判斷黑暗種族內部將另有大變化。現在陸續有沉眠已久的黑暗強者復蘇,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李后有點意外,“不是因為新世界的到來嗎?”
  
  皓帝道:“不僅僅是。”
  
  李后一愣之后,輕嘆道:“臣妾果然與林太宰相差甚遠,至今都看不到這一點呢。”
  
  皓帝道:“這不是天機術,當時他人還在天機閣中。”
  
  李后靜靜聽著,她對那時的事情只有一點耳聞,并不敢去觸碰皓帝雷池。不過今天皓帝突然自己提起,恐怕還有后話。
  
  皓帝走到窗下的繡棚邊,伸手摸了摸上面的半幅繡面,道:“我年少之時,十分痛恨父皇對兒子們的態度,幾乎是不作為的看著他們互相絞殺。‘掖庭之變’時,我不是目標,但是當殺戮到來的時候,誰會費心去分辨刀下之人呢?是林師帶著我躲過了最后那瘋狂的兩個白天和一個夜晚。”
  
  李后心中一個戰栗,她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足夠定力,保持住面上的鎮靜。不過皓帝并沒有回過頭來看她。
  
  “后來父皇傳位于我,就有聰明人紛紛來對我說,林師天機術厲害,他是故意救我。”皓帝笑起來,“常人說這話也罷了,居然其中還有天機大家。”
  
  李后自然知道這種說法何等可笑,先不說天機術士不是神明,怎么可能看得事無巨細。
  
  觸摸到天機一角,結果管中窺豹,最后判斷錯誤的又不是沒有,反而這類事例更多,否則多年前的帝國哪來“天機之亂”。林熙棠之所以讓所有天機大宗都閉嘴,也是多年積累,證明了他幾乎沒有錯誤。
  
  況且天機豈是一成不變,就像黑暗種族的命運之線,未來只是一種可能性,而當前則是實現了無數個可能性中的一個。說到底,所有生物都渴望窺伺天機,難道就是為了認命嗎?還不是為了逆天改命。
  
  而既然改了命,那么曾經看到的未來還是不是未來?
  
  “那一晚的事情,我自己心中最清楚,不需要任何人來教我看清真相。所有人都錯了,他們以為父皇在宮變前就讓我進小書房,是后手,是培養。實際上,不過是他在那個時候才發現,自己忘記了一個兒子,掌宮的貴妃也忘記給我安排侍講。”
  
  “即使宮變之后,父皇也沒有一定要選擇我做繼承人的意思,我的資質著實不入他眼,而且沒有母族勢力,就很難抗衡宗室祖王,會在他身后遇到很多麻煩。”皓帝直起身,道:“是我自己求來的大位,因為我看到臨江王叔逼迫林師向他下跪道歉。”
  
  李后打了個寒顫。
  
  這時皓帝轉過身,仍是一派溫和表情,眼神也沒有太大變化,像是在述說別人的故事,而非他親身經歷的宮廷秘聞。
  
  他注視著李后道:“等我自己坐上凌云正殿的那個位子,我才明白了父皇當年為何會任由后宮之爭最終釀成血案。利益和感情是無法并存的。利益有大小,有輕重,感情是否也有大小,有輕重?尤其是一旦利益與感情疊加起來,又如何區分權重?”
  
  “對于武悅,對于你,對于所有妃妾和皇兒,朕不是一個好丈夫也不是一個好父親。當年朕所厭惡的父皇所為,朕自己也一一做過。所幸,在武悅之后進入未央宮的,應該也沒有人是單純來和朕講感情的。”
  
  每個貴女背后都有一個家族,每一個妃位背后都有一張契約。而皓帝母系微寒,為皇子時,身邊根本沒有什么女人。
  
  李后輕輕出了一口氣,知道后面的話,才是皓帝將她招來這里的重點。
  
  “朕知道你在閨閣時,也有抱負理想,如今以你天機術造詣,完全可以勝任皇家天機院的掌院,朕會向幾位天王通報,將此位授予你。”
  
  “但是,凡你名下的皇子皇女全都不會有繼承權。尤其是李家想要在這一代升閥,就絕不會出現一個流著李家血脈的皇帝。而從今往后,只要李姓掌皇家天機院,后宮就不入李姓女子。”
  
  李后此刻極為鎮定,行了一個正禮道:“是,臣妾遵命。”
  
  皓帝最后緩緩道:“帝國天王布防調整,你一起來聽聽吧,我將作為天王出戰。”
  
  李后愕然抬頭。
  
  皓帝卻對著她微微一笑,道:“這身衣服很好,不用另換朝服,現在就過去吧。”
  
  “小瀾殿”所有內侍都站在殿外,并且離開殿門至少十米距離。
  
  右側偏殿,原本就是個休閑格局,有高背座椅,有軟榻,也有書桌和琴座,并不是適合會談的布置。不過當所有天王級人物共聚一堂時,反而格外適合,無需分座次先后,又能每人找到自己舒適的方式。
  
  指極王和定玄王就各坐一邊,一人品茶,一人自己手談,顯得十分清閑。定岳王則歪在塌上,像在假寐,他坐鎮的西陸最遠,若非事關重大,通常是不會來帝都的。
  
  門簾一動,方青空走了進來,他穿著一身文官朝服,眉宇間依然是看上去有些陰冷。
  
  面對一屋子天王,方青空沒有絲毫異色,見眾人各行其事,也不打擾,只走到定玄王身邊,耳語了兩句。
  
  定玄王手中棋子一停,有些奇怪地道:“‘英靈殿’?這事要去問趙閥吧?上次聽誰說過,千夜在墉陸還有一個女兒。況且,那艘艦最初是指極造的,要問如何處理,也該問他,老夫能有什么意見?”
  
  指極王就算耳目通明,也不會故意去聽方青空對定玄王的耳語,這時聽見提到自己名字,才轉過頭來,他一看方青空那沒什么表情的表情,就明白了大半。
  
  指極王道:“方青空,有話明說,不要學林熙棠半藏半露的行事作風。”說著對定玄王道:“這事,我倒是知道一點。你重孫借了你的名頭,拉上張家旁支不知道哪一房的小子,跑去和宋子寧合作,打算分潤墉陸的利益。”
  
  定玄王一愣,“哪個重孫?”隨即又問,“宋子寧會信?我看他沒那么傻吧?”
  
  指極王掠了一下長須,意味深長地看了方青空一眼。
  
  林熙棠去世后,方青空接替他掌了帝國最高層面的戰略情報,這位已是神將的新貴當然不傻,但看他敢跑到天王面前來提這事,實在是和傻不傻沒關系。
  
  方青空此刻站得像塊木頭,就是不再開口。
  
  指極王搖頭笑笑,知道方青空這是要逼他們兩人表態,也不介意他這點算計,對定玄王道:“子寧來問過我,我已對他說了,不用克制,他怎么舒服怎么做。”
  
  定玄王聞言毫無異色,點點頭道:“如此才是正理。”
  
  指極王道:“我可是還說了,犧牲個把人也沒有什么。”
  
  定玄王道:“話你都說了,還來堵我?那些小輩,無非是覺得余者庸庸,唯有自己天賦出眾,所以不會被家族放棄而已。如果他們認為老夫在新世界戰場上拿到的戰功還不夠他們用,那就自己去掙,掙的方法不對丟了性命,也怨不得別人。”
  
  說到這里,定玄王有點上火了,轉頭問方青空道:“究竟是哪個?”
  
  指極王卻道:“別急,子寧既然來問我,應該已有對策,且拿你的名頭給他用一用。”
  
  定玄王愕然,過了一會兒,明白過來,道:“也行,那邊全是黑暗種族,讓他張幟鎮上一鎮也好。”
  
  這時,皓帝和李后聯袂進來,與各位天王見了禮,北岳王也從榻上起來。
  
  眾人本就時間緊張,立刻直入正題,由方青空報告最近陣營形勢。
  
  永夜議會那邊動向極為詭異,黑日山谷之戰結束后,議會在審核軍功過程中,陸續開始抓捕一些永夜貴族,而且是四大種族的上位貴族。
  
  這可是很少見的事情,以往大部分情況下,議會雖有決議,但由議會部隊直接動手的一般都是其他小種族,四大種族都是自行解決。
  
  先不管他們罪名是什么,但凡涉及到上位貴族,這種抓捕就免不了涉及武力問題,議會方面居然出動了許多叫不出名字的機械,那些東西從未在陣營戰場上出現過。
  
  方青空拿到圖譜和描述后,心有所感,跑去皇家圖書館查閱最古老的那批檔案,才依稀能給部分設備找到出處。
  
  方青空道:“當初林帥聽說永夜的圣戰止戰后,就斷言黑暗種族內部已有大變局。那時適逢新世界開門,將那些變化掩蓋了,我們很難監控到確切的情況。”
  
  “不過太祖和武帝都曾指出過,黑暗四族任兩族聯合,我族都有傾覆之禍,然而即使有永夜議會在,他們都不會真正聯手,這才是我族發展的空間。但是這樣的戰略空間不是能夠無限延續的,我族要時刻警惕黑暗四族間力量對比的變化,一旦平衡打破,危機馬上就會到來。”
  
  “大秦開國時期,黑暗四族的慣例是每族保持四名大君戰力,有兩名處于活動期的大君聯值族務,并且能夠隨時由另外兩名來輪換,至于可以同時喚醒的大君數目則一直是各族最高機密,我們沒有得到過,他們相互之間估計也沒有。”
  
  “不過最近幾百年里,自從黑暗種族不再直接攻擊帝國本土大陸后,四族的輪值大君數目明顯減少。”
  
  “而在過去的一千年里,血族對狼人的圣戰,徹底抹去了狼人百分之二十三的氏族圖騰,還將另外百分之十五的氏族人口減低到一半以下,仆軍受到的影響不明顯,但是我們沒有仆軍質量的具體數據。此外,狼人在這千年里,再也沒有出過圣山至尊。”
  
  “血族也以這樣的戰績,不斷挑戰魔裔的權威。千年前,黎明戰爭時期,在我們的史書上,魔裔的大型戰爭機器遠超現在的水平,我們一直以為是他們的人口原因造成技術衰落。”
  
  “所以長久以來,無論是高層還是研究機構,都認為永夜最后打破平衡的引領者會是血族,而一旦他們吞并了狼人,就會嘗試對帝國再次發起攻擊。因為現在灰色各渠道的人口掠奪和交易,仍然滿足不了他們底層成員的需要,這也是抑制血族像狼人和蛛魔那樣,建立大量仆軍的根本原因。”
  
  “而由于高層血族的外表與我族最相似,灰色地帶的混血兒中血族和人族后代比例極高,并且血族能轉化我族。所以一直以來,都是他們最積極地來滲透帝國。尤其是浮陸之戰,與長生王那邊接頭的,是一名血族大公爵,此后就銷聲匿跡了,我們尚不能確定,他是聽命于無光君王梅丹佐,還是火之冠冕哈布斯。”
  
  “從新世界大門打開后,我們一直在為全面戰爭做準備。如今永夜那邊一系列動向,也證明了先祖預言的最終危機即將到來。永夜議會這些行動,表明有一個強有力的權威出現了。”
  
  “但是微臣突然不能肯定,對方的主導者是誰,血族?還是魔裔。”
  
  房間里靜默了片刻,李后道:“永夜一方的天機被遮蔽得極為嚴密,并且完全不受擾動,即使我方有刺探甚至侵入的行動,他們也只是驅逐,絕不追擊。而新世界的核心,依然籠罩在一團黑暗中。”
  
  指極王思索片刻,道:“有永夜議會抓捕的全地圖標注嗎?”
  
  方青空搖頭,道:“永夜圣戰止戰后,情報工作困難數倍,這次得到的消息極為零星。之所以有一條比較詳細,是因為發生在西陸的黑暗占領區,也只有那條內容稍微多一些了。”
  
  “西陸。”北岳王皺了皺眉,“趙閥知道這個消息了嗎?”
  
  方青空道:“已經通報過去了。目前尚無帝國本土被入侵的消息,但是我們必須開始實施全境警戒。”
  
  指極王點點頭,道:“同意。”
  
  皓帝和其余諸王一起表示同意。
  
  方青空又道:“由于眼前形勢很接近全面戰爭的觸發條件,趁各位天王在場,還需要確定一下戰略收縮方案。”
  
  戰略收縮是指在帝國本土遭到入侵,并且大勢不利的情況下,收縮戰線保護核心領土的方案。帝國最近一次啟動這個方案,還是在長生王隕落后的“血腥葬禮”期間。
  
  方青空將手上文檔翻過一頁,道:“帝國目前占地比例最少的是西陸,上面除了趙閥外,世家只有三個,并且西陸建設較晚,原本是大陸級防御最薄弱的地方。”
  
  “但是越陸在上次異獸軍團入侵時,遭到極大破壞,被毀滅的城市恢復建設速度也很慢,尤其是墉陸興起后,許多世家將主力和資源投入那邊。”
  
  “所以就目前有生戰爭力量對比來看,越陸才是最佳收縮點。而且異獸軍團只破壞了地面設施,但是面對虛空的那些大陸級戰爭設施,應該還能啟動。”
  
  定玄王首先道:“同意。”然后轉向指極王道:“你我兩人總要出一個去防御戰略收縮點,這次就我吧。”
  
  指極王沉默了一下,道:“好。”北岳王當然也是附議。
  
  皓帝這時道:“張王正在養傷,機動就由朕來吧。”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皓帝身上。大秦歷代帝王大都文治武功了得,但在大陸形勢穩定后,除了極個別情況外,很少會去秦陸之外的戰場。但是諸王并未立刻提出異議,靜聽下文。
  
  皓帝道:“張王這次在新世界受的傷,本就比較難以處理,多些時間調養,去除所有后患,才是最好。臨江王叔與朕出自同源,由他來執掌帝都‘王者領域’不會有任何問題。同時張王留在帝都協防,可確保我大秦根本不失。”
  
  指極王緩緩道:“陛下可知道茲事體大?”
  
  皓帝道:“皇后任皇家天機院掌院,皇后名下所有皇子皇女不得立儲。李家皇子不得立儲。從今往后,凡掌天機院者,家族女子不入后宮。”
  
  一時間滿屋沉寂。
  
  片刻后,指極王道:“老夫同意。不過天王級調防,必須全票通過,需要再征求青陽的意見。”其余諸王也一起點頭。
  
  皓帝道:“這個自然,朕會親身前往拜訪張王。”
  
  至此,會議結束。
  
  
[xs52]